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绘本/动漫/卡通 > 漫画

本书故事曲折离奇、文字个性幽默、哲理含蓄深刻。

本书故事曲折离奇、文字个性幽默、哲理含蓄深刻。

作者:周锐 出版社:浙江大学
定 价 110.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免邮费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03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浙江大学
  • ISBN:9787308151559
  • 作者:周锐
  • 出版日期:2016-04-05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引人入胜的故事,生动幽默的文字,含蓄深刻的哲理,夸张萌趣的漫画;令人开怀畅笑,读罢回味无穷。 《等待天偷星》为“幽默大师周锐爆笑校园系列”之一,精选*名儿童文学作家周锐中短篇作品,想象跳脱,情节夸张,语言幽默。配以少儿喜闻乐见的多格漫画,给读者图文并茂诙谐轻松的阅读体验。 本书故事曲折离奇、文字个性幽默、哲理含蓄深刻。


    引人入胜的故事,生动幽默的文字,含蓄深刻的哲理,夸张萌趣的漫画;令人开怀畅笑,读罢回味无穷。 《等待天偷星》为“幽默大师周锐爆笑校园系列”之一,精选*名儿童文学作家周锐中短篇作品,想象跳脱,情节夸张,语言幽默。配以少儿喜闻乐见的多格漫画,给读者图文并茂诙谐轻松的阅读体验。 本书故事曲折离奇、文字个性幽默、哲理含蓄深刻。

