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绘本/动漫/卡通 > 卡通

草房子/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江苏少儿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ISBN:9787534618727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295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4
  • 印次:132
  • 20160712_142313_066.jpg

    20160712_142313_067.jpg

    20160712_142313_068.jpg

    20160712_142313_069.jpg

    20160712_142313_070.jpg

    20160712_142313_071.jpg

    20160712_142313_072.jpg

    20160712_142313_073.jpg

    20160712_142313_074.jpg

  • 美的力量*不亚于思想的力量,一个再深刻的思想都可能变为常识,只有一个东西是永不衰老的,那就是美。——曹文轩


    这是一部讲究品位的少年长篇小说。这本少年长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少年男童的小学6年生活,其中有他亲眼目睹或直接参与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撼动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间毫无瑕疵的纯情,不幸少年与厄运相拼时的悲怆与优雅,残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垂暮老人在*后一瞬所闪耀的人格光彩,在死亡体验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大人们之间扑朔迷离且又充满诗情画意的情感纠葛……


    该书格调高雅,由始至终充满美感;不仅适合少年阅读,也适合成人阅读。

     


  • 曹文轩著的《草房子》是一部讲究品位的少年长篇小说。


    作品写了男孩桑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六 年小学生活。六年中,他亲眼目睹或直接参与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撼动人心的故事:少男少 女之间毫无瑕疵的纯情,不幸少年与厄运相拼时的悲 怆与优雅,残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垂暮老人在最后一瞬所闪耀的人格光彩,在死亡体验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大人们之间扑朔迷离且又充满诗 情画意的情感纠葛……这一切,既清楚又朦胧地展现 在少年桑桑的世界里。这六年,是他接受人生启蒙教育的六年。    


    作品格调高雅,由始至终充满美感。叙述风格谐 趣而又庄重,整体结构独特而又新颖,情节设计曲折而又智慧。荡漾于全部作品的悲悯情怀,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趋疏远、情感日趋淡漠的当今世界中,也 显得弥足珍贵、格外感人。通篇叙述既明白晓畅,又有一定的深度,是那种既是孩子喜爱也可供成人阅读 的儿童文学作品。   

  • 曹文轩,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文学作品集有《红葫芦》、《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大王书》等。

  • 第一章  秃鹤
    第二章  纸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红门(一)
    第六章  细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红门(二)
    第九章  药寮
    追随永恒(跋)
    附录1  曹文轩出版年表
    附录2  曹文轩获奖年表
    第一章 秃鹤
    第二章 纸月
    第三章 白雀(一)
    第四章 艾地
    第五章 红门(一)
    第六章 细马
    第七章 白雀(二)
    第八章 红门(二)
    第九章 药寮
    追随永恒(跋)
    附录1 曹文轩出版年表
    附录2 曹文轩获奖年表

  • 第一章 秃鹤    


    秃鹤与桑桑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六年级,都是同班同学。秃鹤应该叫陆鹤,但因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小秃子,油麻地的孩子,就都叫他为秃鹤。秃鹤所在的那个小村子,是个种了许多枫树的小村子。每到秋后,那枫树一树一树地红起来,红得很耐看。但这个村子里,却有许多秃子。他们一个一个地光着头,从那么好看的枫树下走,就吸引了油麻地小学的老师们停住脚步,在一旁静静地看。那些秃顶在枫树下,微微泛着红光。在枫叶密集处偶尔有些空隙,那边有人走过时,就会一闪一闪地亮,像沙里的瓷片。那些把手插在裤兜里或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的老师们,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秃鹤已许多次看到这种笑了。但在桑桑的记忆里,秃鹤在读三年级之前,似乎一直不在意他的秃头。这或许是因为他们村也不光就他一个人是秃子,又或许是因为秃鹤还太小,想不起来自己该在意自己是个秃子。秃鹤一直生活得很快活。有人叫他秃鹤,他会很高兴地答应的,仿佛他本来就叫秃鹤,而不叫陆鹤。
      


