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根鸟 曹文轩 六年级阅读

少儿文学 7-10岁 一个男孩拯救女孩的故事

作者:曹文轩 出版社:江苏少儿
定 价 1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31437 件
数量
-
+
库存:191

收藏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ISBN:9787534624223
  • 作者:曹文轩
  • 页数:196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开本:32开
  • 版次:4
  • 印次:80
  • 曹文轩这本书是讲述了一个身在菊坡的男孩根鸟在打猎时遇到了一只白色的鹰,它的脚下系着一张白布条,那是一个叫紫烟的女孩的求救信。在那天晚上,根鸟又在梦中梦到了紫烟,她身陷在了一个长满百合的大峡谷里。根鸟认清并牢记那张清秀的脸庞。终于,根鸟起程了,又一度重新站起。


    他走过米溪,过着幸福生活;又被骗往鬼谷,过着艰辛的生活;他又来到了莺店,遇到了金枝。他的经历无比坎坷,父亲去世,遭遇鬼谷,穿越沙漠。但每次遇到险境,他总能有人出手相助。就这样,他在幸福中遭遇苦难,在苦难中品尝幸福。*后,他终于骑着白马来到了那个长满百合的大峡谷。望着那满地鲜花,根鸟把脸埋在花丛中,失声痛哭……

