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睡美人(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8868
  • 作者:(日)川端康成|译者:叶渭渠//唐月梅
  • 页数:264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印刷日期:2016-06-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93千字
  •    ***美诺贝尔文学奖作品!
       大师经典名作,全新精装收藏版,余华倾情**!
       川端康成的作品笼罩了我*初三年多的写作。 ——余华
       《睡美人》是一部毫无疑问的杰作,保有形式上的无瑕之美,同时也散发着果实熟透之后的腐败芬芳。——三岛由纪夫
       《睡美人(精)》收录川端康成经典代表作《睡美人》与《舞姬》。

  •    《睡美人(精)》收录川端康成经典代表作《睡美 人》与《舞姬》。    《睡美人(精)》讲述了以下内容:    年近七旬的江口老人来到一家位于海边的神秘旅 馆。在那里等待他的,是睡得不省人事的少女。在鲜 活年轻的睡美人身旁,老人找回了生之喜悦,往事与 梦魇却也纷至沓来……    人到中年的芭蕾舞老师波子,在奔波艰辛的生活 中,一边竭力将舞蹈梦想寄托于女儿品子,一边在与 丈夫渐行渐远的失望中,与青梅竹马恋人再续前缘的 期待中,左右为难……

  • 川端康成(1899-1972),日本作家。生于大阪。1968年以 “敏锐的感受,高超的叙事技巧,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实质”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古都》《千只鹤》《山音》《睡美人》等。

  • 睡美人
    舞姬

  •    只剩下江口老人独自一人的时候,他环视了一圈 这间悄然无声 的八叠房间,随后将视线落在通往邻室的门上。那是 一扇用三尺长 的杉木板做成的门。看样子这门是后来才安装上去, 而不是当初盖 房子的时候就有的。察觉到这点,他又发现这扇墙原 先可能就是隔 扇拉门,但为了做“睡美人”的密室,后来才改装成 墙壁的吧。这 扇墙壁的颜色,虽说与四周的墙很协调,但还是显得 新些。
       江口拿起女人留下的钥匙看了看。这是一把极简 单的钥匙。拿 钥匙自然是准备去邻室的,可是江口没有站起身来。
    刚才女人说过, 浪涛汹涌。听起来像是海浪撞击着悬崖的声音。这幢 小房子坐落在 悬崖边上。风传来了冬天将至的信息。风声使江口老 人感觉到冬之 将至,也许是由于这家的缘故,也说不定是江口老人 的心理作用。
    这里属温暖地带,只要有个火盆就不觉寒冷。四周没 有风扫落叶的 动静。江口深夜才到这里来,不太清楚这附近的地形 ,却闻到海的 气味。一走进大门,就看到庭院远比房子宽阔得多, 种植了许多参 天的松树和枫树。黑松的树叶在昏暗的空中摇曳,显 得强劲有力。
    这家先前可能是幢别墅。
       江口用还攥着钥匙的手,点燃了一支香烟,只抽 了一两口,就将 它掐灭在烟灰缸里,接着又点燃第二支,慢条斯理地 抽。这时他的心 境,与其说是在自嘲心中的忐忑不安,莫如说是涌上 一种讨厌的空虚 感*加贴切。往常江口临睡前总要喝点洋酒,不过睡 眠很浅,又常 做噩梦。江口读过一个年纪轻轻就因癌症死去的歌女 的和歌,其中 写到在难眠的夜里吟了这样一首歌:“黑夜给我准备 的,是螗蜍、黑 犬和溺死者。”江口还牢记不忘。现在他又想起这首 和歌来。在邻室 睡着的姑娘,不,应该说是让人弄睡的姑娘,是不是 就像那“溺死 者”呢?想到这儿,江口对去邻室就踌躇不前了。虽 然没有听说用 什么办法让姑娘熟睡,但总而言之,她似乎是陷入不 自然的、人事 不省的昏睡状态。比如说她也许吸了毒,是一副肌肤 呈混浊的铅色、 眼圈发黑、肋骨凸现、瘦骨嶙峋的模样,或是一副胖 乎乎的全身冰 凉的浮肿模样,也许还是一副露出令人生厌的污秽的 紫色牙龈、呼 出轻轻的鼾声的样子呢。江口老人在六十七年生涯中 ,当然经历过 与女人相处的丑陋之夜。而且这种丑陋反而难以忘怀 。那不是容貌 丑陋的问题,而是女人不幸人生的扭曲所带来的丑陋 。江口觉得自 己都这把年纪丁,并不想再增添一次与女人的那种丑 陋的邂逅。他 到这家来,真到要行动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然而 ,还有什么比 一个老人躺在让人弄得昏睡不醒的姑娘身边,睡上一 夜*丑陋的事 昵?江口到这家里来,难道不正是为了寻觅老丑的极 致吗?    客栈女人说过“可以放心的客人”。确实,到这 家来的,似乎都 是些“可以放心的客人”。告诉江口这家情况的,也 属于这样的老人。
    此人已经**成为一个非男性的老人了。这个老人似 乎认定江口也同 样进入了耄耋之年的行列。这家女人大概净同这样一 些老人打交道, 因此她对江口既没有投以怜悯的目光,也没有露出试 探的神色。不过, 精于寻花问柳路数的江口,虽然还不属于女人所说的 “可以放心的客 人”,但是只要他想那样做,自己是可以做得到的。
    那就要看届时自 己的心情如何、地点怎样,还要根据对象来决定。在 这一点上,他觉 得自己已是进入老丑之境,距这家的老龄客人那种凄 怆境地已为期不 远。到这儿来看看,正是这种征兆的显露。因此,江 口*不想揭示在 这里的老人们的丑态,或打破那可怜的禁忌。如果想 不打破,也是可 以不打破的。这里似乎也可以叫作秘密俱乐部,不过 很少有老人会员。
    江口来这里不是为了揭露俱乐部的罪恶,也不是为了 搅乱俱乐部的规 矩。自己的好奇心不那么强烈,正显示自己已经老得 可怜。
       “有的客人说,入睡后做了美梦。还有的客人说 ,想起了年轻时 代的往事呢。”江口老人想起刚才那女人说的话,脸 上没有一丝苦笑, 他一只手扶着桌子站起身来,把通往邻室的杉木门打 开了。P5-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