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日本

正版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 乙一著16岁的日本作家的成名作轰动日本文坛推理作家协会奖外国文学侦探悬疑小说书籍畅销东野圭吾

定 价 45.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3313 件
数量
-
+
库存:1050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恃宠而骄
¥42.48 | ¥59.00
惜别
¥33.80 | ¥52.00
局外人
¥17.91 | ¥39.80
黄金风景
¥34.86 | ¥49.80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96274
  • 作者:(日)乙一|译者:连子心
  • 页数:185
  • 出版日期:2019-09-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6千字
  • 乙一惊世成名作,16岁写成,轰动文坛。

    九岁那年夏天,我看着我的尸体漫山遍野奔跑。

    一部书写天真与恶的暗黑杰作。这个盛夏的故事,让人冷到骨子里。

    获第6届JUMP小说大奖,江户川乱步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山本周五郎奖得主盛赞。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是我在《嫌疑人X的献身》之后读过的*好的日本小说。——读者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是一部奇异卓*的作品,我16岁的时候絶对写不出来。——我孙子武丸(日本本格推理10佳得主)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与《在黑暗中等》并称为乙一两大杰作,一部冷彻骨髓,一部暖到心底。

    乙一的作品风格强烈而独特,写尽人性丑恶,让人不寒而栗,又会在淡淡的凄凉中,透露一丝温情与希望。——凤凰网

    絶版多年后推出的全新译本,知名设计师设计封面,精装典藏。

  •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是日本作家乙一的成名作,16岁写成,轰动日本文坛,并获得第6届JUMP小说大奖,得到江户川乱步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山本周五郎奖得主盛赞。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内容简介:

    ?夏日的下午六点天还很亮,我和好朋友坐在高高的树上,看着我喜欢的男孩挥着手从森林那头跑来。风抚摩着我的脸颊,周围全是叶子的香气,真好啊!一只温热的小手搭到我背上,我摔了下去,死掉了。男孩跑到树下,对着一动不动的我笑了。“把五月藏起来吧。”他说。我睁着眼睛,看着他们拼命去藏起我的身体,努力不让别人发现。啊!真是辛苦啊,怎么藏也不得安宁。

  • 乙一

    1978年生,日本作家、独立电影导演。16岁创作《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一举夺得1996年第6届JUMP小说大奖,轰动日本文坛。

    2003年,《GOTH断掌事件》获第3届本格推理大奖。

    乙一少年成名,写作风格极为鲜明,故事取材大胆,既能冷静彻骨地写出人性极幽微之处,又能细腻描绘孤独人世间温暖美好的情感,被普遍视为写作天才,备受作家、评论家和读者盛赞。

    代表作还有《暗黑童话》《平面犬》《在黑暗中等》《濒死之绿》等。

  • 夏天、烟火和我的尸体

    优子

  • 健说要送走绿姐姐之后再来,于是我和弥生决定去爬树。每次来森林里,我们三人一定会爬树。

    爬了几道坡后,再向前走一段,就会出现一片稍微开阔些的平地。平地对面有一道陡坡,可以从南边俯瞰整个村子。平地上有一棵高高的树,向南一侧的树枝长得较低,*适合攀爬。在被健发现之后,这棵树就成了我们三人的秘密基地。

    “哎?五月你不能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吗?在我们家,妈妈是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的。”

    “真好啊,我也想出生在弥生家。”

    “可我想出生在别人家……”

    不知道为什么,弥生说话间笑容消失了。她蹦到树旁的大石头上,这样一来就能轻松地爬上*矮的树枝。那块石头是健为了让个头矮的我们容易爬树,特意从附近滚动着运过来的。他当时一定很辛苦。

    “你为什么想出生在别人家呢?”我踩着石头,开始爬树。

    健教过我们,以什么顺序、沿着什么地方*容易爬上去。上面那根粗壮的树枝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从那里俯瞰村子的风景比在平地上看美丽得多,还能看到远处小小的神社和石墙。那根恰好能坐下三个人的树枝是我们的秘密。

    “为什么呢?”

