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精)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0366
  • 作者:(日)小泽征尔//村上春树|译者:刘名扬
  • 页数:263
  • 出版日期:2014-05-01
  • 印刷日期:2014-06-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3千字
  • ★ **指挥家小泽征尔 与 **作家村上春树,关于古典音乐、关于人生的6次公开课
    ★ 小林秀雄奖 获奖作品
    ★ 就像爱一样,好音乐永远不嫌多
    ★ 感谢春树先生,我得以重温许多回忆,还坦率地说出了心中的话。——小泽征尔
  • 音乐大师和名满天下的作家相遇会聊些什么? 《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就是这本小泽征 尔与村上春树一起写成的,6堂关于古典音乐、关于 人生的“公开课”。 从日本神奈川到东京,从美国檀香山到瑞士日内 瓦湖畔,小泽征尔与村上春树在一个个暖茶与点心陪 伴的午后,一边欣赏古典音乐,一边畅谈音乐、文学 与人生。小泽征尔娓娓道来的传奇经历,令人感动不 已;村上春树的谦恭与音乐品味,更让人深深感佩。 徜徉《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的字里 行间,既能从大师的脚步中汲取人生力量,亦能从妙 趣横生的对谈中享受文字之美和音乐之美。 音乐大师和名满天下的作家相遇会聊些什么?就是这本小泽征尔与村上春树一起写成的,6堂关于古典音乐、关于人生的“公开课”。 从日本神奈川到东京,从美国檀香山到瑞士日内瓦湖畔,小泽征尔与村上春树在一个个暖茶与点心陪伴的午后,一边欣赏古典音乐,一边畅谈音乐、文学与人生。小泽征尔娓娓道来的传奇经历,令人感动不已;村上春树的谦恭与音乐品味,更让人深深感佩。徜徉字里行间,既能从大师的脚步中汲取人生力量,亦能从妙趣横生的对谈中享受文字之美和音乐之美。
  • 序 与小泽征尔先生共度的午后时光(村上春树)
    **次 关于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
    第二次 卡耐基音乐厅的勃拉姆斯
    第三次 六十年代的那些事
    第四次 关于古斯塔夫·马勒的音乐
    第五次 歌剧很有趣
    在瑞士小镇
    第六次 “没有固定教法,都是在现场边想边教”
    后记 (小泽征尔)
    序 与小泽征尔先生共度的午后时光(村上春树)
    **次 关于贝多芬《第三钢琴协奏曲》
    第二次 卡耐基音乐厅的勃拉姆斯
    第三次 六十年代的那些事
    第四次 关于古斯塔夫·马勒的音乐
    第五次 歌剧很有趣
    在瑞士小镇
    第六次 “没有固定教法,都是在现场边想边教”
    后记 (小泽征尔)
  • 村上 我从十几岁起就是个乐迷。*近不时感觉 ……自己对音 乐似乎有了*深入的了解,比如能听出些细节上的差 异等。或许是 写着写着小说,音乐品位也有所提升。反过来说,或 许缺乏音乐品 位,文章就难以出彩。所以我认为,欣赏音乐能让写 作功力有所增 进,而写作功力的增进又有助于音乐品位的提升。两 者的关系是互 补的。
    小泽 哦? 村上 我从没向人学过如何写作,也没特别钻研 过。因此,如 果问我是从哪儿学会写作的,答案就是音乐。音乐* 重要的要素就 是节奏。文章如果少了节奏,没有人想读。诱使读者 逐字逐行往前 推进,似乎需要一种律动感……比方说,机械操作手 册那种东西读 起来很痛苦,那就是缺乏节奏的文章的典型。
