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浮生物语外传(七夜)

作者:裟椤双树 出版社:长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
  • ISBN:9787549212774
  • 作者:裟椤双树
  • 页数:229
  • 出版日期:2012-08-01
  • 印刷日期:2012-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5千字
  • 树妖老板娘与敖炽成婚后,前往撒哈拉沙漠蜜月旅行。在沙漠已成遗迹的古“七夜城”之中,遭遇6个身着黑袍的神秘人。为了度过漫长的夜晚,众人约定,每一晚由一个神秘黑袍人讲叙一个故事,到第7夜,由树妖老板娘来讲叙*后一个故事。《嫁衣》、《夜叉》、《蜂鬼》、《阿镜》、《生骨》、《小倩》、《汤》,共7个各具深意的故事,关于爱情、关于守望、关于承诺……《《浮生物语外传(七夜)》》(作者:裟椤双树)再次带给你一次回味悠长的阅读之旅。
  • 《浮生物语外传(七夜)》由裟椤双树编著。 《浮生物语外传(七夜)》讲述了: 树妖老板娘与敖炽的蜜月旅行途中,在撒哈拉大沙漠迷失了方向。 在荒漠中,偶遇六个黑袍怪人。虽然发觉六人均是妖怪所变化,但老板 娘并未揭穿。从六个妖怪的口中,得知现在他们所停留之地,是传说中“七 夜城”的所在地。而“七夜城”中,埋藏着富可敌国的宝藏。“衣罗女王” 则是“七夜城”的主人,她的灵魂一直徘徊在这个地方。若要重现七夜城, 取得宝藏,必须用七个故事与女王的灵魂完成一场交易。 七个夜晚,七个故事,究竟是否能唤醒衣罗女王的灵魂,令七夜城重现 人间?六个黑袍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故事之夜,就从今晚开始……
  • 始·七夜
    **章 嫁衣
    第二章 夜叉
    第三章 蜂鬼
    第四章 阿镜
    第五章 生骨
    第六章 小倩
    第七章 汤
    后记
  • 这晚饭的丰盛,把我都感动了! 酒足饭饱之后,黑袍一号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到帐篷中间,开始讲 故事之前, 他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你刚结婚是不是?” 我点头。
    “穿嫁衣了么?” 我摇头:“我们决定结婚的第二天,就双双跑路了。” “那可惜了。女孩子都应该穿一穿嘛。”他耸耸肩,坐正身子,“各位 ,我讲的,就 是一个跟嫁衣有关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洗耳恭听。”我打了个饱嗝,趴在软乎乎的垫子上,看看这个怪家伙 能讲出怎样 的故事来。
    他清了清嗓子:“在一座城市的博物馆里……” 1 “没有人能穿上这件嫁衣,没有人……” 博物馆办公室的老秦,抚摸着三号展厅*里头那个一尘不染的玻璃展柜 ,怔怔地看 着里头,喃喃自语。
    一片鲜艳的石榴红,穿过坚固的玻璃,映在他已近混浊的眼底。
    这颜色,水—样婉柔,火一样灿烂。
    是—件古时的嫁衣。
    上是立领织金绣花罗衫,下为二十四幅褶裥裙,裙摆上整齐镶嵌着无色 琉璃制成的 精巧圆坠,外罩—件及地素纱衣,娴静地套在楠木制成的衣架上。裙衫上炫 目的石榴红, 笼上薄纱生出的朦胧,正像那待嫁的少女,羞涩地躲在暗处,热切却又小心 地偷看着心 上人,珠帘轻摇间,藏了容貌,却藏不住两朵浮于双颊的红云。
    实在是极美丽的衣裳,相信任何一个见到它的女子,都有穿上它的甜蜜 欲望。
    “南宋贵族女子嫁衣,一九七七年出土于忘川市北郊二号建筑工地。” 雪白的说明牌上,黑色的字体简单地描述了它的来历。
