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北方的空地

作者:杨柳松 出版社:重庆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重庆
  • ISBN:9787229039530
  • 作者:杨柳松
  • 页数:359
  • 出版日期:2011-04-01
  • 印刷日期:2011-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人类**以自力方式横穿大羌塘无人区,羌塘,地球上**的**荒原,当我们热衷谈论偏远的阿里和热闹非凡的可可西里时,对这片酷寒的高原依然陌生得不知所措。杨柳松的《北方的空地》中,一个人,推着两百斤的自行车,历时77天,经历了一场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苦旅程。这是人类的又一个奇迹,工业文明并未**束缚我们的血躯。
  • 藏语“羌塘”,意为北方的空地,狭义指藏北无人区,实则是所有北 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阿尔金无人区 、昆仑山无人区,这四个无人区连片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独有的超级无 人荒原。由于可可西里的概念被炒热,以至于大家一度用“可可西里”代 替了这片广袤的荒原。实际上,可可西里不论行政疆域还是地理疆域都只 是大羌塘这片荒原的一小部分。大羌塘,自由最后追逐之地。 《北方的空地》相信,荒原彼端,云之落处远,方是永远到达不了的 地方。 《北方的空地》由杨柳松编著。
  • 序:生命绽放如花
    自序:行走荒原,放逐心灵
    **章 纠结的起始
    第二章 一点也不意外的决定
    第三章 压抑天空
    第四章 不可重复的人生
    第五章 进入世界寒旱地带
    第六章 二○一○年,荒原**场雪
    第七章 早起的乌儿有虫吃
    第八章 动物并不凶猛
    第九章 夜风雪,英雄的呼唤
    第十章 游戏规则制定者
    第十一章 水波星空
    第十二章 行走在异星球
    第十三章 可可西里后院
    第十四章 追寻蜃景
    第十五章 苏醒的河流
    第十六章 若拉错的春天
    第十七章 陷入泥泞雨季
    第十八章 北上,无所谓选择
    第十九章 困守,雪融洪水
    第二十章 扶不上墙的烂泥
    第二十一章 艰苦的旅行
    第二十二章 出走昆仑
    第二十三章 徒步逃生之旅
    第二十四章 荒原彼端
    附录:大羌塘穿越示意图
  • 等装备间隙,与友人去林芝赏桃花、泡温泉,以求转运,*享得“十 凤一龙浴”的传奇,想必晦气已散。时间四月初了,先被邮政车忽悠,然 后匆匆搭车赶往阿里,四人挤坐加座后排,折腾得够呛,把憋屈的双腿伸 到窗外还遭司机怒斥。次日深夜抵达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镇,卸自行车时 发现轮胎快拆杆颠掉了,车子散架,头皮发麻。一时在偏远的阿里无所适 从,即便拉萨有零件走邮政快递也得十多天。小福星多啦再次释放魔法, 凭借巧嘴托一司机将快拆杆从拉萨捎来。原以为*后一遭,和多啦线上聊 天,千恩万谢,同时在线测试新油炉,一次未用的新油炉居然断了喷嘴。
    翌日四处寻焊接,一连三家皆无铜焊,第四家倒是可以,老板事先说明: “如果焊好给十块,坏了可别怨我。”我应下。只见电光闪烁,不消一分 钟喷嘴便**毁了。无语。又是多啦,将自用油炉及丁丁睡袋托志鹏捎到 阿里。至此,借用的装备包括一个小锅,一个防潮垫,一个油炉,一个睡 袋。
    情绪很不稳定,天意?两种角度,制造种种障碍不让你去,提前磨砺 让你轻松去。哪种天意,在乎自己的选择,而非天意本身。
    时间四月十六日了,已没有多少时间再耽搁,找车前往界山达坂也是 一番周折,同时购买食物和汽油(我用的是燃油炉)做*后准备。压缩饼干 还是快过期的,虽说过期一点没关系,但长达四年的保质期不免让人怀疑 食物质量的异化。且咳嗽一周了,吃了药,不见好转。高原上小病小灾很 难痊愈,这点倒有心理准备。
    一切都好了,真的没问题了?我不停地逼问自己。
    怎么可能会没有问题,着实无法坦然面对。四月十九日中午,所有装 备、食物打包后装车,真重,貌似***重车走羌塘。某个瞬间用力过度 ,还差点把小腰闪了。之前,从未试验过这个重量能否推行,也是不敢。
    这种刻意忽视的心理,充斥着我的旅行生活,掩耳盗铃有时还是挺管用的 ,优美一点的措辞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车子勉强能骑,车头太重, 容易偏离,街道上遇人,需提前控制方向。不过一公里,坚实平坦的大马 路,一个驮包铆钉就又断了,太重了。下午七点多才装车,看着两层楼高 的装废铁的大卡车,心里纠结。也有好事,晚点发车,测算到达界山达坂 应是天亮时分。去年是凌晨两点抵达界山达坂,黑夜里的感受很不好。
    一路上咳嗽不断,又不时得隐忍着,司机眼神漂移,谁敢把一个病人 放在无人的酷寒高原。为了化解司机疑虑,我忽悠说自己是搞地质研究的 ,大部队正浩浩荡荡从新疆方向开来。司机被我忽悠得亢奋,不吃饭,不 停车,不歇息,将我建设祖国大好河山的梦想快速拉到界山达坂。时间凌 晨六点,时间上比去年还要尴尬。爬上废铁取车,衣着单薄,呼呼大风, 至少-15℃。赤手解开繁琐绳结,司机冷得都不愿露头,再三请求下才帮我 接下白行车。水袋不幸被废铁划破,好在多带了个朋友送的MSR水袋,原本 看不上,现在成了救星,否则我真被一个霹雳打趴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黑暗中搭建新帐篷,**次实地使用,不熟稔。风大,冷,匆匆钻进 松垮垮的帐篷。冷得把头缩进睡袋里,却被呛出来,丁丁睡袋那个味真够 呛。有点深潜水的心理,鼓足精神,对自己说,熏死和冻死,选择吧!果 敢地把头缩进睡袋里。P021-022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