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文化 > 世界各国文化 > 西方文化

反智时代(谎言中的美国文化)

定 价 5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0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30756
  • 作者:(美)苏珊·雅各比|译者:曹聿非
  • 页数:328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95千字
  • 非理性、假新闻、伪科学、垃圾思想、后真相时代! 蔓延**的美国文化为何病了?! 《自私的基因》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强烈**! 我们为何愿意相信谎言?娱乐文化为何能大行其道?***当选背后有怎样的大众心理? 苏珊·雅各比著的《反智时代(谎言中的美国文化)》——美国话题性轰动之作,入选Reading 21st Century之列! 娱乐至死的年代,如何才能避免越来越愚蠢? 你可以说《反智时代》在用非理性的方式抨击美国非理性,用反智语气挞伐反智,但你却无法拒*这种当头棒喝。
  • 序言 打了兴奋剂的反智主义
    **章 我们当下的活法:伙计而已
    第二章 我们过去的活法:年轻国度的智识与无知
    第三章 美国文化之战初期的社会伪科学
    第四章 赤色分子、左翼分子与同路人
    第五章 由盛至衰的中流文化
    第六章 归咎于六十年代
    第七章 遗产:青年文化与名人文化
    第八章 新的旧式宗教
    第九章 垃圾思想
    第十章 娱乐文化
    第十一章 公共生活:愚蠢标准的不断降低
    结论 文化保护
    参考文献
    致谢
  • “几乎无人认为自己和思想与文化相对立,”霍 夫施塔特写道,“人们不会在早晨起床之后对镜微笑 ,然后说:“啊,**我要折磨一个知识分子,扼杀 一种思想!’”。在我看来,对反智主义的这种描写 似乎太过宽容——不论当时还是现在,尽管无疑极少 有人会把自己视为思想与文化(或是他们自己眼中的 思想与文化)之敌。但人们在公共生活中对文化的所 作所为要比他们对着镜子自言自语重要得多。就连那 位总发推手(Tweeter-in-Chief),也从来没人听过 他自豪地宣告“我讨厌文化”或“我讨厌书籍”。相 反,各个经济和社会阶层的美国人都会接受他的说法 ——没有时间读书。但相较于任何表态,他在竞选期 间宣布的废除**艺术基金会和**人文基金会的计 划却*能反映出他对文学文化和表演艺术的真实态度 。(就算这两个基金会在技术上依旧存在,预算的大 幅削减将严重影响它们的正常运作。) 除了赤裸裸的审查与威胁,或经费缩减之外,绞 杀思想的办法有的是。暗示对思想、理性、逻辑、实 证和准确语言的热忱是邪恶的,甚至是“非美国”的 ,这便是其中一招。2004年总统选举前夕,记者罗恩 .苏斯金德(Ron Suskind)报道过他和**的一位高 级助手之问的可怕对话,后者对苏斯金德说,在** 政府看来,媒体人士属于“以现实为基础的群体”— —他们“相信解决方案源于对明确现实的审慎研究” 。但是,这位助手强调说:“事实上,这个世界的运 作方式已经变了。我们如今是一个帝国,我们将在行 动中创造出我们自己的现实。在你们研究现实的时候 ——你们想审慎就审慎——我们会再次行动,创造出 其他新的现实,你们还可以继续研究……我们是历史 的参与者……而你们,你们所有人,只能研究我们的 行动。”只能做些研究的人和那些历史参与者之间毫 不隐晦的划分不仅体现出了对知识分子的轻蔑,也侮 辱了所有认为公共政策应该由现实证据而非权力与情 绪决定的人。**的那位助手坚持要求在苏斯金德的 文章中保持匿名,而***的顾问凯莉安·康威却毫 不顾忌地果断使用真名为老板的“另类事实”辩护, 这样的对比也许会给我们一些启发。康威和**的那 位助手所说的是同一件事——篡改向大众报道的事实 。区别在于,十二年前,**政府中篡改事实的人耻 于与事实上的政治谎言政策挂钩。知耻未必总是美德 ,但——在应该感到羞耻的时候——不知耻却一定是 恶习。
    任何时代的反智主义都可以恰当地理解为多种原 因带来的复杂症状,而症状的延续有可能让原本有望 好转的问题变成危及整个政治机体的恶疾。美国反智 主义的回潮在***的胜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点出造成这种状况的诸多原因 ——有老的,有新的。回首以往,我们不禁会把文化 中充斥的信息娱乐和数字媒体(甚至是社交媒体)视为 始于电视问世之初的必然进程。很多人坚持认为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