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老酒馆

作者:高满堂 出版社:作家
定 价 4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6 件
数量
-
+
库存:51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21207033
  • 作者:高满堂
  • 页数:378
  • 出版日期:2091-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30千字
  • 两碟美味小菜温饱峥嵘岁月 一壶陈年老酒燃烧无悔春秋 你讲故事我抬酒 人生况味杯中有   呕心沥血,**剧作家高满堂推出“老字三部曲”(《老农民》《老中医》)收官之作《老酒馆》 这是一部跌宕起伏的平民史诗 这是一腔感天动地的家国情怀 这是一部震撼人心的传奇大戏 酒馆虽小,浓缩乾坤百态,人间情义 悬疑推理 铁汉柔情 民俗画卷 一酒一味,各喝各的味道,各活各的人生
  • 民国乱世,生活多艰,山东人陈怀海携妻带女“闯关东”;在深山老林里挖野参时,他遇险与妻女失散。为了生计,陈怀海与一帮生死兄弟来到大连开酒馆。他们秉承江湖大义,行好事,做好人,老酒馆由此成了八方信息、各色人等汇聚的舞台。 酒缸前卧虎藏龙。陈怀海虽识字不多,却嫉恶如仇、胸怀大义,他保护杀日本宪兵的“老北风”,劝说东北军马旅长重回抗日战场,痛斥粉饰伪满洲国的清朝遗老,与日本浪人决斗,老酒馆变成了共产党的地下交通站……陈怀海轰轰烈烈地活出了一个中国人的骨气,演绎了一段可歌可颂的民间传奇。
  • 高满堂,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第十二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大连广播电视台国家一级编剧。1983年开始电视剧编剧生涯,编剧1000余(部)集。作品获第5届亚洲电视节、第39届亚广联ABU娱乐类金奖,第3届首尔电视节最佳编剧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15次,其中1等奖6次;中国电视“金鹰奖”5次,其中1等奖2次;全国“五个一工程”奖10次;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第27届《闯关东》、第29届《温州一家人》)优秀编剧奖、“金鹰奖”(第24届《闯关东》)最佳编剧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第25届《爱情的边疆》)最佳编剧(原创)奖、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国际电视剧评选 (第13届《老农民》)最佳编剧奖、“飞天奖”突出贡献奖、“华表奖”最佳故事片奖、第十二届四川电视节“金熊猫奖”国际电视剧评选活动银奖、中国电视剧50年优秀编剧奖、中国2009年度影视十大风云人物奖。
  • 目 录


    **章 贪官家拔毛下毒套 老遗民拒媳鞭痴儿
    第二章 贺小辫大闹日料店 杜铁嘴白吃老酒馆
    第三章 陈怀海诚心待酒客 贺义堂失利关店门
    第四章 金小手步步施巧计 陈老大招招破连环
    第五章 赛时迁失手明大义 贺洋鬼新开老奉天
    第六章 豫菜张心虚疑神鬼 假王爷下饵骗吃喝
    第七章 贺先生行乞充头雁 伪皇后莅临老酒馆
    第八章 那正红破财表忠愿 贺掌柜沦落穷帮工
    第九章 二姨太通奸欲嫁祸 新伙计送餐竟遭殃
