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摩登时代(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87586
  • 作者:(日)伊坂幸太郎|译者:田肖霞
  • 页数:456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2
  • 字数:389千字
  • 《摩登时代(精)》是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高口碑畅销书《金色梦乡》的兄弟篇,讲述了一个关于人在人生十字路口如何找到勇气的故事,日文版销量已突破100万册。伊坂幸太郎说:“《摩登时代》和《金色梦乡》就像一对异卵双胞胎——严肃的哥哥和奔放的弟弟。”谈及《摩登时代》的创作主题,伊坂幸太郎说道:“《摩登时代》的主题是覆盖社会的巨大系统,我想写人在这个系统中如何奋战并抓住幸福的故事,写出我想象的真实未来。”
  • 伊坂幸太郎著的《摩登时代(精)》故事梗概:程 序员渡边被派去维护一个交友网站。这本来由他的同 事负责,但还没做完就失踪了。 渡边很快发现这个差事很不简单,身边的三个人 接连出事:助手为人善良,却突然被指控带着46个人 在地铁上非礼女性;任性的上司一向生命力顽强得像 蟑螂,却无故自杀;妻子雇来调查他出轨的神秘男子 明明身手了得,却疑似在家中被人放火烧死。 渡边发现这三人的经历风马牛不相及,仅有的共 同点是都上网搜索过几个关键词。 “你真的决定要蹚这浑水?”——渡边的内心发 出这样的警告,但他仿佛又听见有人在问:“你有没 有勇气?”他突然很想知道,自己的勇气到底有多少 ,有没有两升。 渡边打开了搜索引擎。
  • 正文
  • 我忘在爸妈家了。忘了什么?勇气。
    小学三年级体育课学游泳的时候,我在水边啪唧 啪唧地玩耍,怎么也不肯放开打水板,指导老师釜石 冲我嚷:“勇气,拿出勇气来!”他实在太唠叨,所 以我自暴自弃地对他讲了这句话。脱口而出的不是“ 家里”,而是“爸妈家”,那是由于我妈当时常对我 爸声称:“我要回爸妈家。” “你是白痴吗?勇气可不是会忘带的玩意儿。” 釜石把我拽上泳池边。
    我心想我知道,却没说出口。因为如果开口回答 ,釜石会狠狠地揍我。不过细想一下,我已经回答了 ,所以终究挨了揍。我倒在泳池边,地面硬邦邦的, 好痛。
    “你有没有勇气?”过了近二十年,一个素不相 识的男人面对已经成为公司职员、二十九岁的我,问 道。
    这个陌生男人出现在我的公寓里。
    “在爸妈家。”我说到一半住了口,因为回忆起 泳池边的疼痛。口出狂言会挨揍,我刚这么想,就挨 了一下,身体连同椅子晃了晃。我被绳子之类的东西 固定在椅子上。
    “慢着,你等一下。” 事出突然,我的脑子里乱成一团。确定无疑的是 ,这里是我的公寓,即这里是我家。至于时间,我离 开公司是凌晨一点,然后直接回家,那么就是一点半 左右。我打开玄关锁,穿过走廊往起居室走。我不想 吵醒应该正在卧室睡觉的佳代子。就结果来看,她并 没有睡在那里,总之我原本想避免吵醒她。因为一旦 吵醒她,她会发火,而发火的老婆恐怖如恶鬼。当时 ,我正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
    刚打开灯,就有人从身后将我双手反剪,向我侧 腹猛击一拳。我顿时力量尽失,双膝一软,跪在地板 上。
    我能做的唯有呻吟。努力抬起头,想辨认打我的 人,脸上又挨了一下。
    等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捆在餐厅的椅子上,胳 膊朝下,紧贴身体。有人摇晃我的上半身。
