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尤利西斯(附导读册及注释册精装珍藏版)(精)/读客经典文库

每个人的书架上都该有一本《尤利西斯》。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位列20世纪百大英文小说!

定 价 16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免邮费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486 件
数量
-
+
库存:58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少将滋干之母(精)
¥34.86 | ¥49.80
流放者归来
¥48.36 | ¥78.00
鲁尔福三部曲:金鸡
¥33.32 | ¥49.00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59420596
  • 作者:(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译者:萧乾//文洁若
  • 页数:1009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726千字
  • 99999990003850068.jpg

  • ? 每个人的书架上都该有一本《尤利西斯》。 ? 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位列20世纪百大英文小说**! ? **翻译家萧乾、文洁若经典译本。 ? 翔实注释,单独成册,便于查阅! ? 随书附赠全彩故事地图,视觉化还原《尤利西斯》世界中的都柏林。“如果都柏林毁了,可以按照《尤利西斯》来把它重建。”——詹姆斯·乔伊斯 ? 收录译者万字导读、《尤利西斯》人物表、《尤利西斯》与《奥德修纪》对照、乔伊斯大事记。 ? 特别收录作者亲制两种内文结构图表,清晰了解意识流小说《尤利西斯》故事框架。 ? **心理学家荣格称三年时间终于读懂《尤利西斯》。特别收录荣格读后感《<尤利西斯>一个独白》。 ? 在人类文学**,《尤利西斯》把一个普通人的**写成一部百科全书,呈现了一个微型的人类社会,成为意识流小说的代名词,二十世纪百大英文小说头部作品。 ? 欢迎你从《尤利西斯》进入“读客经典文库”! 浩瀚的经典文学史,就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成长史。 读客经典文库是**头个专注提供精神成长价值的文库 是头个并以书单形式集结出版的文库 是头个绘制精神成长路线图的经典文库!

  • 《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尤利西斯》全书一共18个章节,讲述了1904年6月16日早上8点至次日凌晨2点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讲述一天中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每个章节都具有独特叙事风格,且每一章都和《奥德修纪》的一个章节相对应。 作者乔伊斯本人如此评论《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是一部关于两个民族的史诗,是一次周游人体器官的旅行,是一个发生在一天(一生)之间的小故事……也是一种百科全书。

  • 作者: 【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1882—1941) 意识流小说代表作家、后现代文学的奠基者。 力求通过极端的创作形式来表达人类复杂的心理变化。 其作品语言形式、叙事视角变化多端,大量使用引语和内心独白,追求小说创作的暗示性和独创性。代表作有《尤利西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都柏林人》。 译者: 萧乾、文洁若夫妇,我国著名作家、翻译家。两人于1990年8月着手翻译《尤利西斯》,历时四年乃成,被认为是一件文坛盛事。

  • **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部 003
    第二部 075
    第三部 789
    注释册(单独成册)
    导读册(单独成册)

