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烹饪美食 > 饮食文化

吃主儿二编(庭院里的春华秋实)/闲趣坊

作者:王敦煌 出版社:三联书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三联书店
  • ISBN:9787108050229
  • 作者:王敦煌
  • 页数:284
  • 出版日期:2014-11-01
  • 印刷日期:2014-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2千字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情,还有入秋时节,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叫卖“九花儿”的吆喝声,都已经消失在九霄云外了。我生活过的那个庭院,和周围几十条胡同里的院落,都在旧城改造、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消失了,从此变成拔地而起的高楼组成的小区,就是寻梦也找不到它原来的位置了。只有那难以忘怀的故事,永远留在记忆里

  • 《吃主儿二编》可以看作是《吃主儿》的续篇。王敦煌继讲述父亲王世襄和家中两位老人的故事后,又以把视角放到老北京的庭院里,讲述“吃主儿”眼中的花草。书中所提九十多种花草,其实都是食材、药材,都可以为人们食用;同时又由于各自的形态而让人有了摆弄、欣赏的意趣。   “说起来是个景儿,五六十年代的北京,住在平房里不闷得慌。刚入五月,从城外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花儿的、就在胡同里吆喝上了。吆喝声是那么的传神,那么的打远儿,那么的好听,他们似乎把春天的气息也带到城里来了。卖的花儿没几样儿,但瞧着新鲜。那顶着花骨朵儿的蝴蝶花、串儿红、韭菜莲,和不开花的天门冬、麦门冬,每棵的根底下都带着一坨子土。栽这东西省事,找个花盆,或者在院子里挖个坑,把花儿坐到里头,再浇点儿水,它准活。   这么着,没过多少日子,就有能摘下来吃的了。还真去摘吗?看是什么了。黄瓜有摘的,那顶花儿带刺儿的嫩瓜,市场上没卖的,它不够个儿不是。庭院里的,爱什么时候摘什么时候摘,来的就是这口儿鲜。   除此之外,就不摘什么了,摘下来嘛使呀。胡同口外头卖茄子、卖秦椒、卖西红柿,都几分一斤,来个五毛钱的,一个人兴许拿不动。还摘,留着看景儿不就得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情,还有入秋时节,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叫卖“九花儿”的吆喝声,都已经消失在九霄云外了。我生活过的那个庭院,和周围几十条胡同里的院落,都在旧城改造、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消失了,从此变成拔地而起的高楼组成的小区,就是寻梦也找不到它原来的位置了。只有那难以忘怀的故事,永远留在记忆里了。”
  • 引子
    **分
    ○一 荼蘼
    ○二 喇叭花
    ○三 癞瓜
    ○四 苦瓜
    ○五 丝瓜
    ○六 扁豆
    ○七 芸豆
    ○八 猪耳朵扁豆
    第二分
    ○九 苋菜
    一○ 马齿苋
    一一 榆钱儿
    一二 榆皮面
    一三 香椿
    一四 椒蕊
    一五 鲜核桃仁
    一六 苜蓿
    一七 葱姜蒜
    一八 焖葱倒是款什么菜
    第三分
    一九 春笋
    二○ 秋葵
    二一 根大菜
    二二 扫帚菜
    二三 蓖麻
    二四 老玉米和玉米笋
    二五 蕹菜
    二六 芝麻
    二七 小麦
    二八 白薯
    第四分
    二九 核桃酪
    三○ 黏玉米
    三一 土豆
    三二 蚕豆
    三三 花生
    三四 洋葱
    三五 菜本味
    三六 鬼子姜
    三七 山药
    三八 香瓜
    三九 西瓜和菊花
    四○ 黄花蒿
    第五分
    四一 喷壶花
    四二 二月兰
    四三 芦笋
    四四 蛇莓
    四五 枸杞
    四六 木耳菜
    四七 菜豌豆
    四八 豌豆
    四九 蛇豆
    五○ 西番莲
    第六分
    五一 松树
    五二 松树盆景
    五三 兰花
    五四 灵芝
    五五 栀子和六月雪
    五六 太平花
    五七 海棠
    五八 丁香
    五九 紫藤
    六○ 荷花
    六一 向日葵
    六二 水仙
    六三 迎春和腊梅
    ** 木芙蓉
    六五 紫薇和紫葳
    六六 金银花
    第七分
    六七 石榴树
    六八 橘子树
    六九 无花果和夹竹桃
    七○ 玉兰
    七一 薄荷
    七二 百合
    七三 桑树
    七四 紫花地丁
    七五 蒲公英和车前
    七六 马莲和萱草
    七七 茉莉和玉簪
    七八 野茉莉和指甲草
    第八分
    七九 枣树
    八○ 黑枣树
    八一 桃胶
    八二 杏儿·杏干儿·柿饼儿
    八三 葡萄
    八四 紫葡萄
    八五 沙枣
    八六 豆骨蔫儿
    后记
  • 选用的鱼条儿有讲究,重约一斤的鱼,分量*合适。买几条新鲜的,洗净去鳞去腮去内脏,用净水冲去血水。在鱼的两面分别剞上几刀,用酱油稍腌入味,提出来控控,然后两面蘸上点干面粉,入锅炸至呈金黄色,即可出锅。葱切段,姜切片,椒蕊洗净沥干备用,椒蕊整用不改刀。水发香菇去柄,先片成薄片,改刀切细丝。水发玉兰片去老根,改刀切细丝。清酱肉,可不是现在稻香村、天福号卖的那种软糯的酱肉,也切成细丝。炸得的鱼放在盘子里,把这些切得的丝儿、葱段、姜片、椒蕊,都码在鱼身上,加上点盐、绍酒、胡椒粉,及适量的高汤,上笼蒸约十分钟,就可以请出上桌了。
      瞧瞧,若是自家院子里,有棵花椒树,吃着多方便呀。就说它是在院子里长的,到了秋天,不是也得收点花椒吗。虽然是没有旷野上产的多,籽粒儿大,但自家用,一冬天也是吃不完的吃。
      可为什么在北京人住的院子里,有花椒树的并不多呢,那是因为它也太霸道了。有这么句话,花椒树底下种老玉米,又麻又瞎。搁在北京,管这种现象叫“欺”,也就是欺侮的意思。这东西讲究唯我独尊,挨着它,什么都长不好。若是院子里来这么一棵,还种点儿别的不种,种什么也是白费劲。
      万事皆如此,有一利有一弊。故此,在北京的院子里,不能说见不着花椒树,但毕竟种的人家不多。或是院子极宽绰,舍出一块地儿来,单把它布在那儿,种别的避开这块地方,上别处长去。或是极窄的小院儿,就这么一棵,相视为友,要想来口鲜儿,随时的。
      ……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