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青铜葵花 曹文轩原著纯美小说

曹文轩心爱备至的力作,作品人物独特鲜活,叙事简洁流畅,文字纯净唯美,意境高雅清远,情感真挚深沉,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感人肺腑、震撼人心的人间真情,无不闪耀着人道主义的光辉。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江苏少儿
定 价 22.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20667 件
数量
-
+
库存:8904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ISBN:9787534633362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246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开本:32开
  • 版次:3
  • 印次:87
  • 《青铜葵花》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写作。在书中,曹文轩将苦难、大美、至爱三位一体,抒写了一个乡村男孩青铜和城市女孩葵花的故事。 作品人物独特鲜活,叙事简洁流畅,文字纯净唯美,意境高雅清远,情感真挚深沉,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感人肺腑、震撼人心的人间真情,无不闪耀着人道主义的光辉。作品写苦难——大苦难,将苦难写到深刻之处;作品写美——大美,将美写到**;作品写爱——至爱,将爱写得充满生机与情意。这种对苦难、对真情、对美好人性的细腻描写和咏叹宛如一股温暖清澈的春水,将湿润和纯净着每一个读者的眼睛、心灵,牵引着我们对生命中真善美的永恒追寻。
  • 《青铜葵花》是作家曹文轩在2005年激情奉献、 心爱备至的最新力作。 《青铜葵花》是一个男孩与女孩的故事。男孩叫 青铜,女孩叫葵花。一个特别的机缘,让城市女孩葵 花和乡要男孩青铜成了兄妹相称的朋友,他们一起生 活、一起长大。12岁那年,命运又将女孩葵花召回她 的城市。男孩青铜从此常常遥望芦荡的尽头,遥望女 孩葵花所在的地方…… 作品写苦难——大苦难,将苦难写到达深刻之处 ;作品写美——大美,将美写到极致;作品写爱—— 至爱,将爱写得充满生机与情意。
  • 曹文轩,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大王书》、《我的儿子皮卡》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80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20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文轩文集》(14卷)。 《红瓦》、《草房子》、《根鸟》、《细米》、《天瓢》、《青铜葵花》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分别翻译为英、法、德、日、韩等文字。获省部级学术奖、文学奖四十馀种,其中有国际安徒生提名奖、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宋庆龄文学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金鸡奖最佳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国际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奖项。
  • **章 小木船
    第二章 葵花田
    第三章 老槐树
    第四章 芦花鞋
    第五章 金茅草
    第六章 冰项链
    第七章 三月蝗
    第八章 纸灯笼
    第九章 大草垛
    美丽的痛苦(代后记)
  • 七岁女孩葵花走向大河边时,雨季已经结束,多 臼不见的阳光,正像清澈的流水一样,哗啦啦漫泻于 天空。一直低垂而阴沉的天空,忽然飘飘然扶摇直上 ,变得高远而明亮。
    草是潮湿的,花是潮湿的,风车是潮湿的,房屋 是潮湿的,牛是潮湿的,鸟是潮湿的……世界万物都 还是潮湿的。
    葵花穿过潮湿的空气,不一会儿,从头到脚都潮 湿了。她的头发本来就不浓密,潮湿后,薄薄地粘在 头皮上,人显得*清瘦,而那张有点儿苍白的小脸, 却因为潮湿,倒显得比往日要有生气。
