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铁浆(精)

作者:朱西甯 出版社:九州
定 价 56.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71 件
数量
-
+
库存:57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地下三尺
¥45.50 | ¥65.00
我遇见你
¥34.84 | ¥52.00
金枝玉叶
¥38.87 | ¥59.80
那些年的爱情
¥34.84 | ¥52.00
成长的山峰
¥52.26 | ¥78.00
  • 出版社:九州
  • ISBN:9787510860966
  • 作者:朱西甯
  • 页数:260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0千字
  • 1、 他在张爱玲心中,“永远是沈从文*好的故事里的小兵”——文学**的一页传奇、*后一位民国小说家朱西甯先生作品大陆**出版。书中附赠张爱玲致作者的**封信件手稿,原版复刻,**曝光。 2、 “居然在**发现了鲁迅的传人”,白先勇、莫言、王德威激赏的短篇小说经典——《铁浆》复活了战国时代的血性,和我们不大知道的民族性(张爱玲语),收录九部短篇小说,还原一百年前北方农村集镇的传奇人物与古老事件,无不是震慑心魂的悲剧,却比鲁迅先生多了谦冲温和的淑世精神。 3、 阿城专文赏读——从《诗经》到《金瓶梅词话》,从汪曾祺、李劼人到朱西甯,《铁浆》接续自然主义的文学传统,是现代汉语文学中强悍的代表作。
  • “胭脂的化石,泪的化石,一个古老的世界,一点点的永恒;依样照出一个朦胧的现代,和后世”。 《铁浆》是台湾文学家朱西甯先生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九部短篇经典,首次在大陆出版。作品写于台湾的六〇年代,接续五四的白话小说传统,还原民国初年北方农村集镇的传奇人物与古老事件。中国传统社会与现代文明冲突的时刻,乡土成为勘探人性善恶的舞台:争盐运生意而灌下铁浆自戕的孟昭有、在酒楼上吃炒人心的屠夫傅二畜、自学医书而接连害死家人的能爷……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人物复活了战国时代的血性,和我们不大知道的民族性,演绎着仇杀与救赎、侠义与温情,愚昧与文明,无不是震慑心魂的悲剧。阿城先生作跋:《铁浆》是现代汉语文学中强悍的代表作。
  • 朱西甯(1926-1998),台湾小说家,作家朱天文、朱天心之父。 生于江苏宿迁,祖籍山东临朐。本名朱青海,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肄业。一九四九年随军赴台,曾任《新文艺》月刊主编、黎明文化公司总编辑、中国文化大学中国文学系兼任教授。一生专注写作,以小说创作为主,兼及散文、评论。著有短篇小说集《狼》《铁浆》《破晓时分》《冶金者》《现在几点钟》《蛇》等;长篇小说《猫》《旱魃》《画梦记》《八二三注》《猎狐记》《华太平家传》;散文集《微言篇》《曲理篇》《日月长新花长生》等。
  • 【代序】一点心迹/朱西甯


    新坟
    刽子手
    捶帖
    余烬
    红灯笼
    出殃
    锁壳门
    铁浆

    【简体版跋】强悍之作的另类构成/阿城
    【重读《铁浆》】灰色地带的文学/刘大任
    【附录】 朱西甯文学年表
  • 《刽子手》(节选) 盘子里五味俱全的炒心片儿,就这样静静地听让围着它的家伙是是非非着。
    “大师父,”买锅的伙计提着炒过人心的新锅子问道,“摔啦?”摔锅对于顾客是个交代,对于这个贪玩的伙计则是件很有趣的消遣——公然地带点儿挥霍却不必疼惜的快意。他提到门前,摔在大街的青石板上,意外的那锅子没有料想的那么粉碎,于是捡起来,又作了一次消遣。
    尤胖子回转脸来 :“大伙儿都传着,这汉子是冤枉了。” 从肩膀上抽下手巾擦了擦油腻的鼻子。那鼻头红红的,把人弄成很伤心的样子。
    “也难说。”年轻的士子老是有什么顾忌似的,不敢苟同死者是冤枉的。
    杨五道 :“俗语说是 :杀人偿命。*别说杀的是个乡董!试问,哪个乡董老爷不是有财有势的地头蛇?你说我这话呢?”瘦脸送到青年士子的脸上,仿佛征询后者有否异议。
    因为座中只有这么一个乡下来的,知道实情。后者却像受了栽诬似的道 :“说是那样说,也不罕定,就拿舍下说,家祖父就……” “都没好的,我说!”傅二畜是有意扫农家士子的兴了, “就说我家小孩子他三姨呗,吃尽了乡董的讹诈。你到县里来喊冤告状嘛,娘的个 × !官官相护!就说**这个死者呗,亲娘让人打死了,报仇杀人是不错,可人家提着血刀来投案啦!还判人家砍脑袋?王法离了皇城就另个样了。说起来不错似的,乡董老爷—也是一乡之主,掌管的也是王法。可那是幌子!不来钱儿,谁干?就说他娘的我这份差事呗,朝廷不给粮饷养活我这一大家人家,我傅二畜疯了?我砍了二十年的人头?还招徒弟传手艺?啊?”也不知是质问谁的,两眼睛瞪着盘子里的菜肴,一直这么追问下去。那神情仿佛要找盘子里剁得那么碎的心给他评评理,又像是说 :“这一大盘子菜,我还没动几筷,怎么就完了?这是谁偷嘴的?谁这么下三儿?啊?”*后把筷子啪的一声放下了。
    瘦老头却道 :“来钱儿呢,不错的。不过听说那位挨杀了的乡董,这次可并没捞着钱。” “那—这条命是白贴了?”掌锅的很感兴趣。
    “也说不上那个,话得说远了,当初是两家地邻闹事儿,一家是今儿出决的这个囚犯—” “姓陆的。他老子在世的时候,是个穷讼师。”年轻的士子一旁下注脚,“那一家姓聂,是个小财主。” “为着河堤不是吗?”那位跑堂的也知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