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番石榴飘香(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3756
  •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P.A.门多萨|译者:林一安
  • 页数:176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3千字
  • 打开马尔克斯世界的钥匙是什么?是《番石榴飘香》。当马尔克斯谈马尔克斯时,他会说些什么?一切都在《番石榴飘香》里。由P.A.门多萨和加西亚·马尔克斯合著的《番石榴飘香》被誉为“同马尔克斯一样经典”的解读马尔克斯的书。中文版为**授权出版。
    马尔克斯说:在我的小说里,没有一行字不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的,包括纠缠着马乌里肖的黄蝴蝶和飞上天空的雷梅黛丝。
    马尔克斯说:我只是想艺术地再现我童年时代的世界。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大家庭里度过的。我有一个妹妹,她整天啃吃泥巴;一个外祖母,酷爱占卜算命;还有许许多多名字**相同的亲戚,他们向来搞不太清楚幸福和疯癫的区别。
    马尔克斯说:我有好几次参加活动或仪式时都提出一个条件,就是不穿燕尾服。没办法,不这样会倒霉的嘛。我有一份预示倒霉事儿的物品和事情的清单。我知道有一位作家,走到哪儿就把晦气带到哪儿。我不能说他是哪位,要是说了,我们这本书就该完蛋了。
  • 快来围观最全面、最真实、最风趣可爱的加博吧 !《番石榴飘香》是另一位哥伦比亚作家P.A.门多萨 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谈话录,内容涉及马尔克斯人 生的各个方面,穿插着门多萨介绍谈话背景的优美散 文,被读者誉为“打开马尔克斯世界的钥匙”。《番 石榴飘香》可说是最有名、流传最广的马尔克斯访谈 录,书中的许多句子后来都成了读者心目中马尔克斯 的标志性言论。 莫言、余华等几乎所有一线作家,在谈到自己的 文学创作历程时,都会提到这本书。强调一下,《番 石榴飘香》并不是一本端庄范的书,正如亲爱的老马 并不是一个端庄范的作家,本书的有些篇章,老马的 自我爆料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 渊源
    家人和亲友
    谈写作
    修养
    读物及影响
    作品
    等待
    《百年孤独》
    《族长的秋天》
    **
    政治
    妇女
    迷信 怪癖 爱好
    声誉和盛名
  • 渊源 每天上午十一点钟光景,一列火车穿过广袤的香 蕉种植园, 准时抵达镇上。人们日后一定会记得,那是一列颜色 发黄、沾满 尘土、裹在一片令人窒息的烟雾之中的火车。紧挨着 铁路,满载 着一串串青香蕉的牛车在尘土飞扬的小道上缓慢地行 进。气候炎 热潮湿。火车抵镇时,酷热难当,在车站等候的妇女 们一个个都 打开色彩缤纷的阳伞以抵御炎日的炙烤。
    一等车厢配备有柳条座椅,而短工们乘坐的三等 车厢就只有 硬邦邦的木制靠背椅了。有时候,这种列车还会挂上 一节装有蓝 色玻璃窗和冷气设备的车厢,**香蕉公司的**职 员享用。从 这节车厢走下来的乘客,跟人们在那个镇子的大街上 擦肩而过的 人可不一样,他们的穿戴不同,肤色不像镇上人芥末 似的灰黄, 神情也没有那么疲惫。他们一个个红头涨脸,活像虾 米似的,头 发金黄,体格健壮。他们头戴软木遮阳帽,打着绑腿 ,仿佛探险 家一般。他们把老婆也带来了,这些娘儿们娇滴滴的 ,穿着轻柔 的薄纱衣裳,一副惊奇的模样。
