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鲁迅经典套装(共2册)

作者:鲁迅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089560
  • 作者:鲁迅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朝花夕拾》相关**:

    曾经在陈丹青先生《鲁迅是谁?》的演讲中听到一个别致的观点,他说“鲁迅的被扭曲,是现代中国一桩**公案”,对鲁迅以“政治上的正确”给予他的作品褒扬、抬高,不可怀疑、不可反对,致使鲁迅作品的层次和人格魅力被过度简化,他本身丰富优美的用字,以及风趣幽默的行文,后人常常视而不见,也许我们真的不小心错过了一个可爱的鲁迅。的确,鲁迅是爱憎分明的,但不等于说鲁迅没有情感,没有他温和、慈爱、狡黠的那一面,他也对人、对动物、对乡土、对自然有着特别的情怀。若是仅仅从某一些方面去解读鲁迅作品内涵的全部,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这版《朝花夕拾》做了去政治化的尝试,真诚感受鲁迅作品的丰满原貌,精选《鲁迅全集》中亲切好读、文字优美的散文48篇,呈现鲁迅先生*真实的一面,他可爱好玩,也率真有趣。那么,现在开始纯粹地去感受鲁迅的文字和情感之美吧。

    《故事新编》做了一个去政治化的尝试,真诚感受鲁迅作品的丰满原貌,精选《鲁迅全集》中想象丰富、精炼生猛的小说18篇, 尤其要向大家**的是八个远古传说,无论是从造人造到神烦的女娲,还是一年到头只吃乌鸦肉炸酱面的后羿一家,都让人忍俊不禁,脑洞大开。

  • 鲁迅,一个败落的旧家子弟,一个清末乡镇文人,一个留日学生,一个多半从日译本了解欧美的知识分子,一个几乎终身穿长袍的江南人,一个写出中国第一册现代短篇小说集的文学家,他的小说简约,精炼,在平面范围内追求纵深感。他天然的文字禀赋,至今无人能够超越。《故事新编》包含八个远古故事,想象丰富,生动有趣,广为传播。此外,精选《呐喊》《彷徨》中经典小说作品,相信你读完,会大赞一声:鲁迅先生太酷了! 新版《朝花夕拾》精选鲁迅先生48篇优美有趣的散文,全书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朝花夕拾》,儿时美好记忆牵挂一生;第二部分,选取鲁迅先生随手拈来美文小品,余闲时,赏玩风筝、秋叶、江南雪;第三部分,看先生风趣妙谈古今历史;第四部分,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在先生笔端随波荡漾,静谧安好。请阅读这些鲜活的文字,认识一位活生生的鲁迅,欣赏他的好玩,丰富,优美,温柔。
  • 鲁迅,原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人。1904年赴日本仙台学医,后从事文学创作。1918年5月首次使用笔名“鲁迅”,发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1921年发表中篇小说《阿Q正传》。一生写作1000万字,其中著作600万字,辑校和书信400万字。
  • 故事新编
    003 序言 _ 006 补天 _ 016 奔月 _ 029 理水
    046 采薇 _ 067 铸剑 _ 088 出关
    099 非攻 _ 112 起死
    呐喊
    125 阿Q 正传 _ 168 孔乙已 _ 173 狂人日记
    185 药 _ 195 白光
    彷徨
    203 伤逝 _ 224 在酒楼上 _ 236 孤独者
    260 离婚 _ 271 祝福


