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19章

19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四节 俄罗斯

(一)基辅罗斯公国

留里克王朝的建立

公元5、6世纪,东斯拉夫人从故乡普利佩亚特沼泽地迁至东欧平原。此后广泛分布在东欧平原上:西自德涅斯特河,东达顿河、奥卡河和伏尔加河上游,南至黑海滨海地区,北抵拉多加湖一带。6世纪时基本上处于原始公社制阶段。7、8世纪时,其原始公社制开始解体。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公社逐渐转变为地域联系的农村公社和大家族公社。这一转变的关键是定居。此时,东方斯拉夫人形成若干向阶级社会过渡的部落联盟。各联盟都以设防城市为中心。其中较大的是北方的诺夫哥罗德和南方第聂伯河中游的基辅。这时,东方斯拉夫人开始遭到诺曼人的入侵。

北欧的诺曼人在8世纪至9世纪时正处在氏族制瓦解向阶级社会过渡的军事民主制阶段。诺曼人军事领袖率领亲兵,乘船沿水陆进行广泛的军事远征,最初具有浓厚的掠夺性质,随后逐渐过渡到侵占土地,开始定居生活。入侵东欧的诺曼人称为瓦兰吉亚人,他们乘船由芬兰湾各河口溯航至东欧内地,从事掠夺贸易,甚至沿伏尔加河深入到里海,顺第聂伯河进入黑海,到达拜占庭帝国。正如诺曼人开始在西欧占领土地建立国家一样,瓦兰吉亚人在东欧也从掠夺贸易转为定居于征服地区并建立政权。这一活动对正在形成中的东方斯拉夫国家产生了重大影响。

862年,瓦兰吉亚人的军事首领留里克,率领亲兵队推翻了诺夫哥罗德公爵的政权,成为诺夫哥罗德小公国的王公。南方的基辅也由瓦兰吉亚人阿斯科德和迪尔建立了基辅公国(1)。879年留里克死后,他的亲属奥列格(880—912年在位)做了留里克年幼儿子伊戈尔的摄政。882年,奥列格沿水陆南下征服基辅,杀掉阿斯科德与和迪尔,并将其统治中心由诺夫哥罗德迁到基辅。“奥列格在基辅就任王公,并称基辅城是俄罗斯诸城市之母”(2)。此后,留里克家系子孙迅速合并,并征服了东斯拉夫人各部落公国,以及其他一些非斯拉夫部落。这一合并与征服的结果,形成了以东方斯拉夫人为主体的幅员辽阔的国家,俄国编年史家称之为“基辅罗斯公国”。由留里克开创的第一代王朝——留里克王朝,后来在血统上与东方斯拉夫人相融合,接受了他们的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从而成为斯拉夫化的本土王朝,其王统绵延六百余年。留里克王国在俄罗斯以及东欧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苏联学者B.A.雷巴科夫为了反驳“诺曼起源说”,把12世纪基辅编年史上记载的神话中人物基伊公爵,指为6世纪时基辅的首任大公,从而把基辅罗斯的历史提早了300年。19世纪的俄国历史学家A.A.沙赫马托夫曾考证,基辅与奥列格是同时代的人,而在基伊与阿斯科特之间,未见记载有其他人。又据1841年俄罗斯编年史,基伊是个摆船或狩猎的人。

(2)王钺:《往年纪事译注》,甘肃民族出版社1994年版,第52—53页;拉夫连季编:《往年纪事》,朱寰等译,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第17页。

封建关系的形成和蒙古入侵

东方斯拉夫人社会发展的特点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受到邻国社会发展的影响,在奴隶的剥削形态尚未普遍的情况下,便形成了封建制度。

8世纪至9世纪时,东斯拉夫人已普遍从事农业,兼营畜牧业,但狩猎、采集、捕鱼等在经济生活中仍占有重要地位。在东斯拉夫人居住地区中的湖泊沼泽地带,地表泥层下蕴藏着较易开采的铁矿,使当地居民易于制造铁工具。北方森林地区的居民用铁斧砍伐林木,南方草原地区的居民用铁镰清除野草。然后放火烧荒,用耒耜松土,开辟耕地。主要农作物是麦类(黑麦、小麦、大麦和燕麦等)。社会的基本单位已是由若干比邻大家族结合起来的农村公社,后称“维尔福”,其成员称为“斯莫尔德”(即自由农民)。耕地归各家所有,森林、牧场、荒地等仍属村社公有。这时,东方斯拉夫人的邻国拜占庭帝国的封建化过程正在迅速发展。基辅罗斯建国前就和拜占庭有贸易关系,受到拜占庭的先进生产力和文化的影响,并从拜占庭传入了基督教——东方正教,这些对东方斯拉夫人的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基辅罗斯建国后,东方斯拉夫人社会便开始了封建化的过程。

基辅罗斯的早期封建关系是以没有采邑的臣属关系或采邑仅仅包括贡赋为其特点的。留里克王朝统治的初期,大公的剥削方式比较原始,主要是通过“索贡巡行”,向人民征收毛皮、蜂蜜、粮食等贡物。大公酬劳亲兵的方式则是分配贡物。10世纪至11世纪,基辅罗斯的农业生产因铁犁的改进而进一步发展,村社自由农民中的贫富分化加剧,少数富户兼并破产农民的土地,失地农民逐渐沦为依附者。地主王公贵族也开始夺取村社土地,建立庄园,奴役自由农民,强令履行各种封建义务。

