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不必交谈的时刻

作者:樊小纯 出版社:重庆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重庆
  • ISBN:9787229108076
  • 作者:樊小纯
  • 页数:273
  • 出版日期:2016-06-01
  • 印刷日期:2016-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0千字
  • 对于生活秩序与内心秩序的重建,樊小纯沉着且一意孤行。她的文字总是先人一步地准确。
    樊小纯在文艺青年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她的作品**文艺,不流俗,不同于图于到处泛滥的心灵鸡汤。
    樊小纯的《不必交谈的时刻》是一本随笔集,以碎片的方式呈现。在祛魅所伪装的现代乐园里,作者的笔触却如行进在古旧的废墟之上,呈现出氤氲的雾霭、崩溃的斑驳和溘然的断裂。在这些思的结晶里持存着冷冽,这种温度是策略也是自律。如果读者被那些断言式的字句引向了微小的悲欢或宏大的命题,那么显然误解了作者的意图,尽管这种误解并无不可。当然,作者身上也并没有适合于任何一个人的答案。
  • 《不必交谈的时刻》是一本特别的随笔集,它并 不时髦,但它庞杂、耐读,是樊小纯观察记录生活的 随感和在大量阅读基础上的思考。它其实主题明确: 一个人如何逐渐完成自己。 热爱,冷淡,坚韧,自觉,全然投入,置身事外 。对于生活秩序与内心秩序的重建,樊小纯沉着冷静 且一意孤行。她的文字总是先人一步地准确。 “索引”或许是进入这本书的最好方式。直观、 即兴。这种阅读的驱力将使人回归沉寂,并于沉寂之 中获得力量。
  • 日常:生活现场
    言词:不必交谈的时刻
    自省:另一种生长
    生死:原始问题
    当下:现实的灰度
    思想:圆形的人
    阅读:备份的世界
    艺术:时间的伪证
    观影:饱满的横截面
    记录:城市短镜
    影像:眼底的河流
    后记
  • 1 我在看一张老照片。在奶奶的眼睛里,我看见了 自己的眼睛。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骨血是一种信息, 而非情绪。情绪是后天加上的,出于一些真真实实的 相处。
    有时,你在脸上看到一种新的表情。它不曾属于 你。它带着那一刻对于过去的致意,以及对你曾遇见 的人的致意。熟悉的面孔会托付表情。在同一张脸上 ,你们将重遇。
    多数人不明白这些瞬间背后的可能性。我也不明 白。它们像是庞大运算后的结果。而结果是此,非彼 ,**甚至狭窄。但这些瞬间将重新加入模糊而开阔 的运算,直到下一个新的表情来临。
    2 那日送机。机场里哭得晕晕乎乎,走路也不太知 道样子。一别不算久,但毕竟不是身边的温度。回家 开门锁时又哭一场。晚上开始发烧。
    爱别离之苦,每次随着年纪增长一些。小时候不 懂分离。年轻人要消化新的遭遇——茫茫的前方,意 料之中的意料之外。母亲说,你有了孩子就懂了。
    这几年在外,日子过起来快得像飞,心倒是一次 次软下来。下午还是打起精神出门工作。在这个城市 里,以前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人。现在知道了。在纽约 给爸过了生日,也提前给妈过了生日。不知道在吹蜡 烛之前他们在想什么。我没有问。
    我反而不许愿了。生活之上的事情才需要愿望, 而生活本身并不需要愿望。生活是明明白白的无可奈 何。
    3 有时候时间是一个略有荒诞的标尺。
    **和一个朋友讨论,从远古到现在,所有空气 里的信息并没有消失,只是换个方式继续存在,从一 种尘土到另一种尘土。你呼吸的空气,也曾是亚里士 多德呼吸过的空气,当然,也是希特勒呼吸过的空气 。人会死,但组成人的这些信息,不会消失。
