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作家与故乡(共10册)(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三联书店
  • ISBN:9787807681496
  • 作者:老舍//郁达夫//沈从文//冯骥才//茅盾等|摄影:沈...
  • 页数:2097
  • 出版日期:2016-07-01
  • 印刷日期:2016-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从北京到上海,从江南到湘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而对于游走他乡的“我们”,故乡是我们灵魂的子宫,无法再徜徉其中,但联结的记忆无法断脐。

    《作家与故乡》(10册)精选鲁迅、胡适、老舍、郁达夫、沈从文、丰子恺、茅盾、林海音、冯骥才、王安忆十位作家追忆故乡的文字,带你走入文人的故乡旧梦。

    全书穿插陆宗寅、沈继光、卓雅等**摄影家的千帧摄影照片,再现作家笔下的故乡风景,图文并茂。


  • “作家与故乡”系列由三联生活书店出版,包括 《鲁迅的绍兴》、《胡适的绩溪》、《老舍的北京》 、《郁达夫的杭州》、《沈从文的湘西》、《缘缘堂 随笔》、《林家铺子》、《城南旧事》、《冯骥才的 天津》、《王安忆的上海》10册,精选鲁迅、胡适、 老舍、郁达夫、沈从文、丰子恺、茅盾、林海音、冯 骥才、王安忆十位作家追忆故乡的文字,再现文人笔 下的故乡记忆,同时穿插著名摄影家陆宗寅、卓雅、 沈继光等千帧精美照片,图文并茂,意在让读者更直 观地感受作家笔下的故乡与摄影家照片中的世俗风情 。 老舍、郁达夫、沈从文、冯骥才、茅盾等著的《 作家与故乡》收录文章均为经典之作,其中包括鲁迅 的《故乡》《社戏》《孔乙己》《阿Q正传》;胡适 的《九年的家乡教育》《我的母亲的订婚》《我的信 仰》;老舍的《想北平》《我的母亲》《柳家大院》 《小人物自述》;郁达夫的《还乡记》《还乡后记》 《江南的冬景》《杭州的八月》;沈从文的《我所生 长的地方》《常德的船》《沅陵的人》《凤凰》;丰 子恺的《忆儿时》《还我缘缘堂》《胜利还乡记》《 塘栖》;茅盾的《林家铺子》《春蚕》《秋收》《残 冬》;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冯骥才的《逛娘娘宫 》《指指点点说津门》《冯五爷》;王安忆的《城隍 庙里的玩与吃》《地母的精神》《忧郁的春天》。
  •  《城南旧事》林海音(1918—2001),现代女作家。1960年以小说《城南旧事》成名。她在出版业上亦有许多成绩。从1951年开始,她主编《联合报》副刊10年,树立了编辑的典范,提升了文艺副刊的水准和地位。   沈继光,1945年生于北京羊房胡同,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美术系。1992年应国际老舍学术研讨会之邀,举办“胡同之没”黑白摄影展。1997年举办“沈继光油画展”。2003年在北京大学举办《残片古城》摄影展。2009-2012年在三味书屋先后举办个人艺术展。出版多部摄影作品集。   《冯骥才的天津》冯骥才,祖籍浙江宁波,1942年生于天津。当代作家、画家、文化学者。文学代表作:《珍珠鸟》《灵性》《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俗世奇人》《神鞭》《三寸金莲》《一百个人的十年》等。近15年投身民间文化和传统村落抢救,相关理论、随笔及其主编大型文化档案颇丰。现于天津大学任教授。   《胡适的绩溪》胡适(1891—1962),汉族,安徽绩溪人。原名嗣穈,学名洪骍,后改名胡适,字适之。现代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因提倡文学改良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曾任北京大学校长。陆宗寅,当代资深编辑,摄影家。   《老舍的北京》老舍(1899—1966),本名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代表作《老张的哲学》、《茶馆》、《骆驼祥子》、《四世同堂》、《龙须沟》等。其作品多为反映北京底层百姓的生活,有着十足的“京味儿”。   王培元山东日照人,出生于青岛。现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著有《抗战时期的延安鲁艺》(后出图文本《延安鲁艺风云录》)、《在朝内166号与前辈魂灵相遇》等。
  • 《林家铺子》
    林家铺子
    春蚕
    秋收
    残冬
    编后语
    《城南旧事》
    冬阳·童年·骆驼队
    惠安馆
    我们看海去
    兰姨娘
    驴打滚儿
    爸爸的花儿落了
    后记
    收拾残片——陪海音先生再走城南(沈继光)
    残片不在,记忆失了根壤(沈继光)
    《胡适的绩溪》
    九年的家乡教育
    先母行述 (1873—1918)
    我的母亲的订婚
    我的信仰
    从拜神到无神
    我的儿子
    家书—致母亲
    家书—致妻儿
    编后语
    《鲁迅的绍兴》
    故乡
    我的**个师父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社戏
    风波
    《呐喊》自序