  • 《等待天偷星》由周锐编*。 三百圈以后,汗如喷泉,人间已成滂沱之势,井 盈塘满,江升湖涨。这以后,每当雷公、电母、云童 、风伯、雨师五大神因故不能聚齐,耽误降雨,就由 哼哈二将来跑马拉松…… 《咸的糖甜的盐》由周锐编*。 大不留城的一位厨师应邀去小不留城参加烹饪技 术交流活动,带来两条不可思议的奇闻:小不留城的 糖是咸的!小不留城的盐是甜的!大不留城的总督从 来没吃过咸的糖、甜的盐,他向厨师表示:很想亲口 尝一尝。
  • 周锐,1953年生。祖籍广东潮阳,生于南京,在上海祖父母处长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初中毕业后当过农民、船员、钢厂工人,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作有《幽默聊斋》《幽默三国》《魔法三国》《元首有五个翻译》《蚊子叮蚊子》《哼哈二将》《书包里的老师》《中国兔子德国草》《大个子老鼠小个子猫》《戏台上的蟒蛇》等80余种。曾90余次获奖,包括第二、三、五届全国**儿童文学奖,第四、五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新时期**少年文艺读物一等奖,台湾第二届杨唤儿童文学奖,第六届夏衍电影文学奖等。
  • 哼哈二将
    千年梦
    希儿的故事
    照片闹钟
    O号传染
    附录 幽默大师的爆笑生活
  • 梦膏药 早上,哼将军和啥将军又见面了。五百年来,他 们天天见面。
    一见面,哼将军就皱起他的大鼻子……说时迟, 那时快,哈将军赶紧伸手去捂哼将军的鼻孔:“别对 着我!”因为他知道哼将军要干什么了。
    哼将军的“哼”很厉害,这“哼”平时躲在大鼻 子里,只要鼻子一皱,它就立即发射,威力无比,同 时哼出的两股黑气能使对方晕倒。像哈将军这样的大 本事,要是不小心被哼着了,也会头疼三四天。
    被哈将军一提醒,哼将军只得将鼻孔掉转方向, 朝着没人的地方“哼”了一家伙。
    “哼,你昨晚去哪儿啦?” “昨晚?我哪儿也没去呀。” “我是问,昨晚你做梦时,在梦里——你去哪儿 啦?昨晚我去找你——当然也是在梦里,竟扑了一个 空!” 哈将军觉得好笑,他赶紧向哼将军发警报:“快 躲开,我要哈了!” 哈将军的“哈”也非同小可,哈出的白气能使人 浑身发痒——人们呵别人痒时喜欢往手上哈几口气, 就是从哈将军这里学来的。
    “哈,太巧了,”哈将军说,“我昨晚正好也做 了个出门梦,我找你去啦。怪不得也没找到你。” “真扫兴!”哼将军说,“我还抱了一大坛银河 酒去,虽然是做梦,可总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呀。” 听了这话,哈将军闭上了大嘴,不再嘻嘻哈哈了 。他想着,也许应该向哼将军表示歉意——尽管自己 在梦中也带了礼物去,但那是一个西瓜,比哼将军的 酒坛子轻多了。
    “实在对不住,”哈将军道歉并保证说,“今晚 再做梦时,我一定在家等你——你那坛酒,是放在我 家门口,还是又抱回去了?” “嗯……”哼将军苦苦地思索一番,“记不清了 。今晚做梦时再找找。反正我的梦里除了你不会有别 人,不用怕丢东西。” 这话听着多让人感动。于是他们安排好今晚在梦 中相会。
    哼将军早早吃了晚饭,早早上了床。今晚他一定 要顺顺**做个好梦。但要做梦先要做到一点,就是 必须睡着。哼将军今晚偏偏睡不着了,越想睡越睡不 着。
    “怎么搞的?哼!哼!”他很生自己的气,“跟 哈将军说好了的,怎么能这样不守信用呢?” 哼将军是这样的人:要么不干事,干就要干成; 要么不睡觉,睡就要睡着。他去向邻居请教——隔壁 住的是太上老君。
    老君在床上被吵醒,他很生气:“干什么?人家 已经睡着了!” “可是我睡不着呀,”哼将军说,“我想做的梦 也没做成。” 老君说:“想睡觉做梦,这容易。你去到我药柜 里找找,从右数第五十二排第九十六个抽屉,里面有 各种各样的梦膏药。挑一个合适的,往脑门上一贴就 行了。” 哼将军好不容易找到放梦膏药的那个抽屉。打开 一看,有的膏药背后写一个“吃”字,那些嫌长一个 肚子太少的馋家伙,这下可以在梦中大嚼一番了,做 梦吃东西好就好在能不停地吃,而且不伤肠胃;有的 膏药背后写着“了不起梦”,比如一个平时怕猫的人 ,在梦中就能成为打猫英雄;年纪大的希望自己年轻 些,矮个子希望别人比他*矮……这些希望都能在梦 中实现,只要在脑门上贴一张梦膏药。
    哼将军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一张“友情梦”膏 药。
    老君说:“用这种膏药可得两厢情愿……” “那还用说!” 从一重天到九重天,谁不知道这句话,“哼不离 哈,哈不离哼”。
    哼将军回到自己屋里,躺到床上。他把他的“友 情梦”膏药端端正正贴到脑门上,然后赶紧钻进被窝 。
    可是……但是……仍然睡不着。
    他忍住了恨恨的一声“哼”,心想:也许贴得不 对。
    他把那张膏药撕下来,转了个九十度又贴上。
    还是睡不着。
    转一百八十度也没用。
    “哼,老君糊弄人!” 哼将军要去质问老君,但又想到哈将军已经在睡 梦中等了他好久了,这次应该由他哼将军去向哈将军 道歉了呀。
    哼将军得去找哈将军。
    哼将军想,既然没法梦中相会,那么要让哈将军 得到道歉,只有把他喊醒。
    **当!“老哈,老哈!”哼将军敲着哈将军的 窗子。
    “老哼来了?我正要去找你!” 门打开了,没等哼将军开口,哈将军抢先说道: “实在没办法,我又要向你道歉了。” “怎么?” “我不想让你又一次扑空,可是今晚……怎么也 睡不着!” 怪不得友情梦膏药不灵验,老君说过,用这种膏 药必须两厢情愿、互相配合,哈将军必须在梦里等着 哼将军才行。
    梦中相会不成功,两人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哼将军说:“哼,没想到梦里见一面这么难!” 哈 将军安慰哼将军:“日子还长,总会见到的吧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