    第十章 杜先生评书释疑案 陆酒客戏耍厚道人
    第十一章 高先生诚心送厚礼 金小手重生报大恩
    第十二章 当月老长兄重情谊 揽寿宴旧友两离分
    第十三章 老北风诛寇英名在 伪警察皮黑良心存
    第十四章 算命瞎寻仇反相助 谷三妹赌酒逞英豪
    第十五章 小棉袄大闹自家店 陈桦子伤痛揪人心
    第十六章 由麻子泄愤伤稚子 陈怀海报仇关东山
    第十七章 小晴天救人识好汉 老蘑菇贪财起歹心
    第十八章 忠三爷设计护旧主 包掌柜败露现原形
    第十九章 双佳丽争媚演好戏 贺义堂接手豫菜张
    第二十章 真朋友慧眼解绳套 老夫妻重聚话深情
    第二十一章 结发妻泪别相思地 谷大姐智烧敌库房
    第二十二章 马旅长舍命再出战 小晴天丛林杀敌顽
    第二十三章 接钥匙情人变亲眷 醉酒馆翁婿称酒仙
    第二十四章 美惠子呕心治醉汉 方先生斥敌义薄天
    第二十五章 少男女初恋情花放 贼黑木持刀逞凶狂
    第二十六章 肉饼王受辱强忍受 陈老大智斗狂浪人
    第二十七章 丛队长心焦难决断 小棉袄为国献忠魂
    第二十八章 老酒馆旧客重聚会 陈掌柜抚坛听惊雷
  • **章 贪官家拔毛下毒套 老遗民拒媳鞭痴儿 海风拂面,仲春乍暖还寒。太阳懒洋洋地藏在西天云层里,倒是染出好大一片殷红。
    大连好汉街上,店铺林立,五行八作,有烧饼铺,酱肉铺,扎纸铺,点心铺,药铺,当铺……行人匆匆,店门口主顾们出来进去,很是热闹。
    突然,贺义堂穿着西装皮鞋、头发油光锃亮地从远处跑来,一脸慌张。只见其父贺小辫提着大鞭子紧追不舍,嘴里叫嚷道:“狼崽子,你给我站住!” 已经是1928年的民国了,干瘪精瘦的贺小辫还留着一条灰白干枯的小辫子,那辫子吊在脑后,可笑地摆动着。
    这时,老警察骑马迎面走来,他勒住马,耷拉着上眼皮,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在这条好汉街上,哪天不得整出点动静来? 贺义堂跑到老警察近前喘着气说:“官爷,赶紧救我,我爹要我的命!” 老警察喊:“贺老爷子,你爷俩咋回事我不清楚,可不管怎么说,少掌柜是刚进家门,得先热乎热乎,等热乎透了再掰扯不迟。就跟那些犯官司的人一样,进了警察局也得先热乎热乎,等热乎透了,鞭子烙铁夹棍,喜欢哪个玩哪个。好了,都回家去吧。” 贺小辫咽不下这口气,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谁都别想架秧子。贺小辫上前仍要抽贺义堂,光棍不吃眼前亏,贺义堂撒丫子接着跑。他突然站住,愣愣地望着前方,就见一伙六个人虎彪彪地出现在眼前。陈怀海、三爷、老蘑菇、半拉子、雷子和亮子迎面走来,他们都戴着狗皮帽子、英雄巾、大襟袄、缅裆裤、靰鞡鞋,沉甸甸的行囊坠在腚后。
    贺小辫边追边喊:“看你还往哪里跑,吃我一鞭子!”他一鞭子抽空,又抡起 鞭子抽来。眼瞅着就要抽到贺义堂,半拉子突然从腰间拔出菜刀,把大鞭子削成两截。
    贺义堂喊:“这刀口好啊,哪买的?”半拉子没吭声,把菜刀别进腰间。
    老警察不动声色地骑马走来,豫菜张、肉饼王、当铺董掌柜、茶馆赵掌柜等众人跟着凑热闹。
    老警察勒住马,俯视着陈怀海众人问:“刚来就动家伙事儿,想立棍儿吗?”陈怀海一笑:“不敢不敢,只图个安定。” 老警察又问:“哪来的,来干啥?” 陈怀海答:“北边来的,打算开个酒馆,正当生意。”“开酒馆好啊,欢迎。只是别喝出响动来,要是惊着我的耳朵,可不好摆弄。”老警察说罢骑马走了。
