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朝花夕拾(鲁迅散文精选集)

作者:鲁迅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089140
  • 作者:鲁迅
  • 页数:289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曾经在陈丹青先生《鲁迅是谁?》的演讲中听到一个别致的观点,他说“鲁迅的被扭曲,是现代中国一桩**公案”,对鲁迅以“政治上的正确”给予他的作品褒扬、抬高,不可怀疑、不可反对,致使鲁迅作品的层次和人格魅力被过度简化,他本身丰富优美的用字,以及风趣幽默的行文,后人常常视而不见,也许我们真的不小心错过了一个可爱的鲁迅。的确,鲁迅是爱憎分明的,但不等于说鲁迅没有情感,没有他温和、慈爱、狡黠的那一面,他也对人、对动物、对乡土、对自然有着特别的情怀。若是仅仅从某一些方面去解读鲁迅作品内涵的全部,这对他是**不公平的。这本的《朝花夕拾(鲁迅散文精选集)》做了去政治化的尝试,真诚感受鲁迅作品的丰满原貌,精选《鲁迅全集》中亲切好读、文字优美的散文48篇,呈现鲁迅先生*真实的一面,他可爱好玩,也率真有趣。那么,现在开始纯粹地去感受鲁迅的文字和情感之美吧。
  • 鲁迅作品,历来总是强调其战斗的一面,而忽略 他文学中闲适的一面,优美的一面,甚至游戏的一面 。《朝花夕拾(鲁迅散文精选集)》精选鲁迅先生48篇 优美有趣的散文,全书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朝花 夕拾》,儿时美好记忆牵挂一生;第二部分,选取鲁 迅先生随手拈来美文小品,余闲时,赏玩风筝、秋叶 、江南雪;第三部分,看先生风趣妙谈古今历史;第 四部分,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在先生笔端随波荡 漾,静谧安好。请阅读这些鲜活的文字,认识一位活 生生的鲁迅,欣赏他的好玩,丰富,优美,温柔。
  • 朝花夕拾
    小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野草·准风月谈·南腔北调
    题辞
    秋夜
    腊叶
    希望
    好的故事
    风筝
    影的告别

    夜颂
    秋夜纪游
    爬和撞
    听说梦
    捣鬼心传
    世故三昧
    坟·华盖·而已集
    记念刘和珍君
    送灶日漫笔
    马上日记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论雷峰塔的倒掉
    说胡须
    看镜有感
    春末闲谈
    论照相之类
    论“他**!”
    一点比喻
    呐喊·且介亭杂文
    故乡
    阿金
    社戏
    一件小事
    我的**个师父
    兔和猫
    鸭的喜剧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病后杂谈
    门外文谈
    这也是生活
  • 风筝 北京的冬季,地上还有积雪,灰黑色的秃树枝丫 叉于晴朗的天空中,而远处有一二风筝浮动,在我是 一种惊异和悲哀。
    故乡的风筝时节,是春二月,倘听到沙沙的风轮 声,仰头便能看见一个淡墨色的蟹风筝或嫩蓝色的蜈 蚣风筝。还有寂寞的瓦片风筝,没有风轮,又放得很 低,伶仃地显出憔悴可怜模样。但此时地上的杨柳已 经发芽,早的山桃也多吐蕾,和孩子们的天上的点缀 相照应,打成一片春日的温和。我现在在那里呢?四 面都还是严冬的肃杀,而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去 的春天,却就在这天空中荡漾了。
    但我是向来不爱放风筝的,不但不爱,并且嫌恶 他,因为我以为这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艺。和我相 反的是我的小兄弟,他那时大概十岁内外罢,多病, 瘦得不堪,然而*喜欢风筝,自己买不起,我又不许 放,他只得张着小嘴,呆看着空中出神,有时至于小 半日,远处的蟹风筝突然落下来了,他惊呼;两个瓦 片风筝的缠绕解开了,他高兴得跳跃,他的这些,在 我看来都是笑柄,可鄙的。
    有**,我忽然想起,似乎多日不很看见他了, 但记得曾见他在后园拾枯竹。我恍然大悟似的,便跑 向少有人去的一间堆积杂物的小屋去,推开门,果然 就在尘封的什物堆中发见了他。他向着大方凳,坐在 小凳上;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失了色瑟缩着,大方 凳旁靠着一个胡蝶风筝的竹骨,还没有糊上纸,凳上 是一对做眼睛用的小风轮,正用红纸条装饰着,将要 完工了。我在破获秘密的满足中,又很愤怒他的瞒了 我的眼睛,这样苦心孤诣地来偷做没出息孩子的玩艺 。我即刻伸手折断了胡蝶的一支翅骨,又将风轮掷在 地下,踏扁了。论长幼,论力气,他是都敌不过我的 ,我当然得到**的胜利,于是傲然走出,留他*望 地站在小屋里。后来他怎样,我不知道,也没有留心 。
    然而我的惩罚终于轮到了,在我们离别得很久之 后,我已经是中年。我不幸偶而看到了一本外国的讲 论儿童的书,才知道游戏是儿童*正当的行为,玩具 是儿童的天使,于是二十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对 于精神的虐杀的这一幕,忽地在眼前展开,而我的心 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很重很重地堕下去了。
    但心又不竟堕下去而至于断*,他只是很重很重 地堕着,堕着。
    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送他风筝,赞成他放, 劝他放,我和他一同放。我们嚷着,跑着,笑着。-- 然而他其时已经和我一样,早已有了胡子了。
    我也知道还有一个补过的方法的:去讨他的宽恕 ,等他说,“我可是毫不怪你呵。”那么,我的心一 定就轻松了,这确是一个可行的方法。有一回,我们 会面的时候,是脸上都已添刻了许多“生”的辛苦的 条纹,而我的心很沉重。我们渐渐谈起儿时的旧事来 ,我便叙述到这一节,自说少年时代的糊涂。“我可 是毫不怪你呵。”我想,他要说了,我即刻便受了宽 恕,我的心从此也宽松了罢。
    “有过这样的事么?”他惊异地笑着说,就像旁 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他什么也记不得了。
    全然忘却,毫无怨恨,又有什么宽恕之可言呢? 无怨的恕,说谎罢了。
    我还能希求什么呢?我的心只得沉重着。
    现在,故乡的春天又在这异地的空中了,既给我 久经逝去的儿时的回忆,而一并也带着无可把握的悲 哀。我倒不如躲到肃杀的严冬中去罢,--但是,四面 又明明是严冬,正给我**的寒威和冷气。
    P104-10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