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金色梦乡(精)

一部奇迹般的小说,带给人活下去的勇气、希望和信心,再黑暗的地方也能成为金色梦乡!伊坂幸太郎集大成之作,获日本书店大奖。

定 价 49.5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8609 件
数量
-
+
缺货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85025
  • 作者:(日)伊坂幸太郎|译者:代珂
  • 页数:497
  • 出版日期:2016-11-01
  • 印刷日期:2016-1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93千字
  • 99999990000626836_1_o_01.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2.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3.jpg

    99999990000626836_1_o_04.jpg

    ★一部奇迹般的小说,带给人活下去的勇气、希望和信心!

    ★逃吧,好好活下去,别输给他们!再黑暗的地方也能成为金色梦乡!

    ★第5届日本书店大奖,第21届山本周五郎奖

    ★日文版销量突破114万册

    ★伊坂幸太郎专文寄语中国读者

    ★《金色梦乡》讲述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成人童话,从正面勾勒出人与人之间日渐稀缺的友情、爱情和亲情。没有英雄式的主角,每一个人都如此平凡,但他们会在紧要关头伸出援手,帮助你成为英雄

    ★堺雅人、竹内结子主演同名电影

    ★井上厦先生曾对我说:“讨厌的事、艰辛的事,只有活下去才可能去经历。人需要竭尽全力去做的,是笑着面对。”人类有多不成熟、这个世界有多艰辛,不用说也知道。如果读者读了《金色梦乡》会感到“虽然艰难,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满足了。——伊坂幸太郎

    ★我习惯以悲观的角度看待事情,同时也不想写让读者心情沉重灰暗的东西,于是决定去写“在悲观的舞台上努力活下去的故事”。我想象不出中国读者会对《金色梦乡》抱有怎样的感想,但如果您在阅读这部小说时可以稍稍忘记平日生活的艰辛,真正享受这个故事带来的乐趣,我就满足了。小说的意义不正在于此吗?——伊坂幸太郎

    ★洋洋洒洒一千页,一直在奔跑、一直在逃离。主题、思想、哲学—这些千百年来被信奉为文学所必不可少的要素在它面前一无是处。我一直大张着合不拢的嘴,在不知不觉间和主人公开始了一场逃亡。——浅田次郎(直木奖得主)

    ★perfect!我找不到《金色梦乡》不得奖的理由。——筱田节子(山本周五郎奖评委)

    ★《金色梦乡》直面被现代人漠视的友情、爱情和信赖,高难度的设定与技巧令我惊讶。伊坂果然具有无法撼动的才能。——小池真理子(山本周五郎奖评委)

    ★所有的一切,毫无疑问,是伊坂式风格。结构宏大、注重细节,充满现实感,简直不可思议。——北村薰(山本周五郎奖评委)

    ★伊坂幸太郎就是天生该写小说的人。——伊集院静(直木奖得主)

  •    《金色梦乡(精)》是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讲述了一场一个普通人奇迹般的逃亡。平凡的快递员青柳雅春突然被栽赃为暗杀首相的凶手,无奈开始逃亡。一路上,不起眼的小小善意逐渐汇聚起来,在像巨人般无比强大的敌人面前,如同烟火般绚烂璀璨,帮助青柳在黑暗中前行,做成了几乎不可能做到的奇迹。《金色梦乡》获第5届日本书店大奖、第21届山本周五郎奖,日文版销量突破114万册,堺雅人、竹内结子主演同名电影。对于《金色梦乡》的创作初衷,伊坂幸太郎在访谈中说道:“人类有多不成熟、这个世界有多艰辛,不用说也知道。如果读者读了《金色梦乡》会感到‘虽然艰难,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满足了。”