912年,奥列格死后,留里克之子伊戈尔(912—945年在位)执政。于941年、944年进攻邻国拜占庭,均惨败而归。伊戈尔本人因多次向德列夫利安部落索贡,被当地居民杀死。伊戈尔的陵墓长期在德列夫利安人地区的伊斯科罗斯坦城。其子斯维雅托斯拉夫(962—972年在位)继续奉行留里克的劫掠和“贸易”政策。曾击败佩彻涅格人并与拜占庭短兵相接。当班师回基辅时,毙命于埋伏在第聂伯河附近的佩彻涅格人之手,终年仅30岁。斯维雅托斯拉夫之子弗拉基米尔(980—1015年在位)统治时期继续对外战争,扩张领土,同时以同拜占庭公主安娜联姻的方式求得邻国谅解。988年,弗拉基米尔宣布东正教为国教,强令基辅臣民集体接受宗教洗礼,并且建立大主教区,兴修教堂和寺院,用斯拉夫语做礼拜。由斯拉夫圣徒西里尔和美多德用斯拉夫文字译成的《圣经》广泛流传起来。弗拉基米尔又捐赠大片土地给教会,逐渐形成教会大地产。教会、王公、贵族朋比为奸,争相兼并农民土地。僧俗封建大土地所有制最终形成。

智者雅罗斯拉夫统治时期(1019—1054年),通过立法进一步巩固已形成的封建关系。颁布《雅罗斯拉夫法典》,规定封建主对所属领地上的农民有司法裁判权;地主杀死农民只需付少量偿金;农民死后无嗣,地主有权没收其财产。此外,成立教会管理机构,修建彼彻尔斯克修道院以神化封建统治。基辅罗斯封建制度至此终于确立起来。

随着封建关系的发展,封建贵族势力不断扩大,到12世纪,基辅公国分裂为十多个封建小国,互相混战。其中较大的有基辅、斯摩棱斯克、里亚赞、诺夫哥罗德、罗斯托夫、苏兹达尔等,以罗斯托夫、苏兹达尔最为强大。13、14世纪时,封建割据的罗斯各封建小国,分别遭到蒙古、立陶宛、波兰的入侵。国家的分裂割据,削弱了抵御外族的力量。1237年,拔都率领蒙古大军大举侵入罗斯,先后占领东北部的里亚赞、弗拉基米尔等,继而夺取整个东北地区,然后转向南部,到1240年占领了基辅。1243年拔都由中欧折回伏尔加河下游,建立金帐汗国(又名钦察汗国),以萨莱为都城,其统治地区包括整个东北罗斯。蒙古的统治使东北罗斯的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金帐汗唆使罗斯各王公相互攻讦,然后分而治之,要他们分别接受册封和诏令,称臣纳贡,承担军役。于是基辅罗斯彻底解体,以后逐渐由日益强盛的莫斯科公国所取代。

(二)从莫斯科公国到沙皇帝国

莫斯科公国的兴起和俄罗斯中央集权国家的形成

莫斯科原系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属于罗斯托夫-苏兹达尔公国,是弗拉基米尔王公的领地,1147年开始建成。13世纪末成为拥有封土的莫斯科公国。当时幅员虽小,但莫斯科扼奥卡河、伏尔加河的商业要道,为莫斯科王公带来大宗税收。莫斯科地处东北罗斯的中心,四邻有许多小公国,不容易受到德意志和蒙古的直接侵袭,因而有利于发展经济。

莫斯科公国是凭借蒙古势力而兴起的。金帐汗国从罗斯各公国的王公中选拔一人,册封为“弗拉基米尔及全俄罗斯大公”,代其向全俄罗斯征收贡赋,其代价是他可将弗拉基米尔城及其四周并入自己的领地。由于直接利益之所在,俄罗斯王公们竞相争夺这一位置。

14世纪初,维特尔公国大公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从蒙古统治者手中获得弗拉基米尔大公称号,开始代表金帐汗向全俄罗斯征收贡赋,并领有弗拉基米尔城及其周围疆土。

莫斯科公国一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就适应了蒙古金帐汗分而治之的要求。当时蒙古的最高统治者是乌兹别克汗。为了防止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权势不断扩大,他利用俄罗斯诸王公之间的矛盾又起用莫斯科的尤里·达尼洛维奇(1303—1325年在位)。达尼洛维奇是莫斯科政策的初创者。这种政策根据马克思的分析就是“充当汗的卑鄙工具,从而窃取汗的权力,然后用以对付同他竞争的王公们和他自己的臣民”(1)。尤里·达尼洛维奇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接受了乌兹别克汗的建议,迎娶汗的妹妹为妻,因而博得了汗的欢心。由于他甘作鹰犬,立即得到一支蒙古军来对付其政敌。当他和特维尔大公内讧时,他的妻子被掳去丧命。尤里控告米哈伊尔,米哈伊尔被汗处死。特维尔王公终于丧失了汗的宠信。但尤里不久也被特维尔王公杀害。

