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50章

50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三节 西班牙的盛衰

16世纪前期西班牙的经济和政治状况

15世纪末,西班牙形成统一国家后,其国土除葡萄牙外,几乎包括整个比利牛斯半岛,还拥有巴利阿利群岛、撒丁岛和西西里岛。1504年起,又继承占有了那不勒斯王国。1516年,西班牙国王斐迪南死后无嗣,由外孙哈布斯堡家族的查理继承西班牙的王位,称查理一世(1516—1556年在位)。查理一世从父系继承了对勃艮第、尼德兰、卢森堡和法兰斯孔德的统治权。(1)现在这些地区也合并于西班牙帝国之内。1519年,查理一世的祖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1493—1519年在位)逝世,查理又贿选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称查理五世。这样,西班牙王国和帝国本部领土都入于查理一人手中。而他在意大利战争中打败法国,夺取米兰和其他地区,又扩大了在意大利的领土。16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西班牙殖民者侵占美洲的墨西哥、秘鲁、智利、哥伦比亚等地。1535年又从土耳其人手中夺得突尼斯。西班牙成为当时欧洲号称“日不没”的君主大国。这时是“西班牙的势力独霸欧洲的时代,是伊比利安人的炽烈想象为埃尔多拉多、骑士功勋和世界君主国的灿烂幻景所迷惑的时代”。(2)当时西班牙拥有强大的陆军和海军。

16世纪前期,西班牙的工商业有了进一步发展,出现资本主义手工工场的萌芽,西班牙的纺织工业最为著名,特产美利奴优质羊毛可以织造高级呢绒。塞维利亚是呢绒工业的中心,作坊将近16,000家,拥有纺织工人13万人(3)。寇思卡的花呢曾输往土耳其和北非。塞哥维亚、瓦伦西亚、萨拉曼卡、巴塞罗那、萨拉哥撒和其他城市呢绒的生产也很繁荣,到处都有呢绒作坊。丝绸工业发展也很快。16世纪中叶,托勒多有3000家丝织业作坊,丝织业手工业者和雇工人数,从1525年的1万人发展为16世纪中叶的5万人。此外,制造武器、皮革、船只及陶瓷等业也相当兴盛,托勒多的武器制造业、科尔多瓦的皮革制造业、阿斯图里亚斯和比斯开的造船业以及塞维利亚和玛拉加的制陶业等也都颇负盛名。

16世纪初,西班牙对外贸易也发展起来。西班牙有商船千艘,把美洲产品运销欧洲各地,获取巨额利润。西班牙输出品为羊毛、金属、水果、葡萄酒、橄榄油和皮革等,其中最主要的是羊毛,每年输往尼德兰就多达36,000—40,000捆。西班牙同意大利、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北非的贸易也十分活跃。但西班牙输出的多为农产品和半成品,输入的主要是制成品。这表明在西班牙经济繁荣时期已经存在着衰落的因素。以集市闻名全欧的城市梅迪纳、德耳、康波、布尔戈斯和瓦拉多里德逐渐发展成为国内商业中心。沿海城市塞维利亚、卡迪斯、巴塞罗那和瓦伦西亚等,发展成为巨大的商埠。

但16世纪的西班牙,封建生产方式仍占统治地位。阿拉冈还保持着农奴制。卡塔罗尼亚也保有农奴制的某些残余。封建反动势力和行会制度的压抑,使得新生的资本主义幼苗难于进一步发展。

在西班牙经济繁荣的同时,西班牙君主力图执行专制主义政策,但王权未能集中。在收复失地运动中,封建贵族取得了不少特权,并出现大批城市公社,卡斯提的城市公社尤多。卡斯提、阿拉冈、卡塔罗尼亚和瓦伦西亚四个地区各有由贵族、教士和城市上层组成的等级议会,具有制定税收等权利。国王必须向议会宣誓。查理一世即位后曾削弱大封建主势力,取消城市的自治权。查理一世的外籍宠臣肆意窃占西班牙国库,更激起诸自治城市和贵族的不满。君主专制政体成了西班牙城市自治权的威胁。