  • 《金色梦乡》是日本知名作家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讲述了一场一个普通人奇迹般的逃亡。平凡的快递员青柳雅春突然被栽赃为暗杀首相的凶手,无奈开始逃亡。一路上,不起眼的小小善意逐渐汇聚起来,在像巨人般无比强大的敌人面前,如同烟火般绚烂璀璨,帮助青柳在黑暗中前行,做成了几乎不可能做到的奇迹。《金色梦乡》获第5届日本书店大奖、第21届山本周五郎奖,日文版销量突破114万册,堺雅人、竹内结子主演同名电影。对于《金色梦乡》的创作初衷,伊坂幸太郎在访谈中说道:“人类有多不成熟、这个世界有多艰辛,不用说也知道。如果读者读了《金色梦乡》会感到‘虽然艰难,但明天也要努力’,我就满足了。”

    《金色梦乡》内容简介:日本新任首相在仙台街头被暗杀,凶器是搭载炸弹的遥控飞机。警方立刻认定一个叫青柳雅春的人是凶手。青柳被迫逃亡,渐渐发现有人早已处心积虑地布下陷阱:两年前,他做快递员时因救了女明星而红极一时,这成了被栽赃陷害的原因;半年前,恐吓电话持续骚扰快递公司,他被迫辞职;两个月前,他在乘车时被诬陷成色狼;案发当天,电视台播出监控录像显示,酷似他的人买走了一架遥控飞机;第二天,警方宣布他打来电话承认自己就是凶手。青柳百口莫辩,陷入重围。


  • 伊坂幸太郎

    日本文坛独树一帜的新锐作家,以异想天开而独创的世界观、多重的构想力著称。知识广博,文风豪迈诙谐,极具思想性和娱乐性。

    曾获推理作家协会奖、山本周五郎奖、新潮推理俱乐部奖等多项文学奖,更曾五度入围直木奖。与东野圭吾、村上春树连续包揽权威书评杂志《达文西》票选受欢迎男作家前3名。

    代表作有《金色梦乡》《死神的精确度》等。


  • 中文版序(伊坂幸太郎)

    **部事件伊始

    第二部事件观众

    第三部事件发生二十年后

    第四部事件

    第五部事件发生三个月后

    幸福的想象独立的文学(代珂)


  • “你听好了。”森田森吾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时间不多了,我就说重点。”他圆睁的双眼中充满血丝。

    “什么重点?”

    “当时你被冤枉成色狼,并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你被人算计了。”

    “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在我送快递时来找麻烦的家伙吗?”

    “对了,还得从那时候开始算起呢。”森田森吾抓着头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恶作剧也是事先安排好的。为了让你在公司干不下去,或者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才故意策划了那些事。如果你同时还是个色狼那就*好了,所以才又计划诬陷你是色狼。”

    “就*好了?谁觉得好?”

    “我来找你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森田森吾的语速越来越快。

    “指使?谁指使的?又是森林?”青柳雅春感觉到老朋友的话里潜藏着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他有些慌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双手无意识地抓起安全带。

    森田森吾喝止住他:“别系安全带!”

    “嗯?”

    “你给我听好了。你被人陷害了。包括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刻。”

    “你说什么呢,森田?”

    “我从比较好懂的地方开始给你解释,行了吧?我有一个家庭,有老婆和儿子。”

    “你什么时候??”

    “工作后不久。儿子已经上小学了。想不到吧?”

    “骗人的吧!”

    “没有骗你,是去东京后没多久的事。不小心有了孩子,就结婚了。可是,我老婆特别喜欢玩弹珠机,简直是上瘾。每天就知道带着儿子往店里跑,音乐那么嘈杂,她就只知道不停地打弹珠。结果没多久竟然借起钱来了。”森田森吾说得不紧不慢,丝毫没有结巴,“你说怪吧。弹珠房本该是去打弹珠找乐子的地方,借钱算怎么回事呢?我老婆一直瞒着我,等我发现时,已经发展到多重债务的地步了。多重债务?除了法律课之外竟然还能接触到这个词,连我都吓坏了。”

    “森田,你说得一点都不好懂。”青柳雅春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插嘴道。

    “我为了还钱焦头烂额,直到今年年初,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对方提出一个怪异的交易,说只要我替他们做些事,那些债就一笔勾销。”森田森吾时不时地确认着手表上的时间。

    “做些事?”

