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美国

沙丘5:沙丘异端 伟大的沙丘系列每个不可不读的书单上都有沙丘 雨果奖星云奖双奖作品 摘得轨迹杂志20世纪科幻小说桂冠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59420619
  • 作者:(美)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
  • 页数:623
  • 出版日期:2018-08-22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68千字
  • ◆伟大的《沙丘》系列是科幻作家弗兰克·赫伯特的传奇代表作,每个“不可不读”的书单上都有《沙丘》!
    ◆《沙丘》系列入选了美国图书电商“一生不可不读的100本书”、BBC“英国百大受欢迎图书”、美国**公共电台“百大科幻·奇幻小说”等几乎每一个“不可不读”的书单;摘得《轨迹》杂志“20世纪科幻小说”桂冠,是同时获得雨果奖与星云奖的作品,科幻小说中的至高经典。
    ◆《沙丘》系列风靡半个多世纪,催生了《星球大战》《阿凡达》等经典科幻电影!
    ◆人类每次正视自己的渺小,都是自身的一次巨大进步。
  • 一千五百年前,神帝雷托遇刺身亡,引发了剧烈的社会动荡,数以万亿计的人离散到整个宇宙。 如今,他们纷纷带着力量重返故土。姐妹会、尊母、特莱拉人……一时间,古老的势力与新兴的力量相继登上舞台,新的争端已然爆发。少女什阿娜,继承了厄崔迪人控制沙虫的能力。她的出现,令这场争端再次升级。 荒芜的土地上,新千年的故事正缓缓展开。
  • 弗兰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1920-1986) 美国科幻小说家、作家。1920年10月8日生于华盛顿州。赫伯特是美国深具影响力的科幻巨匠,是与阿西莫夫并肩的大师。 赫伯特在科幻文学中的地位就如同托尔金在奇幻文学中的地位一样,无人可以动摇。他更是率先普及了“生态学”和“系统思想”的科幻作家,他教会了科幻作家如何赋予科幻小说以思想。 赫伯特一生共创作了27部长篇小说和6部短篇小说集,其中的佼佼者便是伟大的《沙丘》系列小说。该系列共6部,曾被翻拍成电影并引起巨大轰动。
  • 。。。
  • 伽穆星球午间耀眼的阳光被庭院白色的墙壁反射在墙下的草地上,洒下一片光辉,那个年幼的死灵好像身处聚光灯下一般。
    报销!圣母卢西拉心间不禁一颤,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思忖的却是施万虞行事措辞的冷酷无情。我们的储备已经耗尽了,快点儿再送几个过来! 那个孩子看似十二标准年的年纪,不过在死灵尚未唤醒初始的记忆时,他们的样貌并不能反映其真实的年龄。男孩体格健壮,一头黑发茂密卷曲,盯着楼上的两位圣母看了一两分钟,眼神**直接,**没有避讳什么。初春黄色的阳光照射下来,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片小小的影子。太阳把他晒得黝黑,不过他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左肩白皙的皮肤便从蓝色的单衣下面露出来了一块。
    施万虞说:“这些死灵不仅成本高昂,而且对我们极为危险。”她的声调平淡,丝毫不露声色,正因为如此,听起来也*加威严,仿佛居高临下的圣母导师在对侍祭训话。这番话也令卢西拉*加意识到,施万虞是这个死灵计划的公开反对者之一。
    塔拉扎告诫过她:“她一定会希望说服你,让你加入她的阵营。” “十一次失败已经够了。”施万虞道。
    卢西拉瞥了一眼这位满脸褶皱的圣母,突然想到:未来我也会变老,变成一副干瘪的模样,说不定也会成为贝尼·杰瑟里特的一个人物。
    施万虞身材矮小,长年参与姐妹会的事务,脸上已生出不少老年斑。卢西拉曾为此行做过一些调查,她知道施万虞一袭常规黑色长袍下隐藏着一副嶙峋瘦骨,除了*衣侍祭和她曾经交配过的男子,鲜有人见过这身黑袍之下的躯体。施万虞长着一张阔嘴,下唇因下颌满布的皱纹而缩了进去,下巴便因此显得外突。她举止决*果断,不解内情之人常常误以为她心有愠怒。伽穆主堡的这位指挥圣母少言寡语,离群索居,比多数圣母*孤僻。
    卢西拉又一次产生了希望自己能够了解死灵计划完整框架的想法。不过塔拉扎的指令已经**明确:“只要事关这个死灵的生死安危,就务必警惕施万虞的一言一行。” “我们认为,之前的十一个死灵多数死在了那些特莱拉人自己手里。”施万虞说,“这件事本身应该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卢西拉效仿施万虞的沉默姿态,不动声色地等待对方继续,仿佛在说:“我可能比你年轻许多,施万虞,可我也是一名圣母。”她能够感觉到施万虞注视的目光。