尤里的弟弟伊凡·卡里达(2)(1325—1341年在位)诡计多端,依仗教会势力,订立同盟,胁迫邻近公国向其屈服。他用金银财帛贿赂大汗及其妻妾、近臣,频繁朝见金帐汗,以求取信于蒙古统治者。1327年,他亲率蒙古大军镇压特维尔起义,得到汗的器重。次年,被封为“弗拉基米尔和全俄罗斯大公”。此后,伊凡利用“大公”称号,大肆搜刮民膏,兼并邻国土地,并将全俄东正教大主教驻节地迁至莫斯科,使政教合一,以提高其统治威信。从此莫斯科河流域附近土地都归附于他。俄罗斯国家的疆域初步形成。

伊凡·卡里达的孙子季米特里·伊凡诺维奇(1359—1389年在位)继位后,莫斯科公国达到了鼎盛时期。他把莫斯科城周围的木墙改为石墙以防御外敌入侵。同时继续与邻近各公国作战,迫使他们臣服自己。在莫斯科公国逐渐强大的同时,金帐汗国却日益衰弱了。1378年,金帐汗国马麦汗派遣鞑靼王公联合立陶宛和里亚赞大公,进攻莫斯科,季米特里率军15万迎击。1380年9月,双方在顿河流域的库里科沃原野进行了决战。金帐汗军队大败而退。季米特里由于这次胜仗,获得“顿斯科伊”称号,意为“顿河之王”。这次战役,使金帐汗遭到毁灭性打击,其统治从此一蹶不振。

从14世纪末至15世纪末,东北罗斯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各城市之间经济联系更为密切。莫斯科成为重要商业中心,与中亚、黑海和地中黑沿海都有贸易往来。伊凡三世统治时期(1462—1505年),曾于1462、1474年先后占领雅罗斯拉夫和罗斯托夫公国,1471—1478年灭诺夫哥罗德公国。伊凡三世利用各汗国之间的内讧和汗位争端,继续奉行其祖先所制定的对付金帐汗的方针,并不断实施新的措施,与克里米亚汗联合对敌,停止对金帐汗纳贡。1480年,夏金帐汗阿合马又联合立陶宛进攻莫斯科,但当蒙古军在奥卡河支流乌格拉河与俄军对峙时,立陶宛军队失约,金帐汗军队因天寒粮尽,及受到克里米亚汗的袭击,无力作战,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于1480年11月狼狈撤退。至此,金帐汗长达200多年(1240—1480年)的对俄罗斯的统治结束了。

伊凡三世统一东北罗斯后,便积极筹建俄罗斯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1472年,他迎娶拜占庭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1449—1453年在位)的侄女索菲亚·巴列奥略为后。以后又与意大利、土耳其、伊朗等国建交,希望通过外交手段实现其继古代罗马及拜占庭帝国之后建立新帝国的幻梦。他自比为拜占庭帝国的继承人,把拜占庭皇帝的双头鹰徽记作为自己的徽记,把过去独立的诸侯王公降为居官的世袭领主,并由其代表组成咨议机关“杜马”。莫斯科被称为“第三罗马”。莫斯科大公掌握最高权力,下设管辖全国的中央权力机构,有地方大公派总督管理。总督的任期、权限和薪俸都有规定。中小封建主是军队的主要力量,其领地不得世袭、转让和出售。伊凡三世对人民实行残暴统治。1497年颁布新法典,改革诉讼程序和司法制度,对杀死主人,反对封建法制的人,规定处以极刑。还限制农民迁徙自由,农民只能在尤里节(俄历11月26日)前后一周的时间内,在向地主清偿租金的前提下才准离开。农民的农奴化过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伊凡三世之子瓦西里三世(1505—1533年在位)先后在1510年和1522年把普斯科夫和梁赞并入莫斯科公国。1514年,他将邻近被立陶宛占领的古城斯摩棱斯克也划入俄罗斯版图,此后中央集权的多民族国家开始形成。

(1)马克思:《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68页。

(2)绰号“卡里达”,俄语系“钱袋”之意。

沙皇专制制度的建立

伊凡四世(1533—1584年在位)继位时年仅三岁,其母叶琳娜·格林斯卡娅担任摄政。她镇压了伊凡四世两个皇叔的叛乱,于1538年猝然去世。年轻的伊凡四世是在目睹贵族相互争权倾轧的环境中长大的。1547年1月,伊凡四世成年加冕称为沙皇。(1)伊凡亲政这年是莫斯科和全国各地人民起义反对大贵族及总督暴政的一年。伊凡四世一面镇压人民起义,一面进行改革,以削弱大贵族势力,加强王权。

伊凡四世于1550—1556年进行司法、行政、军事三方面的改革。司法方面,1550年颁布新法典,公布惩治贪污的条例,统一全国法律,各地设司法机关,削弱地方长官司法职权,提拔中小地主担任各级官职。军事方面,建立配备火器的步兵和近卫团,加强炮兵组织。1555年,在中央设领地衙门和军事衙门。还废除总督制,改由地方中小贵族充任的法官负责司法。第二年又颁布军役法,规定无论大贵族的世袭领地或中央贵族的采邑,每150俄亩的土地必须提供全副武装的骑兵一名。大贵族在这方面的特权被取消,骑兵人数大为增加。

