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南风喃 签名本

作者:七微 出版社:湖南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81025
  • 作者:七微
  • 出版日期:2017-06-09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南风喃》是七微畅销书《南风过境》、《南风知我意1、2》的系列篇,再续傅氏深情! 前三本累计销量达100万册,自2013年至今有着超强大的读者群基础与热议话题度,也是爱格重点打造的品牌书系。 《爱格》A版从2016.11-2017.4历经半年重磅连载,是读者调查表*受欢迎、*受期待的连载图书。 同名影视剧筹备中!

  • 七微编*的《南风喃》讲述了:2008年夏,考古 船“知远号”在印度洋遭遇重大事故,海洋考古学家 霓知远及八名工作人员命丧海底,水下十人,只有傅 清时侥幸存活。同时,此次考古作业中打捞上来的一 批价值连城的宋明瓷器不翼而飞。所有的矛头都指向 傅清时,身受重创的他刚从医院出来便被警局羁押调 查,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知远号”灾难成为悬案 。此事给傅清时造成*大心里创伤,他自此退出海洋 考古界,远避异国。 时光流逝,当世人渐渐将“知远号”遗忘,但有 人始终未曾将之放下,试图找出事故真相以及消失的 珍宝的下落。 除了当事人傅清时,还有霓知远的女儿霓喃,在 事故中丧生的考古数据测绘师景色的未婚夫傅清平, 以及丧生潜水员胡昊的妹妹胡蝶。
  • 七微 女,摩羯座。 梦想环游世界,将一切美景付诸笔端与君欢。 已出版长篇:《悲歌》 《南风知我意2》 《南风知我意》 《南风过境》 《莫失莫忘·典藏版》 短篇合集 《朝朝暮暮》
  • **章 零英尺
    第二章 六十英尺
    第三章 一百英尺
    第四章 三百英尺
    第五章 五百二十英尺
    第六章 九百英尺
    第七章 一千英尺
    第八章 两千英尺
    第九章 两千五百英尺
    第十章 三千英尺
    第十一章 三千五百英尺
    第十二章 五千英尺
    第十三章 七千英尺
    第十四章 九千英尺
    后记 心有一片海
  • 2015年,夏,红海。
    天空漆黑一片,这是黎明前*后的黑暗时分,天 地寂静,唯有海浪涌动声,一波卷着一波。
    一艘船正停在茫茫大海中央,探照灯大剌剌地照 着前方的水域,那片光亮中,有人正奋力地往船这边 游过来。
    在午夜的深海里游泳是件吃力又危险的事,一不 小心,就会被浪花卷跑,*何况他手里还托着个人。
    五分钟后。
    傅清时将海里捞上来的人放到甲板上,全身力气 已消耗殆尽,酸软感蔓延四肢,又累又冷,他顺势躺 到地上,闭着眼微微喘气。
    比利将一条浴巾扔到他身上,一边伸手探地上的 人的呼吸,一边啧啧道:“傅,你不至于吧?顶多三 百米哎!” 傅清时没理他。
    “恭喜你,救了个活的。” 傅清时知道,之前就探过她的呼吸与脉搏,虽然 微弱,但还活着,所以他拼命抢时间游回来。
    “你救的人,自己负责到底。反正船停下来了, 天亮再走吧,我去睡会。”比利起身就走了,竟真的 置身事外。
    傅清时低声咒骂了句,赶紧起身为地上的人进行 急救。他反复按压她的胸口,却只挤出了一点点海水 ,又给她渡气,针对溺水者的简单急救术全使上了. 地上的人却仍旧昏迷不醒。他摸了摸她的额头与手臂 ,体温低得吓人。
    他用浴巾裹住她,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不知在 水里泡了多久,长发里缠着些细碎漂浮物,面目浮肿 ,脸色灰白,脸颊上有几道划痕,不深,但看着挺可 怖的。
    他将她抱进甲板下面的休息舱。这是一艘年代久 远的单桅纵帆船,休息舱颇狭窄,简陋的空间里除了 一张单人床,还有一张桌子与一把椅子,桌椅与床之 间的空间,刚刚够人转个身。
    他看了眼床上的人,苦笑,难怪比利那家伙要溜 之大吉,给一个陌生女孩换衣服,确实是……很不便 。
    *后他是闭着眼帮她换上T恤的,尴尬加上看不 见,特别地手忙脚乱,解内衣搭扣的时候,摸索了好 几次才成功。尽管他已经很小心翼翼了,手指仍无可 避免地碰到了她的肌肤。
    终于好了,他睁开眼,呼出一口气,换套衣服而 已,他觉得比徒手潜至海底两百英尺还要累。
    他去烧了一壶热水,分别灌进三个空酒瓶里,用 衣服包裹起来塞进被子里。此时此刻,这是他能想到 的*好的升温方法。
    然而半小时过去了,她的体温仍没有明显回升。
    船上有医药箱,他为她测量了体温与血压,体温只有 32℃,血压也极低,如此下去,情况凶险。
    他去敲比利的舱门,比利之前喝了些酒,刚睡着 就被他吵醒,瞪着他的灰蓝色眼睛里快喷出火苗:“ 是船要沉了吗?!” 他言简意赅:“起来,开船,返回亚历山大港。
    ” “你在跟我开玩笑?” 他们清晨才告别亚历山大港。
    “那女孩情况不妙,需要马上送去医院。” 比利用被子蒙住头:“你自己开去,又不是不会 !” “照顾那个女孩,还是开船,二选一。” 显而易见,比利选择了后者。很快,船掉头,往 亚历山大港方向驶去。
    傅清时将比利的被子抱过去盖到女孩的身上,将 人严严实实地捂紧了,只留了个脑袋在外面。
    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尽人事,听天命,就看她 的运气如何了。
    他俯身,收拾地上从她身上换下来的湿漉漉的衣 服,捡起上衣的时候,有东西从领口中掉了出来。
    那是一个防水袋,里面装着一条项链与一支笔。
    大概是他帮她换衣服时,慌乱中没有注意,将她挂在 脖子上的绳子一并拽了下来。
    他将透明袋放到她的枕边,目光忽然一顿,之前 他没太仔细看,此刻灯光照得清晰,他才看清防水袋 里并不是普通的钢笔,而是一支录音笔,深蓝色,上 面有个月牙形的按钮。
    他握着录音笔,久久,视线再投向床上的人时, 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比利见傅清时走进驾驶舱,立即指着船舵**他 接手:“来来来,快来享受一下午夜御风而行的快感 。” 傅清时看了眼目前的行进速度,时速10节。他观 察过了,此刻海面平静,风正从斜后方45度的方向吹 过来,是帆船*佳航行时机。
    “加速,调到12节。” “老兄,你当我这破船是荷兰人新开发的那款天 价帆船呢?” 这船虽旧,但被比利亲手改造过,并不比时下那 些新兴开发的高性能帆船差。
    “我来开,你去照顾病人?”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