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历史普及读物 > 中国古代史

这个唐朝真好玩儿

作者:谢金鱼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9628039
  • 作者:谢金鱼
  • 页数:231
  • 出版日期:2018-12-01
  • 印刷日期:2018-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7千字
  • \" ★走近文学的角落,才能看得*加真切古人的面貌 ★脱下历史和圣贤的外衣,发现富有人性和温度的唐代文学 ★横扫**各大图书类榜单的国学常识级作品 ★诚品书店华文创作年度 ***0 ★金石堂强推选书·文学类 ***0 ★博客来人文类图书**** ★引爆年轻人读史热潮的趣味故事,亦庄亦谐,关怀与吐槽齐飞 ★双封设计,内文四色印刷,《唐朝穿越指南》插画师燕王操刀精美插画\"
  • \" 《这个唐朝真好玩儿》通过写韩愈、柳宗元、元稹、白居易等唐朝的文学大家以及薛涛、上官婉儿等历史上的人物在各自生命中真实的挫折遭遇,带读者走近历史课本和语文课本之外的角落,通过轻松活泼的文字和叙事,揭开了一张张古人的真实面貌。 这群文坛宗师们有的恼人、有的憨直,但他们在个人成就和情感需求上,其实和今人并无两样。 他们对生命热情不减,困厄和不顺时也会抱怨和发发牢骚;对社会满怀理想,贬斥世俗的同时也不忘抵抗现实。 全书并非是架空虚构故事,而是扎扎实实基于史料、书信以及历史研究,挖掘出大历史里不会关怀与着墨的小故事。 从这些故事里,我们能看到唐朝的几位诗人才子、达官显要,在一生低谷时的遭遇,以及做出的种种选择。 比一般课本和正史上所讲述的故事,更让我们对这些古代名人感到亲近。 \"
  • \" 谢金鱼 本名谢佳萤,女,历史学专业。 “故事:写给所有人的历史”网站(http://gushi.tw/)共同创办人。 自称是致力于历史普及的穿越者,一流的吐槽家、二流的美食家、三流的小说家跟不入流的史学家。 专注于发现和书写历史人物非主流的人生故事,从中分享历史的趣味与历史人物的真实性格。 绘者简介 燕王 本名王非,现为动画工作者,兼职插画家。 代表作有图书《唐朝穿越指南》《唐朝定居指南》(封面/内页插画)等。 绘画作品风格强烈,为许多历史普及类、趣味类读物创作了大量经典绘图。\"
  • \"自 序 语文永远都在崩坏

    一部曲 人有离合,月有圆缺——那些永不在生活中缺席的情感之事
    **章 韩愈的生猛海鲜宴:学习把咽不下喉的吞入腹中
    第二章 柳宗元的槟榔:我得了一种叫作寂寞的病
    第三章 白居易的废文人生:让哥哀伤的不是吃不好穿不暖,是空虚
    第四章 元稹的酒:有一种梦想,叫与你再相见
    第五章 薛涛与孔雀:原来我从来就不是你的凤凰
    第六章 长安城之恋:缘分就是,有的被拾起珍藏,有的随水而逝

    二部曲 人生无常,盛衰何恃——那些千年不变的人生规则
    第七章 杜甫的护唇膏:我的一生已然辉煌过一次
    第八章 上官婉儿与她的老板们:唯有一个女子,可以丈量天下英才
    第九章 魏徵的两张脸:做一个良臣,比做忠臣还难
    第十章 虬髯客的晚唐回眸:时不我予,那就放下
    第十一章 洛阳城中,真假太后:宁愿上当百次,只愿一次是真
    第十二章 盛世遗音,唐代伶人往事:盛世已逝,唯有艺术才能新生
    第十三章 龙女们的第二春:小龙女与她们的男人
    第十四章 安禄山与没有声音的胡人:我有一个“唐国梦”