    刚才我在23街过马路,往西看,日落还是那么好 看。我停在路的中央,拿起手机拍了下来。每一场日 落都像**场日落。每一场日落就是**场日落。感 受到那一刻的时候,时间压缩了。我几乎可以想起每 一个人。
    这两个月总遇到一些送别。两次是看着出租车离 开——我总是站在原地,也不怎么挥手,站一会儿再 走。一次我在车里,看着远行的朋友融化在人群里。
    曾经一个人对我说:有一次,你站在街上看着我 上车,你留在原地没有动。周围还是车来车往,和涌 动的人群。如果我想起你,这是我对你的印象。
    还记得生活是什么样子吗?每**每个清晨,每 个傍晚和不同的傍晚。我不太记得所有,但我知道我 记得的,是其余所有在那一刻的聚集。时间的聚集, 信息的聚集。聚集维持自身,并在周而复始里留存。
    4 三个人在外面吃午饭。母亲说起她昨天卸妆的时 候,用了某种洗澡用的海绵。她说,原以为挺柔软的 ,但用在皮肤上还是疼。然后她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 来,说外婆在瘫痪并丧失语言能力以后,阿姨和她是 用这种海绵帮外婆洗全身的。她说,外婆就算疼,也 说不出来啊。餐厅里零零散散坐了些人,母亲坐在那 里,脸埋下,肩膀颤抖。
    我大概被她的话打到一下,反而不知道怎么安慰 ,像个木头一样,不敢看她,只能看向餐厅的另一边 。我说,妈,别哭了,别在外面哭。我身上女性的一 面不见了。觉得自己像个青春期里不知怎么表达情感 的男孩。
    吃完饭去游泳。我先跳了下去,她在室外晒了一 会太阳,脸朝下,有点像小孩。游到一半的时候她加 入了,我正好抬起游泳镜清一下内层的雾气,看到她 的眼睛。我们点了个头,像两个士兵之间的那种利落 的点头,然后我转身游走了。我一转身,在水里开始 流眼泪。觉得自己不会表达,让她被迫学着坚硬。
    这些天如果有机会会和她一起走路去游泳。天还 剩下一点暑气。我走路喜欢把手臂绕在她肩膀上,她 怕热,老要把我推开。我总想让她多感受一些物理上 的亲密,在我成年之后。搭着她的时候,我觉得她肩 膀比以往低了一点。她大概缩了一到两公分吧,我在 想。**回家路上我摸了摸她的脸,亲了几下。她以 后应该有*多的自由去柔软。我要让她长大吗?我不 知道。
    外婆今年过世了。我坐在沙发上看书,看到母亲 在拂去钢琴上外婆相框的灰。她的手在那里,停了一 下,摸了一下。我的眼睛在她的后背摸了一下。我们 就这样一个人看着一个人看着一个人。
    5 那晚,小赵讲了许多那一年发生的事。那时他是 个初中少年,他的父亲是附近医院的医生。另一个人 说,经过那一次的人,不论年纪,几乎都丢了天真。
    话题转换,又说了许多现在的事。是,天真早就没了 。
    谈话进入后半夜,小赵突然提起一个动画片,叫 《熊猫的故事》,1981年的中曰合拍动画片。我查了 一下,是山田洋次编剧和监制的。
    据小赵说,这是个**的悲剧。熊猫被人从林子 里抓走,运到欧洲,一次次想回去,逃出铁笼,到海 边。故乡永远在海的那一边,他回不去。片子*后熊 猫死了,但他是微笑的,因为他想起了他的家人和小 伙伴,他的所有童年的回忆。小赵说,当时他在黑漆 漆的影院里泪流满面。他看了看周围的小朋友,一个 个神色平静。他不好意思了,就没有哭下去。
    他流着眼泪讲到这里,特平静,但眼泪就这么一 直顺着流,止不住。我急了,因为他似乎用掉我一整 包纸巾。
    其实那一晚我对小赵的印象又有了改变——我们 说了那么多过去的沉重的事、现在的沉重的事,可他 都轻松地用玩笑和闲谈解构了。而说起《熊猫的故事 》时,他心里的弦却一下子崩了。我开始想,人的天 真是什么?大概是允许被浸润吧。它不可重来,但也 不会丢失。因为陆陆续续的不相信,相信也开始变得 遥远。小赵描述熊猫的*望的时候,眼睛反而是有光 的。
    人,若能感受到*望,是因为真的渴望过。那么 ,如果我们还能有一个夜晚,能回想起这种浸润全身 的渴望,或许我们还能记得曾经为了别人哭。我想小 赵是幸福的。
    P12-1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