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绘本/动漫/卡通 > 卡通

战马(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9260
  • 作者:(英)迈克尔·莫波格|译者:李晋
  • 页数:170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5千字
  • 20160826_143910_006.jpg

    20160826_143910_007.jpg

    20160826_143910_008.jpg

    20160826_143910_009.jpg

    20160826_143910_010.jpg

    20160826_143910_011.jpg

    20160826_143910_012.jpg

  • 迈克尔·莫波格编著的这本《战马(精)》讲述了,1914年,英国德文郡乡间,一匹叫乔伊的枣红色小马被一位酗酒的农场主买下,随后与农场主的儿子艾伯特成了好朋友。艾伯特和乔伊相依相偎,一起快乐地长大。又因为父亲跟人打赌,艾伯特被逼在一周内,训练并非农用马的乔伊学会了犁地。没想到,这个本事在后来救了乔伊。    宁静芬芳的田园生活*终被战争的爆发打破了。


    农场主父亲为了保住濒临破产的农场,把乔伊卖给了军队,艾伯特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加入军队并找回乔伊……悲欢离合、生死辗转之间,深情眷眷的男孩艾伯特与战马乔伊,看尽人情冷暖与战火之殇,他们能否再次相互守护与拥抱?

  • 迈克尔·莫波格编著的这本《战马(精)》介绍了 ,我在农场的最后一个夏天,艾伯特开始骑着我去放 羊。我渐渐熟悉了教区的每条巷子、每棵树叶婆娑的 橡树、每扇咣咣作响的大门。我们会在水花飞溅中穿 过因诺森特矮树林下的河流,还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奔 到远处的弗尔尼山的山坡上。他不和我说话的时候, 就一直吹口哨或唱歌。他的口哨声我永远不会拒绝, 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一听见他吹口哨便跑过去,这样 做并不是出于顺从,而是因为我总想和他待在一起。    


    但是,我们不得不分开了,因为,战争开始了。

  • 迈克尔莫波格(Michael Morpurgo)
    英国最受欢迎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1943年出生于英国赫特福德郡,曾在伦敦、苏塞克斯和坎特伯雷等地求学,随后进入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学习英语和法语。迄今为止,已创作了百余部儿童文学作品。代表作《战马》初版于1982年,随后被改编为舞台剧和电影,风靡全球。2006年,他凭借在文学领域的贡献被授予大英帝国军官勋章。

  • 正文

  • 第一章    

    山坡上的田地,阴暗潮湿的马厩,沿屋梁来回穿 梭的老鼠,这些在我的记忆深处模糊成一片。不过, 卖马那天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楚,那种恐惧感纠缠了我 一辈子。
       我那时还不满六个月,腿长长的,行动笨拙,从 没离开过妈妈。那天,拍卖场乱哄哄的,我和妈妈分 开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妈妈是匹很棒的农用马,已经上了年纪,不过, 她的腿还是很明显地表现出爱尔兰马特有的耐力和健 壮。那天没几分钟,她就被卖掉了,我还没跟出门口 ,她就被人匆匆带走。 我却很难找到买主。或许是因为我当时惊慌失措 ,*望地转着圈找妈妈,或许是因为没有哪个农场主 或吉普赛人肯要一匹纤细瘦弱、还不是纯种的小马驹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为我到底有多不值钱争论了 好久,*后,我听见有人敲下拍卖锤,接着,我被赶 出门,进了外面的一个马圈。
      


     “花了三块钱,这马还不赖吧?是不是,我的小 坏蛋?真是不赖。”说话人嗓音粗哑,应该是经常喝 酒的缘故,他显然就是我的买主。不过我不会叫他主 人,因为我只有一个主人。
       我的买主手里拿着绳子,费力地爬进马圈,身后 跟着三四个红脸的酒友,每人都拿着一根绳子。他们 摘下帽子,脱掉外套,卷起袖子,朝我走过来的时候 都哈哈笑着。
       以前从没有人碰过我,因此我步步后退,一直退 到身体撞上马圈的护栏。他们同时朝我扑来,只不过 动作迟缓,我设法躲过了他们,跳到马圈中央,然后 又转身朝向他们。这会儿他们可笑不出来了。
       


    我呼唤着妈妈,听见她回应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我朝妈妈的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试图越过护栏,结 果被绊住前腿,卡在那儿了。我感到有人粗鲁地揪住 我的马鬃和尾巴,接着就有一根绳子紧紧拴住了我的 脖子。我被推倒在地,似乎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坐着人 ,让我动弹不得。他们稍微一松手我就开始挣扎,使 劲踢腿,直到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但他们个个五大 三粗,且人多势众。我被套上马笼头,脖子和头都被 勒紧。
       


    “哟,你还挺能跟我作对,是吧?”我的买主一 边勒紧绳子,一边咬牙切齿地笑着说,“我喜欢有人 跟我作对。不过我会想法治你的。你这只小斗鸡很快 就会服服帖帖。”    一路上我被拖着走,有根短绳把我拴在农用车后 挡板上,所以我每次扭头时都把脖子扯得生疼。
       我们走上去农场的那条路,辘辘地过了桥,进了 一间马厩,这是我的新家。此时我浑身无力,身上汗 津津的,头被笼头磨得生疼。
       来到新家的**天晚上,我得到的**个安慰是 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刚才那匹一路从市场拉车回来 的老马被带进我旁边的马厩。她进马厩时停住脚步, 朝我这边看了看,还温柔地低鸣了一声。
       


    我正想从马厩后方走上前去,买主忽然拿马鞭狠 抽她的肚子,我马上又退到后面,蜷缩到角落。
       “讨厌鬼,滚进去。”买主大吼道,“你一直就 是个讨厌鬼,佐依,别想把你那些把戏教给这新来的 小东西。”就在那一刻,我瞥见那匹老母马眼中流露 出的善良和同情,这安抚了我的情绪,让我不再感到 惊慌失措。
       我那买主踉踉跄跄地走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进 了前头的农合,我被留在这儿,没水,也没吃的。这 时传来开门的声音,还有人嚷嚷,接着就听到有人跑 过院子,兴奋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两个脑袋出现在马厩的门前,其中一个是个小男 孩。他仔细端详我半天,*后露出灿烂的笑容。“妈 妈,”他认真地说,“这马肯定很棒、很勇敢。您看 它抬头的样子。妈妈,您看啊,它浑身都湿透了。我 得给它擦擦。”    “你爸说别碰这马,艾伯特。”他母亲说,“他 说,*好先让这马自己待着,别碰它。”    “妈妈,”艾伯特说着取下马厩的门闩,“爸爸 一到赶集的日子就喝得醉醺醺的,喝醉了就犯糊涂。
    您告诉过我好多次了,说他醉酒的时候别听他的。妈 妈,您去喂老马佐依,我来照顾它。嗨,妈妈,您看 它是不是很棒?它几乎全身都是红的,是匹红栗马, 对吗?它鼻梁上的那个十字太**了。您见过长白十 字的马吗?您见过这样的吗?等它休息好了,我就要 骑它。我走哪儿都骑着它,没有哪匹马能比得上它, 全教区都不会有,全国都不会有。”    


    “艾伯特,你刚满十三岁。”他母亲站在另一间 马厩门口说,“这匹马太小,你也太小。不管怎么说 ,爸爸让你别碰它,要是让他在这儿撞见你,到时你 可别哭着来找我。”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