    “喂,醒醒。”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说。
    男人个子高挑,肩膀很宽,像个练家子。他穿着 带刺绣的黑色夹克和棉质裤子,戴皮手套,表情莫测 。说是莫测,其实是因为他唇边被胡须覆盖,鼻上架 了一副有色眼镜,无法把握他的全貌。此人透出几分 稚气,说不定其实很年轻。
    通向卧室的门开着,我往里看,只见床上的被子 **被掀了起来,显然没人。老婆不在。
    原来如此。我渐渐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想起来,四年前,我二十五岁的时候,也发生 过类似的事。那时我也过着深夜零点过后仍在加班的 日子。回租住公寓的路上,突然被几个陌生男人围住 。
    “你有没有勇气?”胡须男站在被绑的我面前, 重复问道,“你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在 你身上吗?知道你会有多惨吗?你有没有勇气?” 大概是习惯了使用暴力,他没有兴奋之态,倒显 出执行任务般的冷静。
    “没有。”我立即回答。我本想反唇相讥,是哪 种勇气嘛。可我甚至没勇气讲这句话。
    “我想你也没有。” “我害怕。*主要的是,你弄错了。”我已经确 信他比我年轻,但语气仍尽量恭敬。
    “弄错了?弄错什么?” “有人让你整我,有人雇了你。对吧?” 他没有回答。屋里一片寂静,唯有厨房的冰箱传 出马达的低鸣,摇撼着地板。
    “可你根本没理由整我。弄错了。我是冤枉的。
    ”话音刚落,我脑袋一震,视线一片模糊,感觉眼珠 好像飞到一边去了。
    挨打了。我看不到他的动作。他像女芭蕾舞者那 样旋转身体,用拳背朝我打来。Backhandblow,所谓 的反手打击。每当在格斗比赛中目睹这项多用于出其 不意的技巧,我总会抱有疑问:“那样的打法有效吗 ?”如今这个疑问**消失。相当有效。
    “每个人都会这样装傻。装傻就要遭罪。要等吃 过苦头,才会放弃装傻。” 电话响了,传来《君之代》的旋律。是我身上西 装口袋里的手机来电。
    “为什么?”面前这男人的神色**次出现变化 ,“为什么是《君之代》?” “我喜欢。” 准确说来,设成这个铃声的契机是**早上收到 的占卜邮件。“*好换个手机铃声,**。”但我选 择《君之代》并没有特殊的理由。到昨天为止,我的 手机铃声一直是美国国歌《星条旗》。也许是受到一 个女孩的影响。她是外派到我们公司的系统工程师, 比我小两岁。她问我:“为什么要用美利坚合众国? 6?8?6?8”我没法回答。她又说:“《君之代》*可 爱嘛。《星条旗》感觉像个肌肉男,太man了。”有 件不相干的事:她总是说,今后将不是肌肉男的时代 ,而是文艺青年的时代。但她用作电脑壁纸的照片上 的男友不管怎么看都不是文艺青年,而是肌肉男,所 以她大概是缺少什么就想要什么。
    “难道不可爱吗?《君之代》。”我试着说道。
    胡须男无动于衷,伸手探进我的西装口袋,拽出亮着 灯、不断播放《君之代》的手机。他把手机凑到面前 查看来电号码,不知是他眼神不好,还是因为戴了有 色眼镜。
    “这是谁打来的?”他把手机往我面前一举。
    我看向显示的名字—大石仓之助。
    “是同事。从公司打来的。” “叫大石仓之助的,是《忠臣藏》的那个?”胡 须男露出惊讶的神情。
    “该说是同名同姓吧,不过写成汉字不太一样。
    ” 进公司刚满一年的大石仓之助每当喝醉就发牢骚 ,说自己有名无实真够呛。“我又不是那样的能人, 能召集赤穗浪士报仇雪恨。”据说,当他按照俗称“ 征兵制”的青年训练制度入伍的时候,也被人仅根据 名字就做了判断:“既然是这么个名字,肯定是名极 有胆识的出色男子。”于是他被分派了*为严酷的演 习。我经常劝他:“你没必要报仇,而且你是个认真 又严谨的**程序员嘛。”事实上,这也是我的真实 想法。