    “帮助你从被冤枉成色狼的现场逃离,或者像现在这样,把你领到某个地方来。”

    “就这些事?”青柳雅春环视车内,目光落在刚拿在手上的那瓶水。

    “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一开始他们只是让我去乘坐仙石线,如果发现你在站台上因为非礼的事被冤枉了,就带你逃跑。我觉得事情可疑,但既然是帮助你,我想那总不至于是什么坏事。呵,其实都是些说给自己听的借口而已。”

    “也确实帮助了我。”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森田森吾似乎又要哭。青柳雅春有些揪心,这并不是他的作风。“那些家伙并不希望你被当作色狼给抓起来,只是想让人目击到事发现场。”

    “那些家伙?目击?让谁啊?”

    “当然是车上那些乘客了。如果接下来你犯下什么案子,到时再有人出来作证说‘他曾经在车上非礼女性’,是不是*容易让人相信你是坏人?”

    “我还能犯什么案?”青柳雅春很想笑,觉得自己才应该是那个哭笑不得的人。

    “我不知道整个计划。**也只是接到指令,要求我把你带到车上,让你一直睡到十二点半。为了让你老实,他们说可以让你喝那瓶水。”

    青柳雅春看看塑料瓶,又看看表。离十二点半还差三十分钟。“为什么??要让我睡着呢?”

    “我也觉得可疑,觉得事情不一般。但我决定不去多想。负债的事快逼疯我了,我决定什么也不去想,只按照要求做完自己的事。这样一来债就清了。可是,刚才我们一起走向这辆车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可能即将发生一些无可挽回的事。跟你好久没见,我看你还是跟以前一个样。”

    “你先等等。你想说什么我**搞不懂。不过我总觉得,似乎还是不要听为好。”

    “别啰唆了!”森田森吾忽然大吼一声,以此逼迫副驾驶座上的青柳雅春保持沉默。“你听着。”

    “你到底要让我听什么呀!”

    “听我刚才想到的事情。”

    “从没见你这么认真过。”

    “你听好了。我们来的路上那么多人,你也看到了吧?大家都是来看游行的。**金田要来仙台。青柳,你还记得上学时我们在快餐店里聊的那些话题吗?”

    “那也太多了吧。”

    所谓的青少年食文化研究会,就是一个聚集在快餐店里东聊西扯的小团体。除去那些有意义的,他们聊过的话题数不胜数。参加社团活动的也就是青柳雅春等四人,聊的话题却丰富多彩:其他专业的女学生、新上映的电影评价,或者是中了**后该买什么这种无聊的痴想,再就是关于宪法第九条和集体自卫权的讨论。总之他们聊过很多话题,有一些讨论其实并不适合身为学生的他们。他们总是围坐在*靠里的那张餐桌,大把挥霍着时间,觉得那才是*有意义的事。青柳雅春的脑海中甚至浮现出樋口晴子和阿一坐在桌边的模样。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那个??”青柳雅春回味着脑海中记忆的画面,“阿一说,他怀疑自己的女朋友脚踩两只船,想检查她的手机。”

    “有这回事吗?”

    “那次的事印象不是挺深的吗?你还聊得挺投入呢。真忘记了?”

    “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吧。”森田森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真不记得了?”青柳雅春有些不悦,“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把他女朋友的手机??”

    “不,我不记得了。”森田森吾似乎想结束这个话题。

    “真的?”青柳雅春又重复了一遍。

    森田森吾无声地摇摇头。“别再想那事了。”他大声地、一字一句地说,“肯尼迪遇刺和披头士。”

    “啊?”

