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 第10章

10世界通史(修订版)中世纪卷

第二节 11世纪至15世纪的法国

法国王权的加强

11世纪,随着城市的产生与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法国加佩朝王权在反对封建割据势力的斗争中,找到了强有力的支持者——城市。为了发展工商业,市民阶层要求统一,反对分裂。他们以金钱和武力支持国王与封建割据势力作斗争,而国王则给城市以自治权,并采取一些有利于工商业发展的措施。

国王与城市联盟发端于10世纪,但最初并不巩固,而且经常遭到破坏。例如法国北部的琅城,曾用大量金钱向领主买到自治权。1112年,主教高德理把钱花光以后,企图取消琅城的自治权,市民知道以后,主动向国王路易六世献出400里佛尔,可是主教高德理却以700里佛尔贿赂国王,于是公社特许证被取消,市民忍无可忍,举行武装起义,但遭到镇压,城市被国王军队洗劫一空。直到12世纪中叶以后,法国国王才有意识地利用城市来和封建主作斗争。路易七世(1137—1180年在位)为了争取城市的支持,曾先后颁发自治特许证达25起之多。他的儿子腓力二世(1180—1223年在位)也认识到城市对加强王权的重要性,先后对41个旧城和43个新城颁发特许证,追认它们的特权和准许它们成立自治的公社。1185年他下令修整巴黎市容,用鹅卵石铺路,一位富商竟捐献11,000银马克来支持他的行动。

腓力二世在市民阶级的大力支持下,1202年,借口英王约翰不履行封臣义务,宣布剥夺他在法国的全部领地,仅用十多年的时间,先后攻占诺曼底、安茹、缅因、屠棱等地,金雀花王朝在卢瓦尔河以北土地全归腓力所有。在同英王约翰及反加佩同盟的决斗中,1214年7月27日的布汶战役最有决定意义。腓力二世同德国新皇帝腓特烈二世结盟,经过激战使英王约翰和他的同盟者——原德皇奥托四世的军队几乎被歼殆尽,被俘的伯爵达五人,而男爵则有二十余人。此役法国大胜,占领了英王约翰在法国的大部分领地,也将佛兰德尔置于法国控制之下。法国成为西欧强国。腓力二世因而获得“奥古斯都”的尊号。

在腓力的孙子路易九世统治时期(1226—1270年),城市自治运动的高潮已经过去,他执政期间只颁发一个新的城市特许证(发给埃格莫特港)。路易沿着他祖父所走过的道路,继续致力于加强王权的工作。首先是司法改革,他自认是最高法官,重大案件须送交国王法庭审理。他设立巡回检察官,监督地方官吏。他严禁领主私斗,规定“国王四十日”,即:双方领主交战须在40日前通知对方,而被挑战的人,可以在此期间向国王申诉,国王根据情节仲裁,这样既可减少内讧,也可提高国王威信。

路易九世的币制改革,是增加王室收入和加强王权的一种手段。987年加佩王朝建立时,法国境内共有150种钱币。1226年,路易九世即位时仍有80个左右的封建主拥有铸币权,这对国家统一十分不利。路易九世下令王室领地除国王所铸造的货币外,不得使用其他货币。由于许多领地已为王室所兼并,这样就大大减少劣质货币的流通,国王的钱币通行全国,促进了经济统一,有利于工商业的发展。

路易九世军事上开始招募雇佣兵,国王有了直辖军队,他本人还是第七次、第八次十字军的组织者,但下场是可悲的。在第七次十字军远征中,他在埃及被俘(1249年),花了很大一笔钱才得以赎身。第八次远征时,他攻打北非突尼斯,1270年8月25日患瘟疫身亡。

他的孙子腓力四世(1285—1314年)统治时期,王权进一步加强。他通过政治联姻,兼并了那瓦尔王国和香槟伯国。1300年,他又力图完全吞并工商业发达的佛兰德尔地区,但他所推行的重税政策,遭到佛兰德尔各城市的反抗。1302年,布鲁日市民举行起义,约有3000法国人被屠杀。腓力四世派兵前往镇压,同年7月11日,在库尔特累战役中,腓力的军队又遭痛歼,6000名骑士和200名大贵族阵亡,相传有4000双金马刺被遗弃在战场上,故称“金马刺之役”。经过这一挫折,腓力四世被迫放弃了对佛兰德尔的吞并。