(1)斐迪南和伊萨贝拉的女儿安娜,是查理之母。查理之父腓力是哈布斯堡家族马克西米连和勃艮第玛丽之子。故查理能继承得到“勃艮第遗产”。

(2)马克思:《革命的西班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61页。

(3)包括住在农村,在家中为收购商工作的纺纱工在内。

城市起义

1519年,卡斯提议会对查理一世宣称:“陛下,您要知道,国王不过是领薪俸的国民公仆。”(1)1520年初,当查理一世准备去德国主持帝国议会时,卡斯提议会向国王提出:1.国王不要离开西班牙;2.不要从国内运走黄金和马匹;3.不得任命外国人担任高级官职。查理一世用许多诺言作代价,向卡斯提各议会取得新的辅助金后,于1520年5月前往德国。到德国后,查理马上背弃诺言,并任命外国人、枢机主教阿得连为摄政。这件事成了卡斯提城市起义的导火线。

1520年6月,卡斯提爆发城市起义。7月,卡斯提11个城市以托勒多城为首,组成号称“神圣议会”的革命军事同盟,中心在阿维拉城。一部分贵族和僧侣也参加起义。托勒多贵族胡安·德·巴狄利亚等人任起义军首领。起义军夺取托尔德西里雅斯和瓦拉多利德城。阿得连曾攻打塞哥维亚,但遭到失败。在人民群众推动下,起义运动迅速发展,席卷整个卡斯提,起义不仅反对专制王权,而且也反对贵族的某些特权,因而贵族开始倾向国主。狡猾的查理一世使用分化政策,他委派两个西班牙大贵族为副摄政,于是大贵族立即退出运动。1521年春,中等贵族也退出运动。1521年4月,在维拉拉战役中,国王政府军击溃由市民和农民组成的起义队伍,巴狄利亚被俘处死。革命城市相继失陷。托勒多城在巴狄利亚的妻子玛利亚领导下,一直坚持到当年10月。1522年夏天,4000德国雇佣军进入西班牙,最后镇压了起义,290名起义骨干被判处死刑。

城市起义被镇压后,城市自由被取消,议会虽然存在,但已不起什么作用。西班牙的专制政体奠基于斐迪南与伊萨贝拉统治时期,当时王权曾起过进步作用,它奠定了国家统一的基础,并借城市之助,抑制了贵族的专横。现在,查理一世压制城市,并以贵族作为王权的依靠力量,这就使得西班牙的专制政治更具有反动性。西班牙本质上还是没有中央集权化的、涣散的国家,“仍旧是一堆共有一个挂名君主的治理不善的共和国”。(2)马克思曾把西班牙的专制政体与欧洲其他国家专制政体做对比,指出:“在欧洲其他大国里,君主专制是作为文明中心、社会统一的基础出现的,……在西班牙则恰恰相反,贵族政治虽趋于衰落,却保持自己的最恶劣的特权,而城市虽已丧失自己的中世纪的权力,却没有得到现代城市所具有的意义。”(3)

(1)参见马克思:《革命的西班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60页。

(2)马克思:《革命的西班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62页。

(3)马克思:《革命的西班牙》,《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62页。

16世纪后期西班牙经济的衰落

查理五世于1556年退位时,他的弟弟斐迪南继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班牙王位由他的儿子腓力二世继承,领土包括西班牙本土、尼德兰、意大利境内属地和美洲殖民地。腓力二世统治时期(1556—1598年),西班牙经济在经历16世纪前期短暂繁荣之后,已开始衰落。

16世纪后期,托勒多绝大多数毛织和丝织作坊倒闭。寇思卡只剩下三四个呢绒作坊。萨拉哥撒的呢绒生产几乎全部停顿。全国呢绒产量缩小至五分之一,丝织品仅能供应本国需要量的十分之一。其他制造业的产量也都急剧下降。

