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预售] 山海情

定 价 59.8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4 件
数量
-
+
预售 (预计07月05日后到货) 库存:197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海南
  • ISBN:9787544397094
  • 作者:王三毛 未夕 小倔 磊子 邱玉洁 列那
  • 出版日期:2021-06-01
  • 印刷日期:2021-05-25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 周年电视剧展播”剧目之一,《山海情》取材于闽宁镇的真实事件,反映了东西协作对口扶贫的宏大的时代命题。 本书以其为底本创作而成,还原了中国 20 世纪 90年代的扶贫工作。主要讲述了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山区西海固人民和干部们响应国家扶贫政策的号召,完成异地搬迁,在福建的对口帮扶下,通过辛勤劳动和不懈探索,将风沙走石的“干沙滩”建设成寸土寸金的“金沙滩”的故事。 书中的故事从 1991 年延及当下的中国,从涌泉村到金滩村到闽宁村再到闽宁镇,一路衍变对应着我国近 30年来扶贫攻坚的艰辛历程和巨大成就。闽宁两地干部群众在苦难面前不屈服,不放弃对美好生活追求的坚韧向上的精神力量,感染和打动着许多人。本书的出版,对于了解中国脱贫攻坚事业的伟大成就,分享中国特色扶贫开发道路的宝贵经验,弘扬脱贫攻坚精神和携手合作精神具有重要意义。
  • 第 一 卷 吊 庄 ·001
    第 二 卷 扎 根 ·021
    第 三 卷 转 机 ·039
    第 四 卷 融 汇 ·053
    第 五 卷 闽 宁 ·069
    第 六 卷 曲 折 ·93
    第 七 卷 外来妹 ·111
    第 八 卷 种 菇 ·127
    第 九 卷 牛 犊 ·153
    第 十 卷 燎 原 ·169
    第十一卷 前 进 ·185
    第十二卷 菇 灾 ·205
    第十三卷 直 言 ·221
    第十四卷 山 海 ·243
    第十五卷 孩 子 ·273
    第十六卷 花 儿 ·293
    第十七卷 班 子 ·317
    第十八卷 迁 村 ·343
    第十九卷 生 根 ·361
    第二十卷 尾 声 ·385
  • **卷 吊庄 西海固地处黄土高原干旱地区,十年九旱,年降水量只有 300 毫米左右,蒸发量是降水量的 10 倍,由于雨水奇缺,长年干旱,植被匮乏,自然条件恶劣,是“人行百里不见水”的死亡地带,清左宗棠称为“苦瘠甲天下”之地。1972 年被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确定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吊庄”,是宁夏西海固一带的俗语。因为地形的缘故,当地村民要到很远的地方开垦种植。赶上农忙时节,干脆就在庄稼地附近挖个洞搭个窝棚,这样的临时住所就叫“吊庄”。
    大约 20 世纪 80 年代初,**组织把西海固地区的贫困农民,分批迁移到宁夏北部的易灌溉的荒滩区再造一个“塞上江南”,这样一种移民方式及移民点就被统称“吊庄”,这个异地搬迁的扶贫工作,称为“吊庄移民工程”。
    一 马得福到县政府吊庄办报到的那天,正碰上杨副县长严厉批评吊庄办主任张树成。
    事情的起因是涌泉村先期派遣到玉泉营的七个吊庄户,刚到没几天就因为受不了艰苦的生活条件全都跑回去了,面对这位霸气的女副县长,张树成惴惴地解释说,各家的地都分散得老远,看不住,同时玉泉营条件的确艰苦,戈壁荒滩,没水没电不说,刚到那天,又遇上了沙尘暴,风利得像刀子,眼睛、鼻子、耳朵、嘴,只要是个窟窿眼,都让沙子灌满了…… 杨副县长突然恼火地打断他喝问:“你当过兵吗?” 老实敦厚张树成一时跟不上节奏,回答说当过。
    杨副县长一脸地怒其不争:“你还记得当过?就是看你当过兵、打过仗,才把你从乡里调来这硬茬岗位,让你小子往前冲。结果你头一仗就败了,还敢胡找理由?我就看不起你这号兵,真是个打不了硬仗的孬兵,怂兵……” 实际上,这位敢拼敢为的副县长心里也充满压力和焦虑,吊庄移民是县委县政府目前*重要的工作之一,从中央到省市县,层层下的都是死任务,海吉县由她主管这项工作,她抱着***必须打响的想法和决心,谁知道越是想出成绩却越是出问题。
    得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探头一看这种情况,愣在那里,不知该进该退。
    张树成背对门没有看见,杨副县长憋住火,望着灰头土脸的张树成,掩饰地伸手掸着他被煤屑染污的衣服转移话题道:“衣服上咋咧?” 张树成说:“急着回来追人,那地方又不通班车,就扒了辆拉煤车,十块钱,颠了一晚上。” 杨副县长表情柔和下来,伸手替张树成拍打了几下道:“仗败了,人不能败。记住,啥情况下,军容军貌也得给我保持住了!”然后严肃地告诉张树成吊庄移民的工作*不能因为这七个逃跑户,拖了全县后腿,限期三天把跑掉的都按数追回去。留下一句“敢少一户,看我咋收拾你!”便匆匆出门,也不理会慌张避让的马得福,径自离去。