    “有一段时间,阿一总爱聊肯尼迪遇刺的话题吧?披头士则是我们几个都喜欢的。”

    “哦,是的。”青柳雅春想起来了。阿一不知是从哪里看来的,有段时间他总热衷于强调“刺杀肯尼迪的,**,不是奥斯瓦尔德①。可冤假错案竟在众目睽睽下就那么发生了,真是恐怖”。一开始大家只是随便听听,可渐渐地每个人都开始对肯尼迪遇刺事件产生兴趣,找来相关的书,不知不觉间在四人当中形成了一股小小的热潮。阿一竟站在了奥斯瓦尔德一边,愤愤地说什么:“肯定是觉得全推到奥斯瓦尔德身上就万事大吉了。只要不露出马脚就行。”

    “谁这么觉得?”青柳雅春等人追问他时,他回答说:“某个大人物呗。”

    “不是有人说,被认定为行刺肯尼迪的凶手奥斯瓦尔德,曾经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吗?”

    “是有这种说法。”

    “事发前,奥斯瓦尔德曾在某条街道散发共产党的传单,因为那是他接到的命令。之所以有这样的命令,就是为了让奥斯瓦尔德看上去像是这一类运动的参与者,令人产生这种印象。”

    “确实有这种说法。”

    “你被诬赖成色狼,可能也是出于类似的目的。我被命令去带你逃跑的时候,或许我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只不过,我选择了不去细想。”

    “森田,你先冷静一下??”

    “我觉得,这只是为了将你拖入某个*大的阴谋而做的准备工作。”

    “森田,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辞职后,没再遇到其他什么怪事吗?”

    面对森田森吾那坚决的态度,青柳雅春根本无法反抗,只得仔细思索。要说怪事,也只有自己的驾照在松岛被发现这一件吧,他在记忆里寻找着。“为了领失业保险,我还常去HelloWork,不过??”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啊”了一声。出现在脑海里的是井之原小梅的模样。

    “你在那害羞个什么劲。”森田森吾的观察力还是那样敏锐。

    “没,我没害羞。”

    “你在Hello Work碰着什么事了?”森田森吾说话的语气中,并没有挖出朋友的丑事时的愉悦,满是严肃认真。他双眼充血,看上去十分痛苦。“如果觉得有什么可疑的你就说,色狼的事也好,我的事也好,现在你周围的环境很危险。不管什么事,*好都别信。”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真的。”

    “你说说看呀!”

    青柳雅春觉得拗不过,轻声叹了口气,挠挠头。他想起以前上学跟女生联谊时,森田森吾每次都要在厕所里一脸兴奋地凑过来问自己“你看上哪个了?看上哪个了?我呀??”如今的森田森吾也处于兴奋状态,跟当初一样,只是兴奋的理由**不一样。

    “我在Hello Work认识了一个女人。”

    “什么样的?”

    青柳雅春原以为对方一定会吹个口哨,调侃自己说“什么呀,搞半天是这种事”,然而森田森吾的表情仍然紧张而严肃。

    “什么样?就是普通那样呗,比我小五岁。”

    井之原小梅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看体型甚至像十几岁的少女。

    “是她主动接触你的?”

    “在电脑上查招聘信息的时候,她正好坐在我旁边。”

    “你俩在交往?”

    “朋友。”青柳雅春耸耸肩。他说的是事实。

    “我看有问题。”

    “不,真的是朋友。”青柳雅春的语气稍微强硬了些。或许他内心里期待和她的关系*加亲密,但如今二人之间只能以朋友来概括。

    “我又不是说你们俩之间的关系有问题,我是说那个女人有问题。”

    “喂!”

    “越是看上去无害的人,越可能是你的敌人。包括我在内。”

    “你看上去挺有害的,所以你就不是敌人喽。是吗?”

    森田森吾闭上了眼睛。他用手蹭了蹭鼻子,似乎在调整呼吸。“或许是我想多了吧。”他又睁开眼说道,“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保持警惕,怀疑一切。不然你也会和奥斯瓦尔德一样。”

    青柳雅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他只能再看看手表。“只有十分钟啦。是不是我不该睡觉浪费时间呀?”他半开玩笑地调侃道。

    “我看,金田会在游行途中被杀。”

    “我现在应该笑吗?”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结论。其实呢,刚才你睡着的那段时间,我检查了一下这辆车的车底。看到你喝了那瓶水后立刻就睡着了,我才开始考虑,这恐怕是一件挺危险的事。”

    “车底怎么啦?”