    参考书目\"
  • \" **章 韩愈的生猛海鲜宴:学习把咽不下喉的吞入腹中 “韩柳元白”是语文与历史课本上很常读到的四个人——韩愈、柳宗元、元稹和白居易,他们被奉为一代文坛宗师、杰出的诗人与散文家。他们若不是道貌岸然,就是忧国怀乡,似乎生来就带着崇高的使命,就连他们的挫折,也都是为了*长远的理想而做出牺牲,他们是圣贤,而不是“人”。
    如果我们穿越回唐代,可能会对这四人的印象截然不同。在这四人之中,韩愈*为年长,他和柳宗元是忘年之交,但是对于元白,就不这么交心。他们经历过同样的时代、同一事件,他们各自做出不同的抉择,也承担不同的结果。
    某个人的飞黄腾达,或许代表着另一人的失意落寞。在仕途浮沉之间,长安成了**的目标,这座象征着*高权力的城市,寄托着他们对于仕途的念想。长安之外,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饮食,就成为他们从帝国的中心前往边境时,*难以适应又不得不适应的问题。
    两个贬谪到南方的吃货 韩愈与柳宗元相知很早,不过他们的政治理念却截然不同。永贞年间(805—806),革新派的柳宗元,虽一度与保守派的韩愈闹得不太愉快,但无损于他们真挚的友情。一向被认为个性偏激的韩愈,后来仍殷殷地写诗、写信安慰处境比他*惨的柳宗元,甚至在柳宗元死后收养了他的孩子。许多人以韩愈的诗作《永贞行》和他修史时臭骂永贞党人的记录,批评他对老朋友刻薄、不厚道,却忽略了他和柳宗元一封封往来的书信。
    对柳宗元而言,他在贬谪中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人情冷暖,他不可能无感。不过他和韩愈的来往依然真诚,甚至是观点不同可以直接反驳的交情。如果不是出于友情和尊重,也没有必要到这份上还要来往。这样的交情,不亚于一直和他站错队的难兄难弟刘禹锡。柳宗元的悲剧与其个性有直接的关联,而事实上,韩愈也不**是“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的圣人,因此这两人的感情能**政治,确实是很难得的。
    柳宗元的政治污点跟了他一辈子。他曾一度被召回长安,以为否极泰来,正高兴着,没想到朝廷里有人恶整他,明升暗降,把他送到了*遥远的柳州(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境内)当刺史。元和十四年(819),当朝廷正为了唐宪宗的“元和中兴”大肆庆祝时,韩愈却因谏阻皇帝迎佛骨舍利的靡费行为上书了《谏迎佛骨表》,触怒皇帝而被赶出长安,发往**广东的潮州为官。
    潮州与柳州都是唐帝国的南方边疆,韩愈与柳宗元两人可以说是陷入人生的严重低潮。不过在他们往来的诗文中,除了谈人生,谈环境,谈挫折,谈思想,谈种种伟大理想和抱负之外,也不忘谈吃…… 他们吃什么呢?羊肉?牛肉?猪肉?鱼肉? 都不是,他们谈的是蛙肉! 在我看到这则记载时,柳宗元在我心中冷艳高贵的形象**破灭。他不仅吃青蛙,还很爱吃!甚至写信劝刚贬往南方的韩愈说:“这东西很好吃,你试试看。” 于是,韩愈就写了一首《答柳柳州食虾蟆》回应他的好朋友: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 这六句诗的意思大致就是:“我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吃,*近稍微可以吃一些了,但是怕这种东西吃多了会染上南方的蛮夷之气,只好暂时放下这个喜好。不过你也太爱吃蛙肉了吧?竟然把它当作豹子胎这种**的美食来吃?” 如果换作是现代人吃豹胎,可能会闹上新闻被骂不爱护动物,但中古时代并没有这种规矩,当时的人还觉得豹胎是美味珍馐。说到这里,各位或许对于韩柳二人的印象又*崩坏了一些,不过,大家其实可以放心,在唐代,只有亲王、公主以上的贵族才有资格拥有豹子,所以没多少人真的吃得起豹胎,豹胎可能只是一种传说中的食物,就像龙髓凤肝一样,只是个指代。
    虽然吃青蛙这件事很难和韩柳二人联想在一起,不过青蛙在南方是很常见的食物,到了北方反而是罕见的食材,甚至能端上唐代的“国宴”菜单。各位应该会好奇,他们到底怎么吃蛙?是三杯吗?还是油炸?很可惜,虽然外皮酥脆、肉质滑嫩的炸蛙腿是现代人的下酒菜,但唐代还没有出现炒和炸的技术。因此,长安的**吃法就是把青蛙剥皮之后,从中间剖半,像分开的豆荚一样两片平贴在盘子上蒸熟了吃,叫“雪婴儿”,听起来有点吓人。
    但是到了南方,可就不是这样了。唐代的《南楚新闻》说,南方的一些部族(百越)会先煮一锅滚水,丢入小芋头或小笋子,接着把蛙类丢进去,蛙类就会抱住水中的芋头或笋子,煮好之后,就统统捞起来吃。这些百越民众尤其喜欢吃皮上有疙瘩的蟾蜍,他们主张先丢进滚水,烫掉蟾蜍的皮,然后再煮,但也有些人就爱吃蟾蜍皮,这显然是特殊的个人爱好。韩愈和柳宗元的吃法,可能是蒸、清烫或煮汤。从中医的理论来说,蛙肉是补气治脾虚的食物,对于身体一直不好的柳宗元来说,应该是很不错的滋补食品。