picture

腓力四世在同教皇的斗争中赢得胜利。为了增加财政收入,1296年腓力下令对教会财产征收20%的所得税,遭到教皇卜尼法斯八世的坚决反对,因为他原系前任教皇派驻法国的特使,他的12处领地中,有七处在法国,征收所得税直接损害他的利益,所以立即发出“教俗敕谕”,未经教皇同意,禁止教士向国王交纳所得税,否则开除教籍。腓力四世也不示弱,报之以禁止一切黄金、白银和珍贵珠宝输往国外,这样教会就不可能从法国得到收益,教皇次年被迫媾和,默认了腓力四世的征税权。然而不久,教皇又颁布“神圣一体敕谕”,提出教会权力至上,教皇位于国王和皇帝之上的要求,1302年2月腓力四世当众烧毁教皇敕令,并召开有市民代表参加的“三级会议”,公开与教皇对抗。腓力四世又派遣自己的亲信诺加勒率领少数随从到意大利,与罗马贵族科隆纳勾结,于1303年9月8日,袭击罗马教廷,将卜尼法斯八世软禁三日,75岁的罗马教皇受惊过度愤懑而死。1305年,法国西南部波尔多大主教被选为教皇,这就是克莱门特五世(1305—1314年在位),腓力四世将教廷从梵蒂冈迁至法国南部边界的阿维农城,教皇成为法王的“人质”达70年之久(1308—1378年),史称“阿维农之囚”。在此期间,红衣主教团的134名成员中,法国人竟占113位,卜尼法斯八世之后的七任教皇都是法国人,这说明实际上教皇已受法国国王所操纵。

为了摆脱财政上的困境,腓力四世决定消灭他的债主神庙骑士团。1307年大部分骑士团的成员被逮捕,他们的财产被没收。据说在巴黎,骑士团的金库里就存有15万枚金币(金银器皿除外)。1312年腓力四世迫使教皇解散神庙骑士团。结果国王不仅摆脱债务,而且骑士团的许多财产也落到王室手里。

腓力四世的历史功绩是创建“三级会议”,虽然它是高级教士、贵族和市民上层的代表机构,农民和城市平民被排斥在等级机构之外。但等级代表机构的建立是巩固封建国家的重要步骤,它促进了法国的政治统一。

百年战争的早期阶段

1328年加佩王朝告终。新的华洛瓦王朝登上法国历史舞台。第一任国王是腓力六世(1328—1350年在位)。在他统治时期,英法爆发了旷日持久的百年战争。英法两国争夺领地的斗争由来已久。近因是法王想收复英国在法国的最后一块领地亚奎丹,而英王爱德华三世则借口自己是腓力四世的外孙,要求继承法国王位。而战争导火线是法王想吞并富庶的佛兰德尔。1336年佛兰德尔伯爵路易(他是法国王室亲属)下令逮捕英国商人,禁止佛兰德尔与英国通商。英王爱德华三世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禁止羊毛输入佛兰德尔并逮捕一部分佛兰德尔商人作为报复,造成手工工场停产,工人失业,秩序一片混乱。1337年11月英王爱德华三世向法王腓力六世下挑战书,百年战争由是开始。1338年,根特市民在纺织业行会领袖范·阿特威尔德的领导下,夺取政权,并同英国缔约,路易伯爵逃回巴黎。接着布鲁日、伊普勒等城市也采取行动。

早在1337年5月24日,法王便采取措施,宣布没收英王在法国的领地,并派兵进入亚奎丹,夺取要塞数处。英法首次主力战发生在1340年6月24日,英法两国舰队在佛兰德尔北部的爱克留斯港(1)发生遭遇战,法国172艘战船,被击沉142艘,从此英国控制了英法海峡,顺利运兵至法国大陆。

由于教皇克莱门特六世的斡旋,和平维持到1346年春,战端又起,同年8月26日,双方会战于克勒西,英国新型步兵的弓箭手(2)战胜身穿甲胄缺乏效率的法国骑士和雇佣兵,法军死伤万余人,其中,大小封建主约1500人。接着,英军又于1347年攻占加来,这时加来不仅是商港,也是重要的战略基地。

从1355年起,英国军队再度发动进攻。1356年9月19日,双方会战于普瓦提埃,法王约翰率骑士1500人,被7000英军迎头痛击,约翰和他的幼子腓力,还有17位伯爵同时被俘,英军大肆劫掠,使法国城乡经济遭到严重破坏。