    “电影里不是常演吗?车底下事先装了**,当重要证人或者相关人员坐上车时,就轰的一声。”

    “常有的桥段,毫无新意呀。”

    “我们现在就处在这种毫无新意的状况中。”森田森吾笑了。他太久没笑了,青柳雅春见状竟有些发愣,随即又因为他的话而震惊。

    “那是一颗**,是一颗连外行的我都能一眼就认得出的**。”也不知森田森吾的话有几分是真,他竟还带着笑意,“就算知道是**,但是不知道怎么拆,也还是白搭。”

    “逃吧!”青柳雅春立即说道,“这也太危险啦!”

    “你逃吧。”

    “你也逃呀!”

    “逃去哪儿?”森田森吾不像是在开玩笑,一脸严肃地说,“以前讨论披头士的时候,大家不是常常说起Abbey Road的组曲吗?”

    “什么东西?”

    “Abbey Road里的组曲呀。”

    披头士的第十一章专辑是Abbey Road,在这张专辑之后推出的专辑是Let It Be—披头士的*后一张专辑,但录音工作却是Abbey Road在后,也就是说,披头士*后录制的专辑是Abbey Road。当时的保罗·麦卡特尼设法以这种方式让已四分五裂的乐队重新聚到一起。专辑后半部分中有八首曲子其实是乐队成员各自单独录音的,*后由保罗·麦卡特尼剪辑到一起制作成大型组曲。森田森吾常说,组曲中的*后一首歌取名The End真是简洁有力。

    “组曲中的那首Golden Slumbers,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一直哼来着。”

    “就因为那是摇篮曲?”如果直译的话,歌名应该可以翻译为 “金色梦乡”,歌词内容大部分是摇篮曲。保罗·麦卡特尼以他细腻的声线高亢地歌唱,歌曲里充满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歌曲的开头你还记得吗?”森田森吾说完,自顾自地哼起了**句歌词,“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homeward.”

    “曾经有一条通往故乡的路。大概是这意思吧?”

    “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跟你们一起疯的日子。”

    “学生时代?”

    “如果说真的有某个值得回去的故乡,我能够想到的只有那时候的我们。”森田森吾眯起眼睛。似乎只要顺着他的目光一直往前,时间就会因某个原因而扭曲,就能看到学生时代在快餐店消磨时光的二十岁的自己。对话停止了。这次青柳雅春也没有主动去找话题。

    森田森吾的手朝副驾驶座这边伸了过来。青柳雅春不知他要做什么,只是看着他打开手套箱,掏出了个什么东西。一开始他没明白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看上去像大号的无线电对讲机。“*?”盯着看了一会儿后,青柳雅春才反应过来。

    “你说怪不怪?”森田森吾盯着手中的*,苦笑着,“这玩意儿一般是搞不到的,就算搞到了,也不会放在手套箱里吧?”

    “那是当然了。”青柳雅春微微点头。他生平**次见*,紧张得无法动弹。他生怕一不小心摸错了地方,会让手*突然走火。

    “这样子大概没法通过车检的。”

    “你似乎搞错了重点吧。”

    “有人让我在**把你带来,关在这辆车里。那个人还说,可以让你喝瓶子里的水,如果不顺利的话,就用手套箱里的东西。之前我还在想呢,手套箱里的东西是什么呀?刚才打开来一看,就发现了这玩意儿。”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森田森吾手中的*泛着浓重的黑色,好像并不是转轮式的。“这里没有金属板,应该不是模型吧。”森田森吾盯着*口嘀咕道,“也就是说,找我来的那些人,有本事轻易将这玩意儿搞到手。车如果交给他们,想必过车检也是小菜一碟。”

    就在这时车摇晃了一下。外面传来巨大的声响。

    空气似乎在某处破裂了,由此而产生的震动转化为波纹,摇晃着车。

    “什么声音?”青柳雅春慌了。

    森田森吾还是那样镇静。他尝试寻找声音的方位,但似乎并没有多大兴趣。“可能是**吧。”他小声说。

    “**?”