上述改革虽有利于巩固王权,但大贵族手中仍有大片领地。1565年,伊凡四世推行新政策,意在摧毁大贵族抗拒沙皇的经济基础,满足小贵族的土地要求。他将全国划分为由“杜马”管理的普通区和由沙皇直接管理的特辖区两部分。凡土地富饶、商业发达、具有军事意义的地方皆为沙皇特辖区,分给支持沙皇并服军役的中小贵族。收回特辖区内大贵族的世袭领地,将遥远的普通区土地作为交换。又自中小贵族中挑选亲信组成特辖军团,以镇压大贵族的反抗。蓄意谋反的大贵族被处死者甚多,因而伊凡四世(即伊凡雷帝)有“恐怖的伊凡”之称。以上措施,沉重打击了大贵族割据势力,确定了沙皇专制政体。伊凡四世建立的中央集权制,使封建割据的残余势力受到约束,有利于俄罗斯封建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他还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张版图的战争。1550年、1552年两次出兵进攻喀山汗国,迫使喀山汗国向俄国称臣,1556年又兼并阿斯特拉罕汗国,占领全部伏尔加河中下游流域和乌拉尔山以西的领土,统治着鞑靼人、玛里人、楚瓦什人、乌德摩尔特人、巴什基里人、摩尔多瓦人等各族人民。在扩张的基础上,俄罗斯开始成为一个沙皇统治下的多民族国家。

(1)意即帝王、皇帝,“沙”是古罗马皇帝称号凯撒(Caesar)的音译。

(三)农奴制的加强和农民起义

农奴制的加强与农民地位的恶化

俄罗斯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完全建立在对农奴、自由农民残暴剥削压迫的基础之上。16世纪以来,在俄国,劳役地租、实物地租和货币地租三者并存,劳役租仍为主要形式。连年的战争,特别是立窝尼亚战争使大片土地荒芜。据统计,1584—1585年,莫斯科省的荒地面积竟达84%。沙皇扩增军费,中小贵族加重压榨,使农民处境日趋恶化,依附农民(对分制佃农、契约农等)显著增加。俄罗斯农民不堪压榨,大批逃往顿河与伏尔加河一带草原地区(当时这一带尚未纳入沙皇俄国版图)。获得自由的农民,称为“哥萨克”(1)。哥萨克人除务农外,还建立军事组织,有时劫掠过往商人。

为了保证地主的劳动人手,沙皇政府制定了种种法规以防农民出走。如前文所述,伊凡三世颁布过限定农民离开地主的时间和条件的法令。伊凡四世在1581年实施所谓“禁年制”,规定凡宣布为“禁年”的年份,在尤里节时也不准农民出走。1592年至1593年沙皇政府重新调查土地,一经登记,农民就永远不准离开地主,成为固定农奴,甚至规定自由人只要为人做工半年以上就沦为主人的农奴。当时西欧各国农奴制已经解体,而俄国却加强了农奴制。

1598年,沙皇宫廷宣布:伊凡四世的幼子年仅九岁的季米特里,在宫廷玩“竖刀入地”游戏时,误伤身死。留里克王朝绝嗣,贵族会议推外戚大贵族皇叔鲍里斯·戈都诺夫(1598—1605年在位)为沙皇,一些大贵族极其嫉妒。1601—1603年,俄罗斯连年发生饥荒,农民的不满情绪激增。这时民间流传一种说法,季米特里系被大贵族戈都诺夫蓄意谋害,但并未死,已逃亡波兰,长大成人。波兰国王利用俄国动荡不定的局势,乘机支持一个自称伊凡四世幼子季米特里的人带领波兰军队于1604年秋侵入俄罗斯。不明真相的俄国农民,幻想来了“好沙皇”会支持农民改变困苦处境,又加轻信部分贵族谎言,因而支持伪季米特里。1605年6月20日,伪季米特里在俄罗斯西南部农民和哥萨克的斗争配合下,长驱直入莫斯科。但他在占领莫斯科自立为沙皇后,立即露出波兰侵略者的本来面目,次年5月被莫斯科人民起义推翻。俄国大贵族利用人民起义之机,窃夺了政权,拥立大贵族叔伊斯基公爵为沙皇(1606—1610年在位)。这时,农民反对农奴制的斗争达到高潮,各地此伏彼起的起义汇合成大规模的农民战争。

