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远山在呼唤

定 价 32.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303 件
数量
-
+
库存:13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腓尼基神话
¥47.92 | ¥59.90
语言的奥秘
¥55.04 | ¥68.80
梦海
¥44.80 | ¥56.00
我可不这么想
¥26.26 | ¥49.80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2247
  • 作者:(日)植村直己|译者:田秀娟
  • 页数:235
  • 出版日期:2014-09-01
  • 印刷日期:2014-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9千字
  • 《远山在呼唤》是登顶五大洲*高峰的世界**人植村直己探险历程全记录。本书不是一份登山指南,而是一本关于人生、关于梦想的思考笔记,能够震撼所有人的心扉,激发人的斗志,让所有在都市里打拼的年轻人心生温暖和希望。正如《朝日新闻》所说:气馁的时候,就拿起这本书,《远山在呼唤》能强有力地震撼所有人的心扉。
  • 《远山在呼唤》讲述了少年时不愿帮家里人干活 、在学校里调皮捣蛋的植村直己,进入大学以后,爱 上了美丽的山峦,继而憧憬登上世界各地的山峰。怀 揣110美元,他勇敢地踏上登山之旅。 在法国小镇沙莫尼,差点坠入勃朗峰下的隐形冰 隙;在喜马拉雅山海拔7400米的冰隙中挨过命悬一线 的一夜;在肯尼亚山的丛林里,遭遇猎豹的威胁;在 冷彻骨髓的冬季大若拉斯山岩壁上悬挂六天之久…… 经历了许多濒死绝境后,植村直己最终完成了登 顶五大洲最高峰的壮举。
  • 青春时代
    登山前的序曲
    阿尔卑斯的岩石和雪
    朝霞下的戈尊巴峰
    马特峰的黑色十字架
    非洲白塔
    令我难忘的人们
    安第斯山脉的主峰
    亚马孙河漂流六十日
    **珠穆朗玛峰
    踏遍五大洲*高峰
    地狱之壁大若拉斯山
    后记
  • 免于遣返日本 早上九点以后,我被带到一间挂着星条旗和一位 移民管理官画像的办公室。在一张大桌子前面,有一 位身穿**的官员。
    “坐吧。”说着,他推出一张椅子。
    和昨天抓我们的人不同,这位高个子官员一脸柔 和。这让我感到某种希望。
    “你的名字?” “植村直己。” “年龄?”他继续问道。
    我心里对自己说:不能靠自己会的几个英语单词 ,冒失地回答问题。
    “我不会英语。不明白你的意思。”我逃避着他 的问题。
    “你的职业?” “……" “你是什么时候来农场的?” “……” 他一问问题,我就摇头,表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
    “我只会说日语。”我像个傻瓜一样,不停地重 复着这句话。等得不耐烦的他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 拨号。
    “这里是移民局,现在有一个不会英语的日本人 。我需要一位翻译。”他对着电话说。
    “可千万要有人来呀。这可是我*后的希望。” 我在心中呼喊道。
    不到三十分钟,来了一位身穿黑色西装、佩戴整 洁领带的中年日本人。
    “是你呀?”说着,他走进了办公室。他是弗雷 斯诺的警察,名叫甲斐,和移民局的这位官员是朋友 。
    尽管带有英语口音,但甲斐先生的日语**流利 。在此之前,在这个英语社会中,我根本无法用语言 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所以,现在能和甲斐先生用日语 对话,我感到无比畅快。
    我从我开始爬山的起因讲起,告诉他一年内有一 百多天我都在进山、爬山、登山。因为没有来美国的 钱,我在建筑工地的脚手架上打工挣钱。我如此执着 地来到美国,并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实现学生时 代的登山梦想。我滔滔不*地讲着自己的故事,把心 里话一股脑儿地讲了出来,把想不通的事情通通说了 出来。我激动的心情变得平静,心里觉得很痛快。
    甲斐先生听着我说的每一句话,频频点头。我说 完后,甲斐先生开始用英语和移民局的官员交谈。他 们的语速很快,旁边的我几乎**听不懂。
    偶尔会有“山”、“攀登”、“阿尔卑斯”这样 的单词蹦入我的耳中。不过,连我都能感觉到,甲斐 先生的话充满了说服力。移民局的官员边听边点头, 看上去就像孩子在听大人的教导。偶尔,他会把视线 移到我的脸上。我挺直腰,端坐在椅子上,手放在膝 盖上。他们二人结束交谈后,甲斐先生对我说: “这位先生说,你不会被遣返回日本。” “真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眼前的壁垒一下子消失 了,心中的地平线上升起了太阳,前方一片光明。在 我面前微笑的大个子官员和发自内心为我高兴的甲斐 先生,简直就是我的上帝。感谢老天爷保佑!我无法 掩饰兴奋,一个劲儿地说着“Thankyouverymuch”。
    “以后你不能再在农场打工了。不只是这个农场 ,你的签证在整个美国都不能打工。赶快去欧洲吧, 去实现你的登山梦想吧。” 大个子官员结结实实地握着我的手。我感到一股 温暖而厚重的暖流通过他的手,从他的心头流向我的 心头。
    我和甲斐先生走出办公室。时隔一日未见的太阳 格外明亮,我觉得未来一片光明。
    P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