    “因为……我和哥哥……”

    “和健?”

    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我抬头看向弥生。她已经先爬了上去,坐在了那根粗壮的树枝上。我也手脚并用,像爬楼梯那样轻易地到达了目的地。

    我在树枝上坐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同于森林里湿重的空气,树上的空气*加清爽。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青翠的稻田,红色和银色的带子亮闪闪地贯穿其中,还点缀着黄色的眼珠。偶尔还能看见守护稻田、防止麻雀破坏稻子的稻草人。田里有时还会传来爆破声,激荡腹腔,令大脑也震颤不已。据说那声音来自一种叫“惊雀”的定时燃气装置。健说,麻雀听了那声音就会被吓跑。

    我望了望前方,问弥生:“你是不是因为不能和健结婚,才想出生在别人家?”

    弥生一双大眼睛瞪得*大了,回头看向身边的我,沮丧地点了点头。“我也想叫哥哥‘健’啊……”她嘟着嘴,晃着脚说道。

    这根粗壮的树枝在很高的地方,我却从没想过会掉下去。粗糙的树皮不容易打滑,身为孩子的我身体也很轻巧。

    “但是健喜欢绿姐姐,对吧?”

    “我知道啊……”

    弥生留长发是想学绿姐姐吗?我心想。她是从一年前开始留长发的。

    我们俩都喜欢绿姐姐。绿姐姐从不把我当外人,对我好,给我冰激凌吃,还夸我妈妈买给我的小花凉鞋很可爱,怪不得健会喜欢她。

    兄妹不能结婚,可即便如此,我还是羡慕弥生总能和健在一起。

    “原来你知道啊……那,你知道我也喜欢健吗?”我后悔说穿了弥生的心事,心想这样不公平,于是红着脸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她。

    “哎?!”弥生低声喊了出来,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太阳还没西沉,弥生的瞳孔却变成了红色。

    “我也……喜欢健……”我又沉醉着轻声说了一遍。

    这时健从远处走了过来。他送走了绿姐姐,正在向这里赶来。

    “喂——”我大声地呼唤他,用力挥手。

    健看到了我,也高兴地挥动双手。我很开心。

    健的身影消失在枝叶搭成的天花板下,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可我还是探出身子,想透过枝叶找到他。

    “啊,看见了。”我看到了健赶来的身影。

    就在这时,隔着薄薄的上衣,我感到背后有一只温热的小手。我刚想到那是弥生的手,那只手就突然用力地推了我一把。

    我失去了平衡,从树枝上滑落。周围的风景如同慢镜头一样向上移去。树枝噼里啪啦地折断了,我止不住地往下掉。我撞上了一根树枝,听见自己身体破裂的声音。我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发出不成声的尖叫继续下坠。我喜欢的凉鞋在空中掉了一只,我很难过。

    *后,我的后背砸到了那块垫脚的大石头上,我死了。

    鼻孔、耳道、眼睛……全身的孔窍都流出了黑红色的血,量虽少,可是一想到这样的脸会被健看到,我就难过起来。折断的树枝落到身旁,啪啦啪啦掉落的树叶盖在了我的身上。

    “哎,刚才是什么声音?好像听到了树枝折断的声音……”健说着赶了过来,看到我的尸体后停下了脚步。弥生哭着从树上下来了。我的身体挡住了垫脚的大石头,为了避免踩到我,她从*矮的树枝上一跃而下,然后大哭着扑进健的怀里。

    “五月已经死了。弥生,你光哭的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倒是告诉我啊。”简单地确认我已经死亡后,健微笑着对弥生说道。

    看到健的笑容,弥生停止了哭泣,一副痛苦的表情结结巴巴地答道:“那个……我们在那根树枝上面聊天……五月滑了一下,就掉下来了。”

    健嘟囔着,然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似的,表情一瞬间明亮起来,“要不这样——我们把五月藏起来吧!只要不暴露她是死在这儿的就可以了!”

    弥生听了,又悲伤又开心地抬头看向健。我睁着眼睛,羡慕地望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