(1)“哥萨克”一词,出自鞑靼语。意为“无家可归的自由人”。原系各地为摆脱沙皇统治逃亡到顿河及边境的农民。

波洛特尼科夫起义

1606年夏,在俄国西南部爆发了波洛特尼科夫领导的逃亡农奴和哥萨克人的起义。波洛特尼科夫原是著名的莫斯科大贵族特廖捷夫斯基公爵的农奴,曾被辗转卖到土耳其当奴隶。他率领起义军从普迪夫尔城出发,打退沙皇叔伊斯基军队;9月23日,经卡卢加战役获胜后,乃直接向莫斯科进军。起义者提出向封建主夺回土地,消灭地主,并宣布承认季米特里为他们的沙皇。10月7日起,起义军包围莫斯科,起义军发展到十万人左右,(1)大大震慑了沙皇的封建统治。但是,在向莫斯科进军途中混进了一小部分贵族,起义军成分发生变化。11月27日,当农民军与沙皇军队在莫斯科城下作战的关键时刻,小贵族巴什科夫带领部下投降沙皇。12月2日双方在科特勒村再次会战,沙皇又获胜。波洛特尼科夫率农民军退往卡卢加。1607年春,沙皇军队跟踪围攻,双方激烈交战。伏尔加河流域的摩尔多瓦人、玛里人全力支持波洛特尼科夫,于5月初击败沙皇军队。卡卢加解围之后,波洛特尼科夫乘胜攻克土拉城,与另一支由伊凡·高尔察科夫领导的起义军汇合。1607年5月,沙皇再次纠集大军重重包围土拉城,农军在缺粮无援的情况下仍英勇抵抗了四个月之久。最后,沙皇拦水灌城并进行诱降,10月10日起义军被迫投降。1608年1月,高尔察科夫被绞死,3月波洛特尼科夫被弄瞎眼睛又被投水淹死。这次起义具有明显的反封建性质,不论在规模上和意义上都是俄国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战争。

在波洛特尼科夫农民战争期间,波兰封建主认为有机可乘,再次利用和支持新傀儡,即第二个伪季米特里进侵俄国。1608年春,伪季米特里第二率领以波兰、立陶宛人为主的大军,在俄国的波尔霍夫附近经两天激战,打败沙皇叔伊斯基,于6月抵达莫斯科附近的土希诺村。从此伪季米特里第二被称为“土希诺沙皇”。俄国的许多大贵族动摇于依附土希诺或莫斯科之间。沙皇与瑞典缔结军事同盟以拒波兰。1609年秋,波兰国王亲率大军入侵。俄国大贵族和波兰国王达成协议:保持俄国大贵族原来的特权,他们支持波兰王子弗拉底斯拉夫为俄国沙皇。1610年9月,俄国大贵族为波兰侵略者打开了莫斯科城门,公开出卖祖国。

1612年10月,由市民米宁和爱国贵族帕沙尔斯基为首的义勇军,领导俄国人民奋起反击侵略者,终于从波兰侵略者手中解放了莫斯科。1613年1月,大贵族罗曼诺夫家族的米哈伊尔称沙皇,自此开始了罗曼诺夫王朝(1613—1917年)的统治。

(1)围攻莫斯科的起义军人数说法不一,有的记载为60,100人,有的说187,000人。参见伊·伊·斯米尔诺夫等:《十七至十八世纪俄国农民战争》,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50页。

斯杰潘·拉辛起义

罗曼诺夫王朝致力于加强农奴制度,当政不久便血腥镇压了诺夫哥罗德、喀山等地区的农民起义。嗣后又多次重申追捕逃亡农奴的期限为15年。1648年,莫斯科以及其他城市的下层人民相继起义,反对沙皇政府。统治者在镇压了起义之后,于1649年颁布新法典(称《法律大全》),规定贵族有无期限追捕逃亡农奴的权力,追回的农民连同家属及其全部财产都归还原来的农奴主,从而在法律上最后确立了农奴制度。农奴被固定在地主庄园里,地主可以任意把他们买卖或转让。封建农奴制的俄国,政治上由沙皇实行专制主义的统治。1649年的法典把沙皇抬高到有绝对权力的地位。沙皇的意志就是法律,一切大小贵族在沙皇面前都要自称奴仆。

农奴制的确立,激起广大劳动群众新的反封建斗争高潮,1667—1671年,在西南地区爆发了斯杰潘·拉辛领导的农民起义。拉辛是顿河地区的哥萨克人,其兄惨遭大贵族杀害。他痛恨贵族统治。拉辛本人身材高大,谦虚老成、刚毅勇敢。他在1652年和1661年曾两度从南至北穿过俄国国土。有军事和外交经验,会讲数种语言,深孚众望。17世纪时,逃亡到顿河、伏尔加河流域的农民越来越多,但出路越发困难。那时,哥萨克人中已发生贫富分化。富有者同哥萨克穷人以及新来的逃亡者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从1667年春天起,斯杰潘·拉辛率领一支哥萨克穷人,在顿河、伏尔加河下游以及里海以南,袭击过往的沙皇政府和富商的船队。拉辛起义军的参加者有逃亡农奴、奴仆、纤夫、流浪者以及饱受压迫的各族人民。拉辛率领起义军向俄罗斯腹地进军。1670年6月,攻陷阿斯特拉罕,溯伏尔加河北上,夺取萨拉托夫和萨马拉。9月围攻辛比尔斯克,另两支农民军向伏尔加河以西挺进,逼近莫斯科。起义军席卷了俄国伏尔加河以西直到奥卡河的大部分地区。拉辛把战利品、丝绸、衣服和珍贵物品分给大家。人民拥戴他,称拉辛为“父亲”。

在进军过程中,拉辛沿途散发文告,号召被压迫人民起来消灭贵族和吸血鬼,夺回土地、财富和牲畜。但是他号召反对的主要是农民最直接的压迫者——地主、领地管理人、商人、城市上层和高利贷者,并没有提出要推翻沙皇专制政府,而且对沙皇抱有幻想。