    施万虞曾经见过这位卢西拉的全息影像,可是她的影像远没有她本人难对付。毫无疑问,这个铭者接受了*佳的铭刻训练。卢西拉的巩膜和眼球均为蓝色,没有经过任何镜片矫正,面部表情因而颇为犀利,与她椭圆形的脸盘十分相配。她现在穿着黑色的阿巴长袍,却没戴上兜帽,棕色长发用发卡牢牢束在脑后,像瀑布一般垂在背后,即便是*硬挺的长袍也无法**掩藏她丰满的胸部。她的基因谱系以其母性而闻名,她本人也已经与两个男性为姐妹会生育了三个孩子。没错,这是一个尤物,一头棕色的长发,一对饱满的乳房,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你没有怎么说话。”施万虞道,“可见塔拉扎已经让你提防着我了。” “你凭什么认为会有人想杀了这第十二个死灵?”卢西拉问道。
    “因为他们已经有所动作。” 卢西拉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想到施万虞时脑中会出现“异端”这个词语。诸位圣母有可能心生异端吗?这个词语的宗教含义在贝尼·杰瑟里特这里似乎**不适用。倘若一个群体对所有涉及宗教的事物都具有操控欲,又怎么会有离经叛道之举? 卢西拉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死灵身上。男孩做着侧手翻在院子里整整转了一圈,站定之后再次看向了墙上的两个人。
    “身手可真好呀!”施万虞讥讽道。苍老的声音并没有**掩盖言语之间的愤恨。
    卢西拉瞥了施万虞一眼,异端之念。“异见”并不合适,“反对”不能**概括这个老女人表现出的态度。这种念头可以令贝尼·杰瑟里特分崩离析。公然反对塔拉扎,反对大圣母?简直难以想象!大圣母有如帝王君主,一旦采纳建议,作出决定,诸位圣母便理应服从。
    “现在的形势不容我们制造新的麻烦!”施万虞说道。
    她的意思**清楚。“大离散”的散失之人正在陆续返回,其中部分人心怀不轨,危及姐妹会安全。尊母!这个称呼听起来同“圣母”多么相似。
    卢西拉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么你觉得我们应该全力应对大离散回来的那些尊母?” “全力应对?嗬!她们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头脑也不清晰。而且,她们不了解美琅脂!这也正是她们希望从我们这里得到的东西,即关于香料的信息。” “或许吧。”卢西拉道,她不愿意仅凭些许证据便轻易赞同这个说法。
    施万虞说:“主母塔拉扎现在反倒迷了心窍,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了这个什么死灵上面。” 卢西拉一言不发。死灵计划确实遭到了一些圣母的抨击,虽然只有极小概率可能唤起另一个魁萨茨·哈德拉克,此事依然在姐妹会上下引起了一番震动。打搅暴君在沙虫体内的残骸!这可是危险至极的事情。
    “我们**不能把那个死灵带上拉科斯。”施万虞喃喃道,“没有必要自寻烦恼。” 卢西拉再次注意到了那个年幼的死灵——他背对着高墙和两位圣母,但是从他的状态来看,这个孩子知道她们讨论的是自己,正在等待二人的反应。
    “塔拉扎虽然把你派到这里,但想必你也意识到了他的年纪还太小。”施万虞道。
    “我从没听说过有哪个这样年幼的男性接受了深层铭刻。”卢西拉表示赞同,言语之中夹带了些微自嘲。她知道施万虞能够听出这种语气,但是不会明白它的真正含义。管控生育、生殖,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必要事宜,这是贝尼·杰瑟里特的立身之本。利用爱欲,但是切莫心生爱意,施万虞现在应该在思考这个问题。姐妹会的分析人员了解爱的各类根源,组织早在发展初期便对此进行了研究,但是至今尚未有人胆敢激发交配对象对她们的爱意。她们容许爱的存在,但却提防爱的侵蚀,这是基本的原则。她们明白人类的爱根植于这个种族的遗传基因之中,正是因为这张安**,人类才得以存续。人类的这种本性可以在必要之时加以利用(有时对象是其他圣母),为实现姐妹会的目的对特定的个人进行铭刻。你知道对方受到铭刻之后,将会与你形成稳固的关系,这种关系并非寻常人等可随意建立。他人或许能够看出这种关系,并且企图从中作梗,然而形成关系的两人则只会随着潜意识下的音乐起舞。
    “我刚才并不是说不该对他进行铭刻。”施万虞误读了卢西拉的沉默。
    “我们应该奉命做事。”卢西拉驳斥道,这话施万虞想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可见你并不反对把这个死灵带上拉科斯。”施万虞道,“你若了解了计划的全部情况,不知还会不会这么坚定地服从命令。” 卢西拉深吸了一口气,施万虞莫非要告诉她死灵计划的真正意图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