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往事与随想(上中下)(精)

定 价 280.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免邮费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435 件
数量
-
+
库存:8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潮骚
¥38.35 | ¥59.00
布雷顿角的叹息
¥32.70 | ¥58.00
乘战车的人(精)
¥57.34 | ¥98.00
阳光下的罪恶(精)
¥30.98 | ¥52.00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ISBN:9787220105142
  • 作者:(俄)赫尔岑|译者:项星耀
  • 页数:1855
  • 出版日期:2018-09-01
  • 印刷日期:2018-09-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80千字
  • ◎全书所述历史含括广泛,拿破仑一世、亚历山大一世、尼古拉一世、别林斯基、恰达耶夫、巴枯宁、马志尼、蒲鲁东、拿破仑三世等人物纷纷登场,鲜活生动,妙趣横生。
  • 《往事与随想》是一部心灵史巨著,是赫尔岑用血和泪写成的回忆录。全书的覆盖面相当广,从1812年的卫国战争,十二月党人的起义,19世纪40年代俄国先进知识分子的生活和思想,1848年欧洲的革命风云,资产阶级政权对群众的血腥镇压,直到19世纪50年代伦敦各国流亡者的活动和宗派斗争,19世纪60年代俄国的社会政治面貌和新一代革命者——赫尔岑所说的“未来风暴的年轻舵手”的成长,几乎包括了19世纪初叶至巴黎公社前夕的整个历史时期。
  • 赫尔岑(1812—1870),俄国思想家、作家、革命家。少年时代受十二月党人思想影响,立志走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的道路。1829年进入莫斯科大学数理系。1835年,他以“对社会有极大危险的自由思想者”的罪名被流放。1842年回到莫斯科,立即重新投入战斗,并受到迫害。1847年初,赫尔岑携家到达欧洲,成为流亡者,从此再未返回俄国。1848年欧洲革命的失败,使赫尔岑思想上发生危机,触发他重新思考社会根本问题。1852年他来到伦敦,随后建立了“自由俄罗斯印刷所”,出版了《北极星》和《警钟》两种刊物,登载揭露沙皇专制制度的文学作品和各种文章。这些刊物当时被大量秘密运回俄国,促进了解放运动的发展。1870年1月,赫尔岑病逝于巴黎。
  • 译者前言
    致尼·普·奥加辽夫
    序言
    **卷
    育儿室和大学(1812—1834)
    **章
    我的保姆与“伟大的军队”——莫斯科大火——我的父亲
    觐见拿破仑——伊洛瓦伊斯基将军——与法国战俘一起旅
    行——爱国主义——卡·卡洛——共同管理家业——析
    产——参政官
    第二章.
    保姆的议论和将军的谈话——尴尬的地位——俄国百科全
    书派——苦闷——女仆和男仆的住所——两个德国人——上
    课和读书——教义问答和福音书
    第三章
    亚历山大一世之死和12月14日——精神觉醒——恐怖
    分子布肖——柯尔切瓦的表姐
    第四章
    尼克和麻雀山
    第五章
    家庭生活细节——俄国的18世纪人物——我家的**一
    客人与常来的人——佐年贝格——听差及其他人
    第六章
    克里姆林宫管理处——莫斯科大学——化学家——我
    们——马洛夫事件——霍乱——菲拉列特——孙古罗夫
    案——瓦·帕谢克——列索夫斯基将军
    第七章
    学业结束——席勒时期——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和艺
    术家生活——圣西门主义和尼·波列沃伊
    增补亚·波列扎耶夫
    第二卷
    监狱与流放(1834—1838)
    第八章
    预言——奥加辽夫被捕——大火——莫斯科的自由主义
    者——米·费·奥尔洛夫——墓园
    第九章
    逮捕——见证人——普列契斯钦区的警察所办公室——
    家长制法庭
    第十章
    在嘹望塔下面——到过里斯本的警官——纵火犯
    第十一章
    克鲁季茨兵营——宪兵的闲谈——军官们
    第十二章
    审讯——老戈利岑——小戈利岑——斯塔阿尔将军——
    宣判——索科洛夫斯基
    第十三章
    流放——市长——伏尔加河——彼尔姆
    第十四章
    维亚特卡——省长大人的***和餐厅——基·雅·秋
    法耶夫
  • 第六卷 **章伦敦的雾 1852年8月25日拂晓,我走过潮湿的跳板,踏上 了英国的海岸。当我眺望它那污秽的苍白峭壁时,压 根儿没有想到,我得在这儿度过漫长的岁月之后,才 会离开这些白垩质巉岩。
    我离开意大利时百感交集的情绪这时还**控制 着我,我的心灵疮痍满目,只觉得接连不断的打击来 得那么快,那么凶猛,一切使我感到迷惘,不能清楚 地看到我该做些什么。仿佛我必须用双手重新摸索熟 悉的真理,才能对早已知道或应该知道的事物,再度 燃起信心。
    我违背了自己的逻辑,忘记了当代人在观点和行 动上的差距,他们开头讲得多么响亮,到实现自己的 纲领时要求又多么低,他们的愿望那么善良,他们的 力量却那么脆弱。
    不必要的会见,没有结果的探索,徒劳无益、艰 难曲折的谈话,持续了两个月,我始终还在等待…… 等待着什么。但是我讲求实际的个性不能老是停留在 这梦幻的世界中,我逐渐看到,我要修建的大厦缺乏 坚实的基础,它是必然要倒塌的。
    我感到委屈,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凌辱,我对自己 生气。那圣物遭到亵渎的悲痛,那为琐事忙乱的一年 ,使我心如刀割,我感到了可怕的、难以表达的疲倦 ……我多么需要靠在朋友的胸前,向她诉说一切,她 是不会申斥和指责我的,因为我的不幸就是她的不幸 ;然而我的周围茫茫一片,越来越显得空虚,我没有 一个亲人……一个朋友……不过也许这样*好。
    我本来只打算在伦敦待一个月,但我逐渐发现, 我根本没有地方可去,也没有地方要去。如果要过这 样的隐士生活,那么找不到比伦敦*合适的地方了。
    决定留下后,我开始为自己在远离闹市的地区找 了一所住宅,那是在摄政王公园以北,离樱草丘不远 的地方。
    孩子们还在巴黎,只有萨沙跟我在一起。住宅按 照当地的格式分成三层,整个中间一层是既冷又不舒 适的大客厅。我把它改成了书房。房东是雕塑师,在 这屋里堆满了各种雕像和模型……露拉?蒙蒂兹的胸 像与维多利亚女王一起出现在我的眼前。
    在我们迁居后的第二天或第三天,我已把包裹打 开,安顿好了;早上我走进这间屋子,坐在大沙发上 ,在万籁俱寂中过了两个钟头,没有任何人打扰,多 年以来我**次感到了自由。这自由没有使我觉得轻 松,但是在窗口远眺,我还是很愉快,从弥漫的大雾 中,我隐隐看到了公园内郁郁葱葱的树木,我为它们 带来的安宁感谢它们。
    现在整个早上我都独自孤零零地坐着,往往什么 也不做,甚至也不看书,有时萨沙会走进屋子,但对 我的静坐并无妨碍。豪格与我住在一起,不是**必 要,他不会在用膳前找我,我们是在六至七时之间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