西班牙的君主专制政体代表贵族阶级的利益。西班牙贵族热衷于从殖民地和对外战争中掠取财富,并不关心本国工商业的发展。西班牙政府对工商业也没有加以保护。查理一世时代,西班牙政府就鼓励外国商品输入和本国原料的输出。为了保护本国呢绒工业,西班牙本应禁止羊毛出口,但由于大批羊群属于西班牙贵族,国家不愿损害贵族的利益,并未禁止羊毛出口。1512—1557年,羊毛出口量增长了两倍。而西班牙贵族又宁愿穿英国和尼德兰的呢绒,不屑穿国产呢绒,外国呢绒充斥西班牙市场,这些都大大地影响了西班牙呢绒在国内外市场上的竞争能力。至于从殖民地流向母国的大量黄金,浪费于奢侈挥霍的宫廷开支、腐朽糜烂的贵族生活、庞大的封建官僚机构的开支(卡斯提有五分之一的人变成官员),以及为建立世界帝国的迷梦而进行无休止的国外战争。这样,流回母国的财富,不是转化为资本,促进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生长,而是消耗于非生产性的开支并维护了封建制的各种关系。

西班牙工商业的发展比较薄弱,也使得西班牙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来发展自己的工业。西班牙没有殖民地所需要的工业品,殖民地也不需要西班牙的农产品。因此,西班牙在占领广大的美洲殖民地以后,主要是保存了军事征服的性质。同时由于“价格革命”在西班牙发生得最早,而且最为激烈,物价在一个世纪内上涨四倍多。比较便宜的外国商品通过走私等渠道大量进入西班牙殖民地。甚至西班牙商人也把外国商品运到自己殖民地去。因此,殖民地的黄金源源不断流入外国工商业者的荷包。

1556年爆发的尼德兰资产阶级革命,大大加深了西班牙的衰落。表现之一是,西班牙最主要的出口贸易羊毛贸易受到极其沉重的打击。著名的“米德尔堡事件”(1)就是尼德兰革命打击西班牙羊毛贸易的主要事例。1574年2月,当西兰省起义群众占领商业军事重镇米德尔堡时,没收了西班牙存放的、准备运往布鲁日的6000多包羊毛,价值14万杜卡特。西班牙羊毛出口和海运保险重镇布尔戈斯因此受到致命的打击。尼德兰革命前的1561—1568年,布尔戈斯商人平均每年运往佛兰德尔的羊毛为5789包,而在北方起义爆发后,1569—1572年的四年间,运到佛兰德尔的羊毛平均每年减少60%。“1574年事件”中,布尔戈斯损失的羊毛占四分之一强。同时,布尔戈斯的承包商还必须交付相当于布尔戈斯全年税收四倍的保险金,作为对羊毛船主损失的赔偿。布尔戈斯从此一蹶不振。尼德兰革命和布尔戈斯的衰落迫使西班牙不得不将羊毛输出路线改道,先在法国港口卸货,然后经陆路运往佛兰德尔,转运口岸及通行税的增加,使得西班牙唯一重要的出口商品——羊毛成本提高,在国际市场中竞争能力更弱,而不能不趋于衰落。

西班牙农业危机加深了西班牙经济的衰落。西班牙封建主对农民的剥削极其残酷,国家也向农民索取苛重的捐税,重租与苛税迫使农民破产。经营养羊业的贵族特殊团体麦斯塔,1517年有羊286万只,到1556年增至700万只,羊群流动放牧,夏季由南到北,冬季由北到南,沿途践踏农田,破坏庄稼。政府赋予麦斯塔各种特权,不准农民在田地上设置拦羊的篱笆,因而粮食生产受到很大破坏。17世纪初,西班牙粮食生产大减,不得不从国外进口粮食。橄榄林的收获量也大大减少了。

重税政策也加深了工商业的衰落。西班牙政府规定在出售手工业品与农产品时必须缴纳10%的交易税。本国与殖民地间的贸易也须缴纳重税。16世纪末叶,西班牙人民由于缴纳沉重的赋税而损失所售出商品价值的30%,某些手工业品甚至损失出售价值的40%—60%。西班牙专制主义用自己的赋税政策扼杀了新生的工业。