(1)又译斯留斯,或斯鲁伊斯。

(2)强弓硬箭,能在170码的距离内射穿骑士的大腿和马鞍。

巴黎市民起义和扎克起义

1356年法国在普瓦提埃战役失败之后,18岁的王太子查理监国摄政,他为了筹集战费和国王赎金,乃召开三级会议,在800名代表中,半数是市民代表,他们要求国王的行动需受特别监督,应惩治失职官吏,并拘捕以财政大臣罗伯特为首的22名高级官吏,强迫他们交出侵吞的公款。王太子查理十分害怕,下令解散会议,市民更加不满,整个巴黎开始骚动。查理被迫于1357年2月再度召开三级会议。在巴黎呢绒商会会长艾田·马赛的操纵下通过一系列改革决议,称为“三月大敕令”,其中最主要的是三级会议设立36人的执委会(每个等级13人),负责监督政府,国王必须服从三级会议的决定,每年召开三次例会,审定国家大事。如果国王执行大会决议,市民则同意筹款装备3万军队,抗击英军。此外,还有对租税收支进行监督及救济贫民等。

王太子查理一再拖延执行改革决议,终于爆发市民起义。1358年2月以艾田·马赛为首的3000名起义者,冲进王宫,当着王子的面杀死三名贵族,一个叫罗伯特·克来芒,是正统的军事贵族;一个是康福兰勋爵;还有一个是法官西蒙·布西勋爵。王太子查理由于艾田·马赛的包庇掩护,使他在混乱中逃出巴黎,在郊区集结军队,修筑工事围困起义的市民。

这时法国北部农民因战乱和重税也爆发起义。当时法国各地名目繁杂的捐税竟达7000种之多,仅直接税就占农民收入40%—50%,人头税占5%。向教会交纳的什一税占农民收入15%左右。1348年一场蔓延整个欧洲的“黑死病”,也波及法国。375名主教死了207人。64位大主教死了25名。剩下的红衣主教28人,其中9位又在一年后死去。至于农民和城市贫民死者更是无法统计。早期百年战争中,英法两国封建主和雇佣军都乘机掠夺法国农民,特别是饱受兵燹之害的法国北部更为悲惨。那里到处是战火的遗迹。尽管大小牲畜所剩无几,领主们还是要求按原来头数征税,每头牛按十个金币,每只羊按四或五个金币付款。他们极少去想如何使自己的属民免遭敌人的进攻和侵袭。当时的情况是:经济残破,五谷不生,遍地废墟,农民处境严重恶化,被迫铤而走险。

1358年5月28日,生活在巴黎北部博韦主教区的农民,打死几名行凶的王太子军士,起义由是开始。接着克勒芒郊区等地走投无路的农民也操起武器奋起反抗贵族,并选出有军事经验的吉约姆·卡尔为他们的首领,他们汇集了5000人,摧毁一座名为德库尔诺维里的顽强的城堡。起义队伍中除农民外,还有不少城市贫民。他们认为:法国的贵族、骑士,不能抗拒外敌,只会欺压、劫掠人民,所以最痛恨贵族、领主。起义者的口号是“消灭一切贵族,一个不留!”但他们误认国王是保护人民的,所以起义者的旗帜上绘饰着王徽百合花。贵族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他们重新积聚力量,推选法王约翰二世的女婿、西班牙北部那瓦尔国王“恶人”查理为首领,率领1000左右的武装人员向博韦地区进发,当地农民军分两支,每支3000人,另外还有600骑士,他们大多数有武器。6月10日,“恶人”查理诡称要“和谈”,并派出三名骑士打着白旗,邀请吉约姆·卡尔前去谈判,吉约姆·卡尔由于缺乏警惕,只身来到敌军营,背信弃义的“恶人”查理,立即将他逮捕。本来同法国交战的由罗伯特·瑟考特指挥的英国雇佣军也趁农民没有首领之机,倾全力从左翼进攻,由于失去指挥,农民军一片混乱。先后被杀害者达两万多人。吉约姆·卡尔遭受酷刑,贵族把烧红的铁环当作王冠戴在他头上,遭到百般凌辱和折磨,最后壮烈牺牲。起义在高潮时,分散各处的起义军共达十万多人。法国封建主蔑称农民为“扎克”(乡下佬意),历史上称这次起义为扎克起义。

扎克起义是中世纪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它严重地打击了封建势力。法国的农奴制在14世纪以后,基本上被废除了,从而调整了生产关系,解放了生产力,推动历史向前发展,为法国的统一和民族形成创造了条件。