    一路的草,叶叶挂着水珠。她的裤管很快就被打 湿了。路很泥泞,她的鞋几次被粘住后,索性脱下, 一手抓了一只,光着脚丫子,走在凉丝丝的烂泥里。
    经过一棵枫树下,正有一阵轻风吹过,摇落许多 水珠,有几颗落进她的脖子里,她一激灵,不禁缩起 脖子,然后仰起面孔,朝头上的枝叶望去,只见那叶 子,一片片皆被连日的雨水冼得一尘不染,油亮亮的 ,让人心里很喜欢。
    不远处的大河,正用流水声吸引着她。
    她离开那棵枫树,向河边跑去。
    她几乎天天要跑到大河边,因为河那边有一个村 庄。那个村庄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大麦地。
    大河这边,就葵花一个孩予。
    葵花很孤独,是那种一只鸟拥有万里天空而却看 不见另外任何一只鸟的孤独。这只鸟在空阔的天空下 飞翔着,只听见翅膀划过气流时发出的寂寞声。苍苍 茫茫,无边无际。各种形状的云彩,浮动在它的四周 。有时,天空干脆光光溜溜,没有一丝痕迹,像巨大 的青石板。实在寂寞时,它偶尔会鸣叫一声,但这鸣 叫声,直衬得天空*加的空阔,它的心*加的孤寂。
    人河这边,原是一望无际的芦苇,现在也还是一 望无际的芦苇。
    那年的春天,一群白鹭受了惊动,从安静了无数 个世纪的芦苇丛中呼啦啦飞起,然后在芦荡的上空盘 旋,直盘旋到大麦地的上空,嘎嘎鸣叫,仿佛在告诉 大麦地人什么。它们没有再从它们飞起的地方落下去 ,因为那里有人——许多人。
    许多陌生人,他们一个个看上去,与大麦地人有 明显的区别。
    他们是城里人。他们要在这里盖房子、开荒种地 、挖塘养鱼。
    他们唱着歌,唱着城里人唱的歌,用城里的唱法 唱。歌声嘹亮,唱得大麦地人一个个竖起耳朵来听。
    几个月过去,七八排青砖红瓦的房子,鲜鲜亮亮 地出现在了芦荡里。
    不久竖起一根高高的旗杆,那天早晨,一面红旗 升上天空,犹如一团火,静静地燃烧在芦荡的上空。
    这些人与大麦地人似乎有联系,似乎又没有联系 ,像另外一个品种的鸟群,不知从什么地方落脚到这 里。他们用陌生而好奇的目光看大麦地人,大麦地人 也用陌生而好奇的目光看他们。
    他们有自己的活动范围,有自己的话,有自己的 活,干什么都有自己的一套。白天干活,夜晚开会。
    都到深夜了,大麦地人还能远远地看到这里依然亮着 灯光。四周一-片黑暗,这些灯光星星点点,像江上 、海上的渔火,很神秘。
    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世界。
    不久,大麦地的人对它就有了称呼:五七干校。
    后来,他们就“干校干校”地叫着:“你们家那 群鸭子,游到干校那边了。”“你家的牛,吃了人家 干校的庄稼,被人家扣了。”“干校鱼塘里的鱼,已 长到斤把重了。”“今晚上,干校放电影。”…… 那时,在这片方圆三百里的芦荡地区,有好几所 干校。
    那些人,都来自于一些大城市。有些大城市甚至 离这里很远。也不全都是干部,还有作家、艺术家。
    他们主要是劳动。
    大麦地人对什么叫干校、为什么要有干校,一知 半解。他们不想弄明白,也弄不明白。这些人的到来 ,似乎并没有给大麦地带来什么不利的东西,倒使大 麦地的生活变得有意思了。干校的人,有时到大麦地 来走一走,孩子们见了,就纷纷跑过来,或站在巷子 里傻呆呆地看着,或跟着这些人。人家回头朝他们笑 笑,他们就会忽地躲到草垛后面或大树后面。干校的 人觉得大麦地的孩子很有趣,也很可爱,就招招手, 让他们过来。胆大的就走出来,走上前去。干校的人 ,就会伸出手,抚摸一下这个孩子的脑袋。有时,干 校的人还会从口袋里掏出糖果来。那是大城市里的糖 果,有很好看的糖纸。孩子们吃完糖,舍不得将这些 糖纸扔掉,抹平了,宝贝似的夹在课本里。干校的人 ,有时还会从大麦地买走瓜果、蔬菜或是成鸭蛋什么 的。大麦地的人,也去河那边转转,看看那边的人在 繁殖鱼苗。大麦地四周到处是水,有水就有鱼。大麦 地人不缺鱼。他们当然不会想起去繁殖鱼苗。他们也 不会繁殖。可是这些文文静静的城里人,却会繁殖鱼 苗。他们给鱼打针,打了针的鱼就很兴奋,在水池里 撒欢一般闹腾。雄鱼和雌鱼纠缠在一起,弄得水池里 浪花飞溅。等它们安静下来了,他们用网将雌鱼捉住 。那雌鱼已一肚子籽,肚皮圆鼓鼓的。他们就用手轻 轻地捋它的肚子。那雌鱼好像肚子胀得受不了了,觉 得捋得很舒服,就乖乖地由他们捋去。捋出的籽放到 一个翻着浪花的大水缸里。先是无数亮晶晶的白点, 在浪花里翻腾着翻腾着,就变成了无数亮晶晶的黑点 。过了几天,那亮晶晶的黑点,就变成了一尾一尾的 小小的鱼苗。这景象让大麦地的大人小孩看得目瞪口 呆。
    在大麦地人的心目中,干校的人是一些懂魔法的 人。
    干校让大麦地的孩子们感到好奇,还因为干校有 一个小女孩。
    他们全都知道她的名字:葵花。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