    张树成这时才能够让身体和情绪放松下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用小拇指抠着耳孔里的煤灰,皱眉思考,一转身,看见马得福站在门口,略显尴尬地将手指上的煤灰抹在裤子上问:“你找谁?” 得福急忙上前恭恭敬敬地递上借调函,自我介绍说:“我叫马得福,县农机站借调来吊庄办帮忙的。” 张树成接过信函看着,苦涩一笑道:“算有个兵了……你叫马得福?” 得福点头。
    张树成放下信函打量着得福,这是个土气未褪,也还带着些稚气、书卷气年轻人,问道:“工作多久了?” 得福答道:“农校毕业,刚分到农机站。” 张树成皱起了眉,整个吊庄办刚刚成立,就他一个光杆主任,任务又是如此艰巨,派这样一个毫无工作经验的年轻人来,能帮上啥忙。随口问道:“哦……家是哪儿的?” 得福说:“干沟乡涌泉村的。” 张树成吃了一惊:“涌泉村?”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会安排马得福来协助他了。他摇摇头,脸上露出古怪的笑,说:“那……就开始工作吧。我们现在就去涌泉村。” 二 马得福没有想到,他刻苦学习,没有辜负白老师和他父亲马喊水的期待,终于从涌泉村考上农校,走出大山沟,刚刚开始工作,就又要回到涌泉村,而且,接受的还是这样一个工作。
    虽然他初出茅庐,没有工作经验,可是他了解涌泉村,清楚涌泉村的每一位村民,其中有十几位他要叫爷,一小半叫叔,大半都能够跟他扯上关系,沾亲带故的。他预感到,那七户人家不容易追回,尤其是带头的李大有,他大有叔,不是个省油的灯,光是要说服大有叔就能够想象这次工作的难度。
    但是他并不担心和害怕,年轻人心里燃烧着火焰,越是困难越是激发他的斗志,当初他分配的时候,就做好了面对任何艰苦工作的准备,*何况,他对涌泉村怀着浓厚的感情,那里有他的父亲,他的兄弟,他的恋人。
    可是,他不明白,像大有叔这样脑子好使的人为什么还要跑回去。他这几年读书,也算是见识了外面的世界,愈发清楚像涌泉村那样的自然环境生活有多么艰苦,难道,迁移过去的“新家”*加艰难? 他和张树成推着自行车爬上到达涌泉村的坡顶,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玉泉营那边咋样?” 张树成眺望村子周边的秃山荒岭感叹道:“唉,在这儿刨食,人太难了。玉泉营那边,远是远了点儿,四百多公里呢,现在条件艰苦,但以后肯定好。那边有包兰铁路,又靠近银川,离黄河西干渠也不远。未来只要扬水站修好了,黄河水能浇了,那就是平展展的沙石地!肯定能变成又一个‘塞上江南’。” “那为啥我大有叔他们还往回跑?”得福追问道。
    张树成皱眉一叹道:“我拦他的时候,也这么问过,你猜人家咋说?” 得福想了想,又摇摇头道:“猜不出来。” 张树成说:“人家说了,政策光会说未来,未来咋好咋好,啥是未来? 那就是还没有来,到底能不能来?谁能说得准呢。” 得福似解未解地想着。
    张树成不再理他,回到自己的思考问:“你们村你熟,你说说,咱进村后先找谁?” 得福不假思索地说:“找我大!” 张树成一愣:“你大?” 得福:“我大是代理村主任,也是村里的人精,只要他出面,这个事情肯定能办成!” 张树成笑笑,看着自负的年轻人,心里想着年轻真好,即便是马得福夸口,冲这份志气,他也要信任他。
    两人翻身上车,像两名闯阵破敌的勇士,朝坡下冲去。
    这个时候,涌泉村村口用石灰写着“涌泉村”三个字的泥墙边,得宝正和水旺、尕娃、麦苗谋划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得宝是马得福的亲弟弟,尕娃是得福、得宝的表弟,水旺是李大有的儿子,麦苗既不姓马也不姓李,是村里少有的外姓,姓白。她父亲白崇礼,是村里的小学校长,也是**的教师,据说是当年下乡的知青,后来没走,一直留在这里,马得福也是他教出来的学生之一。
    尕娃一边听着得宝分派任务,一边留心着自家的几只羊。马得福和张树成两人旋风似地从坡顶冲下,尕娃远远就看见了,赶紧叫道:“快看,得福哥!” 得宝也立刻发现了得福,忙拉着尕娃藏在了土坡背面,水旺大声地和冲近的得福打招呼,来不及藏身的麦苗也只好跟着挥手:“得福哥!” 得福心里藏着事,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招呼尕娃问他大在不,又问麦苗怎么回来啦,麦苗随口回答说,明天水花姐结婚,回来送亲。
    趴在地上的得宝听见这话,急坏了,急忙拉麦苗的裤脚说别说咧,小心他哥坏事。
    麦苗反应过来,却也不知该如何补救。好在得福听见水花的消息以后就呆愣住了,根本没有留意孩子们的动作。张树成倒是看在眼里,不过他不明白,问:“得福,咋了?” 得福回过神来,强自控制自己说:“哦,没咋,走,去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