    要判断一个新手能在业界生存下去,还是不久将 销声匿迹,从 他文章里是否有节奏感大抵就能推敲出来。但就我所 见,许多文艺 评论家似乎不太留意这一点,只注重文章是否精致、 词汇是否新鲜、 故事的方向性、主题的质量、手法的趣味性,等等。
    但我认为一个 人如果缺乏节奏感,大概就没有成为作家的资质。当 然,这纯属个 人意见。
    小泽 所谓文章的节奏感,是指我们阅读文章时 感受到的节奏? 村上 是的。文章就像音乐,也可以通过字词的 组合、语句的 组合、段落的组合、软硬与轻重的组合、均衡与不均 衡的组合、标 点符号的组合及语调的组合营造出节奏感。音乐品位 不够好,这些 就做不好。有些人很擅长这技巧,有些人则不然;有 些人明白这道 理,有些人则不懂。但这种资质当然能通过努力钻研 来提升。
    我热爱爵士乐,因此写作时习惯先制定一套规范 ,再以这套规 范为基础即兴发挥、自由挥洒。在写作上,我用的是 和创作音乐一 样的要领。
    小泽 我还不知道文章也有节奏,不太了解您形 开始与小泽征尔先生见面聊天,是近期的事。我在波士顿住过一阵子,虽然原本就是个喜欢偶尔欣赏音乐会的乐迷,但和小泽先生并不相识。后来机缘巧合,结识他的女儿征良,通过这层关系,我才见到小泽先生,有了与他对话的机会。起初,我们俩只有与工作毫不相干的私人交情。
    可见这场访谈开始前,我从来没有和小泽先生进行过关于音乐的深入对话。原因之一或许是这位大师事务过于繁忙。考虑到他平日就得时时浸淫在音乐中,相见时也只敢推杯换盏,聊些音乐以外的话题。偶尔谈及音乐,也总是只说到一些零碎的片断。总而言之,他是个十分专注、将全部心力投注于眼前目标的人,一旦放下工作,想必也需要充分的休息。基于这层考虑,我一直避免触及音乐的话题。
    但小泽先生于二○○九年十二月被诊断出食道癌,并接受切除手术(而且是大手术)后,音乐活动受到大幅限制。疗养和痛苦的康复训练取代了音乐,成为他生活的重心。也不知是否出于这个原因,此后与他见面时,我们竟然开始一点点聊起了音乐。当然,他身体欠安,可一谈起音乐,神情却豁然开朗。就算和我这个门外汉交流,只要能帮他以某种形式重新接触音乐,或许就能帮他转换一下心情。此外,和我这个领域不同的人对谈,多少也能让他感觉轻松一点。
    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一直是热心的爵士乐迷,对古典音乐也相当钟情,从高中时期就开始收集唱片,而且只要时间允许,便尽量找机会欣赏音乐会。尤其是旅居欧洲时,几乎成天浸淫在古典音乐里。交替欣赏爵士乐和古典音乐,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对我的心灵一直是良好的激励(有时也是祥和的慰藉)。若硬要我在两者中选择一个,不论舍弃哪个,我的人生都不再完满。艾灵顿公爵说过,世间只有“好音乐”与“坏音乐”两种音乐,不论是爵士还是古典,在这方面道理是一样的。各种类型的音乐都能让人享受到“好音乐”带来的纯粹的愉悦。
    有**,小泽先生莅临寒舍,我们俩放着音乐闲聊。不知不觉间,他聊起了古尔德和伯恩斯坦在纽约演奏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时的轶事,十分有趣。当时我心想,就这么让如此有趣的故事消失,着实可惜。应该找谁录下来整理成文才是。至于这个谁是何人—虽然听来像是朝自己脸上贴金,但到头来浮现在我脑海里的,除了自己别无他人。
    “好呀,这阵子有空,咱们就聊聊吧。”我一提出这个建议,小泽先生便爽快允诺。小泽先生患了癌症,对音乐界和我而言(当然,对他而言也是如此)都是令人痛心的事。然而,我们俩却因此获得了悠然畅谈音乐的宝贵时间,未尝不是因祸得福。那句英文谚语果然不假:乌云背后总有一线光芒。
