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浮生梦&蝴蝶梦(共2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ISBN:9787551124720
  • 作者:(英)达芙妮·杜穆里埃|译者:姜秋霞、作者:(英)达芙...
  • 出版日期:2016-02-29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浮生梦》是达芙妮·杜穆里埃继《蝴蝶梦》后的又一部重要作品。这部作品以康沃尔郡的庄园为人物活动的主要舞台。庄园主安布鲁斯·艾什利因病出国作短期休养旅行,在意大利邂逅孀居的表妹拉吉奥,双双坠入爱河,并很快结婚。消息传到庄园,替安布鲁斯管理庄园的***自幼失去双亲,原本可能是庄园的继承人,但拉吉奥的出现让他继承人的地位受到动摇。不久之后,***突然收到了安布鲁斯的死讯,他怀着恶意猜测凶手是拉吉奥,想揪出她的狐狸尾巴,以此为目的他试图接近拉吉奥,却发现自己对这个嫂子产生了莫名的情愫……
  • 《浮生梦》由达芙妮·杜穆里埃编著,讲述了: 我使劲想着我还得给她什么别的东西。 她有了家产,有了钱,有了珠宝。 她还拥有了我的思想、我的身体,以及我的心。 堂兄突然去世,他的妻子从意大利来到了英国。 菲利普宁静的乡间生活就是在第一眼见到她时被毁掉 的。瑞秋俘获了他的心。他不知道的是,对瑞秋的迷 恋,很快就会将他推入自我毁灭的边缘。在他为这份 感情奋不顾身的同时,他也将所有人的命运推向了一 个无法逆转的方向。
  • 达芙妮·杜穆里埃(Daphne du Maurier,1907 - 1989) 全世界的图书馆里被借阅次数排在榜首的女作家。英国当代著名女作家,英国皇家文学会会员,1969年被授予大英帝国贵妇勋章。当代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级作家之一。 杜穆里埃一生共创作有17部长篇以及几十种其他体裁的文学作品,被誉为“打破通俗小说与纯文学界限”的大师级作家。1938年出版的成名作《蝴蝶梦》甚至影响了一个时代情感小说的走向。其巅峰时期的代表作《浮生梦》则以英国西南部风土人情为背景,刻画了一个炽热感伤的唯美爱情故事,被评论界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好也是最有存在价值的作品之一”。
  • 正文
  • 1 过去通常是在大十字路口执行绞刑。
    现在已经没有这种事了。要是有谁杀了人,先是 在阿西西兹接受公正的审判,然后在波得敏接受惩罚 。如果法律宣判他有罪,他在受到自己的良心折磨之 前就会被处死。这样的结局比较好,就像做了一次外 科手术,死后被体面地埋掉,有个坟,但无名无姓。
    我小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我至今还记得自己小时 候见过的情景,一个人全身带着镣铐被绞死在十字路 口,脸上、身上涂满了防腐的焦油,看上去黑乎乎一 片。他被吊了整整五个星期才被放下来,我是在第四 个星期看到那个场面的。
    他就那样被吊在绞架上,在天与地之间荡来荡去 ,或者用我堂兄安布鲁斯的话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荡来荡去。天堂,他永远无法到达;地狱,他也已经 进不去了。安布鲁斯用棍子戳那具尸体,当时的情景 现在仍历历在目。尸体挂在一个锈迹斑斑的旋轴上, 像个风标一样,在风中摇摆,看上去很像一个可怜的 稻草人,然而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他的尸体虽还 完好,但身上的裤子已因长时间的风吹雨淋而破烂不 堪,布条像烂纸片一样挂在肿胀的四肢上。
    那时正值冬天,不知哪个过路的人寻开心,在尸 体的破烂上衣上插了一枝冬青以示祝贺。无论如何, 对于七岁的我来说,这简直是**的暴行,不过我一 声没吭。安布鲁斯一定是有意带我去看的,大概是想 衡量一下我的勇气,看看我是会一见尸体就跑掉,还 是会哈哈大笑,或者哇哇大哭。他是我的监护人,像 我的父亲,我的兄长,我的顾问,可以说是我的整个 世界,他总是不断地考验我。记得当时我们绕着绞架 、转着圈地看那具尸体,安布鲁斯不时地用棍子戳戳 这,戳戳那,然后停下来点上烟斗,手搭在我的肩膀 上。
    “你看到了,***,”他说,“这就是我们所 有人*终的结局,有的人死在战场,有的人死在床上 ,各人命运不同,但都难免一死,你不可能太早懂得 这些道理。但这是犯罪的下场,它对你、对我都是一 种警告,告诉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节制地 生活。”我们并排站在那儿,看着尸体在空中摇摆, 仿佛是在波得敏市场逛街,那具尸体是老萨利让人掷 果子的标靶。“这就是一时冲动带来的后果,”安布 鲁斯又说道,“他叫汤姆·吉克恩,很老实、很木讷 的一个人,就是有时太贪杯。他老婆的确爱骂人,可 他也没理由杀她,如果女人多唠叨几句就该杀的话, 那所有的男人都得变成杀人犯了。” 我不愿他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在此之前,那只是 一个没有身份也没有生命的东西,我会梦到他,但那 只是一种僵死的、恐怖的东西。从我看到绞架的** 眼起,我就清楚这一点,而现在它却和现实联系起来 了,使我不由得想到了那个眼角湿乎乎的男人,总是 在城里码头上卖龙虾。夏季,他就站在台阶上,篮子 搁在身旁。他经常把龙虾放出来到处乱爬,逗得孩子 们笑个不停。就在不久前,我还见过他。
    “嗨,”安布鲁斯望着我的脸问,“你感觉如何 ?” 我耸了耸肩,踢了一下绞架的底座。我*不会让 安布鲁斯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感觉,我不能让他知道我 感觉很恐怖,甚至觉得恶心,那样他就会鄙视我。在 我狭小的世界里,二十七岁的他简直就是万物之灵, 就像神一样,我此生所有的奋斗目标就是学他的样。
    “我上次见到汤姆时,他容光焕发,”我回答说 ,“可他现在这副样子,喂他那些龙虾都嫌不够新鲜 。” 安布鲁斯失声大笑,揪了揪我的耳朵说:“这才 是我喜欢的小子,说话的口气俨然是个十足的哲学家 。”说完这话,他突然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似的说,“ 如果你觉得恶心,就到那边的篱笆后面去吐,我就当 什么都没看见。” 他转身离开绞架和十字路口,沿着那条他当时正 修建的新大道走去,这是一条备用大道,穿过树林, 直通家门。看到他离开,我真高兴,因为我已来不及 跑到篱笆后面去了。事后,我觉得舒服了许多,只是 牙齿打战,感到有些冷。这会儿,汤姆·吉克恩在我 眼里又变得什么都不是了,没有身份,没有生命,像 一只破旧的袋子一样。我甚至拾了块石头朝它扔过去 ,然后大着胆子想看那尸体的摆动,可什么动静也没 有,石头打在湿答答的衣服上只发出“噗”的一声, 就滑落到地上。想想觉得自己的举动很无聊,于是我 就朝着新大道去追安布鲁斯。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