  • **章    神气十足、体态壮实的勃克·穆利根[1]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2]。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台。
       他停下脚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状楼梯下边瞥了一眼,粗声粗气地嚷道:    ——上来,金赤[3]!上来,你这胆怯的耶稣会士[4]!    他庄严地向前走去,登上圆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肃穆地对这座塔[5]和周围的田野以及逐渐苏醒着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见斯蒂芬·迪达勒斯就朝他弯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画了好几个十字,喉咙里还发出咯咯声,摇着头。斯蒂芬·迪达勒斯气恼而昏昏欲睡,双臂倚在楼梯栏杆上,冷冰冰地瞅着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咯咯声向他祝福的那张马脸,以及那顶上并未剃光[6]、色泽和纹理都像是浅色橡木的淡黄头发。
       勃克·穆利根朝镜下瞅了一眼,赶快合上钵。
       ——回到营房去,他厉声说。
       接着又用布道人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体和灵魂,血和伤痕。请把音乐放慢一点儿。闭上眼睛,先生们。等一下。这些白血球有点儿不消停。请大家肃静。
       他朝上方斜睨,悠长地低声吹了下呼唤的口哨,随后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那口洁白齐整的牙齿有些地方闪射着金光。克里索斯托[8]。两声尖锐有力的口哨划破寂静回应了他。
       ——谢谢啦,老伙计,他精神抖擞地大声说。蛮好,请你关上电门,好吗?    他从*座上跳下来,神色庄重地望着那个观看他的人。并将浴衣那宽松的下摆拢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欢的胖脸和阴沉的椭圆形下颚令人联想到中世纪作为艺术保护者的高僧。他的唇边徐徐地绽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说。你这姓名太荒唐了,一个古希腊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着,走到胸墙那儿。斯蒂芬,迪达勒斯爬上塔顶,无精打采地跟着他走到半途,就在*座边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怎样把镜子靠在胸墙上,将刷子在钵里浸了浸,往面颊和脖颈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声调继续讲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玛拉基·穆利根,两个扬抑抑格。可它带些古希腊味道,对不?轻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们总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从姑妈身上挤出二十镑,你肯一道去吗?    他把刷子撂在一边,开心地大声笑着说:    ——他去吗,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稣会士?    他闭上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告诉我,穆利根,斯蒂芬轻声说。
       ——什么,乖乖?    ——海恩斯还要在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从右肩侧过他那半边刮好的脸。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讨人嫌!他坦率地说。这种笨头笨脑的撒克逊人。他就没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帮混账的英国人。腰缠万贯,脑满肠肥。因为他是牛津出身呗。喏,迪达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头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给你起的名字再好不过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
    **章    神气十足、体态壮实的勃克·穆利根[1]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2]。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台。
       他停下脚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状楼梯下边瞥了一眼,粗声粗气地嚷道:    ——上来,金赤[3]!上来,你这胆怯的耶稣会士[4]!    他庄严地向前走去,登上圆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肃穆地对这座塔[5]和周围的田野以及逐渐苏醒着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见斯蒂芬·迪达勒斯就朝他弯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画了好几个十字,喉咙里还发出咯咯声,摇着头。斯蒂芬·迪达勒斯气恼而昏昏欲睡,双臂倚在楼梯栏杆上,冷冰冰地瞅着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咯咯声向他祝福的那张马脸,以及那顶上并未剃光[6]、色泽和纹理都像是浅色橡木的淡黄头发。
       勃克·穆利根朝镜下瞅了一眼,赶快合上钵。
       ——回到营房去,他厉声说。
       接着又用布道人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体和灵魂,血和伤痕。请把音乐放慢一点儿。闭上眼睛,先生们。等一下。这些白血球有点儿不消停。请大家肃静。
       他朝上方斜睨,悠长地低声吹了下呼唤的口哨,随后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那口洁白齐整的牙齿有些地方闪射着金光。克里索斯托[8]。两声尖锐有力的口哨划破寂静回应了他。
       ——谢谢啦,老伙计,他精神抖擞地大声说。蛮好,请你关上电门,好吗?    他从*座上跳下来,神色庄重地望着那个观看他的人。并将浴衣那宽松的下摆拢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欢的胖脸和阴沉的椭圆形下颚令人联想到中世纪作为艺术保护者的高僧。他的唇边徐徐地绽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说。你这姓名太荒唐了,一个古希腊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着,走到胸墙那儿。斯蒂芬,迪达勒斯爬上塔顶,无精打采地跟着他走到半途,就在*座边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怎样把镜子靠在胸墙上,将刷子在钵里浸了浸,往面颊和脖颈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声调继续讲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玛拉基·穆利根,两个扬抑抑格。可它带些古希腊味道,对不?轻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们总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从姑妈身上挤出二十镑,你肯一道去吗?    他把刷子撂在一边,开心地大声笑着说:    ——他去吗,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稣会士?    他闭上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告诉我,穆利根,斯蒂芬轻声说。
