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美国

五号屠场(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73003
  • 作者:(美国)库尔特·冯内古特|译者:虞建华
  • 页数:267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德累斯顿的空袭,大火后的*处逢生,外星人的探访,一场自由穿梭时空的冒险之旅……
    四度空间里,五号屠场中的幸存者毕利,透视了生命与死亡,在平行时空里扮演命运的预言者。
    所有骇人的屠杀和人世的无常:大轰炸,战俘时期,岳父的空难,妻子的死亡,全都用一句“事情就是这样”来诠释,以黑色幽默反击天地的不仁。
    《五号屠场》因一场战争而起,却终止了另一场战争:美国退出越战。冯内古特撼动了60、70世代的美国年轻人,点燃了新世代的观念之火,被奉为一代人的精神**。
  • 1945年,德累斯顿遭到大轰炸时,冯内古特本人正巧身在德国。他和其他战俘一起,在“五号屠场”地下贮存兽肉的地窖里捱过了一夜,逃避了头顶上的一场狂轰滥炸。二次大战的亲身经验,衍生出了这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反战小说。 冯内古特运用科幻小说的技巧,让毕利在德累斯顿一场因空袭而起的大火中九死一生后,之后展开了一场自由穿梭时空的冒险之旅。在《五号屠场》里,无论战场上或时空旅行中,冯内古特描述许多面临生死边缘或受苦受难的人所采取的方式皆是冷静超然——把自己掩埋在池底下、地底下或是宇宙底层,人类可以无视时间与空间的存在,任凭自己的心灵自由飘荡,八方驰骋。
  • 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1922—2007) 20 世纪美国最重要、最有影响的黑色幽默文学作家。 冯内古特是出生在美国的犹太人,1940年考取康奈尔大学,主修化学。1944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主张反战的他志愿参军,远赴欧洲战场。1945年遭德军俘虏,被囚禁在德累斯顿战俘营。冯内古特的文学创作,不少灵感正是来自在战俘营的经历。 战后冯内古特在芝加哥大学获得人类学硕士学位,后在哈佛大学任教。他从1950年代起开始发表短篇小说,1960年代起开始出版长篇作品。代表作品:《五号屠场》《冠军早餐》《猫的摇篮》《囚鸟》等。 他的作品以喜剧形式表现道德层面悲剧的内容,情节广博至极、构思精妙至极、文脉复杂至极,擅长以笑声讽喻社会现实,应对灾难和绝望。荒谬、吊诡或怪诞等黑色幽默元素的表象下,是一颗关爱社会乃至全人类的德善之心,他借时政热点、当代关切,别开生面巧做文章,抓住了自己身处时代的情绪,并激发了一代人的想象。 晚年的冯内古特在曼哈顿和纽约长岛的田园里颐养天年。2007年4月11日,于曼哈顿因病逝世。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故事中的所有一切,或多或少都发生过。至少, 关于战争的部分是相当真实的。我认识的一个家伙真 的因为拿了一只不属于他的茶壶,在德累斯顿被*决 。另一个我认识的家伙真的威胁说战争结束后要雇杀 手除掉他的仇人。如此等等。我只不过都没用真实姓 名。
    我也真的在1967年获得古根海姆基金会的资助( 真是天大的好事),重返德累斯顿。德累斯顿看上去 很像俄亥俄州的戴顿,但比起戴顿,城市中有*多的 空间。地下一定埋着数以吨计的人骨肥料。
    与我同往的是一个叫伯纳德·维·奥黑尔的战时 老伙伴。我们重访了夜间关押我们战俘的那个屠宰场 ,与带着我们前往的出租车司机交上了朋友。他的名 字叫格哈特-米勒。他告诉我们他曾一度是美军的俘 虏。我们问他在共产党统治下的生活怎样,他说开始 **糟糕,因为每个人不得不辛苦工作,因为当时住 的、吃的、穿的都十分稀缺。但现在情况好多了。他 有了舒适的小套间,女儿能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他 的母亲在德累斯顿的那场空袭中葬身火海。事情就是 这样。
    他在圣诞节给奥黑尔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这么 写着: “我祝愿你和你家人及你的朋友圣诞快乐新年好 还希望我们如果机会巧了还能在一个和平自由世界的 出租车里相见。” 我**喜欢这样的说法:“如果机会巧了。” 我真的不想告诉你这本倒霉的小书耗费了我多少 钱、精力和时间。二十三年前,当我从第二次世界大 战的战场回到家中时,我本以为写一些关于德累斯顿 大毁灭的文字,对于我而言轻而易举,因为我只需报 道我所目睹的一切即可。而且我还认为,由于主题如 此重大,这将成为一部传世杰作,或者至少为我挣得 不少经济收益。
    但那时我头脑中挤不出多少关于德累斯顿的文字 ——无论如何不足以凑成一本书。直到**,我头脑 中出现的文字仍然**有限,而时过境迁,儿子们都 已长大成人,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让人讨厌的老家伙, 沉湎于忆忆旧事,打打门球。
    我感到我记忆中关于德累斯顿的部分是多么于事 无补,然而德累斯顿又极具**,让我难以搁放。我 想起了一首**的五行幽默打油诗: 伊斯坦布尔有个小青年, 对着自己的家伙开了言: “你毁掉了我的健康, 你花光了我的金钱, 现在还不尿,你这个老混蛋。” 我还想起了一首歌,是这样的: 我的名叫扬·扬逊, 工作就在威斯康星, 木材场里我工作。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