    \" \" **章 韩愈的生猛海鲜宴:学习把咽不下喉的吞入腹中 “韩柳元白”是语文与历史课本上很常读到的四个人——韩愈、柳宗元、元稹和白居易,他们被奉为一代文坛宗师、杰出的诗人与散文家。他们若不是道貌岸然,就是忧国怀乡,似乎生来就带着崇高的使命,就连他们的挫折,也都是为了*长远的理想而做出牺牲,他们是圣贤,而不是“人”。
    如果我们穿越回唐代,可能会对这四人的印象截然不同。在这四人之中,韩愈*为年长,他和柳宗元是忘年之交,但是对于元白,就不这么交心。他们经历过同样的时代、同一事件,他们各自做出不同的抉择,也承担不同的结果。
    某个人的飞黄腾达,或许代表着另一人的失意落寞。在仕途浮沉之间,长安成了**的目标,这座象征着*高权力的城市,寄托着他们对于仕途的念想。长安之外,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饮食,就成为他们从帝国的中心前往边境时,*难以适应又不得不适应的问题。
    两个贬谪到南方的吃货 韩愈与柳宗元相知很早,不过他们的政治理念却截然不同。永贞年间(805—806),革新派的柳宗元,虽一度与保守派的韩愈闹得不太愉快,但无损于他们真挚的友情。一向被认为个性偏激的韩愈,后来仍殷殷地写诗、写信安慰处境比他*惨的柳宗元,甚至在柳宗元死后收养了他的孩子。许多人以韩愈的诗作《永贞行》和他修史时臭骂永贞党人的记录,批评他对老朋友刻薄、不厚道,却忽略了他和柳宗元一封封往来的书信。
    对柳宗元而言,他在贬谪中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人情冷暖,他不可能无感。不过他和韩愈的来往依然真诚,甚至是观点不同可以直接反驳的交情。如果不是出于友情和尊重,也没有必要到这份上还要来往。这样的交情,不亚于一直和他站错队的难兄难弟刘禹锡。柳宗元的悲剧与其个性有直接的关联,而事实上,韩愈也不**是“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的圣人,因此这两人的感情能**政治,确实是很难得的。
    柳宗元的政治污点跟了他一辈子。他曾一度被召回长安,以为否极泰来,正高兴着,没想到朝廷里有人恶整他,明升暗降,把他送到了*遥远的柳州(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境内)当刺史。元和十四年(819),当朝廷正为了唐宪宗的“元和中兴”大肆庆祝时,韩愈却因谏阻皇帝迎佛骨舍利的靡费行为上书了《谏迎佛骨表》,触怒皇帝而被赶出长安,发往**广东的潮州为官。
    潮州与柳州都是唐帝国的南方边疆,韩愈与柳宗元两人可以说是陷入人生的严重低潮。不过在他们往来的诗文中,除了谈人生,谈环境,谈挫折,谈思想,谈种种伟大理想和抱负之外,也不忘谈吃…… 他们吃什么呢?羊肉?牛肉?猪肉?鱼肉? 都不是,他们谈的是蛙肉! 在我看到这则记载时,柳宗元在我心中冷艳高贵的形象**破灭。他不仅吃青蛙,还很爱吃!甚至写信劝刚贬往南方的韩愈说:“这东西很好吃,你试试看。” 于是,韩愈就写了一首《答柳柳州食虾蟆》回应他的好朋友: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 这六句诗的意思大致就是:“我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吃,*近稍微可以吃一些了,但是怕这种东西吃多了会染上南方的蛮夷之气,只好暂时放下这个喜好。不过你也太爱吃蛙肉了吧?竟然把它当作豹子胎这种**的美食来吃?” 如果换作是现代人吃豹胎,可能会闹上新闻被骂不爱护动物,但中古时代并没有这种规矩,当时的人还觉得豹胎是美味珍馐。说到这里,各位或许对于韩柳二人的印象又*崩坏了一些,不过,大家其实可以放心,在唐代,只有亲王、公主以上的贵族才有资格拥有豹子,所以没多少人真的吃得起豹胎,豹胎可能只是一种传说中的食物,就像龙髓凤肝一样,只是个指代。
    虽然吃青蛙这件事很难和韩柳二人联想在一起,不过青蛙在南方是很常见的食物,到了北方反而是罕见的食材,甚至能端上唐代的“国宴”菜单。各位应该会好奇,他们到底怎么吃蛙?是三杯吗?还是油炸?很可惜,虽然外皮酥脆、肉质滑嫩的炸蛙腿是现代人的下酒菜,但唐代还没有出现炒和炸的技术。因此,长安的**吃法就是把青蛙剥皮之后,从中间剖半,像分开的豆荚一样两片平贴在盘子上蒸熟了吃,叫“雪婴儿”,听起来有点吓人。
    但是到了南方,可就不是这样了。唐代的《南楚新闻》说,南方的一些部族(百越)会先煮一锅滚水,丢入小芋头或小笋子,接着把蛙类丢进去,蛙类就会抱住水中的芋头或笋子,煮好之后,就统统捞起来吃。这些百越民众尤其喜欢吃皮上有疙瘩的蟾蜍,他们主张先丢进滚水,烫掉蟾蜍的皮,然后再煮,但也有些人就爱吃蟾蜍皮,这显然是特殊的个人爱好。韩愈和柳宗元的吃法,可能是蒸、清烫或煮汤。从中医的理论来说,蛙肉是补气治脾虚的食物,对于身体一直不好的柳宗元来说,应该是很不错的滋补食品。
    \"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