       ——什么,乖乖?    ——海恩斯还要在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从右肩侧过他那半边刮好的脸。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讨人嫌!他坦率地说。这种笨头笨脑的撒克逊人。他就没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帮混账的英国人。腰缠万贯,脑满肠肥。因为他是牛津出身呗。喏,迪达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头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给你起的名字再好不过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
    **章    神气十足、体态壮实的勃克·穆利根[1]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2]。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台。
       他停下脚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状楼梯下边瞥了一眼,粗声粗气地嚷道:    ——上来,金赤[3]!上来,你这胆怯的耶稣会士[4]!    他庄严地向前走去,登上圆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肃穆地对这座塔[5]和周围的田野以及逐渐苏醒着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见斯蒂芬·迪达勒斯就朝他弯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画了好几个十字,喉咙里还发出咯咯声,摇着头。斯蒂芬·迪达勒斯气恼而昏昏欲睡,双臂倚在楼梯栏杆上,冷冰冰地瞅着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咯咯声向他祝福的那张马脸,以及那顶上并未剃光[6]、色泽和纹理都像是浅色橡木的淡黄头发。
       勃克·穆利根朝镜下瞅了一眼,赶快合上钵。
       ——回到营房去,他厉声说。
       接着又用布道人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体和灵魂,血和伤痕。请把音乐放慢一点儿。闭上眼睛,先生们。等一下。这些白血球有点儿不消停。请大家肃静。
       他朝上方斜睨,悠长地低声吹了下呼唤的口哨,随后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那口洁白齐整的牙齿有些地方闪射着金光。克里索斯托[8]。两声尖锐有力的口哨划破寂静回应了他。
       ——谢谢啦,老伙计,他精神抖擞地大声说。蛮好,请你关上电门,好吗?    他从*座上跳下来,神色庄重地望着那个观看他的人。并将浴衣那宽松的下摆拢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欢的胖脸和阴沉的椭圆形下颚令人联想到中世纪作为艺术保护者的高僧。他的唇边徐徐地绽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说。你这姓名太荒唐了,一个古希腊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着,走到胸墙那儿。斯蒂芬,迪达勒斯爬上塔顶,无精打采地跟着他走到半途,就在*座边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怎样把镜子靠在胸墙上,将刷子在钵里浸了浸,往面颊和脖颈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声调继续讲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玛拉基·穆利根,两个扬抑抑格。可它带些古希腊味道,对不?轻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们总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从姑妈身上挤出二十镑,你肯一道去吗?    他把刷子撂在一边,开心地大声笑着说:    ——他去吗,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稣会士?    他闭上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告诉我,穆利根,斯蒂芬轻声说。
       ——什么,乖乖?    ——海恩斯还要在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从右肩侧过他那半边刮好的脸。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讨人嫌!他坦率地说。这种笨头笨脑的撒克逊人。他就没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帮混账的英国人。腰缠万贯,脑满肠肥。因为他是牛津出身呗。喏,迪达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头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给你起的名字再好不过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
    **章    神气十足、体态壮实的勃克·穆利根[1]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冒泡的肥皂水,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2]。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    我要走向上主的祭台。
       他停下脚步,朝那昏暗的螺旋状楼梯下边瞥了一眼,粗声粗气地嚷道:    ——上来,金赤[3]!上来,你这胆怯的耶稣会士[4]!    他庄严地向前走去,登上圆形的*座。他朝四下里望望,肃穆地对这座塔[5]和周围的田野以及逐渐苏醒着的群山祝福了三遍。然后,他一瞧见斯蒂芬·迪达勒斯就朝他弯下身去,望空中迅速地画了好几个十字,喉咙里还发出咯咯声,摇着头。斯蒂芬·迪达勒斯气恼而昏昏欲睡,双臂倚在楼梯栏杆上,冷冰冰地瞅着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咯咯声向他祝福的那张马脸,以及那顶上并未剃光[6]、色泽和纹理都像是浅色橡木的淡黄头发。
       勃克·穆利根朝镜下瞅了一眼,赶快合上钵。
       ——回到营房去,他厉声说。
       接着又用布道人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真正的克里斯廷[7]:肉体和灵魂,血和伤痕。请把音乐放慢一点儿。闭上眼睛,先生们。等一下。这些白血球有点儿不消停。请大家肃静。
       他朝上方斜睨,悠长地低声吹了下呼唤的口哨,随后停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着。他那口洁白齐整的牙齿有些地方闪射着金光。克里索斯托[8]。两声尖锐有力的口哨划破寂静回应了他。
       ——谢谢啦,老伙计,他精神抖擞地大声说。蛮好,请你关上电门,好吗?    他从*座上跳下来,神色庄重地望着那个观看他的人。并将浴衣那宽松的下摆拢在小腿上。他那郁郁寡欢的胖脸和阴沉的椭圆形下颚令人联想到中世纪作为艺术保护者的高僧。他的唇边徐徐地绽出了愉快的笑意。
       ——多可笑,他快活地说。你这姓名太荒唐了,一个古希腊人[9]。
       他友善而打趣地指了一下,一面暗自笑着,走到胸墙那儿。斯蒂芬,迪达勒斯爬上塔顶,无精打采地跟着他走到半途,就在*座边上坐下来,静静地望着他怎样把镜子靠在胸墙上,将刷子在钵里浸了浸,往面颊和脖颈上涂起肥皂泡。
       勃克·穆利根用愉快的声调继续讲下去。
       ——我的姓名也荒唐:玛拉基·穆利根,两个扬抑抑格。可它带些古希腊味道,对不?轻盈快活得正像只公鹿[10]。咱们总得去趟雅典。我要是能从姑妈身上挤出二十镑,你肯一道去吗?    他把刷子撂在一边,开心地大声笑着说:    ——他去吗,那位枯燥乏味的耶稣会士?    他闭上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告诉我,穆利根,斯蒂芬轻声说。
       ——什么,乖乖?    ——海恩斯还要在这座塔里住上多久?    勃克·穆利根从右肩侧过他那半边刮好的脸。
       ——老天啊,那小子多么讨人嫌!他坦率地说。这种笨头笨脑的撒克逊人。他就没把你看做一位有身份的人。天哪,那帮混账的英国人。腰缠万贯,脑满肠肥。因为他是牛津出身呗。喏,迪达勒斯,你才真正有牛津派头呢。他捉摸不透你。哦,我给你起的名字再好不过啦:利刃金赤。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