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56章

5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1878年

43.恩格斯致威廉·白拉克

不伦瑞克

1878年4月30日于伦敦

亲爱的白拉克:

……我觉得,在您对帝国铁路和烟草专卖的看法中,关于未来的展望稍多了一些。尽管一方面由于享有不受任何监督的完全的财政独立,另一方面由于直接支配铁路职员和烟草经销商这两支新的大军,从而有权分配职位并且可以贪污受贿,普鲁士主义的实力会获得巨大增长,尽管有这一切,但不应该忘记,今天将工商业职能向国家的任何移交,根据情况的不同,都可能有两重意义和两重效果:一种是反动的,向中世纪倒退一步,一种是进步的,向共产主义前进一步。但是,我们德国刚刚从中世纪挣脱出来,目前还仅仅是准备借助于大工业和通过崩溃来进入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在我国,需要尽可能发展的,恰恰是促使资本积聚并使对立尖锐化的资产阶级经济制度,特别是在东北部。易北河以东地区封建制度在经济上的解体,在我看来,是我们最迫切需要的前进的一步,除此之外,我们所需要的是,全德国工业的和手工业的小生产的解体并为大工业所取代。归根到底,烟草专卖的唯一积极方面就在于,它将一举把一种最低下的家庭工业变为大工业。然而,另一方面,对国家烟草工人也可能立即实行非常法,剥夺他们结社和罢工的自由,而这可能更糟糕。在我国没有必要使帝国铁路和烟草专卖成为国有经济部门,至少对铁路还没有必要,这在英国也刚刚开始;相反,对于邮政和电讯,这倒是必要的。对于这两种新的国家垄断会给我们造成的全部损失,我们将得到的补偿只能是鼓动演说中一句新的响亮的空话。因为纯粹出于财政和权势的考虑,而并非由于迫切的内在需要建立的国家垄断,不会给我们提供哪怕多少像样一点的论据。况且,实行烟草专卖和废除家庭烟草工业所需的时间,至少将同俾斯麦主义的最长寿命相等。您还可以相信,普鲁士国家会使烟草的质量大大下降,并使它的价格大大提高,从而使得自由竞争的拥护者们能兴高采烈地宣扬国家共产主义已大出其丑,而人民将不得不承认他们是正确的。所有这一切全都是俾斯麦的无知妄想,同他1863年关于兼并波兰和在三年内使它日耳曼化的计划相比毫不逊色……

您的 弗·恩格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