    当铺董掌柜低声说:“这是闯关东下来的老客,那地方冷,看他们的行李,多沉啊,估计都是沙金儿拽的!”肉饼王点头:“千万别招惹他们,这些人走过南闯过北,和阎王爷喝过酒,和小鬼儿睡过觉,皮糙肉厚刀子割不透,故事深着呢!” 赵掌柜看着贺小辫笑道:“贺老掌柜,您和少掌柜也跑累了,到我茶馆去,我送你们一壶好茶,水喝透了,气也就顺了。”豫菜张劝道:“一家人,哪有解不开的仇疙瘩,算了吧。”贺小辫长叹一口气,拿鞭子杆捅了贺义堂一下:“回家!” 陈怀海领着他的人来到预先约好的老潘头店铺外,他打量着这家店铺,店铺对面是贺家馅饼店。三爷上前敲了敲门,没人搭言;他以为里面的人耳背,就加重了力度,还是没人搭言。他瞅了陈怀海一眼,陈怀海点点头,三爷一推门,咯吱一声,门开了。
    陈怀海等众人走进店铺,看到老潘头躺在地上,大吃了一惊,忙围了过来。三爷俯身摸了摸老潘头的鼻息,没气了。陈怀海很冷静,他蹲下身,一只手握住老潘的手腕,一只手摸老潘头的鼻息。
    这时,一个小个子男人从外走进来,他望着陈怀海众人,又望向躺在地上的老潘头:“老潘大爷,你这是……各位爷,我啥也没看见!”小个子转身欲走,三爷快步上前关上店铺门。小个子捂住眼睛哀求道:“各位爷,我真的啥也没看见,求你们高抬贵手,放我走吧!” 陈怀海说:“这位兄弟,我们是来开酒馆的。这间店铺早就谈好了,可是刚进门就碰上这祸事,也把我们弄了个晕头转向。大亮天的,天上地下的眼睛都睁着呢,不说假话。” 小个子点头哈腰说:“我全明白,这老潘头是……是自己病死的。各位爷,恕我多句嘴,这好汉街是藏龙卧虎,鱼鳖虾蟹啥都有,老鼠敢上桌,狮子钻被窝;盖上盖儿,明明是一锅杂拌鱼,掀开盖,说不定就成了疙瘩汤,还熬得稀烂。你们刚从北边来,风大压着眼皮儿,到了大连街,就得**神,睁睁眼了。” 陈怀海点点头说:“这位兄弟,一看你就是个热心人、好心人。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了,那就再讲清楚点,也让我们好明白明白。”小个子说:“你们要是信得过我,就听我一句话,赶紧把这一脚烂泥蹭干净了。这事报官能讲清楚吗?讲不清楚就得把命搭上!” 陈怀海琢磨片刻问:“兄弟,敢问你贵姓高名啊?”小个子皱眉说:“哎呦,我的爷啊,刀按脖子上了,还有心记我的名吗?赶紧把尸首抬走吧。我还是那句话,啥也没看见!多谢各位爷,有缘再见!”小个子说罢跑了。
    老蘑菇皱眉道:“他娘的,一开门就迎来一脑门子晦气,这还开啥酒馆啊!” 三爷老谋深算地说:“咱们千万别让人讹着。”陈怀海一摆手:“先去客栈住下再说吧。” 几个人来到一个小客栈,天已经黑下来。老蘑菇突然发现雷子和亮子不见了。
    半拉子说:“他俩一定是看摊上人命官司,撂挑子跑了。”老蘑菇接话道:“这俩人真是哥俩好啊,跑也得等把沙金儿分了再跑啊!话说回来,他俩跑了,咱酒馆没跑堂的了,到时候还得雇俩外人。” 三爷摇摇头说:“你俩真有闲心,还琢磨开酒馆的事呢,一条人命横那了,挂了一身官司,酒馆还能开吗?”“咱们没做亏心事,官司挂不到咱爷们身上,等把事弄清楚了,酒馆照开。不早了,都去睡吧,明天再说。那老潘头……就先摆着吧。”陈怀海说着躺在床上扯过被子闭上眼睛。
    三爷朝老蘑菇和半拉子摆了摆手,三人走了出去,关上屋门。他低声说:“二位兄弟,我觉得老潘头不能摆那儿,得赶紧弄到没人的地方去。”老蘑菇点头说:“三爷讲的有道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得赶紧把这一身灰掸干净了。” 三爷说:“好,咱们现在就走。大哥睡了,别惊动他,咱们把事办利索,也算为他分忧。出门分头走,老潘头店里会合。” 夜很黑,四下里静悄悄的。三爷、老蘑菇、半拉子从院墙上跳进老潘头店铺后院,闪身走进店铺,可是,老潘头的尸首不见了!仨人惊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天蒙蒙亮,三爷沉不住气,叫醒了陈怀海:“大哥,我昨晚实在睡不着,总觉得这事邪性,深怕夜长梦多,就背着你带两个兄弟想把老潘头运走,可那老潘头没了。我们把店铺前前后后都找遍了,没人。” 老蘑菇说:“一定是那小个子把老潘头偷走了。他怕咱们把老潘头藏起来,那样他就讹不到钱了。”半拉子说:“昨天就不该放了他。” 陈怀海说:“各位兄弟,你们昨晚折腾半宿,都累了,先回屋睡吧,等睡足了再说。”老蘑菇和半拉子睡觉去了。
