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极北直驱/远行译丛

定 价 35.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7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腓尼基神话
¥47.92 | ¥59.90
语言的奥秘
¥55.04 | ¥68.80
梦海
¥44.80 | ¥56.00
我可不这么想
¥26.26 | ¥49.80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18250
  • 作者:(日)植村直己|译者:陈宝莲
  • 页数:191
  • 出版日期:2016-11-01
  • 印刷日期:2016-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0千字
  • 植村直己是一位首度冬季单独登上北美洲**高峰麦金利峰,徒步纵走日本列岛三千公里,格陵兰三千公里的雪橇之旅,北极圈一万二千公里的雪橇之旅,攀登严冬期的南美*高峰阿空加瓜山! 《极北直驱》描述植村直己在格陵兰的狗拉雪橇训练纪录。为了实际磨练极地生活的能力,他也和爱斯基摩人一起吃生肉、猎海豹,将自己变身为“极地人”。
  • 《极北直驱》讲述:日本探险家植村直己在1970 年创下单独攀登世界五大洲最高峰的纪录后,将目标 从“垂直的世界”转向“水平的世界”,也就是极地 。为了横越南极这一终极目标,他进入地球最北端的 爱斯基摩部落,锻炼自己在极地生活的能力,让身体 适应气候变化并学习掌控狗拉雪橇的技术。他秉持非 凡的决心,用生疏的技术驾驶狗拉雪橇独自出发,途 中遭遇各种生死一线的危险。这些事迹让世界知道了 植村直己的存在,也让他成为二十世纪最伟大、最受 尊敬的探险家之一。
  • 发现极北爱斯基摩人
    **章 极北的爱斯基摩部落
    第二章 初食生肉
    第三章 令人惊讶的室内马桶
    肖拉帕卢克的人们
    第四章 我家的客人
    第五章 爱斯基摩人怕吃热食——他们的饮食生活
    第六章 每月一次的盛大酒宴
    和爱斯基摩人共度狩猎生活
    第七章 吃尽狗拉雪橇鞭子的苦头
    第八章 成为伊努特索的养子
    第九章 开始准备过冬
    第十章 猎海豹
    第十一章 拥有狗拉雪橇
    我的雪橇训练计划
    第十二章 初到卡纳克
    第十三章 雪橇训练**期计划结束
    第十四章 严冬钓鱼
    第十五章 加拿大国境的狩猎生活
    雪橇独行三千公里
    第十六章 从西奥拉帕鲁克到图勒
    第十七章 从图勒到沙维希威克
    第十八章 从沙维希威克到乌帕那维克
    第十九章 归途的粮食危机
    再见,肖拉帕卢克
    第二十章 滑雪横越肖拉帕卢克-卡纳克之间
    后记
    附录 植村直己年谱
  • 初进肖拉帕卢克 一个星期前的九月四日,我首度踏人肖拉帕卢克 村。我希望在进入实际生活以前,亲眼看看这个部落 ,找到一个暂时让我栖身的人家。
    那趟侦察,乘坐的是丹麦政府每年夏天冰融时期 开往图勒地区一次的物资补给船。这艘船送去图勒地 区爱斯基摩人部落所需的生活补给物资,回航时带走 爱斯基摩人捕获的海豹皮、北极狐毛皮等。我一心想 去肖拉帕卢克,但是语言、风俗习惯**不同的他们 ,会接受毫无渊源的我吗?我的不安加深了,甚至心想 ,万一被拒,我干脆在部落附近挖个洞独自生活算了 。但如果连这个也被拒*的话——届时,我的南极计 划将大幅修正。
    肖拉帕卢克村就在岩山起伏和缓的海岸上。岩石 散见的平地上坐落着二十间火柴盒似的平房。船开始 卸货。起重机先把货卸在空汽油桶绑在一起做成的浮 船上,爱斯基摩人再用绳子把船拖到岸边。我随货下 到浮船上。岸边聚集了四五十个爱斯基摩人,他们拉 着绳子兴奋地吆喝。浮船逐渐靠岸,孩子们欢欣鼓舞 ,在岸边绕来窜去。煤、石油、食物、衣料,还有狩 猎工具……都是他们盼望了整整一年的补给物资。
    可是我和他们的兴奋正好相反,心里充塞着按捺 不住的不安。我仅有的希望系于那些几乎和日本人无 异的脸上。
    欢呼声*响亮,载着货而加深吃水的浮船停在岸 边。爱斯基摩人在浮船和岸边之间架上两条跳板,一 起挤上浮船。从拖着两条清鼻涕的三四岁小孩,到穿 着又黑又脏、恐怕已有几十年历史的北极熊毛皮裤的 拄杖老人,全都站在货包上面大声欢呼。他们只瞥一 眼穿着登山靴、羽绒服的我,没有什么反应。浮船上 挤满了爱斯基摩人,他们**无视我的存在,我继续 站在上面也无意义,于是下船上岸。
    身体已习惯摇晃不定的浮船,站在肖拉帕卢克的 坚硬土地上,有种异样的感觉。漆成红褐色的火柴盒 房子前,狗缩着身子在睡觉,看起来像死了一般。挂 在木框架上的黑色块状物是海豹肉还是海象肉?我没有 特别准备食物。为了**融入爱斯基摩人的生活,我 不能独自吃不同的食物。但是,我真的吃得下这像浇 上了机油的黑乌乌的生肉吗?黑油滴落的地面有一坨像 人粪的东西。我曾经打算,如果找不到愿意接纳我的 人家,就在地面挖个洞自己生活。但我很快就知道这 想法太过天真。我在岸边闲晃,寻找适当的地方,随 脚一踢,地面的石头居然纹风不动。地面冻得相当坚 硬,铲子之类的工具可能丝毫不起作用。这下,势必 要找一户人家借住不可。
    头一次和爱斯基摩人一起工作 众人开始搬货。货包一袋一袋从爱斯基摩人的背 上卸到地上,岸边渐渐堆起一座货物小山。和爱斯基 摩人素昧平生的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借着搬货, 或许能逮到某个机会。我走过狭窄的跳板,踏上浮船 。
    爱斯基摩人比中国人*像日本人。他们长得很矮 ,约一米六左右,圆脸、黑发、黄皮肤,说他们是日 本人也不会令人觉得奇怪。但是搬货这事,他们显得 很吃力。年轻人不过扛着三十公斤的货,却走得踉踉 跄跄。我后来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扛着重货行走的 习惯。他们在极寒之地过着狩猎生活,视觉、听觉和 嗅觉极其发达,并不特别需要扛着重物行走的能力。
    而我,正好是习惯在高山上扛货行走的人。三十公斤 的货物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一个人扛着两个爱斯基 摩人要搬的货,轻松走过三十厘米宽的跳板。
    P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