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绘本/动漫/卡通 > 卡通

草房子(曹文轩文集)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外国文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外国文学
  • ISBN:9787501605095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308
  • 出版日期:2011-10-01
  • 印刷日期:2011-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8千字
  • ◆至珍作家,典藏曹文轩。 ***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旗舰人民文学出版社倾情奉献。
    ◆至珍作品,典藏精选。包含人民文学出版社“曹文轩文集”中曹文轩**代表性与影响力的五部儿童文学作品,《草房子》《青铜葵花》
      《山羊不吃天堂草》《根鸟》《细米》。
    ◆至珍版本,典藏精品。**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责任编辑叶显林编辑加工,细致严谨,精益求精。
    ◆至珍设计,典藏**。专程为“曹文轩文集”拍摄的曹文轩至珍典藏照片,**奉献,人如其文,文养其人。
    ◆至珍瞬间,终生典藏。纯美文字,*美剪纸,典雅设计,轻盈字句与空灵插图**契合,让曹文轩本人亦赞叹不已。
  • 曹文轩儿童作品《草房子》畅销十二年、印刷逾百次、荣获海内外九 项大奖、感动百万中国人的儿童文学经典。 男孩桑桑在油麻地小学度过了六年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校园生活, 亲眼目睹或直接演绎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震撼人心的故事: 少男少女之间纯洁无瑕的情意,不幸少年与厄运相拼时的悲怆与优雅,残 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在死亡体验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垂 暮老人在人生的*后瞬间闪耀出的人格光辉,大人们之间扑朔迷离且又充 满诗情画意的情感纠葛……这一切,清楚而又朦胧地展现在少年桑桑的世 界里。 《草房子》是一部富有品位、格调高雅的儿童长篇小说,叙述风格浅 易而又深刻、谐趣而又庄重,自始至终洋溢着一种淳朴的美感,荡漾着一 种悲悯的情怀——这种情怀在人与人的关系日趋疏远、情感日趋淡漠的当 今世界中,显得弥足珍贵、格外感人。
  • 曹文轩,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青铜葵花》、《我的儿子皮卡》等。主要学术性著作有《中国80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等。获省部级学术奖、文学奖40余种。其中有国际安徒生提名奖、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作品奖、中国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宋庆龄文学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文学大奖、金鸡奖*佳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等奖项。
  • **章 秃鹤
    第二章 纸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红门(一)
    第六章 细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红门(二)
    第九章 药寮
    追随永恒(代跋一)
    文学是不死的(代跋二)
  • 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班同学。
    秃鹤应该叫陆鹤,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油麻地的孩子,就 都叫他为秃鹤。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是个种了许多枫树的小村子。每 到秋后,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红得很耐看。但这个村子里,却有许 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就吸引了油麻 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脚步,在一旁静静地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微微泛 着红光。在枫叶密集处偶尔有些空隙,那边有人走过时,就会一闪一闪地 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 ,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秃鹤已许多次看到这种笑了。
    但在桑桑的记忆里,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 。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个人是秃子,又或许是因为秃鹤还太 小,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 他秃鹤,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而不叫陆鹤。
    秃鹤的秃,是很地道的。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支撑起那么一颗光 溜溜的脑袋。这颗脑袋*无一丝瘢痕,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匀。阳光下,这 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亮,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夜里它也会亮的。由 于秃成这样,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 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欲望。事实上,秃鹤的头,是经常被人抚摸 的。后来,秃鹤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 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他就会立即掉过头 去判断。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他就会追过去让那个人在后背上吃一拳; 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他就会骂一声。有人一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 秃鹤一点东西:要么是一块糖,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桑桑用 一根断了的格尺,就换得了两次抚摸。那时,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 放在了桑桑的眼前。桑桑伸出手去摸着,秃鹤就会数道:“一回了……” 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光滑,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洗了无数年的鹅卵石 时的感觉差不多。
    秃鹤读三年级时,偶然地,好像是在一个早晨,他对自己的秃头在意 起来了。秃鹤的头现在碰不得了。谁碰,他就跟谁急眼,就跟谁玩命。人 再喊他秃鹤,他就不再答应了。并且,谁也不能再用东西换得一摸。油麻 地的屠夫丁四见秃鹤眼馋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两斤重的一 块,用刀尖戳了一个洞,穿了一截草绳,然后高高地举在秃鹤眼前:“让 我摸一下你的头,这块肉就归你。”说着,就要伸出油腻的手来。秃鹤说 :“你先把肉给我。”丁四说:“先让我摸,然后再把肉给你。”秃鹤说 :“不,先把肉给我。”丁四等到将门口几个正在闲聊的人招呼过来后, 就将肉给了秃鹤。秃鹤看了看那块肉——那真是一块好肉!但秃鹤用力向 门外一甩,将那块肉甩到满是灰土的路上,然后拔腿就跑。丁四抓了杀猪 刀追出来。秃鹤跑了一阵却不再跑了。他从地上抓起一块砖头,转过身来 ,咬牙切齿地面对着抓着锋利刀子的丁四。丁四竟不敢再向前一步,将刀 子在空中挥舞了两下,说了一声“小秃子”,转身走了。
    秃鹤不再快活了。
    那天下大雨,秃鹤没打雨伞就上学来了。天虽下雨,但天色并不暗。
    因此,在银色的雨幕里,秃鹤的头就分外亮。同打一把红油纸伞的纸月与 香椿,就闪在了道旁,让秃鹤走过去。秃鹤感觉到了,这两个女孩的眼睛 正在那把红油纸伞下注视着他的头。他从她们身边走了过去。当他转过身 来看她们时,他所见到的情景是两个女孩正用手捂住嘴,遮掩着笑。秃鹤 低着头往学校走去。但、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走到了河边那片竹林里。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