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阵雨中的车站(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4630
  • 作者:(日)川端康成|译者:叶渭渠
  • 页数:232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6-08-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1千字
  • 大师经典名作,全新精装收藏版,余华倾情**。
    独特而迷人的文体“掌小说”,精炼优美,适合手边阅读。
    《阵雨中的车站》是日本川端康成的现代短篇小说集。收录《拾骨》、《阵雨中的车站》、《不笑的男人》等70篇短篇小说。《阵雨中的车站》的故事发生在东京市郊的新兴住宅区。每逢傍晚下雨,妻子们都要拿着雨伞到车站接下班归来的丈夫。而这**,一对年轻时的情敌太太相遇了,为了不在这次偶遇中败下阵来,两位太太各出奇招,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
  • 《阵雨中的车站》是川端康成掌小说集,收录《 蝗虫与金琵琶》《偷茱萸菜的人》等共67则掌小说。 东京市郊的车站,又一个下雨的傍晚,妻子们带着雨 伞匆匆赶到,迎接下班归来的丈夫。唯有一位太太忐 忑不安,因为她遇上了年轻时的情敌。为了不败下阵 来,两位太太急忙开始粉饰幸福……霏霏秋雨,零落 繁花,凝锁着无尽的爱与哀伤。
  • 拾骨
    帽子事件
    少男少女和板车
    向阳
    脆弱的器皿
    走向火海
    锯与分娩
    蝗虫与金琵琶
    手表
    戒指
    相片
    结发
    金丝雀
    港口
    白花

    落日
    遗容事件
    屋顶下的贞操
    人的脚步声

    二十年
    阿信地藏菩萨
    滑岩
    球台
    玻璃
    谢谢
    万岁
    偷茱萸菜的人
    母亲
    麻雀的媒妁
    夏天的鞋
    儿子的立场
    殉情
    龙宫仙女
    处女的祈祷
    近冬
    灵车
    一个人的幸福
    神在瞬间
    合掌
    屋顶金鱼
    早晨的趾甲
    可怕的爱
    女人
    历史
    马美人
    处女作作祟
    骏河少女
    神骨
    夜市的微笑
    不笑的男人
    盲人与少女
    母语的祈祷
    故乡
    母亲的眼睛
    三等候车室
    拍打孩子
    秋雷
    家庭
    阵雨中的车站
    夫人的侦探
    穷人的情侣
    金钱路
    士族
    仇敌
    焚烧门松
  • 拾骨 山谷里有两个池子。
    下面的池子光灿灿的,恍如蓄满一泓熔化了的银 水。上面的池 子却呈死一般的深绿,悄悄地把山影沉了下去。
    我脸上黏糊糊的。回过头来,只见我踩出一条路 的草丛上、矮 竹上滴了血。这一滴滴的血,仿佛都跃动起来。
    温乎乎的鼻血,后浪推前浪似的涌了出来。
    我慌忙用三尺长的腰带堵住鼻孔,仰脸躺下来。
    日光不是直射,但承受着日光的绿叶的背面却令 人晃眼。
    堵塞在鼻孔中间的血,令人不快地往回流淌,一 呼吸就怪痒痒的。
    油蝉漫山遍野,鸣个不停。知了的鸣声乍响,有 点叫人吃惊。
    七月晌午前,仿佛落下一根针,又仿佛倒塌了什 么。我似乎动 弹不了。
    我躺着直冒汗珠子,只觉得蝉的喧嚣、绿的压迫 、土的温馨、 心脏的跳动,都凝聚在我脑子的焦点上。刚觉凝聚的 时候,一下子 又散发了。
    然后,我仿佛飞快地被天空吸走了。
    “少爷,少爷。喂,少爷!” 从墓地传来呼唤声,我猛然站了起来。
    葬礼的翌日上午,我来给祖父拾骨。在来回翻动 尚微温的骨灰 的时候,鼻血又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为了不惊动他 人,我用腰带 的一端捂住鼻子,从火葬场登上了小山。
    听到呼声,我跑下山去。银光闪耀的池子倾斜、 摇曳、消失了。
    去年的枯叶很滑。
    “少爷真是个乐天派啊。上哪儿去了?刚才我把 尊祖父的骨灰都 拾好了。请看看吧。”一个经常出入我们家的老太婆 说。
    我把矮竹丛踩得蓬蓬乱乱的。
    “是吗,在哪儿?” 我一边为大量出血后的脸色和黏糊糊的腰带而担 心,一边走到 了老太婆的身边。
    她的手掌就像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柿漆纸,在这 手掌中的白纸 上盛着约莫一寸长的石灰质的东西,好几个人的目光 都集中在上面。
    像是喉核。我强作如是想,似乎觉得它成了人的 形状。
    “刚刚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唉,尊祖父也就是这 么一副模样了。
    请把它装进骨灰盒里吧。” 这是多么乏味的事啊一一祖父失明的眼睛里再也 不会洋溢着喜 色,来迎接我回家开门的声音了。一个不曾见过面的 、自称姨母的 女人身穿黑绉绸衣服站在那里。真是不可思议。
    身旁的骨灰盒里,杂乱无章地装着脚、手、脖颈 的骨灰。
    这火葬场只挖了一个细长的洞穴,没有围墙,也 没有顶棚。
    灰烬的热度很高。
    “走吧,去墓地Ⅱ巴。这里怪味儿太大,连阳光 都是黄色的。”我说。
    我头昏脑涨,担心鼻血又要涌流出来。
    回首一看,一个经常出入我家的汉子已经抱着骨 灰盒走了过来。
    火葬场上剩下的灰、昨日焚香后参加葬礼的人坐过的 草席,都原封 不动地放在那里。裹上银纸的竹子,也依然竖立在那 里。
    走向墓地的途中,我想起了这样一个传闻:据说 昨晚守灵的时 候,我祖父变成一缕蓝焰的鬼火,从神社的屋顶飞起 ,又从传染病 医院的病房飞过,村庄的上空飘荡着一股令人讨厌的 臭味。
    我家的墓地不在村庄的坟场,而是在另一个地方 。火葬场是在 村庄坟场的一个角落上。
    我来到了墓碑林立的我家的墓地。
    我什么也无所谓了。真想一仰脸就躺在地上,在 蔚蓝的天空下, 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经常出入我家的老太婆把一个从山涧汲满水的大 铜水壶卸在那 里,说: “老爷有遗嘱,要把他埋在*古远的先祖的墓碑 下。” 她**认真地谈到了我祖父的遗言。
    老太婆的两个儿子,仿佛要抢在其他经常出入我 家的村里人的 前面,先将*高处的古老的墓碑弄倒,翻挖下面的泥 土。
    掘得相当深,传来了骨灰盒落下去的声音。
    死后,虽说将那石灰质的东西埋入先祖的遗址里 ,但人死一切 皆空。他的生,将渐渐被人遗忘。
    墓碑照原样又立了起来。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