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戏剧

冬之旅(精) 收录万方4个话剧剧本

作者:万方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6415
  • 作者:万方
  • 页数:285
  • 出版日期:2017-02-01
  • 印刷日期:2017-0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0千字
  • 万方对生活、对人生、对命运、对人性,有一种鲜见的豁达、大度和理解,因而在貌似寻常的故事框架下,常能想人所未想,言人所未言,对人的精神、心理、本能、潜意识,皆有大胆、幽微的探索,显示出作为女作家的敏锐和细腻。
    《有一种毒药》获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冬之旅》获2014年老舍**戏剧剧本奖2016腾讯书院文学奖年度剧作家奖

  • 《冬之旅》收录了著名作家、剧作家万方的四个 话剧剧本。其中既有涉及忏悔题材的《冬之旅》,又 有思考家庭婚姻生活题材的《有一种毒药》和《杀人 》,也有对名剧《雷雨》的再度创造。这些剧本多以 亲切、朴实、自然的生活场景承载大胆、深刻的精神 层面上的追问和探索,展示了作者对不同题材的思考 维度和驾驭能力。 曾经有人采访,问我:哪些东西、什么样的事儿让你想写?我一时回答不出,后来脑子里冒出两个字:困惑。令我感觉困惑,想寻找答案的感觉,吸引我写戏。写剧本的过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寻找、发现的过程,一个对自己不断发问,不断质疑的过程。事实是:答案永远在前面。 人,生活,人生,从来不是清清楚楚的,困惑、歧义、不可知、失控随处可见。写剧本是在寻找答案,遗憾的是答案是你永远也找不到的东西。写作是在向答案靠近,一刻不停地靠近。这正是写戏的魅力。 我写过小说,影视剧,但写话剧与写小说影视都不同,它需要更大的速度,更强的提炼,更鲜明的生动性。在一本谈戏剧创作的书里我看到一句话:“在剧本里面,无用的东西比无用更糟。”这句话道出了戏剧创作的真谛。
  • 万方,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自幼受父亲曹禺影响,对文学、戏剧艺术产生浓厚兴趣;“文革”中插队、当兵;八十年代开始创作小说,同时创作舞台剧、电影及电视剧本。小说和各类剧本曾多次获奖,其中《冬之旅》获2014年老舍文学奖优秀剧本奖、2016年腾讯文学院年度优秀剧本奖;《有一种毒药》获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及上海“壹戏剧”大赏最佳剧本奖,被选入《中国话剧百年剧作选》。
  • 冬之旅
    关于《冬之旅》的几句话
    有一种毒药
    写戏有感
    杀人
    《杀人》创作谈
    雷雨·后
    改编《雷雨》
    冬之旅