农民战争的迅猛发展,引起统治阶级极大的恐慌,沙皇下令动员莫斯科和外省的贵族军队,联合起来绞杀拉辛起义。1670年10月,起义军和沙皇部队在辛比尔斯克附近决战,农民军失败,向顿河方向撤退。拉辛征募新军,重整旗鼓。1671年4月,拉辛被当地富裕哥萨克出卖;6月6日,在莫斯科被肢解处死。其部下在伏尔加河流域斗争了一个时期。

波洛特尼科夫起义和斯杰潘·拉辛起义,沉重打击了封建统治阶级,这两次农民起义都是由于缺乏鲜明的政治纲领,以及起义队伍的成分复杂,而招致失败。和西欧相比,俄国农民战争的宗教色彩不浓,但经常表现为幻想能有一个“好沙皇”来改变他们被剥削、被压迫的苦难现状。所以恩格斯说,俄国“农民起义去反对贵族和反对个别官吏,但是,除掉冒名沙皇的人充任人民首领并要夺回王位的场合以外,从来没有反对过沙皇”(1)。

(1)恩格斯:《流亡者文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第621页。

(四)沙皇俄国早期的领土扩张

16世纪初,俄罗斯统一国家形成后,国土仅偏于东欧一隅。1533年伊凡四世继位时,俄国的疆界,西自斯摩棱斯克和普斯科夫,南抵基辅,东部尚未到达喀山一带,面积约280万平方公里。1547年,伊凡四世加冕称“沙皇”后,在内政改革和加强国家军事实力的基础上,实行对外的领土扩张。沙俄除向四周推行地域性的蚕食和鲸吞政策外,还试图进行水域扩张,争夺出海口,力图向海洋方向打开“窗口”。在1610—1640年期间,俄国边界向南推进了450公里,向东扩张达4500公里之多。

伊凡四世时对外扩张是按照西进、南下、东侵三个方向进行的。

立窝尼亚战争

伊凡四世首先将扩张矛头指向西方,征服波罗的海沿岸地区,争夺出海口。

波罗的海地当北欧交通要冲,又是沙俄前往大西洋的最短通道。伊凡四世曾说过,波罗的海水的分量是值得用金子来衡量的。沙皇要进出于波罗的海,必须占领从里加湾到芬兰湾的沿海地带,特别是立窝尼亚。立窝尼亚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欲控制波罗的海,必先占领立窝尼亚。这一地区从12世纪起就是日耳曼立窝尼亚骑士团(又名宝剑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的辖地,至16世纪已日趋衰落。

立窝尼亚战争从1558年1月开始,前后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伊凡四世借口立窝尼亚骑士团与立陶宛联合反对俄罗斯,从而挑起战争,派4万俄军越过立窝尼亚边界,攻陷芬兰湾南岸爱沙尼亚的要港那瓦尔和塔尔图等城,包围里加主教区。1559年,签订停战协定。此后,立窝尼亚利用喘息之机,与波兰国王兼立陶宛大公西吉斯孟德二世缔约,接受保护,从而使战争具有了国际性质。

1560年2月,战争再次爆发,俄国军队占领马林堡城,8月攻下重镇维尔扬吉,消灭了骑士团。这一胜利直接威胁了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安全,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波兰、立陶宛、瑞典、丹麦都参与了对沙俄的战争,使争夺战持续多年。这是第二阶段。1561年开始了战争的第三阶段。这时,俄国的对手已是欧洲几个强国。首先是瑞典出兵占领爱沙尼亚北部,包括塔林在内。同时立窝尼亚又与波兰、立陶宛缔约,撤销骑士团的建制,将西德维纳河以北并入立陶宛,形成西德维纳公国;在西德维纳河以南建库尔兰公国,作为波兰—立陶宛的藩属。1562年,沙俄进攻立陶宛,威胁其首都维尔纽斯。1579年波兰参战,包围普斯科夫,同时瑞典从北方进攻。1582年俄国与波兰订立十年停战条约,次年又与瑞典签约停战。各国疆界维持原状。立窝尼亚战争历经25年(1558—1583年),沙俄丧失了波罗的海沿岸部分土地,以失败而结束。

俄国和乌克兰的合并

16世纪初,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均属于立陶宛公国。1569年波兰贵族在卢布林召开的国会上宣布立陶宛和波兰合并。白俄罗斯仍属立陶宛,乌克兰大部土地则归波兰直接统治。波兰统治者攫取乌克兰村社的最好土地,推行农奴制,继而又强迫乌克兰人改宗天主教,这些民族歧视政策,严重阻碍了乌克兰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

从16世纪末叶起,乌克兰人民不断展开反对波兰统治的起义。1648年春,在富裕哥萨克波格凡·赫米尔尼茨基领导下,乌克兰人民举行总起义。起义自第聂伯河下游开始,迅速席卷乌克兰全境。1648年5月至9月间,两度打垮波兰军,俘获其统帅。年底,光复了基辅城。起义军获胜后,迫使波兰国王不得不承认乌克兰为独立行政区。1651年,波兰再度调集大军前往镇压乌克兰。赫米尔尼茨基为了反抗波兰,先后两次乞援于克里米亚汗,均遭叛卖。波兰贵族同克里米亚汗相互勾结,重占基辅,对乌克兰进行烧杀抢劫,成千上万的乌克兰人被掳往克里米亚为奴。赫米尔尼茨基转而向沙俄求助。