在西班牙的经济衰落中,天主教会的反动作用也不能忽视。随着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在意、德、英、法各国的开展和新旧势力的殊死搏斗,西班牙越来越成为欧洲天主教势力的堡垒。16世纪到17世纪初年,天主教会领地约占西班牙全国土地二分之一左右,这些领地都是典型落后的旧式封建经营的地产。西班牙的神甫和男女修士几乎占全国人口五分之一左右。他们和躲藏在寺院内的各式各样寄食者一道,逃避国家赋税,过着寄生生活,成为西班牙经济生活的赘瘤。腓力二世通过宗教裁判所,大肆没收富裕工商业者的财产。从1565年起,又制定一系列迫害摩里斯哥(2)人的法令。禁止摩里斯哥人说阿拉伯语、穿民族服装、做伊斯兰教礼拜及携带武器等,并责成他们把子弟送到基督教学校受教育。1568—1570年摩里斯哥人被迫举行大规模起义。最后在1609—1610年之间,大约有50万摩里斯哥人被逐出西班牙国土。而摩里斯哥人拥有较高的手工业、农业技术水平,他们的被迫害与被驱逐,使得西班牙人口更为稀少,经济更加衰落。

(1)参见威廉·腓力普等:《西班牙羊毛与荷兰起义》,《美国历史评论》第82卷,第2期(1977年4月)。

(2)1492年格拉那大被攻陷后没有离开西班牙而被迫改宗基督教的摩尔人,叫摩里斯哥人。

西班牙霸权的丧失

腓力二世不但在国内进行反动统治,而且还借口消除异端,任意干涉别国内政,不断对外进行战争。1571年,西班牙和威尼斯组成联合舰队,在腓力二世之弟、奥地利的唐·约翰指挥下,在勒颁多大海战中打败土耳其拥有264艘战舰的大舰队。1580年,西班牙攻陷里斯本,次年兼并葡萄牙及其全部殖民地。但在对尼德兰、英国和法国的战争中,腓力二世却遭到惨败。对尼德兰革命的镇压,耗尽西班牙朝廷及其美洲殖民地历年的税收,尼德兰北部七省的独立使西班牙在政治上、经济上都遭到严重打击。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远征英国,结果,几乎全军覆没,从此海上霸权落入英国手中。1589年,腓力二世又出兵干涉法国胡格诺战争,西班牙干涉军打入巴黎,援助法国天主教徒,历经十年,终于兵败被逐。

一连串的战争加剧西班牙的经济衰落,西班牙财政紊乱,1575—1596年腓力二世两度宣告破产,拒付国债。到1598年腓力二世死时,西班牙国债多达1亿加尔登。

到了腓力三世统治时期(1598—1621年),西班牙继续衰弱。政府一再增加税收,卡斯提的税收16世纪中叶时为300万杜卡特,而17世纪中叶增达1700万杜卡特。而1607、1627和1647年每隔20年仍不免发生一次财政危机。1608年,流浪者人数多达15万人。16世纪下半叶到17世纪上半叶,由于瘟疫和饥荒、移居殖民地、逐走摩里斯哥人和欧洲各国经久不息的战争,西班牙国内人口大减,托勒多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二,许多大城市减少一半,有的减少四分之三。有些小镇和村庄甚至消失。

西班牙国际地位也每况愈下。1609年,腓力三世己被迫和荷兰休战,实际上承认了荷兰独立。三十年战争期间,西班牙站在德皇方面作战,屡遭失利。三十年战争后,西法之间的战争仍在继续。1659年签订的比利牛斯和约,西班牙将牙买加割让给英国,将鲁西永和佛兰德尔的一些城市割让给法国。1640年,葡萄牙利用西班牙卡塔罗尼亚爆发规模巨大的人民运动反对西班牙君主专横的统治、西班牙处境十分困难的机会,恢复独立。1647年,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同时爆发起义,并且都一度成立民主共和国。起义虽然终于被镇压,但给西班牙统治阶级以严重打击。17世纪中叶,西班牙在欧洲的霸权地位完全丧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