    三爷问:“大哥,咱一屁股坐炭盆上,火烧火燎,你咋还沉得住啊?” 陈怀海平静道:“烧都烧了,起来也是一腚疤,还不如就这么坐着,等攒一泡大尿,把火呲灭就好了。”“听你这话,是看明白了?”“咱们刚来,就碰上老潘头横尸店里,然后就有人撞上了,还不让咱们报官。咱们听了他的话,没报官,可人又没了。三爷,这背后有手啊!” 三爷挠头道:“大哥,你是说有人故意给咱爷们下套子?可咱爷们刚来大连,没冤没仇啊。” 陈怀海说:“所以咱不怕,可以挺着腰杆子看戏。” 二人正说着,老蘑菇进来说:“那小个子要找掌柜的,他不进来。” 陈怀海琢磨片刻,起身和三爷来到好汉街上,小个子突然从僻静处闪出来:“各位爷,你们昨晚睡得好吗?我昨天回家后,一躺下就做噩梦,老潘头一会儿来一会儿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还跟我唠上嗑了,我这一宿都没睡着啊!” 陈怀海不动声色:“兄弟,我还有事,你有话就直说吧。” 小个子冷笑:都说到这了,还听不懂?各位爷,你们都是走南闯北的精明人,一点就透。你们的事既然让我碰上了,那就是跟我有缘。一句话,这事我不能装做看不见,要想让我看不见,除非给我买个眼罩罩上,否则,咱警察局见!” 小个子走后,陈怀海、三爷、老蘑菇、半拉子坐在小客栈屋内,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也没商量出一个好的对策。 *后,陈怀海说:“既然屎盆子扣咱爷们头上了,躲也躲不开,好汉街的风硬,能硬得过关东的刀子风吗?敞开门迎客吧!” 老警察骑马来到陈怀海们住的小客栈,他走进屋内,见陈怀海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就随手关上屋门。
    陈怀海睁开眼睛站起身:“您来了,请坐,正恭候您呢。”“你知道我要来?为啥不走?”老警察说着,坐在椅子上。陈怀海一笑:“心里没鬼。” 老警察摇着二郎腿,慢悠悠说:“我记得你们是来开酒馆的吧?酒馆还没开呢,就闹出了响动,有响动我听见就得管啊,谁让我套了这身皮呢。走,去看看老潘头吧。”陈怀海说:“老潘头不在店里了,哪去了不清楚。” 老警察迟愣片刻:“人死在你们手里,眼下尸首又没了,你说咋办啊?” 陈怀海盯着老警察:“官爷,那人的死跟我们无关,请您明查。” 老警察冷笑站起身:“哪个杀人犯会说自己杀了人啊,有关无关全凭你一张嘴吗?!其实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大起来能撑破命,小起来掉地上都看不着。你们商量一下,看看咋办吧。”说着走了。
    陈怀海对大伙说:“眼下老潘头被人偷走了,他们为啥偷他,为啥给咱爷们挖这么大一个坑,不搞清楚咱爷们今后在大连街扎不稳根啊!”老蘑菇叹气:“还扎啥根啊,我看还是分头跑吧。” 三爷说:“我看这事越来越深,越来越悬,要不放血,要不走,总得选条路。打算走的话,是早走早利索,等粘牢实了,想走都走不了。” 陈怀海摇头:“咱没做亏心事,用不着放血,还有,人家放话了,咱可以走,但是带不走命。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出水才看两腿泥,我瞪眼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