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美洲

族长的秋天(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9209
  • 作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轩乐
  • 页数:258
  • 出版日期:2014-06-02
  • 印刷日期:2014-04-30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0千字
  •   ★马尔克斯倾注诸多情感的内心告白,融入他个人对孤独的深沉感受:"没有什么比名声的孤独*像权力的孤独。"
      ★代表马尔克斯文学成就的杰作之一,将魔幻现实主义发挥到**:丰富万千的意象、光怪陆离的素材、史诗般磅礴的格局,比《百年孤独》写得*自信、*挥洒自如
      ★马尔克斯集大成之作,将《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等其他作品压缩在其中

      ★体现马尔克斯在诗歌、音乐、文学等方面的艺术高度

  •   《族长的秋天》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西亚马尔克斯文学成就最高的杰作,它将《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作品浓缩在其中,将魔幻现实主义发挥到极致,被誉为“近50年所有语种里最伟大的小说”。   《族长的秋天》运用斑斓万千的意象、光怪陆离的情节、排山倒海的句式,讲述了一个独裁者无所不能却孤独落寞的“秋天”。他在难以数算的岁月中享尽荣光,却无法改变“没有能力去爱”的命运,于是他一边用权力的罪恶补偿这无耻的命运,一边在只有母牛的宫殿里沦为自己孤独的祭品。   在《族长的秋天》里,马尔克斯融入了自己对孤独的深沉感受:族长的孤独,正是在名望光环下马尔克斯孤独内心的写照。
  •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1年出版《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 族长的秋天(精) I S B N:9787544269209
    百年孤独(精) I S B N:9787544253994
  • **,一些兀鹫钻进了总统府的阳台,啄断了金 属窗栅,振 翅搅乱了屋内凝滞的时光,礼拜一的黎明时分,城市 从几个世纪 的昏睡中苏醒,一阵温软的微风拂过,伴着伟大的死 尸与腐朽的 伟大散发出的气息。直到此时我们才敢进去,并且无 须像*勇猛 的人期望的那样,强攻残败的石砌加固墙,也不必如 另一些人建 议的那般,用双驾牛车撞掉正门,因为只需一推,曾 在这座府邸 的英雄时代抵御过威廉·丹皮尔*火的装甲大门便会 转着合页屈 从退让。就仿如进入了另一个时代的域界,因为在权 力的空阔藏 身之处的废窟中,空气*加稀薄,寂静*加古旧,而 事物在颓弱 的光线下已模糊难辨。我们走在**个庭院中,那里 的铺地细砖 败给了杂草来自地下的压力,我们沿路看到逃跑的卫 队散乱扔下 的装备、丢弃在柜中的**,以及一张粗木长桌,桌 上摆着那场 被恐慌打断的礼拜日午宴的残羹剩饭,我们看到幽暗 光影间的一 排宽敞平房,那里曾是民政办公室的所在,彩色的蘑 菇和苍白的 百合生长于尚未处理的公文之间,这些案牍的处理流 程通常比* 荒芜枯燥的生活都要漫长,我们看到庭院中间的洗礼 池,曾有不 止五代人在这里通过军事圣礼受洗,我们看到院子尽 头总督那被 改造成车库的旧马棚,继而看到山茶和蝴蝶之间停放 着的噪音年 代的四轮马车、瘟疫时期的运输车、彗星年代的彩车 、有序进步 时代的灵车、**个和平世纪的梦游加长轿车,它们 全部漆成了 那面旗帜的色彩,在覆满尘土的蜘蛛网下被保存得完 好无损。在 下一个院落中,于一排铁栅栏后方,生长着一片蒙着 月球尘埃的 玫瑰花丛,在它雪白枝叶的阴影下,安睡着这座宅子 鼎盛时期的 麻风病人,他们在遗忘中腐化繁衍得如此猖狂,使这 阵阵的玫瑰 花香不再留有一丝干净无味的空气罅隙,它混杂着从 花园深处飘 来的瘟疫的恶臭,混杂着鸡合的腥臭,混杂着挤奶棚 中母牛与卫 兵的粪便和尿液发酵后的骚臭:这挤奶棚早先曾是有 兵士守护的 殖民地大教堂。迈步穿过令人窒息的杂草,我们看到 有盆栽石竹、 丛生的印加百合与三角梅相伴的拱廊,那里从前是妾 侍们的破落 屋合,从生活垃圾的种类和缝纫机的数量上来看,可 能曾有上千 个女人带着她们成群的七个月的早产儿居住于此,我 们看到厨房 里如浴战火般的疮痍、阳光下洗衣池里朽烂的衣裳, 以及妾侍与 士兵混用的厕所暴露在外的阴沟,在尽头,我们看到 几株巴比伦 自柳,很久以前,它们带着自己的泥土、带着它们的 浆液与细雨, 被巨大的海运温室从小亚细亚载送过来移植在这里, 在柳树后方, 我们看到了民政大楼,它雄伟而哀伤,仍不断有兀鹫 从破了洞的 百叶窗钻入它体内。我们并不需要像预想的那样费力 撞开大门, 因为仿佛仅凭声音的推动它就已自动敞开,我们沿灰 岩楼梯爬上 主层:那石阶上铺就的歌剧院地毯已被母牛的蹄子踏 得碎烂不堪, 从**门厅到私人寝室,我们沿路看到多个已成废墟 的大小办公 室,母牛木然地穿梭其中,咀嚼着天鹅绒窗帘,啃噬 着扶手椅的 缎面,我们看到破旧的家具与鲜软的牛粪之间散落的 圣徒与军人 的恢宏画像,看到一个被母牛吃光了的餐厅、一间被 母牛的喧杂 玷污了的乐室、几张被母牛毁坏了的多米诺骨牌桌以 及绿毡被母 牛啃秃了的台球桌,我们看到一架扔在角落的鼓风机 ,它可以仿 造来自指南针上任何方向的海风,慰藉府中的人们对 那片已经消 失的海洋的怀念,我们看到随处悬挂的鸟笼上依然蒙 着上礼拜某 个夜晚的布罩,我们透过一扇扇窗户看到了这个城市 ,它仿佛一 头伏地酣睡的巨兽,对正开始度过的这个历史性的礼 拜一毫无概 念,我们看到城市的那一边有广阔无垠的平原伸向天 际,那里曾 是一片汪洋,而如今只能看到一个个被粗糙的月球尘 埃所覆盖的 死火山口。在那个只有极少数特权人士才见识过的禁 区内,我们 **次闻到了兀鹫寻食的腐肉味道,觉察到了它千年 的咳喘和预 卜的本能,由它翅膀扇起的弥漫着腐烂气味的风指引 ,我们在会 客厅看到了母牛被蛆虫蛀蚀后拱顶一般的躯体,在数 面全身镜中……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