    我离开公司的时候,大石仓之助还在加班。他在 为明天早上必须弄完的程序做*后确认。正因为认真 又严谨,他工作迟缓,算是美玉微瑕。
    “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男人看向墙上的钟,语 调带着几分诧异。
    “我想他是有什么问题吧。可以让我接电话吗? ”我**是低三下四地恳求。大石仓之助大概相当犯 愁,才会在这样的深夜打来电话吧。
    男人按下通话键,把电话抵在我的左耳。
    “啊,渡边?你醒着吗?”大石仓之助高亢的嗓 音扑进我的耳朵,“真不好意思。” “我刚到家。怎么了?” “不是有个测**的网络服务器嘛,黑的那台。
    刚才突然砰地响了一声,然后不转了。”大石已经快 哭了。
    “这样啊。”我答道。服务器一旦发生故障,就 无法工作。损失很大。但这并非值得为之垂头丧气陷 入悲哀的惨事。“服务器内侧写有厂商技术支持的电 话号码,你马上打个电话看看,应该会有技术人员上 门。” “这个时间也会来吗?” “就是为这种事签的合同,没事。只是不好意思 ,大石你还得多留一会儿。” “哦,那没什么。可我的测试—” “做不到的事也没有办法。只能明早先让相关人 员用着,告诉他们程序还不完备。” “这样没问题吗?”认真又严谨的大石仓之助在 烦恼的时候也认真又严谨。
    “你别气馁。又不是在家被危险的男人绑住手脚 拷问。” “你这是什么比喻?”大石仓之助明显一惊。
    男人挂了电话。“你不错嘛,连大石仓之助都仰 仗你。” “我算是那个项目的头儿。”我低下头。
    “希望你明天能和科长商量这事。” “希望能。” “祝你们平安无事。”男人换上冷冷的语气,掀 起夹克,拽一下棉质长裤。他腰间垂着一个东西,明 显只能是手*,黑色的左轮手*。我移开视线。除了 征兵制的训练时,我没机会见到这东西。
    “请问,”我始终在观察,不放过对方情绪和动 作的变化,这时决定发问,“人家让你做到什么程度 ?” “也没说要到什么程度。”男人在一瞬间流露出 稚气,“你有没有勇气?” “勇气在爸妈家?6?8?6?8”话没说完,《君之代 》再次响起。
    手机仍在男人手中,他看了看屏幕,得意起来: “是委托方亲自打来的。” 电话被抵在我的左耳。
    “感觉怎样?”打电话的人说。
    “我是冤枉的。” “冤枉指什么?” “反正就是那个吧?你又怀疑我有外遇?” 我对打来电话的老婆佳代子说道,叹了一口气。
    我并不后悔和这样***的女人结婚。有很多事情 不结婚是不会知道的,而且她从前很善于隐瞒这一面 。她故意隐藏了本性。如果我责怪五年前决定结婚的 自己,就太过了。
    “只要坦白你的外遇对象,我就放了你。”佳代 子轻飘飘地说。
    “你误会了。四年前也是这样吧。在马路上把我 痛打一顿,可结果不是**没事吗?只有我的胳膊骨 折而已。” “当时确实是我想多了。这一次我有自信,你* 近回家都晚。” “我加班。” “手机一响你就慌了。” “是工作。” “我上回看你的来电记录,唯**一条被删了。
    ” “是打错的电话。除了说这些,你有其他证据吗 ?” “喏。”她笑了。
    “喏?” “一般呢,只有罪犯才会问‘你有证据吗’。” “难以置信。”我喃喃说着,目不转睛地凝视眼 前这个留胡须的野蛮男人。他被雇来整我,目的是问 出我的外遇对象。难以置信,对吧?我想征求他的同 意。
    “你是说你没法相信我?”老婆愤怒的声音刺入 耳中,“说这种话,是因为你有外遇了吧。” P1-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