    “他们都是美国佬。”外祖父告诉他。老人当过 上校,他讲这番 话时神情中隐含着鄙夷不屑。对于所有的外来户,这 个镇子的老 住户都采取同样的蔑视态度。
    当加夫列尔降临人间的时候,数年前曾在这一带 轰动一时的 “香蕉热”还留有一点儿余温。阿拉卡塔卡仿佛遥远 的西部地区 的一个小镇,这不仅是因为它的火车,老式的木头房 子,以及熙 熙攘攘、尘土飞扬的街道,还因为有关它的神话和传 说:大约是 一九一。年光景,早在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在浓荫蔽日 的香蕉种植 园的腹地安营扎寨之前,这个镇子就已经有过一段光 辉富饶的历 史了。那年月,真是挥金如土啊。据说,达官权贵和 巨商富贾们 一面欣赏着**女人跳昆比亚舞,一面用钞票点火抽 烟。
    诸如此类的传说把大批冒险家和妓女一窝蜂似的 吸引到哥伦 比亚北部沿海地区的这个偏僻的小镇上。“垃圾里有 独身女郎,也 有男子汉。男人们把骡子拴在旅店的木桩上,随身携 带的行李不 过是一只木箱或一卷衣服。” 外祖母堂娜特兰基利娜出身于镇上一个历史*为 悠久的家 庭。对她来说,“由众多陌生的面孔、大道上支起的 帐篷、当街 *换衣服的男人、张着雨伞端坐在箱笼上的妇女以及 饿死在旅店 马厩里的被丢弃的骡子所组成的那场狂风暴雨”,只 是一堆“枯 枝败叶”,也就是说,是香蕉财富给阿拉卡塔卡留下 的一堆人类 渣滓。
    外祖母掌管着这个家。加夫列尔日后将会回想起 来,这是一 幢阔大而古老的建筑,有一个院子,每到炎热难当的 夜晚,便飘 逸出茉莉花的阵阵幽香,还有许许多多的房间,有时 候可以听到 亡灵在里面轻声叹息。堂娜特兰基利娜一家来自瓜希 拉,那是一 个满是炽热砂地的半岛,印第安人、走私犯和巫师比 比皆是。对 外祖母来说,生者与死者之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 。鬼怪神奇 的故事一经她娓娓道来,便轻松平凡,仿佛聊家常似 的。她身材 瘦小,但很结实,长着一双迷人的蓝色大眼睛。后来 ,她渐渐老 了,眼睛也失明了,那条生者与死者之间的界线也就 越来越脆弱了, 所以,她*后是一面跟死人讲着话,倾听着他们的怨 言、叹息和 哭声,一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每当夜晚——那是令人窒息的热带夜晚,洋溢着 浓郁的晚香 玉和茉莉花的芬芳,还有唧唧的虫声——骤然降临, 外祖母就让当 时只有五岁的加夫列尔坐在椅子上别动,跟他描述在 家里走动的游 魂来吓唬他:佩特拉姨姥姥、拉萨罗舅姥爷,还有玛 加丽塔姨妈。玛 加丽塔’马尔克斯姨妈早就死了,死时还**年轻, **漂亮。全家 整整有两代人都还十分清楚地记得她。“你要是敢动 ,”外祖母对外 孙说,“在自己房间里的佩特拉姨姥姥或拉萨罗舅姥 爷就要来了。” (在近五十年之后的**,当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罗 马或曼谷 的旅馆里半夜醒来,仍然会多少感受到他童年时代的 这种恐怖: 冥冥之中的死魂渐渐逼近过来。) 其实,他童年时代居住的那幢房子并不是他父母 的,而是他 外祖父母的。这种**特殊的环境使他从小就徘徊在 大人的世界 里,沉浸在大人们关于往昔岁月中的战争、贫困和繁 荣的记忆中。
    他的母亲路易萨是镇上的一位漂亮姑娘,她是马尔克 斯上校(一 位深受全镇居民尊敬、参加过内战的老军人)的女儿 ,受过严格 而体面的(当然是**西班牙式的)教育。这种教育方 式是这个 地区的老式家庭所特有的,所以跟暴发户和外来户格 格不入。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