    它原本该是博物馆里*拿得出手的珍品,却因为说明牌上*末的“此为 复制品”五 个字,委屈于*犄角的位置多年。
    君岫寒拿着鸡毛掸,心不在焉地扫拂着旁边的展柜,目光不由自主地投 向老秦,以 及他凝视的目标。
    **,是君岫寒来到博物馆工作的第七天。作为一个普通的办公室人员 ,她的工作 内容并不繁重,整理资料,维护展品,接待访客,不过是日复一日的简单重 复。而事实 上,作为一个位于小城市郊区的毫不堂皇富丽的博物馆,平日里的访客可说 是廖廖无几。
    这里的居民,似乎少有人对历史有兴趣,宁可坐在茶铺里搓麻将,也不愿来 博物馆缅怀 一下过去。馆里**热闹的时候,莫过于国庆节前后,因为总有老师会带着 一队学生来 这里丰富课余知识。
    由此也不难想象,馆里的收入并不丰裕,如果单靠门票,恐怕总有一日 会连清洁剂 都买不起。还好有市政府每年拨下来的微薄经费,博物馆才能维持至今。
    在君岫寒来到这里之前,她的位置已经换过多人。没有多少年轻人能在 这个清苦的 地方待到三个月以上,当初那种为保护祖国灿烂历史而作出贡献的豪迈壮志 ,终是败在 无情的现实脚下。
    现在,整个博物馆只有五个工作人员,除了馆长和看大门的,就是办公 室里的三个人, 连清洁工人都是找的钟点工,为了省钱。而办公室很快就要变成两个人,老 秦马上要退 休了,这一周将是他为博物馆工作的*后七天。
    “程老师,你文件柜里的资料都清理好了?要我帮忙么?”君岫寒走到 老秦旁边, 想起那个被他翻找得一塌糊涂的旧文件柜。
    被她一问,老秦扶了扶鼻梁上已褪色的眼镜,感激地笑笑:“不用了, 已经收拾得 差不多了。” 说罢,他转回头,眼神继续流连于那片石榴红。
    比君岫寒早来两个月的谢菲曾私下告诉她,老秦对这件赝品嫁衣有超乎 寻常的重视。
    她曾多次在闭馆后的夜里,见到老秦以相同的姿态呆立在展柜前,喃喃自语 。
    那种眼神,痴恋的人才有。
    每次说到这个,谢菲末了总是一阵嗤笑。
    前些天整理档案时,君岫寒记得“婚姻状况”一栏里,老秦填的是t· 单身”,是一 直未婚还是离异,无从知晓,她也毫无兴趣打听别人的隐私。何况,她对老 秦一直是感 激且敬重的。在她为了找工作而焦头烂额,就快被市侩的房东撵出门的前一 天,老秦打 来的一通录用电话,救她于水火,当天便提着简单的行李赶到了博物馆。听 她尴尬地说 完自己目前的窘境,老秦二话不说交给她一把钥匙,说以后你暂时住在办公 室吧,小屋 里有张行军床,将就一下,等找到房子再搬出去。
    在现下这个信任缺乏的年代,君岫寒怯怯地握着银色的钥匙,向老秦慎 重地鞠躬道 谢,心里,洋溢多日不见的暖意。
    有了工作,还有了免费的住地,君岫寒终于松了一口气。
    所有该她负责的工作,不论复杂简单,老秦都细细教她。不止工作上, 见她嗓子不 舒服,不顾天气的炎热,老秦特意跑到离这儿很远的药房买来药品,并给她 抱来*厚的 被子,说夜间馆里阴冷,盖厚点才不至于感冒,知道她经济紧张,还专门找 到馆长,把 当月的薪水提前支付给了她。
    面对—个对自己这般善良细心的长辈和上司,君岫寒是断不会在背后说 他半句是非的。
    她不想他走,至少不要这么快走。
    “秦老师……”君岫寒思忖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打断了老秦对嫁衣的 凝望,有些 问题,她想在他离开前,知道答案。
    老秦侧挝脸,灯光在眼镜上反射,两片白光盖住了他的眼。
    “能给我讲讲这件嫁衣的故事么?”她问了*想问的问题。
    沉默良久。
    “它在等待。” 老秦的嘴角微微上扬,已有了皱纹的脸舒展开来,若荒芜的土地开出一 朵花。
    君岫寒从未见过他有如此表情。
    “等待?!”她怔住,“等什么?” 老秦的手掌在玻璃上缓缓移动,掌心的热气在表面上氤出淡淡白雾,转 眼即逝。
    “幸福。”P14-1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