    朝花夕拾
    003 小引 _ 005 狗·猫·鼠 _ 014 阿长与《山海经》 _020 二十四孝图
    027 五猖会 _ 032 无常 _ 040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045 父亲的病 _ 051 琐记 _ 059 藤野先生
    066 范爱农 _ 074 后记
    野草·准风月谈·南腔北调
    091 题辞 _ 093 秋夜 _ 096 腊叶 _ 098 希望
    101 好的故事 _ 104 风筝 _ 107 影的告别 _ 109 雪 _ 111 夜颂
    113 秋夜纪游 _ 115 爬和撞 _ 117 听说梦
    121 捣鬼心传 _ 124 世故三昧
    坟·华盖·而已集
    129 记念刘和珍君 _ 135 送灶日漫笔 _ 139 马上日记
    150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_ 167 论雷峰塔的倒掉
    170 说胡须 _ 175 看镜有感 _ 179 春末闲谈
    184 论照相之类 _ 191 论“他妈的!” _ 195 一点比喻
    呐喊·且介亭杂文
    201 故乡 _ 212 阿金 _ 217 社戏
    228 一件小事 _ 231 我的**个师父 _ 239 兔和猫
    244 鸭的喜剧 _ 248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_ 252 病后杂谈
    264 门外文谈 _ 285 这也是生活
  • 奔月(节选) 过了一夜就是第二天。
    羿忽然睁开眼睛,只见一道阳光斜射在西壁上,知道时候不早了;看看嫦娥,兀自摊开了四肢沉睡着。他悄悄地披上衣服,爬下豹皮榻,躄出堂前,一面洗脸,一面叫女庚去吩咐王升备马。
    他因为事情忙,是早就废止了朝食的;女乙将五个炊饼,五株葱和一包辣酱都放在网兜里,并弓箭一齐替他系在腰间。他将腰带紧了一紧,轻轻地跨出堂外面,一面告诉那正从对面进来的女庚道—— “我**打算到远地方去寻食物去,回来也许晚一些。看太太醒后,用过早点心,有些高兴的时候,你便去禀告,说晚饭请她等一等,对不起得很。记得么?你说:对不起得很。” 他快步出门,跨上马,将站班的家将们扔在脑后,不一会便跑出村庄了。前面是天天走熟的高粱田,他毫不注意,早知道什么也没有的。加上两鞭,一径飞奔前去,一气就跑了六十里上下,望见前面有一簇很茂盛的树林,马也喘气不迭,浑身流汗,自然慢下去了。大约又走了十多里,这才接近树林,然而满眼是胡蜂,粉蝶,蚂蚁,蚱蜢,那里有一点禽兽的踪迹。他望见这一块新地方时,本以为至少总可以有一两匹狐儿兔儿的,现在才知道又是梦想。他只得绕出树林,看那后面却又是碧绿的高粱地,远处散点着几间小小的土屋。风和日暖,鸦雀无声。
    “倒楣!”他尽量地大叫了一声,出出闷气。
    但再前行了十多步,他即刻心花怒放了,远远地望见一间土屋外面的平地上,的确停着一匹飞禽,一步一啄,像是很大的鸽子。他慌忙拈弓搭箭,引满弦,将手一放,那箭便流星般出去了。
    这是无须迟疑的,向来有发必中;他只要策马跟着箭路飞跑前去,便可以拾得猎物。谁知道他将要临近,却已有一个老婆子捧着带箭的大鸽子,大声嚷着,正对着他的马头抢过来。
    “你是谁哪?怎么把我家的顶好的黑母鸡射死了?你的手怎的有这么闲哪?……” 羿的心不觉跳了一跳,赶紧勒住马。
    “阿呀!鸡么?我只道是一只鹁鸪。”他惶恐地说。
    “瞎了你的眼睛!看你也有四十多岁了罢。” “是的。老太太。我去年就有四十五岁了。” “你真是枉长白大!连母鸡也不认识,会当作鹁鸪!你究竟是谁哪?” “我就是夷羿。”他说着,看看自己所射的箭,是正贯了母鸡的心,当然死了,末后的两个字便说得不大响亮;一面从马上跨下来。
    “夷羿?……谁呢?我不知道。”她看着他的脸,说。
    “有些人是一听就知道的。尧爷的时候,我曾经射死过几匹野猪,几条蛇……。” “哈哈,骗子!那是逢蒙老爷和别人合伙射死的。也许有你在内罢;但你倒说是你自己了,好不识羞!” “阿阿,老太太。逢蒙那人,不过近几年时常到我那里来走走,我并没有和他合伙,全不相干的。” “说诳。近来常有人说,我一月就听到四五回。” “那也好。我们且谈正经事罢。这鸡怎么办呢?” “赔。这是我家*好的母鸡,天天生蛋。你得赔我两柄锄头,三个纺锤。” “老太太,你瞧我这模样,是不耕不织的,那里来的锄头和纺锤。我身边又没有钱,只有五个炊饼,倒是白面做的,就拿来赔了你的鸡,还添上五株葱和一包甜辣酱。你以为怎样?……”他一只手去网兜里掏炊饼,伸出那一只手去取鸡。
    老婆子看见白面的炊饼,倒有些愿意了,但是定要十五个。磋商的结果,好容易才定为十个,约好至迟明天正午送到,就用那射鸡的箭作抵押。羿这时才放了心,将死鸡塞进网兜里,跨上鞍鞒,回马就走,虽然肚饿,心里却很喜欢,他们不喝鸡汤实在已经有一年多了。
    他绕出树林时,还是下午,于是赶紧加鞭向家里走;但是马力乏了,刚到走惯的高粱田近旁,已是黄昏时候。只见对面远处有人影子一闪,接着就有一枝箭忽地向他飞来。羿并不勒住马,任它跑着,一面却也拈弓搭箭,只一发,只听得铮的一声,箭尖正触着箭尖,在空中发出几点火花,两枝箭便向上挤成一个“人”字,又翻身落在地上了。**箭刚刚相触,两面立刻又来了第二箭,还是铮的一声,相触在半空中。那样地射了九箭,羿的箭都用尽了;但他这时已经看清逢蒙得意地站在对面,却还有一枝箭搭在弦上正在瞄准他的咽喉。
    “哈哈,我以为他早到海边摸鱼去了,原来还在这些地方干这些勾当,怪不得那老婆子有那些话……。”羿想。
    那时快,对面是弓如满月,箭似流星。飕的一声,径向羿的咽喉飞过来。也许是瞄准差了一点了,却正中了他的嘴;一个筋斗,他带箭掉下马去了,马也就站住。
    逢蒙见羿已死,便慢慢地躄过来,微笑着去看他的死脸,当作喝一杯胜利的白干。
    刚在定睛看时,只见羿张开眼,忽然直坐起来。
    “你真是白来了一百多回。”他吐出箭,笑着说,“难道连我的‘啮镞法’都没有知道么?这怎么行。你闹这些小玩艺儿是不行的,偷去的拳头打不死本人,要自己练练才好。” “即以其人之道,反诸其人之身……。”胜者低声说。
    “哈哈哈!”他一面大笑,一面站了起来,“又是引经据典。但这些话你只可以哄哄老婆子,本人面前捣什么鬼?俺向来就只是打猎,没有弄过你似的剪径的玩艺儿……。”他说着,又看看网兜里的母鸡,倒并没有压坏,便跨上马,径自走了。
    “……你打了丧钟!……”远远地还送来叫骂。
    “真不料有这样没出息。青青年纪,倒学会了诅咒,怪不得那老婆子会那么相信他。”羿想着,不觉在马上*望地摇了摇头。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