    “没时间了,你快逃吧。继续在这里耗下去恐怕没什么好事。”

    “你也跟我一起逃啊!”

    “我如果逃跑,家人就危险了。不按他们说的去做就没有好下场。就是这么回事。”森田森吾丝毫没有掩饰内心的不快。不过他似乎比刚才*从容了一些,青柳雅春甚至觉得以前总在食堂说着胡话、看上去那么快乐的朋友又回来了,心里感到怀念也有了底气。同时他也坚定了决心,曾经的朋友找回了自我,*不能丢下他不管。外面很嘈杂。显然这不是什么普通的小事。四面八方传来不明缘由的声响,那些声音在脚下奔流,摇动了大地。

    “说真的,我以为你喝完那些水后要睡上一个小时呢。如果真那样也没办法,只能丢下你,自己先走。可是如果你中途醒了,那也只能顺其自然,这就是命运。我就是这样想的。”

    “这就是命运?”

    “我稍微摇晃了一下车子,想试试你会不会醒,就坐在座位上扭动。没想到你还真就醒了。”

    这让青柳雅春回想起,自己醒过来时车内的确像停靠在岸边的船似的在摇晃。森田森吾伸手调整着后视镜的角度。“好了,总之你快逃吧。”他挥了挥手中的*,“我就留在这里。不知道把我找来的那些家伙会怎么想,不过就因为这点小事,他们应该也不会为难我吧。与其跟你一起逃跑,还不如老实点跟他们承认错误,道个歉就完啦。”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森田森吾盯着后视镜的眼睛眯了起来。“两个穿着**的警察正往这边走呢。要走的话就***了。快走吧,不然我可就开*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脾气不好。”他笑了,又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勤工俭学,在市游泳馆打扫卫生?”

    “你这又是要说什么?”

    “你记不记得那时候我们在努力地打扫卫生时,头顶上都是有监控摄像头的?”

    “不记得了。”

    “那你也不记得我那时候说过的话了?”

    “森田,你究竟是怎么啦?”

    “我想说,你只有逃跑。知道吗?青柳,快逃吧。就算狼狈不堪也好,跑远些,活下去。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青柳雅春的脸在抽搐,他想说些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只有嘴不停地又张又合。

    “对了,你小子当初救下女明星,接受采访时说过,制伏凶手用的是大外刈。”

    “那还是??”青柳雅春努力让嘴听自己使唤,“那还是你教我的招数。”

    “那时候我正抱着孩子看电视呢。见你接受采访时那样回答,我可是吹嘘了好一阵子呢。”

    “现在说那些干吗。你没事吧,森田?”

    “没事。”森田森吾回答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带有一丝学生时代的从容,但仍旧沉重。“好孩子都可以上天堂。”他唐突地说了这样一句,咧嘴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对吧?”

    见青柳雅春沉默,他于是哼起了那首Golden Slumbers。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他唱着,平静地继续,“Golden slumbersfill your eyes. Smiles awake you when you rise.”那些英文歌词的意义,青柳雅春并不能正确地把握。他的脑海里只是条件反射般浮现出一句:“你醒来时,带着微笑。”

    喂,森田—青柳雅春试图呼喊,但森田森吾已经将驾驶座的座位放倒,闭上了眼睛。他像是在歌唱一般说道:“晚安,别哭。”青柳雅春知道那是Golden Slumbers的歌词,但唯独这一句没用英语,又让他觉得这或许是森田森吾要对自己说的心里话。青柳雅春见到朋友紧闭的眼角渗出了小小的泪珠,他在那个瞬间打开了车门,冲出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