    关于《冬之旅》的几句话

    有一种毒药

    写戏有感

    杀人

    《杀人》创作谈

    雷雨·后

    改编《雷雨》
  • 一场 [歌者身穿黑色晚礼服出现,开始歌唱,环绕在 老金身旁。
    [舒伯特的钢琴奏呜曲响起。
    [光束照亮一台老式留声机,琴声是从留声机里 播放出来的。
    [舞台很空旷,只在一个区域,A区,摆着几样东 西。除了留声机,有一张沙发,一把发旧的高背扶手 椅,一个茶几,上面堆有报刊书籍,有药瓶,也许还 有一些什物,凌乱而富有生活气息。
    [灯亮时老金坐在扶手椅上,闭目聆听着。
    老金:哦,世上还有*美好的东西吗?不,我不 认为有,起码对于我来说,没有。只有你,只有你, 我的舒伯特先生,我是多么感激你,也许我的感激之 情没有人能理解,没有关系,我并不需要理解…… [陈其骧上。
    陈其骧:我敲了门,是保姆开的门。顺着音乐声 我走进房间,看到老金……(注视闭目聆听的老金, 片刻,轻声咳嗽) [老金睁眼看到陈其骧,怔住。
    陈其骧:没有吓着你吧?我本想吓你一下,又怕 真吓着你…… 老金:你确实吓着我了,我还以为见到了鬼。
    陈其骧:(微微尴尬)鬼?这意思是不欢迎喽? 老金:与欢不欢迎无关,是惊讶,惊愕,想不到 ,*想不到你会来。
    陈其骧:为什么? 老金:(耸耸肩)天知道。
    [歌者歌唱。二人共同聆听。
    陈其骧:(听音乐)……舒伯特? 老金:舒伯特。
    陈其骧:你一直喜欢他,我记得。
    老金:热爱。我一直热爱他。
    陈其骧:(从包里拿出两张唱片,递向老金)喏… … 老金:什么东西? 陈其骧:我去德国,在一家旧货店里发现的。
    老金:(接过唱片,惊叹)啊,里赫特尔,太好了 ,真了不起,伟大的钢琴家……怎么,送给我? 陈其骧:(示意留声机)除了你谁还有这玩意儿。
    老金:谢谢。我可没有回赠。
    陈其骧:(笑,径自在沙发上坐下)咱们真是好久 不见了。多久了,我都记不得了。
    老金:上一次见面是1986年10月9号,四年前。
    陈其骧:哦? 老金:谢丽思从英国回来。
    陈其骧:对对,她和她的英国丈夫请咱们几个同 学吃饭。你脑子真好,令人羡慕,我可糟透了。
    老金:怎么讲? 陈其骧:昨天做的什么都会想不起来。
    老金:那多好,只活在当下,求之不得。
    [陈其骧笑。
    老金:四年了,四年之后骧老登门拜访,有何见 教呀? 陈其骧:哎,我申明,本人姓陈,名其骧,叫老 陈,叫其骧都可以,叫骧老是挖苦我。
    老金:不敢。
    陈其骧:(放轻松)你身体还好吗? 老金:你看见了,还活着。
    陈其骧:我也是马马虎虎,也还活着。
    [二人静默。只有乐声。
    陈其骧:(感叹)音乐是个好东西。
    老金:你说,好在哪儿? 陈其骧:好在……我不懂音乐,和你比我是个白 丁,但每每听到我会被吸引。有时候仿佛看到树在开 花,泉水在流,有时候如同置身于广袤原野,或是圣 洁的月光之下,心里会涌起一种既甜蜜又悲伤的感觉 。
    老金:不愧是诗人。
    陈其骧:我算什么诗人,我是翻译诗的人。
    老金:大诗人兼翻译家。
    陈其骧:(自嘲地一笑)好,可以,我接受你的挖 苦。
    [静场。
    老金:对不起,我还是在想这个问题…… 陈其骧:什么? 老金:你怎么**来了? 陈其骧:(微带调侃)哦天,真是个重大的问题。
    老金:可笑吗? 陈其骧:不不…… 老金:我确实不认为你只是来送我唱片。
    陈其骧:我给你写过若干封信,寄过书,不知道 …… 老金:收到了。
    陈其骧:我也给你打过电话。
    老金:抱歉,没有接到。
    陈其骧:是你家的保姆接的,说你不在。
    老金:那我就是不在。
    陈其骧:总之,始终没能得到你的回复。
    [老金略一沉吟,忽然从扶手椅上站起,走到陈 其骧面前。
    老金:因为没有回复你,我向你道歉。(弯身鞠 了一躬) 陈其骧:(惊,立起)你、你这是干什么? 老金:很简单,做了错事道歉嘛。
    陈其骧:(发急地)不要这样!用不着这样!是我 ,是我做了错事,该道歉的人是我,你这是在骂我。
    [老金缓步退后,坐下。
    陈其骧:(缓口气)看来我还是不够坦诚,你说得 对,我不是仅仅来送唱片,我**来……可以坐下吗 ? 老金:谁又让你站起来了。
    陈其骧:(苦笑,坐下)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原谅 我…… 老金:没有什么原不原谅,我的态度是一贯的。
    陈其骧:是怎样,我不大清楚。
    老金:我从来没有和人说起那件事,过去的多少 年和任何人都没有提过。怎么,这还不清楚吗?(提 高嗓音)你还要怎样清楚! P3-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