农民起义的失败,给巴黎市民政权敲起了丧钟。王太子查理的军队将巴黎团团围住,1358年7月31日巴黎街头发生巷战,艾田·马赛在战斗中被打死,8月2日王太子查理的军队占领巴黎,接着对起义市民进行大屠杀。

贞德抗英与百年战争的胜利

1359年11月英王爱德华三世再度向法国进攻,王太子查理无力再战,被迫于1360年与英国缔结布勒丁尼和约,法国同意割让加斯科尼、基恩等地,以300万克隆(1)赎回法王约翰。

1364年法王约翰病死,王太子查理由监国践位,称查理五世(1364—1380年在位),他利用和约给予的喘息机会,实行一系列改革,在三级会议的同意下,把关税、盐税和户口税变成固定税收,整顿财政,重建城堡。在军事上改变传统的战术,避免大阵地作战,并建立常备雇佣军,扩大炮兵。1374年还确立了军事参谋部的体制,并创建了一支拥有120艘战船的强大舰队。在杰出司令官杜给克朗的指挥下,从1369年至1380年,法军逐步清除国内敌人的两百多个要塞,英国除保留加来、波尔多、瑟堡和布勒斯特等沿海城市外,其他领地几乎全被法军收复。1369年,双方缔结28年的停战协定。

1380年查理五世死,由其患癫痫病的12岁的儿子查理六世继位(1380—1422年在位)。国内两大封建集团:奥尔良党和勃艮第党趁国王年幼多病,相互争权,政府瘫痪,人民不满。1381年朗该多克爆发“提香”(意为隐藏在森林的人)起义,1382年5月巴黎爆发“铅锤党”起义,他们用铅锤为武器,攻打监狱,捕杀贪官污吏。1413年,巴黎又发生“加波士起义”,领导者是肉商行会负责人加波士,他们公开支持勃艮第党,但被奥尔良党支持者阿尔曼雅克公爵的军队和城市上层分子所镇压。于是勃艮第党向英国求援。英王亨利五世利用这一有利局势,在1415年8月11日亲率战船1300艘,士兵6万人在塞纳河口登陆,在阿金库尔附近的战役,大败法军,由奥尔良公爵率领的法军损失近1万人,而英军只损失1600人。接着法国北部和首都巴黎也被占领。英王亨利五世宣布由他统治法国。1422年,英王亨利五世与法王查理六世先后死去。英方宣布,由亨利五世与法兰西公主所生的不满周岁的婴儿——英王亨利六世兼领法国国王。法国北半部在英国占领之下,南半部由法国王太子查理以布尔日为据点,率军对峙。

1428年10月,英军乘胜向奥尔良城挺进。奥尔良是通向法国南部的咽喉,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能否保住奥尔良,关系到整个法国民族的生存,此时,战争性质对法国来说,已成为正义的、反侵略的民族保卫战争。

picture

人民群众从残酷的现实中,看出了封建统治阶级的腐败无能,他们拿起武器抗击英国侵略者。贞德作为法兰西民族的一个优秀儿女,在抗英斗争中,用鲜血谱写了一曲英雄的凯歌。1410年1月6日,贞德出生在法国香槟和洛林交界处的东列米村中一个笃信宗教的农民家庭里。1425年夏,英国侵略军和勃艮第分子先后侵犯贞德的家乡,烧杀掠夺,激发了贞德的爱国热情,决心要拯救自己的祖国。但她和许多朴实的农民一样,不可能认清国王是封建剥削阶级的总代表,相反,把国王看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主宰。因此她决心谒见王太子,她把祖国的命运寄托在王太子查理的身上。1428年5月的一天,她来到沃古勒尔城,见到城防司令波德黎库尔,贞德第一句话便是:上帝派她来拯救法兰西,为查理加冕。贞德的献身精神,引起了巨大的回响,迫使波德黎库尔派兵护送贞德到希农去晋见王太子。1429年3月8日的晚上,王太子出于政治的需要,热情地接待了贞德,亲自询问了她的来意,这时奥尔良正处于危急之中,因此,她说:“给我军队,我要立即去解救奥尔良城!”经过许多周折,国王终于同意贞德向奥尔良进军。1429年4月27日,贞德手持王太子赐给她的宝剑,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率领7000名法军,浩浩荡荡出发了。4月29日晚,贞德顺利地进入奥尔良,给被围困的人民带来了信心、鼓舞和力量。5月4日奥尔良城保卫战的序幕揭开,经过三小时激战,攻占桑鲁要塞,英军167人被击毙,40人被俘。5月7日攻占屠棱。敌人兵败如山倒,5月8日,被英军包围209天的奥尔良城终于被解围了,这是一次唤起民族自信心的胜利。人民为歌颂贞德,尊称她为“奥尔良姑娘”。6月18日在奥尔良西北的巴泰战役中,英国军队又遭惨败,被打死的就达2500余人,英军统帅塔尔波也被俘。贞德队伍已发展到3万人。7月16日贞德大军解放兰斯,第二天查理在兰斯大教堂举行隆重的加冕礼,太子登极,称查理七世。国王赐予贞德贵族称号和大量币帛,但她拒绝接受,却坚请国王立即进军巴黎。贞德的声誉日益增高,法国贵族和大臣们既害怕又妒忌,乃蓄意破坏和谋害贞德。9月8日战斗刚打响,国王命令收兵,贞德没有勇气违抗圣旨,只得撤军。1430年3月末,康边告急,贞德率兵前往。由于守城指挥官弗拉维叛卖,有意把她关在城门外,贞德不幸被俘,六个月后,勃艮第公爵以1万金币的代价将贞德卖给英国人。昏君查理七世忘恩负义,见死不去赎救。贞德在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面前,大义凛然,宁死不屈。1431年5月24日,贞德被宗教法庭诬为女巫判处火刑,在卢昂广场上被英国侵略军活活烧死。临刑前,她奋力高呼:“你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的!”“法兰西万岁!”贞德英勇就义。在为贞德复仇的口号下,法国人民高举抗英旗帜;1436年,巴黎起义群众为查理七世打开首都大门。1447年后,卢昂和诺曼底相继收复。1453年,基恩获得解放,除加来海港仍在英国手中以外,法国完成了领土的统一。