    秃鹤的秃,是很地道的。他用长长的好看的脖子,支撑起那么一颗光溜溜的脑袋。这颗脑袋*无一丝瘢痕,光滑得竟然那么均匀。阳光下,这颗脑袋像打了蜡一般亮,让他的同学们无端地想起,夜里它也会亮的。由于秃成这样,孩子们就会常常出神地去看,并会在心里生出要用手指头蘸一点唾沫去轻轻摩挲它一下的欲望。事实上,秃鹤的头,是经常被人抚摸的。后来,秃鹤发现了孩子们喜欢摸他的头,就把自己的头看得珍贵了,不再由着他们想摸就摸了。如果有人偷偷摸了他的头,他就会立即掉过头去判断。见是一个比他弱小的,他就会追过去让那个人在后背上吃一拳;见是一个比他有力的,他就会骂一声。有人一定要摸,那也可以,但得付秃鹤一点东西:要么是一块糖,要么是将橡皮或铅笔借他用半天。桑桑用一根断了的格尺,就换得了两次抚摸。那时,秃鹤将头很乖巧地低下来,放在了桑桑的眼前。桑桑伸出手去摸着,秃鹤就会数道:“一回了……”桑桑觉得秃鹤的头很光滑,跟他在河边摸一块被水冲洗了无数年的鹅卵石时的感觉差不多。
      


    秃鹤读三年级时,偶然地,好像是在一个早晨,他对自己的秃头在意起来了。秃鹤的头现在碰不得了。谁碰,他就跟谁急眼,就跟谁玩命。人再喊他秃鹤,他就不再答应了。并且,谁也不能再用东西换得一摸。油麻地的屠夫丁四见秃鹤眼馋地看他肉案上的肉,就用刀切下足有两斤重的一块,用刀尖戳了一个洞,穿了一截草   鹤没打雨伞就上学来了。天虽下雨,但天色并不暗。因此,在银色的雨幕里,秃鹤的头就分外亮。同打一把红油纸伞的纸月与香椿,就闪在了道旁,让秃鹤走过去。秃鹤感觉到了,这两个女孩的眼睛正在那把红油纸伞下注视着他的头。他从她们身边走了过去。当他转过身来看她们时,他所见到的情景是两个女孩正用手捂住嘴,遮掩着笑。秃鹤低着头往学校走去。但他没有走进教室,而是走到了河边那片竹林里。
      


    雨沙沙沙地打在竹叶上,然后从缝隙中滴落到他的秃头上。他用手摸了摸头,一脸沮丧地朝河上望着。水面上,两三只羽毛丰满的鸭子,正在雨中游着,一副很快乐的样子。
      秃鹤捡起一块瓦片,砸了过去,惊得那几只鸭子拍着翅膀往远处游去。秃鹤又接二连三地砸出去六七块瓦片,直到他的瓦片再也惊动不了那几只鸭子,他才罢手。他感到有点凉了,但直到上完一节课,他才走向教室。
      晚上回到家,他对父亲说:“我不上学了。”“有人欺负人了?”“没有人欺负我。”“那为什么说不上学?”“我就是不想上学。”“胡说!”父亲一巴掌打在秃鹤的头上。
      


    秃鹤看了父亲一眼,低下头哭了。父亲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转身坐到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的一张凳子上。随即,秃鹤的秃头就映出了父亲手中烟卷忽明忽暗的亮光。第二天,父亲没有逼秃鹤上学去。他去镇上买回几斤生姜:有人教了他一个秘方,说是用生姜擦头皮,七七四十九天,就能长出头发来。他把这一点告诉了秃鹤。秃鹤就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地让父亲用切开的姜片,在他的头上来回擦着。父亲擦得很认真,像一个想要让顾客动心的铜匠在擦他的一件青铜器。秃鹤很快就感到了一种火辣辣的刺痛。但秃鹤一动不动地坐着,任由父亲用姜片去擦着。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