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大河湾(精)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描写了后殖民时期非洲复杂的社会状况,为他赢得了“康拉德的继承者”的称号。

定 价 39.5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7769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2131
  • 作者:(英)V.S.奈保尔|译者:方柏林
  • 页数:293
  • 出版日期:2014-08-01
  • 印刷日期:2016-10-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30千字
  • 这是*后一部现代主义的伟大史诗。V.S.奈保尔是个精神坚韧的作家,不为当代历史的浅薄庸俗所惑。 《大河湾》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描写了后殖民时期非洲复杂的社会状况,为他赢得了“康拉德的继承者”的称号。主人公萨林姆是在非洲出生的印度人。他努力在异乡寻找归宿,在非洲中部一个河湾小镇买下一家店。当地摆脱了殖民统治,但独立后的**却陷入新的动荡。在这个前途渺茫且不属于任何人的地方,大人物控制了一切,使他和无数像他这样的小人物被卷入时局和命运的漩涡……
  • 《大河湾》为V.S.奈保尔巅峰代表作,被媒体誉 为“最后一部现代主义的伟大史诗”。奈保尔在《大 河湾》中表现出的强韧的精神一如既往,亦一如之后 :黑暗就是黑暗,奈保尔从来不屑为之描上光明的花 边,以符合所谓的政治正确。 多年以前,我的邻居纳扎努丁一时兴起把生意停 掉,沿着古老的商路线往内陆深处走,一直走到大河 转弯处才停住。多年以后,就在我们都以为纳扎努丁 已经破产已经死掉了时,他回来了,要将河湾上的商 店盘给我,还想把他那漂亮女儿嫁给我。 我千里迢迢来到大河湾上的小镇。我不知道,命 运早就布好了陷阱。大家都在等死,我知道,每个人 在内心深处都知道。我们在被人谋杀。一切都失去了 意义,所以每个人都变得这么疯狂。大家都想捞一把 就走。但是往哪里走呢?这就是人们发疯的原因。
  • **部 第二次反叛
    第二部 新领地
    第三部 大人物
    第四部 战斗
  • 世界如其所是。那些无足轻重的人,那些听任自 己变得无足轻重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位置。
    纳扎努丁把他的小店低价卖给我,他觉得我接手 后不会有好日子过。和非洲其他**一样,这个** 独立后又经历了动乱,那个处在大河河湾处的内陆小 镇几乎荡然无存。纳扎努丁说,我得从头开始。
    我开着我的标致车从海岸出发。如今,你可以从 东海岸一路开到非洲腹地,但那时候可没有这么简单 。沿途好多地方封闭了,或者充满血腥。当时公路多 多少少还是开放的,即便如此,我还是跑了一个多星 期。
    问题不只是路上的流沙和泥泞,以及蜿蜒狭窄、 时有时无的盘山公路。*要命的是边境哨所的种种行 径,是森林里小木屋外面的讨价还价。木屋上面飘扬 着古里古怪的旗帜。我不得不费尽口舌和那些持*的 人说好话,求他们给我和我的标致车放行——穿过一 片树丛,紧接着又进入一片树丛。然后得费*多口舌 ,掏*多钞票,送出*多罐头食品,才能把我的标致 车开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的地方。
    有时候这样的交涉要花掉半天时间。他们头儿的 要求有时很荒谬,比如张口就要两三千美元。遇到这 种情况,我会一口拒*。他就钻进自己的木屋,好像 没什么可谈的了。我只好在外边游荡,因为也没有什 么事可做。这样相持一两个钟头后,或者我钻进木屋 ,或者他从木屋里钻出来,我们*终以两三美元成交 。纳扎努丁说得没错,我问他签证的事,他说钞票* 管用。“这种地方进是进得去,难就难在怎么出来。
    那是一个人的战斗。怎么个解决法,就得看各人自己 的神通了。” 进入非洲越深——放眼处,或灌木丛生,或沙漠 连绵,或山路崎岖,或湖泊纵横;午后时常下雨,道 路一片泥泞;而在山的阴面,则长满蕨类植物,猩猩 出没其间——进入越深,我就越是觉得:“真是疯了 。我走错了方向。走到头也不可能有新的生活。” 想归想,我还是继续往前开。每天的旅程都像是 一大成就,有了这成就,想回头越来越难。我不禁联 想起旧时的奴隶,他们的情形也是这样。他们走过同 样的路,当然,他们是徒步,反着方向,从非洲大陆 的中心走向东海岸。离开非洲的中心和自己的部落越 远,就越不容易溜出队伍逃回家,看到周围陌生的非 洲人就越感到紧张,*后到了海岸的时候,一个个都 没了脾气,甚至迫不及待想要跳上船,被带到大洋彼 岸安全的家园。我就像那些离家远走的奴隶,巴不得 早一点儿到达目的地。旅途越是艰辛,就越想着快点 儿赶路,好去拥抱新生活。
    到了目的地,我发现纳扎努丁并没有说假话。这 地方的确遭到了动乱的洗劫,这个河湾小镇已经被糟 蹋得面目全非。河水湍急处原本是欧式郊区,我到的 时候早已夷为平地,废墟上长满了灌木,原来的花园 和街道都分辨不出来了。只有码头和海关办公楼一带 的行政和商业区,还有镇中心的一些居民街道幸免于 难。再没有什么了。连那些非洲人聚居的城区也空了 ,只有角落里还有人居住,其他地方一派衰败。很多 被遗弃的水泥结构的房子像一个个矮墩墩的盒子,有 的淡蓝色,有的淡绿色,上面爬满了长得快死得也快 的热带藤蔓,如同一层层褐绿色的席子。
    纳扎努丁的小店就在商业区的一个集市广场上。
    店里有股老鼠味,到处都是粪便,不过还算完整。我 把纳扎努丁的存货也买下来了——但实际上什么也没 买着。我还买了他的良好祝愿——但毫无意义,因为 很多非洲人回到丛林里,回到安全的村庄里去了,这 些村庄分布在隐蔽的、难以发现的溪流边。
    急吼吼地到了这里,却没什么事好做。不过像我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还有别的商人和外国人,有的整 个动乱时期一直在这里。我和他们一起等待。和平局 势持续下来,人们开始返回镇上,城区。的院落渐渐 充实起来。人们开始需要我们能够提供的商品。就这 样,生意又慢慢做起来了。
    扎贝思是我店里*早的常客之一。她是个小贩— —算不上商人,只是个小打小闹的零售贩子。她来自 一个渔民群落,可以说是个小部落。她大约每月到镇 上跑一趟,批发一些货物回村。
    她从我这里采购铅笔、抄写本、剃须刀片、注射 器、肥皂、牙刷、布匹、塑料玩具、铁壶、铝锅、搪 瓷盘子和盆子。这就是扎贝思的渔民乡亲需要从外面 购买的一些简单的东西。动乱期间,他们没有这些东 西也照样过来了。它们不是必需品,也不是**品, 不过有了它们,生活会方便些。这里的人会很多事情 ,凭自己的双手就能生活。他们会鞣皮革,会织布, 会打铁。他们把大树挖空做成小船,把小树挖空做成 厨房里用的研钵。不过,要是想有个不会弄脏水和食 物也不漏的容器,一个搪瓷盆子是多么令人满意啊!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