1653年秋,沙俄以“保护和支持乌克兰”为名,向波兰宣战。1654年1月,在佩累雅斯拉夫会议上,乌克兰部分贵族表态,决定乌克兰归属在俄罗斯统治之下。1667年,沙俄利用战局对其有利之机,同波兰签订为期十三年半的休战条约(即“安德鲁索沃停战协定”)。条约规定:白俄罗斯的一部分地区、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东岸的乌克兰划归沙俄。1686年俄波和约中,又确定基辅也合并给俄国。从此,乌克兰等地被合并于俄国。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俄罗斯人同处于沙皇统治之下。

沙俄在西伯利亚的扩张

沙俄对西伯利亚的扩张自16世纪后半期。最先是吞并伏尔加河流域,进占与俄国东南部接壤的鞑靼人的几个汗国:克里米亚汗国、诺该汗国等,逐步控制了伏尔加河中下游和乌拉尔山以西广大地区。伊凡四世征服伏尔加河流域后,在进行立窝尼亚战争的同时,继续东侵,向西伯利亚发动远征。沙俄对西伯利亚的兼并,最初是授权大地主兼盐商斯特罗干诺夫家族,令其招募雇佣军,沿河进侵逐渐蚕食。当时西伯利亚各族人民处于较低的社会发展阶段,而且沙俄的扩张又无强邻竞争,因此发展迅速。1555年,失必儿汗国(即西伯利亚汗国)被迫向沙皇纳贡。1558年,伊凡四世将卡马河中游和楚索夫河(卡马河支流)流域非俄属土地“赐给”斯特罗干诺夫家族,授予他在该地筑堡招兵、拓地扩张及镇压居民的“全权”。1574年,伊凡四世授意出兵失必儿汗国,侵入西伯利亚腹地。1579年,斯特罗干诺夫兄弟招募以叶尔马克为首的一批哥萨克,到1581年 9月,叶尔马克纠集840名侵略军(内有540名哥萨克队伍),进侵西部西伯利亚。失必儿汗国的库程汗和人民一起展开抗俄斗争,先后八次决战。首都伊斯堪城失守后仍顽强抵抗。叶尔马克因扩张“有功”,博得伊凡四世的亲自接见,并赏赐给他两副盔甲、一个奖牌以及沙皇的一件皮袍,被捧为“英雄”。1583年和1584年,伊凡四世连续派出两支军队增援叶尔马克。失必儿汗人民采用游击战术继续抵抗侵略者,1584年在夜袭中获胜。当时,俄军缺粮,又染上坏血病,叶尔马克主力被歼。叶尔马克在跳船脱逃时,失足落水淹死在额尔齐斯河中。

1586年初,沙俄以控制河流、步步为营的方式,两次派兵进侵失必儿汗国。先后构筑秋明城(1586年)、托博尔斯克(1587年)和塔拉(1594年)等城堡为军事基地。1598年,库程汗被迫退入南方草原,为宿敌杀害。失必儿汗国人民坚持17年之久的抗战,终告失败。沙俄兼并西部西伯利亚后,强迫当地人民信奉东正教。1621年,调诺夫哥罗德城的修士大祭司盛扑里安到托博尔斯克,充任首任西伯利亚大主教。俄国教会把叶尔马克吹捧为“民族英雄”,加以“神圣”的尊号。沙俄政府在托博尔斯克城为叶尔马克树立了16米高的大理石纪念碑。

沙皇以征收贡赋的方式,大肆掠夺西伯利亚盛产的皮毛,成为俄国对外贸易的最大项目。17世纪时,掠自西伯利亚的毛皮价值,占当时沙皇国库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沙皇吞并失必儿汗国后,利用东部西伯利亚多数居民处于氏族社会阶段,相互少联系的状况,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继续东侵。

与此同时,沙俄政府还组织了所谓的“探险队”、“航海者”等以“考察”、“旅行”等等名义进行“地理发现”,所到之处都将其划为沙俄的“领土”。

17世纪初,沙俄的一些“探险”队伍,沿各个河流向东北亚进行扩张。1601年,康德拉特、库罗奇金沿叶尼塞河下游驶至大海,占领皮亚辛河河口一带。17世纪20年代,他纠集40名同伙,自土鲁罕斯克出发,沿下通古斯卡河巡回,并穿过布里亚特草原,进入上通古斯卡河(安加拉河),然后沿叶尼塞河口回到出发地。1633年,伊凡·勒布罗夫和伊里亚·彼尔菲列夫沿勒那河顺流而下到达北冰洋,然后由海上航行至雅纳河河口,11年中,在西起哈坦加河,东至科雷马河的西伯利亚各河流域航行,直至西伯利亚北部海岸。1644年,伊塞·伊格纳其耶夫由科雷马河口航抵恰温湾,建立科雷马过冬地。哥萨克谢苗·迭日涅夫和企业主菲多特·波波夫,于1648年6月至9月间,从海上绕过亚洲东北角——楚科茨克半岛(又称大石角),通过亚洲和美洲之间的航峡(后称白令海峡)。从16世纪80年代至17世纪40年代,为了扩大对亚洲的殖民扩张,建立了雅库次克城堡(1632年)作为主要据点。自1581年叶尔马克远侵起,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沙俄以极快的速度扩张至鄂霍次克海岸(1639年),将西伯利亚的大部分土地并入自己的版图。

