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红瓦黑瓦/曹文轩纯美小说系列

全书情节起落跌宕、震撼人心,关怀与情意荡漾在字里行间。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江苏少儿
定 价 22.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9029 件
数量
-
+
库存:392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ISBN:9787534633041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272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4
  • 印次:53
  • 厄运中的相扶、困境中的相助、孤独中的理解、冷漠中的脉脉温馨和殷殷情爱……感动我们的是道义的力量,情感的力量,智慧的力量和美感的力量,而这一切与日月同在。 本书是作者从他的40万字的长篇力作《红瓦》(该书曾获**图书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中提炼创作而成的一部少年长篇小说。小说情节起落跌宕、震撼人心,关怀与情意荡漾在字里行间。
  • 本书是作者从他的40万字的长篇力作《红瓦》(该书曾获国家图书奖、 北京市文学艺术奖)中提炼创作而成的一部少年长篇小说,从小说反映的内 容和生活来看,可以视为《草房子》的续篇。小说以油麻地为背景,从一 个中学生的视角诗意地描述了往昔乡村生活的淳厚风情,细腻地记录了少 男少女由少不经事而逐渐明白人生的成长历程。 全书情节起落跌宕、震撼人心,关怀与情意荡漾在字里行间。
  • **章 乔桉
    第二章 柿子树(一)
    第三章 大串联
    第四章 蓝花(一)
    第五章 染坊之子(一)
    第六章 柿子树(二)
    第七章 红瓦房
    第八章 丑人
    第九章 染坊之子(二)
    第十章 乌鸦
    第十一章 蓝花(二)
    第十二章 柿子树(三)
  • **章 乔桉 1 跟着父亲,我走到了油麻地中学的大门口。
    他看了一眼门里一条铺着煤渣的白杨夹道,将我的身子扳动了一下, 以使我的后背对着他。在我感觉到本来抓在他手里的铺盖卷已转移到我的 背上时,我听到了他的声音——“自己走进去吧。” 那条道很宽,很长,两行白杨拔地而起,青森森地直指天空,让人觉 得有一条深不见底的隧道,要通向另一个陌生而不可把握的世界。
    我木着不动。
    “我就不送你进去了。”做小学教员的父亲说。
    我开始朝大门里挪动,额上已经有了虚汗。
    “你一定要改掉害臊的毛病,不要把你读小学时的诨名再带到这里来 。” 我明白,父亲是指小学校的老师与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公丫头”。
    他不将我一直送进去,还提这个诨名,这使我很恼羞,便放快了步子 往前走。然而走了一大段路,终于还是觉得胆怯,连忙回头去寻父亲,却 早已不见他的踪影了。我站在大路上一阵彷徨,见实在找不着依靠,才只 好独自往前走。
    我家离学校十五里地,路远,必须在学校住宿。
    照高年级一个学生的指引,报到之后,我背着铺盖卷,走过稻地间百 十米长的一条窄窄的砖路,到了后面的宿舍。门都敞着,我朝其中一间探 了探头,走了进去。屋里还未进人,我尽可以自由选择床铺。我牢记着母 亲的一句重复了若干次的叮嘱——“莫睡在靠门口的地方,门口有夜风, 能把嘴吹歪;也莫睡上铺,上铺太高,摔下来能把脑浆子摔出来。”我选 择了中间一个下铺。
    当我把铺盖卷放到这张床上去之后不久,接二连三地又来了三个同学 。我们互不认识,但未等各自把铺盖卷好好铺开,就已熟悉了。他们的名 字分别是:马水清、谢百三、刘汉林。*后我满脸通红地向他们说了我的 名字:林冰。