    只不过我虽是老乐迷,却从未接受过正统的音乐教育,说我是门外汉也不为过。受限于专业知识的匮乏,总要时不时脱口说出一些认知错误甚至失敬冒犯的话。但大师从来不介意,总不忘先认真思考一番,再细心地一一回应我的话,实在让我满心感激。
    我用录音笔录下我们的对话,整理成稿,再请大师阅读和修改。
    “说起来,我从没好好和人聊过这些事。”这是大师看到原稿后的**个感想,“但我话说得这么随便,对读者可有意义?” 的确,小泽先生的谈吐几乎可算是一种独特的“小泽语”,将它转换成文章其实并不容易。同时,他也有许多夸张的手势等肢体动作,甚至不时用歌唱的方式表达。但他这股跨越“语言障碍”的热情透过些许“随便”,强烈而直率地跃然纸上。
    我虽是个门外汉(或许该说正因为我是个门外汉),但欣赏音乐时,总是抛开一切成见侧耳倾听,直接体验音乐的美好,任其浸透身心。听到好的部分,能感受到一股幸福甜美涌上心头;听到坏的部分,只会一阵怅然失落。如果有余力听得*深入些,则不忘思索这好是好在哪里、坏是坏在何处。除此之外,音乐的其他要素对我都没有太大意义。个人认为,音乐可谓是一种能让人品尝幸福滋味的东西,其中蕴藏着形形色色的使人幸福的方法与途径。光是音乐的复杂性,就足以让我的心灵痴迷。
    在倾听小泽先生的陈述时,我也试图坚持这种态度。换言之,我不断提醒自己,我只是个满心好奇、尽量诚实地面对一切的门外汉听众。毕竟阅读本书的读者,大多数应该都是和我一样的门外汉乐迷。
    ——村上春树容的这种感觉。
    村上 该怎么说呢……好比节奏感之于读者,对 作者而言,它 也是个重要的要素。写出来的小说如果少了节奏感, 就难以构思接 下来的内容,也无从推进故事。倘若文章有节奏,故 事有节奏,接 下来自然会文思泉涌。写作时,我会在脑海里自动将 文章转化为声 音,用这声音架构出节奏。以爵士乐的方式即兴演奏 一个主题乐段, 便能自然地产生下一个主题乐段。
    小泽 我住在成城。上次在那儿拿到一份候选人 的竞选宣言, 见上头印有他的理念还是宣言,反正当时正好闲着, 就读起来。读 完后,我觉得他应该很难当选,因为他的文章让人只 读三行就再也 读不下去。虽然知道里头说的可能很重要,可就是读 不下去。
    村上 嗯,听来是个缺乏节奏、缺乏流畅性的典 型。
    小泽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用这个观点评价 夏目漱石呢? 村上 我认为夏目漱石的文章富有音乐性,读起 来**流畅。
    如今读来,依然是难能可贵的杰作。虽说比起西洋音 乐,他受江户 时代“说唱故事”的影响*多,但我依然觉得他有* 佳的音乐品位。
    虽不清楚他听西洋音乐有多深入,但从他曾经留学伦 敦看来,想必 有某种程度的接触。有机会可以查查看。
    小泽 记得他当过英文老师? 村上 说不定他的音乐品位就是这么来的。或许 正因如此,日 本文化与欧洲文化才能在他身上融合得如此协调。至 于其他例子, 吉田秀和的文章也极具音乐性。流畅易读,而且富有 个性。
    小泽 噢,或许真是这样。
    村上 说到英文老师,记得小泽先生在桐朋求学 时,英文老师是丸谷才一先生? 小泽 没错。他还逼我们读乔伊斯的《都柏林人 》之类的。那 种书谁看得懂?(笑)当时我只得坐在一个成绩很好的 女孩旁边, 拜托她指点指点。只怪当时没好好学英文,落得初到 美国时几乎连 一句英语也不会说。(笑) 村上 所以不是丸谷先生教得不好,而是小泽先 生您没好好学? 小泽 没错。是我没好好学。P86-8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