沙俄对高加索和中亚的兼并

伊凡四世征服喀山汗国、阿斯科特罕汗国后,便加紧对高加索的渗透和扩张。

16世纪至17世纪,奥斯曼帝国与伊朗之间为争夺高加索而进行激烈的斗争。伊、土在高加索的战争,使当地人民深受其害。高加索人民的反侵略斗争,此伏彼起。

16世纪中叶起,沙皇伊凡四世通过阿斯特拉罕到黑海的出海口,不断插手高加索。1557年,沙俄在北高加索的中心战略地点松孟河与捷列克河汇合处,设哥萨克军屯,通过达利亚尔山隘口的通路,又觊觎格鲁吉亚。1560年,伊凡四世以援助北高加索卡巴达尔所属卡赫齐部落酋长为名,派兵进驻卡巴达尔。沙皇对高加索长达三百多年的扩张史从此开始。

早在伊凡四世时期,沙俄已向中亚扩张。1573年,伊凡四世为了征服西部西伯利亚,曾派遣切普科夫使团前往中亚,诱请哈萨克汗协助沙皇夹击失必儿汗国(库程汗),遭到哈萨克汗国严词拒绝。16世纪末,沙俄吞并失必儿汗国,向西部西伯利亚移民,并在哈萨克斯坦边境北部建立秋明、托博尔斯克和塔拉等城堡后,使疆界进一步接近哈萨克草原。1595年,沙俄又派斯捷潘诺夫使团前往哈萨克的铁维凯尔汗处,重演强迫进行的“自愿归属”活动。同年3月,沙皇自行颁发哈萨克属于俄罗斯“臣民”的特别诏书。从此围绕所谓“归属”问题,在中亚展开了长期斗争。

沙俄对中国黑龙江流域的侵略

沙俄的势力达到东部西伯利亚之初,他们对中国的内河黑龙江尚一无所知,1636年俄国才传闻外兴安岭以南有一条黑龙江。在此之前,沙俄任何中央文献中从未涉及该江名称。1638年至1642年,沙俄的哥萨克莫斯克维金、佩尔菲列耶夫及巴赫捷亚罗夫等人曾先后对黑龙江进行入侵的试探。1643年,沙俄利用中国明、清两朝交替、清军主力入关之机,由雅库茨克统领戈洛文,派遣其文书波雅科夫率军,远侵黑龙江,这是沙俄首次对黑龙江的武装侵略。

波雅科夫于7月间率侵略军从雅库茨克出发,入侵中国精奇里江一带。1644年,沙皇下谕:“如新土地上有人难以制服……则可用战争和破坏他们的一些地方的手段。”波雅科夫到处捕捉人质,肆意虐杀,甚至以人肉为食。据载,“哥萨克吃掉50个异族人”。黑龙江当地居民称他们为“吃人恶魔”。

1649—1650年及1650—1653年,沙俄两次派出以盐商、盗窃犯、大暴发户哈巴罗夫为头子的侵略军入侵黑龙江地区。1650年9月强占中国达斡尔族人的驻地雅克萨。哈巴罗夫带着沙皇发下的“远征令”和转交“博克达汗”(即清朝皇帝)的信件,扬言:如拒绝臣服沙皇,就要动武,将中国男女老幼“斩尽杀绝”。侵略者所到之处强筑堡寨,“焚烧住区,杀害居民捕捉俘虏”(1)。1651年6月,哈巴罗夫攻占达斡尔人的伊古达尔城,一次就屠杀中国男子661名,掠夺妇女243人,儿童118人。许多老弱居民被投入火中烧死。1652年4月,中国军民首次联合作战抗俄,史称乌扎拉村战役。由于中国军民的不断斗争,哈巴罗夫侵略军仅能在黑龙江上游沿岸窜扰。

沙俄侵略军践踏中国主权的血腥暴行,激起我国黑龙江流域达斡尔人、鄂温克人等各少数民族同仇敌忾。中国军民连续进行多次保卫祖国的反击战,如1654年松花江之役,1655年呼玛河口之役,1657年尚坚乌黑之役,特别是1658年松花江和牡丹江(库尔翰江)的两江之战中,击毙匪首斯捷潘诺夫,大涨了中国军民的锐气。同年,一支哥萨克军强行在我境内筑涅尔琴堡并再次侵占雅克萨城,四处行劫。中国政府一再提出和平解决边界问题,均遭俄方拒绝。经过1660年古法坛村之战和1665年巴海之战,沉重打击了殖民强盗,侵略军不得不龟缩逃回到雅库茨克。1685年6月,中国收复雅克萨城。沙俄入侵一再失败后,不得不同意进行边界谈判。中俄经平等协商,在1689年签订《尼布楚条约》。条约中明确规定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是中国领土。

(1)引自安·米·潘克拉托娃主编:《苏联通史》第1卷,莫斯科,外文书籍出版局1955年版,第254页。原书的标题为:《争取阿穆尔河区域之斗争》。原著承认:“以前向阿穆尔地区人民索取贡物的中国人……”说明这一地区向与沙俄无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