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玄幻

浮生物语(2)

作者:裟椤双树 出版社:中国致公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中国致公
  • ISBN:9787514504682
  • 作者:裟椤双树
  • 页数:422
  • 出版日期:2012-11-01
  • 印刷日期:2012-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30千字
  • 来不停旅店,品浮生之茶,听妖怪传说
    树妖、孽龙、白驹、蜘蛛精、碗妖……他们的情感在浮生里穿梭
    乌衣 巧别 飞天 梦碗 魍蛟 阿朱 翎上 小丑 白驹 羽蛇 地城 初酒
    十二个与爱有关的故事,讲述*温暖的妖怪物语
    树妖老板娘携夫回归,重开不停!
    古风·动漫·幻想,裟椤双树作品——《浮生物语Ⅱ》温暖上市!
      江南、沧月、玄色联袂**!
  • 《浮生物语》是青春小说畅销作家裟椤双树的梦幻大作,第一部中, 树妖在来到现世、变成甜品店老板娘后,接待了形形色色的神秘客人,每 个神秘的客人,都会喝到她的浮生茶,给她说一个自己的故事。而在故事 的结尾中,树妖裟椤终于也收获了她圆满的爱情。 《浮生物语Ⅱ》由裟椤双树所著,《浮生物语Ⅱ》里,树妖老板娘和 老公孽龙敖炽不开茶馆,开起了旅馆,店名依旧叫“不停”。这回的帮工 也换成了纸片儿和赵公子。形形色色的客人入住了旅店,并且带来了他们 的故事——有速度快过时间的白驹,善于修补人心的蜘蛛精。与世无争的 蛟龙,还有混进了梁山伯与祝英台传说的碗妖…… 在这里,每个故事不仅有荡气回肠的爱情,也有至死不渝的友情,更 有生死相随的亲情,每个光临旅店客人的故事就如浮生茶一样,有着百转 千回后的苦涩与甘甜。更妙的是,你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杯浮生茶。
  • **章 乌衣
    第二章 巧别
    第三章 飞天
    第四章 梦碗
    第五章 魍蛟
    第六章 阿朱
    第七章 翎上
    第八章 小丑
    第九章 白驹
    第十章 羽蛇
    第十一章 地城
    第十二章 初酒
    后记
  • 说来也怪,益州城这般繁华的地方,裁缝店随处可见,何止百家。单 说西街上那家*大 的锦衣绣楼,里头的裁缝技艺精湛,专为城中达官显贵制衣,据说连长安 城里的皇亲国戚 都会派人来此定制新衣。这里,从来都是益外城中生意*好、规模*大的 制衣处,刺史大人 全家的衣裳都由锦衣绣楼包办。不过,在红花街的小裁缝出现之后,锦衣 绣楼—枝独秀的 局面,渐渐被打破了。
    客人们说,他做的衣裳,特别合身,特别好看,一穿上身去,再平庸 的脸上都有了 活生生的光彩似的,且收费又很低廉。
    对任何生意人来说,客似云来自然是求之不得,偏偏他的规矩是,一 个月,只做一 套衣裳,哪怕外头有几十个客人拿着银两翘首以待,他也只是笑着送客。
    他说,规矩就 是规矩,如果轻易被打破,那又何必有规矩。
    他手里的,是第十二套衣裳。月初的时候,益州城里的首富,东城王 府的大小姐, 遣了丫环来找他,带了一块锦缎,说要做一套裙衫,务必要在上元灯节之 前完成。
    在这之前,他不接受任何一个向他规定交货时间的客人。—件衣裳, 总得要做好才 能交货,赶时间是**坏心情也坏手艺的—件事。但,他接下了王家小姐 的生意。
    那天,他捧着这块月下云锦,独自在窗前坐了许久,手指在盘绕其上 的美丽花纹中 反复游走,小心翼翼。这块料子之所以叫月下云锦,是因为在白天跟黑夜 ,它的颜色是 不同的。白天,它只是一块普通的锦缎,颜色甚至有点发黑,只有在夜色 中,它才会显 现出月光一般的白色,并且带着淡淡的光晕。传说,身着它的人不论自身 姿容多么平凡, 都会变得皎洁如月,似仙子神妃。但,多年来,月下云锦都只是个传说。
    有人说,这根 本不是人间的东西,是有法力的妖怪织成的宝贝,凡人是无缘一见的。哪 怕有这样的传说, 无数织造者还是做梦都想领略它的风采,谁曾想,这么个天人神物般的玩 意儿,如此轻 易地摆在了他面前。
    如果,这真是王家小姐的东西,恐怕她根本不知道这就是百闻不得一 见的月下云锦, 只当是他家万千绫罗中的一块,随意交给丫环便了事。
    不识货,在任何—个时代都是遗憾。
    只不过,他肯定这月下云锦的所有者,*非王家小姐,而他当时肯接 下这所谓王家 小姐的活儿,**是因为来找他的人。
    那天下雨,她匆匆跑进来时,浑身都湿透了,鞋子上尽是泥浆,怀里 紧紧抱着用油纸 包了一层又一层的包裹。他正在细心熨烫刚刚做好的衣裳,她却没进屋, 怯怯地站在窗口, 举起一只衣袖,看似擦雨水,实则是故意遮住了脸,小心地说:“裁缝师 傅,我……我家 小姐要做衣裳。上元灯节前务必完成。” 然后,冻得像胡萝卜的手,微微发抖地将那包裹从窗户递了进来。
    “进来说话吧。”他放下熨斗,看着窗外的人。
    “不用了。”她固执地举着包裹,将脸努力扭到—边,躲闪着他的目 光。
    “不给我讲明你家小姐的身量尺寸,如何裁衣?”他淡淡道。
    她涨红了脸,说:“我家小姐身量与我相似。” “可我连你的全貌都不曾看到。”他莞尔一笑,“窗口只有你半个身 子。” 她迟疑了半晌,虽然极不情愿,又怀着某种期望,扭捏着走了进来, 把头低得不能再低。
    “抬头,何必畏畏缩缩,做衣裳而已。”他说,“佝偻着身子,我如 何量衡清楚。” 其实,他做衣裳从来不用尺量,只消看—眼对方的身形,便已成竹在 胸。
    她只好照做。
    屋子里的光线很足,他放了好几盏灯火,白天也如此,一个针眼都看 得清楚。
    他的衣裳之所以让客人如此满意,仅仅是因为仔细,用心,或许再加 一点天分,别 无诀窍。
    敞亮的光线中,她的面容,无所遁形。毫不出彩的脸孔,甚至可以说 难看,小眼睛, 塌鼻梁,雀斑密布,关键是,她的左眼是瞎的,一只毫无生气的灰白眼眸 ,与右眼** 不对称。身形也是矮小瘦削的,毫无少女婀娜多姿的一面,黑色的粗布衣 裙上满是污渍, 那死气沉沉的颜色,像朵附在她身上的乌云。
    他只端详了她片刻,收回目光,说:“可以了。” 她像得了大赦,拔腿就想跑。
    “等等!”他叫住她,把—把伞放到她手里。
    “裁缝师傅……”她愣在门口,抱着伞,想走又不敢走似的。
    “你叫什么?”他问,神情正常而坦然。
    她嚅嗫着说:“小糠……” “安康的康么?” “不是……糟糠的糠……”她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可爱的名字。”他笑了,看看门外,说,“下雨路滑,一路小心。
    上元灯节前晚, 来取你家小姐的衣裳吧。” P14-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