(1)1克隆约等于5先令。

法兰西民族国家形成的开始

英法百年战争是在法国民族解放斗争高潮中结束的。贞德英勇献身的爱国主义精神,成为法国民族的典范。失地的收复为法国政治统一和民族形成创造了有利条件。查理七世的王太子路易继位为国王后称路易十一(1461—1483年在位),他的外交策略,也为法国的封建统一集权国家的形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路易十一时期政治上的显著特点是国王的权力增强,拥有了军队、法院、财政和征税权。同样,以国王为中心,政府与臣民的关系开始取代领主附庸制度。新的君主制同封建时代的君主制明显不同:封建君主的王国是分裂、地方割据的,而新君主的王国则是基本统一的;封建君主注重搜刮,不关注社会救济,政权更具有私人性质;而新君主关注教育和社会救济;封建君主制下大封建主和国王分享政权,新君主则以国王为主,适当开创了城市参政机制,以照顾市民阶级的利益;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封建君主只是一个武士,主要靠战争来解决争端,而新君主除了战争,还运用外交手段来维持国家安全;在军队建设上,封建君主依靠的是自己附庸的骑兵,并无常备军;而新君主则往往拥有一支常备军,也更多地使用雇佣军作战。这些特点,在一定程度上凸显出了国家的主权。新君主制因此不同于中世纪的、以对外扩张为目标的军事国家,也不同于建立在领主附庸制度上的国王和大封建主分享政权、并由大封建主实施地方管理的封建制度。

路易十一的历史功绩在于,不惜任何代价消灭一切割据势力。勃艮第公爵大胆查理企图逆历史潮流而动,联合一些封建主,组织“公益同盟”,对抗路易十一,阴谋分裂法国。路易十一为了孤立敌人,通过外交途径,邀请英王爱德华四世到巴黎吃喝玩乐,并一次付与125,000克隆的贿金,并表示只要爱德华四世不与大胆查理联盟,每年再付5万克隆的贿金。这样一来,大胆查理在国际上得不到英国的支持。路易十一又与瑞士各州联盟,诱使大胆查理与瑞士交战,1477年在南锡战役中,大胆查理阵亡,路易便乘机夺取勃艮第公爵的领地,消除法国统一中的一大祸害。接着又兼并普罗旺斯、鲁西永等地,到15世纪末,各封建领地已被王室所兼并,随着政治统一,王权强大,从1484年起,70年间未曾召开过三级会议,法国开始从等级君主制向绝对君主专制过渡。法国的民族意识便是在反抗外国侵略和政治统一的过程中形成的。法国在巴黎方言的基础上,逐渐形成法兰西共同语言——法语,共同的法兰西文化也开始形成。普罗旺斯部族等和北法兰西部族逐渐融合为法兰西民族。至此,法国开始成为政治统一的民族国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