  • 一个少女到悬崖上采花,掉进了峡谷。她出现在 一个叫根鸟的少年的梦里。根鸟出发了,一飞冲天, 去寻找自己的梦。荒漠、草原、大山、村落、峡谷、 小镇……一个个场景奇异而玄妙。根鸟成长在现实与 梦幻之间,他决定以梦为马,度过他的成长阶段。恍 惚、迷乱、摇摆、清醒、执著、一往无前,他在痛苦 中品尝着快乐。 曹文轩是一部迷人的、梦幻般的小说,它让人在 梦幻中游走,在真实中体验人生。
  • 曹文轩,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大王书》、《我的儿子皮卡》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80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20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文轩文集》(14卷)。 《红瓦》、《草房子》、《根鸟》、《细米》、《天瓢》、《青铜葵花》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分别翻译为英、法、德、日、韩等文字。获省部级学术奖、文学奖四十馀种,其中有国际安徒生提名奖、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宋庆龄文学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金鸡奖最佳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国际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奖项。
  • **章 菊坡
    第二章 青塔
    第三章 鬼谷
    第四章 米溪
    第五章 莺店
  •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了,根鸟连一只麻雀都未能打 到。
    根鸟坚持着背着猎*,拖着显然已经很沉重的双 腿,摆出一副猎人的架势,依然煞有介事地在林子里 转悠着,寻觅着。那对长时间睁大着的眼睛,尽管现 在还是显得大大的,但目光实际上已经十分疲倦了。
    此刻,即使有什么猎物出现在他的视野,他也未必能 够用目光将它发现和锁定。他的行走,已经很机械, 脚下被踩的厚厚的落叶,发出一阵阵单调而枯燥的声 响。
    这座老林仿佛早已生命*迹,不过就是一座空空 的老林罢了。下午的阳光,倒是十分明亮。太阳在林 子的上空,耀眼无比地悬挂着。阳光穿过树叶的空隙 照下来时,犹如利箭,一支一支地直刺阴晦的空间, 又仿佛是巨大的天河,干疮百孔,一股股金白色的流 水正直泻而下。
    天空竟然没有一只飞鸟。整个世界仿佛已归于沉 寂。
    根鸟想抬头去望望天色,但未能如愿,茂密的树 叶挡住了他的视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较大的空隙, 然后尽可能地仰起脖子,朝上方望去。本来就很高大 的杉树,此时显得格外高大,一柱柱的,仿佛一直长 到天庭里去了。阳光随着树叶在风中摇晃,像无数飘 动的金箔,在闪闪烁烁。他忽然感到了一阵晕眩,把 双眼闭上了。然后,他把脑袋低垂下来。过了一阵, 他才敢把眼睛睁开。他终于觉得自己已经疲倦得不能 再走动了,只好顺着一棵大树的树干,像突然抽去了 骨头一般,滑溜下去,瘫坐在树根下。
    从远处看,仿佛树根下随便扔了一堆衣服。
    根鸟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老林依旧寂寞。风在梢头走动,沙沙声只是加重 了寂寞。
    根鸟似乎是被一股凉气包围而突然醒来的。他揉 了揉双眼,发现太阳已经大大地偏西了。他十分懊恼 :难道**要空手回去吗? 十四岁的根鸟,**是**回独自一人出来打猎 。
    他本来是带了一个让他兴奋的愿望走进这座老林 的:我要以我的猎物,让父亲,让整个菊坡人大吃一 惊。早晨,他扛着猎*走出菊坡时,一路上都能感受 到人们的目光里含着惊奇、疑惑和善意的嘲笑。“根 鸟,你是一个人去打猎吗?”几个比他要小的小孩, 跟在他屁股后面追问。他没有回头瞧他们一眼,也没 有作出任何回答,依然往前走他的路——就像父亲一 样,迈着猎人特有的步伐。
    可是直到现在,他甚至连一根鸟的羽毛都没有发 现。
    他立即从树根下站了起来。他一定要在太阳落下 去之前打到猎物,哪怕是一只秃尾巴的、丑陋的母山 鸡!但他的步伐显然不再是猎人的步伐了。猎人的步 伐是轻盈的,从地面走过时,就仿佛是水一般的月光 从地面滑过。猎人的步伐是敏捷的、机警的、不着痕 迹的。此刻,他已失去了耐心,脚步快而混乱,落叶 被踩得沙沙乱响,倒好像自己成了一个被追赶的猎物 了。
    有一阵,根鸟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在寻觅猎物,只 是在林子里漫无目标地走着。他的心思居然飘荡开去 ,想起了一些与打猎毫不相关的事情。疲软的脚步, 只是向这个世界诉说着,老林里有一颗生命在无力地 移动。当根鸟终于想起自己是在寻觅猎物时,他看到 了进一步偏西的太阳。于是,他预感到了**的结局 将是很无趣的。
    但,根鸟依然坚持着他的寻觅。
    当他的注意力将再一次因疲倦而涣散时,一道明 亮的白光,忽然在他头顶上如闪电一样划过,使他惊 了一下。他抬头望去,只见蓝如湖水的天上,飞着一 只鹰——一只白色.的鹰。
    老林因为这只鹰,而顿生活气。
    这是根鸟大半天来看到的惟一的动物。他的精神 为之一振,双目如挑掉灯花的油灯,刷地亮了。
    鹰不是他的猎物,但它却激活了他的神经。他因 为它的翱翔,而浑身一下注满了力量。
    根鸟从未见过,甚至也从未听说过鹰有白色的。
    因此,它的出现,还使根鸟感到了一份诡秘,甚至是 轻微的恐怖。它的出现,又似乎是**突然的,并不 是由远而近的,就在那一瞬间,毫无缘由地就从虚空 中出现了。根鸟觉得这座老林*加幽深与荒古。他心 中有了想回转的意思。但这点意思又一下子不能确定 起来,因为那只鹰很让他心动与迷惑。
    鹰在天空下展着双翅,像一张巨大的白纸在空气 中飘荡,又像是一片孤独的白云在飘移。阳光洒在它 的背上,使它镶了一道耀眼而高贵的金边。有一阵, 它飞得很低,低得使根鸟清晰地看到了那些在气流中 掀动着的柔软的羽毛。
    鹰牵引着根鸟。当它忽然滑向天空的一侧,被林 子挡住身影时,根鸟甚至感到了一种空虚。他用目光 去竭力寻找着,希望能够再次看到它。它合着他的希 望,像一只风筝得了好的风力,又慢慢地升浮到他的 头顶。这使他感到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鹰将根鸟牵引到了林间的一个湖泊的边上。
    一直被树林不住地遮挡住视线的根鸟,顿觉豁然 开朗。
    那湖泊水平如镜,倒映着天空与岸边的白杨树。
    空气因为它,而变得湿润。根鸟感到了一种惬意的凉 爽。这时,他看到了倒映在湖泊中的鹰。它在天空中 盘旋,使根鸟产生一种错觉:鹰在水中。当有微风吹 皱湖水时,那白色变成虚幻的一团,仿佛绿水中漫散 着白色。等风去水静,那模糊的白色,又变成了一只 轮廓清晰的鹰。
    这鹰就一直飞翔在根鸟的视野里,仿佛有一根线 连接着根鸟,使它不能远去。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