    身体壮实如牛,皮肤黑如乌鱼皮的谢百三,似乎很勤快,找来一把发 霉的秃笤帚和一块破抹布,一会儿工夫,就把我们的宿舍收拾得清清爽爽 。但他却干得汗淋淋的,脖子上就像积满尘埃的窗玻璃遭了一阵小雨,有 一线一线的黑污垢条在往下流淌(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时刻都能看到他这 副汗淋淋的如同在梅雨季节里走过的形象)。
    小屋子让人觉得很舒适。
    马水清双腿交叉着倚在门口,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小圆镜子,转动着脸 照了照,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三人都赞成马水清的提议——我们都还未来得及好好参观学校呢。
    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所设有高中部的中学。它坐落在油麻地小镇后 面的一片田野上。原先,这里是一片荒地。现在有了三幢红瓦房,三幢黑 瓦房。红瓦房为初中部,黑瓦房为高中部,这些年来一直如此。这地方上 的人总是对还在茅屋里读小学的孩子说:“好好念书,**红瓦房,再进 黑瓦房。”在他们看来,进红瓦房是一个理想,进黑瓦房则是一个*大的 理想。红瓦房、黑瓦房是两个台阶——人生的两个台阶,象征意味十足。
    有许多小孩没有能够进红瓦房,也有许多小孩只在红瓦房待了三年,却未 能进黑瓦房。当然,也有一些既进了红瓦房,又进了黑瓦房的。这三种人 ,后来的前途确实有些不太一样。因此,这地方上的人,都用一种看殿堂 庙宇的目光,站在大门外,远远地看红瓦房与黑瓦房。如果自己的孩子还 未进入红瓦房,此时,目光里便有着幻想与期望;如果自己的孩子已经进 入了红瓦房,目光里便有了一种满足与荣耀。
    油麻地中学四周都是河,是个孤岛。
    从宿舍到北面那条大河,大约百十米,这之间是竹林与灌木丛。从宿 舍向南到教室,又是百十米,这之间是荷塘、稻地和一条从西边大河引来 的方便学生洗漱和洗衣服的小河。从教室向南,至校门,也是百十米,这 之间是操场和学校的菜地。出校门不远,又是一条河。河上有座大桥,桥 那面就是油麻地小镇。
    我们在校园里随意地走,看了红瓦房,又看黑瓦房,然后去了小镇。
    马水清似乎很有钱,用得也很大方,见到烀藕的,就给我们每人买一 大段藕,见到卖菱角的,又买了好几斤菱角。谢百三用一张大荷叶托着菱 角,我们一边吃,一边逛,一边将菱角壳扔到油麻地小镇的街上。*后, 马水清竟然领我们进了一家小酒馆,要了一大盘猪头肉(我印象很深,堆得 尖尖的),直吃得嘴油光光的。出了小酒馆,我看看他们三人,觉得他们的 眼睛似乎也都浸了油,比先前亮了许多。
    我们便成了好朋友。这之后的许多年里,我们都一直是好朋友。
    玩了很长时间,重新回到宿舍后,我发现我的铺盖卷从我的铺上被挪 到上铺去了,下铺换了另一副铺盖卷。
    从小河边走进来一个男孩(其实很难再称他为“男孩”,他显得很老成 ,岁数要比我们中间任何一个人都大,似乎都有了淡淡的胡须了)。
    马水清问:“你叫什么名字?” “乔桉。” “这张铺上的铺盖卷是你的吗?”马水清问。
    “是的。”乔桉回答,斜眼看了一眼马水清。
    马水清一指我说:“那张铺已经是他的了。” 乔桉侧过脸来看我。从此,那一双眼睛便永远长在了我的记忆里。那 是一双又短又窄、眼角还微微下垂的眼睛,闪现在从额上散落下来的显得 过长的头发里。那目光里含着一种十分陌生的东西,在对你的面孔一照的 一刹那间,使你觉得飘过两丝深秋的凉风来,心禁不住为之微微一颤。多 少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目光里的东西叫“怨毒”。
    我年龄本就比他们几个小一点,长得*显小。我仿佛从乔桉嘴角轻微 的一收之中,听出了他心里的一句话——“一个小屁孩子!” 乔桉根本就不理会马水清他们,转过身,收拾铺盖去了。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