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穿堂风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外国文学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外国文学
  • ISBN:9787501612178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140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70千字
  • 99999990001256702_1_o.jpg

  •    曹文轩登临**安徒生奖讲台后的重新出发,是曹文轩获奖之后创作的**部作品。    用爱和悲悯讲述一个不受欢迎、处处被排斥的男孩的内心世界和破茧成长,传递一种自尊和人格的巨大力量。    就像故事中的男孩,每个人身上都有缺点,心中都有不被阳光照亮的角落,故事像一面镜子,反射出每个人的内心,启发读者正视自我,拥抱阳光。    新的作品,新的理念,新的气象,新的思考,新的手法,新的格局,《穿堂风》是曹文轩在几十年文学创作生涯中又一个新的起点和创作范式。

  •    由曹文轩所著的《穿堂风》讲述了男孩橡树因为 父亲偷盗,是村里最不受欢迎的孩子。炎热的夏天, 其他孩子在草棚底下享受凉爽的穿堂风,橡树一人在 寂寞而广阔的天地里独处,稻田里、河堤上、水塘边 ,他自由自在地奔跑、呐喊,仿佛周围的世界都是属 于他一个人的。村里屡次失窃,大家都把怀疑的目标 指向了橡树。自尊的橡树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最新作品,用细腻有力的 笔触描摹一个男孩的孤独与倔强,讲述一个守护和尊 重童心的故事。

  • 一 夏日天堂
    二 篱笆短,篱笆长
    三 默默张望
    四 无处藏身
    五 一只不能飞的鸟
    六 黑暗中的故事
    七 跟踪
    八 林子里的山羊
    九 *后的黄昏
    十 手铐
    十一 河那边的寺庙
    后记 曹文轩作品获奖记录

  •    瓜田进不得,河堤下走不得,鱼塘边站不得,那 ,橡树还能坐在哪儿?蹲在哪儿?站在哪儿?走在哪 儿?要么,上天?在天空中飘着倒好,可橡树是人, 不是鸟。他上不了天。
       上不了天,就上屋吧,在屋顶上待着。
       这天,橡树爬到了油麻地*高的一座屋——祠堂 上。
       他高高地坐在祠堂顶上。远远地看,倒像一只鸟 ,但是一只不能飞的鸟。
       不一会儿,几乎所有油麻地的人都看到了他。但 没有人理会他:这孩子真怪,越来越怪!    橡树就在屋顶上坐着,仿佛那祠堂从建起来的那 **,他就在上面坐着了。
       离祠堂近一些的人看橡树时,会看到他背后有蓝 天,有慢慢移动的白云,会觉得他坐得特别高——好 像坐到天上去了。
       **的太阳异常地毒。
       没有人敢仰脸看它一眼。看样子,它不仅要熔化 自己,还要熔化天下万物,甚至熔化掉天,让天变成 烧焦了的纸屑。所有的动物,所有的人,都赶紧找一 块阴凉的地方待着。田野上,没有一个人劳作。连在 河上捕鱼的人都藏到了树荫下。
       没有一丝风,草不动,叶不动,水也不动。
       乌童家的草棚下,却有风,依然有些凉爽。看来 ,有动的风,也有静的风——那种让你觉得它在吹, 却看不见它在动的风。
       孩子们先是在草棚外远远地看着橡树,但看了一 阵,终于抵挡不住阳光的暴晒,纷纷钻到了草棚下。
    然后开始玩耍,游戏,然后就将橡树忘了。  忘了橡 树,不难。  甚至是乌童,在和女孩们玩一种只有女 孩喜欢玩的游戏时,也将橡树忘了。
       过了好久,终于又有人开始关注屋顶上的橡树了 。
       “他想让太阳晒死吗?”    一双眼睛,又一双眼睛,再一双眼睛,越来越多 的眼睛,从不同的方向,看向祠堂的屋顶。他们开始 为屋顶上的这个孩子担忧。已经有人向祠堂这边走来 。
       太阳在天空滚动着,虽然无声,但橡树的耳边, 有“轰隆轰隆”的声音。汗流进了他的眼睛,他不住 地用手背去擦。但因手背上也是汗,擦来擦去,眼睛 反而*难睁开了。他索性低下头,紧闭双眼。
       有一阵,他想到了妈妈。
       妈妈很漂亮,一年四季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但 一年四季,妈妈都不快乐,不光不快乐,还总是一副 伤心难过的样子。她的脸色总是那么苍白,像很多年 没有见过太阳一般。*后几年,妈妈一直病在床上。
    去过医院,查不出什么病来。可妈妈分明病了,** 比**地消瘦,*后瘦得像一张纸。妈妈离开这个世 界前的那几天,两颊像涂了淡淡的胭脂,眼睛又大又 亮,像一个小姑娘的眼睛……    橡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妈妈。
       橡树抬起头来,想朝东南方向看去——那里的一 条河边上,是妈妈的坟。可他的眼睛模糊一片,什么 也看不见。看不见也看。看到了,看到了,不是妈妈 的坟,而是妈妈——一年四季的妈妈,春天的,夏天 的,秋天的,冬天的,每个季节,妈妈都不一样。妈 妈在笑,但是那种苦涩的笑。
       “妈妈……”他轻轻地叫了一声。因为嗓子焦干 ,他的声音没有发出来。
       他听到了脚步声。但他没有回头看一眼是谁走过 来了。他依然看向东南方。
       “你坐在屋顶上干什么?”    P57-6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