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二个异乡故事(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5552
  • 作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罗秀
  • 页数:212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5千字
  • 中文版**授权。
    蜷在巨大城市里租来的蜗居中,读落魄青年马尔克斯和他朋友们的欧漂故事,这是怎样一种酸爽的体验?
    我们都是异乡客,我们的故事或许欢乐,或许悲摧,或许古怪荒唐,但里头都藏着一点儿相似的东西。

  • 加西亚·马尔克斯编著的《梦中的欢快葬礼和十 二个异乡故事》介绍:因为和人生中最好的那些朋友 欢聚一堂,我开心得忘了那是自己的葬礼。 七十六岁的老妓女在梦中窥见自己将死的预兆, 开始无比耐心地准备身后事,甚至教会了一只狗狗长 途跋涉到她的墓前哭泣…… 德国家庭女教师简直是个纳粹。我们从爸爸的古 董罐子里弄来些残存的希腊毒酒,掺在那女人偷喝的 酒里。第二天她看上去一点事儿没有。但第三天她真 的死了! 淑女和小混混相爱了。钻石、豪车、貂皮、盛宴 护卫的真挚爱情完美得不像是真的,直到淑女娇嫩的 手指被玫瑰花刺扎了一个小得几乎看不见的口子。
  •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1年出版《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 总统先生,一路走好!
    圣女
    睡美人航班
    占梦人
    “我只是来打个电话”
    八月惊魂
    玛利亚?多斯普拉泽雷斯
    十七个中毒的英国人
    山魔
    福尔贝斯太太的快乐夏日
    光恰似水
    雪地上你的血迹
  • 空寂的公园里树叶已经变黄,他坐在树下的木头 长椅上,双手拄着手杖的银质圆柄,望着湖中灰扑扑 的天鹅,心里想着死亡。他**次到日内瓦来的时候 ,这片湖还是宁静而清澈的,有温驯的银鸥飞到跟前 ,在人们掌中啄食。傍晚六点,妓女们像幽灵般出现 ,打着丝绸阳伞,裙裾的褶边薄如蝉翼。而现在,目 力所及之处**可能出现的女性就是荒芜码头上的卖 花女。令人难以置信,时间不仅摧毁了他的生活,也 让世界变得同样满目疮痍。
    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曾经显赫如今却鲜有人知晓 的人,他不过是其中之一。他穿着深蓝底色白条纹的 外套、锦缎马甲,戴着退休法官式的硬礼帽,长着火 *手一样高傲的胡须,微微发蓝的浓密鬈发泛起浪漫 的涟漪。他有一双竖琴家的手,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代 表鳏居的戒指,还有一双欢快的眼睛。**泄露他真 实健康状况的只有疲惫苍老的皮肤。但以七十三岁的 年纪来说,他依旧堪称风度翩翩。然而,在那个早晨 ,他却感到所有的浮华都已烟消云散。那些拥有荣耀 和权势的岁月已经无可挽回地远去了,生命中剩下的 时光只能是一步步走向死亡。
    两次世界大战过后,他又回到了日内瓦,为马提 尼克。的医生们无法确诊的疼痛寻求确切的答案。原 以为*多待上十五天,然而已经过了六个星期。日复 一日都是令人筋疲力尽的检查和不确定的结果,而且 还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医生们检查了他的肝脏、肾脏 、胰腺,以及*不可能的前列腺,寻找疼痛的根源。
    直到那个令人不快的星期四,给他做过检查的众多医 生中*寂寂无闻的一位约他早上九点在神经科诊室见 面。
    这间诊室*像修士的小屋。医生个子不高,神情 阴郁,因为拇指骨折,右手还打着石膏。当灯光熄灭 ,屏幕上出现了一张脊骨的x光片。直到医生用指棍 指给他看腰下两块椎骨的接合处,他才意识到这是自 己的脊柱。
    “您的疼痛就来自这里。”医生说。
    但他觉得问题没那么简单。这种疼痛飘忽不定, 难以捉摸,有时候似乎在右侧肋骨,有时候又似乎在 下腹,腹股沟那里经常会突然感到刺痛。医生停下来 听他的申诉,指棍尖仍旧停在屏幕上。“正因如此, 我们才会这么长时间难以确诊,”他说,“但现在我 们知道了,就在这里。”随后他指着太阳穴补充说: ①拉丁美洲向风群岛中部法属岛屿。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总统先生,所有疼痛都 在这里。” 在宣布诊断结果时,医生的态度让人如此紧张, 以至于*后的治疗方案显得轻描淡写:总统先生必须 接受一次有风险的手术。被问及风险究竟有多大时, 这位老医生回答得含含糊糊。
    “这个我们也无法断言。”他说。
    直到不久以前,他说,这种手术失败致死的风险 还相当大,而导致不同程度的瘫痪的可能性*大。但 是两次战争带来的医学进步使这些担心都成了过去。
    “您放心吧,”他*后说,“好好安排一下您的 事情,然后通知我们。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您别忘了 ,宜早不宜迟。” 这样一个早晨不适宜消化这个不幸的消息,尤其 是当天气也突然变了脸。那天他很早就从旅馆出来了 ,没有穿大衣,因为当时窗外阳光明媚。他迈着沉稳 的步子,从医院所在的丽日大街来到幽会天堂英国公 园。他在那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在思考死亡。与 此同时,秋天悄然而至。湖面上波涛汹涌,有如怒海 ,狂风惊走了银鸥,卷走了*后几片枯叶。总统先生 站起来,没有买花,而是从公共花坛里折了一朵雏菊 别在外套翻领上的扣眼里,却正好被那卖花女撞见。
    “这些花不是上帝赐予的!先生,”她愤愤地喊 道,“那是市政府种的花。”P11-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