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博库网首页 > 电子书专题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 第55章

5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

1877年

41.马克思致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左尔格

霍 博 肯

1877年10月19日[于伦敦]

亲爱的左尔格:

……在德国,我们党内流行着一种腐败的风气,在群众中有,在领导人(上等阶级出身的分子和“工人”)中尤为强烈。同拉萨尔分子的妥协已经导致同其他不彻底分子的妥协:在柏林(通过莫斯特)同杜林及其“崇拜者”妥协,此外,也同一帮不成熟的大学生和过分聪明的博士妥协,这些人想使社会主义有一个“更高的、理想的”转变,就是说,想用关于正义、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女神的现代神话来代替它的唯物主义的基础(这种基础要求人们在运用它以前进行认真的、客观的研究)。《未来》杂志的出版人赫希柏格博士先生是这种倾向的代表,他已经“捐资”入党,———我想他可能怀有“无比高尚的”意图,但是,我对“意图”不感兴趣。世界上很难找到一种比他的《未来》杂志的纲领(1)更糟糕、更“谦逊地自负”的东西了。

工人本身如果像莫斯特先生那帮人一样放弃劳动而成为职业文人,就会不断制造“理论上的”灾难,并且随时准备加入所谓“有学问的”阶层中的糊涂虫行列。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几十年来我们做了许多工作、花了许多精力才把空想社会主义,即对未来社会结构的一整套幻想从德国工人的头脑中清除出去,从而使他们在理论上(因而也在实践上)比法国人和英国人优越,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又流行起来,而且其形式之空虚,不仅更甚于伟大的法国和英国空想主义者,也更甚于魏特林。当然,在唯物主义的批判的社会主义时代以前,空想主义本身包含着这种社会主义的萌芽,可是现在,在这个时代到来以后它又出现,就只能是愚蠢的——愚蠢的、无聊的和根本反动的……

(1)指卡·赫希柏格《社会主义和科学》,载于1877年10月《未来》杂志第1期。———编者注

42.马克思致威廉·布洛斯

汉 堡

1877年11月10日于伦敦西北区梅特兰公园路41号

亲爱的布洛斯:

……我“不生气”(如海涅所说)(1),恩格斯也一样。我们两人都把声望看得一钱不值。举一个例子就可证明:由于厌恶一切个人崇拜,在国际存在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让公布那许许多多来自各国的、使我厌烦的歌功颂德的东西;我从来也不予答复,偶尔答复,也只是加以斥责。恩格斯和我最初参加共产主义者秘密团体(2)时的必要条件是:摒弃章程中一切助长迷信权威的东西。(后来,拉萨尔的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

但是,最近一次党的代表大会上所发生的那类事件——它一定会被党在国外的敌人充分利用——,毕竟促使我们慎重对待与“德国的党内同志”的关系。

另外,我的健康状况迫使我把医生给我限定的工作时间全都用于完成我的著作(3);恩格斯现在正忙于写几部篇幅较大的著作,同时仍在继续为《前进报》写文章(4)。

关于我“和贝克斯神父的配合”这种说法,我想不时地了解些详情,这会很有趣的。

恩格斯日内将给你写信。

我的妻子和女儿爱琳娜向你衷心问好。

完全属于你的 卡尔·马克思

(1)海涅《抒情间奏曲》第18首。———编者注

(2)共产主义者同盟。———编者注

(3)马克思《资本论》。———编者注

(4)恩格斯《反杜林论》,见本选集第3卷。———编者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