    孔乙己
    阿Q正传
    祝福
    编后记(陆宗寅)
    《缘缘堂随笔》
    忆儿时
    肉腿
    杨柳
    我的母亲
    还我缘缘堂
    告缘缘堂在天之灵
    佛无灵
    辞缘缘堂——避难五记之一
    胜利还乡记
    酒令
    癞六伯
    塘栖
    王囡囡
    清明
    四轩柱
    元帅菩萨
    编后记
    《老舍的北京》
    想北平
    我的母亲
    北京的春节
    微神
    柳家大院
    ***
    小人物自述(未写完)
    宗月大师
    断魂*
    骆驼祥子(节选)
    《沈从文的湘西》
    我所生长的地方
    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我上许多课仍然不放下那一本大书
    桃源与沅州
    鸭窠围的夜
    常德的船
    沅陵的人
    白河流域几个码头
    凤凰
    再版后记
    《郁达夫的杭州》
    自传
    还乡记
    还乡后记
    青烟
    江南的冬景
    钓台的春昼
    移家琐记
    杭州的八月
    西溪的睛雨
    半日的游程
    城里的吴山
    玉皇山
    编后记
    《王安忆的上海》
    南陌复东阡(代序)
    城隍庙里的玩与吃
    地母的精神
    到图书馆去
    办公室的回忆
    屋顶上的童话
    两个邮递员
    打一电影名字
    物质世界
    出巡回来乐遥遥
    茜纱窗下
    街灯底下
    忧郁的春天
    泰康路一九五八
    遍地民工
    忧伤的年代
    永不庸俗
    ——纪念鲁迅先生发言
    《冯骥才的天津》
    灵魂的巢
    快手刘
    逛娘娘宫
    空屋
    书桌
    猫婆
    指指点点说津门
    甲戌天津旧城踏访记——一次文化行为的记录
    神鞭
    三寸金莲
    刷子李
    苏七块
    张大力
    冯五爷
    小杨月楼义结李金鏊
  • 林家铺子 然而听不清,只有**连声打呃,间歇地飘到林 小姐的耳朵。忽然**嗓音高了一些,似乎很生气, 就有几个字听得很分明: ——这也是东洋货,那也是东洋货,呃!…… 林小姐猛一跳,就好像理发时候颈脖子上粘了许 多短头发似的浑身都烦躁起来了。正也是为了这东洋 货问题,她在学校里给人家笑骂,她回家来没好气。
    她一手推开了又挨到她身边来的小花,跳起来就剥下 那件新制的翠绿毛假毛葛驼绒旗袍来,拎在手里抖了 几下,叹一口气。据说这怪好看的假毛葛和驼绒都是 东洋来的。她撩开这件驼绒旗袍,从床下拖出那口小 巧的牛皮箱来,赌气似的扭开了箱子盖,把箱子底朝 天向床上一撒,花花绿绿的衣服和杂用品就滚满了一 床。小花吃了一惊,噗的跳下床去,转一个身,却又 跳在一张椅子上蹲着望住它的女主人。
    林小姐的一双手在那堆衣服里抓捞了一会儿,就 呆呆地站在床前出神。这许多衣服和杂用品越看越可 爱,却又越看越像是东洋货呢!全都不能穿子么?可 是她——舍不得,而且她的父亲也未必肯另外再制新 的!林小姐忍不住眼圈儿红7。她爱这些东洋货,她 又恨那些东洋人;好好儿的发兵打东三省干么呢?不 然,穿丁东洋货有谁来笑骂。
    “呃——” 忽然房门边来了这一声。接着就是林大娘的摇摇 摆摆的瘦身形。看见那乱丢了一床的衣服,又看见女 儿只穿着一件绒线短衣站在床前出神,林大娘这一惊 非同小可。心里愈是着急,她那个“呃”却愈是打得 多,暂时竟说不出半句话。
    林小姐飞跑到母亲身边,哭丧着脸说: “妈呀!全是东洋货,明儿叫我穿什么衣服?” 林大娘摇着头只是打呃,一手扶住了女儿的肩膀 ,一手揉磨自己的胸脯,过了一会儿,她方才挣扎出 几句话来: “阿囡,呃,你干么脱得——呃,光落落?留心 冻——呃——我这毛病,呃,生你那年起了这个病痛 ,呃,近来越发凶了!呃——” “妈呀!你说明儿我穿什么衣服?我只好躲在家 里不出去了,他们要笑我,骂我!” 但是林大娘不回答。她一路打呃,走到床前拣出 那件驼绒旗袍来,就替女儿披在身上,又拍拍床,要 她坐下。小花又挨到林小姐脚边,昂起了头,眯细着 眼睛看看林大娘,又看看林小姐;然后它懒懒地靠到 林小姐的脚背上,就林小姐的鞋底来磨擦它的肚皮。
    林小姐一脚踢开了小花,就势身子一歪,躺在床上, 把脸藏在她母亲的身后. 暂时两个都没有话。母紊忙着打呃,女儿忙着盘 算“明天怎样/¨去”;这东洋货问题不但影响到林 小姐的所穿,还影响到她的所用;据说她那只常为同 学们艳羡的化妆皮夹以及自动铅笔之类,也都是东洋 货,而她却又爱这些小玩意儿的! “阿囡,呃——肚子饿不饿?” 林大娘坐定了半晌以后,渐渐少打几个呃了,就 又开始她日常的疼爱女儿的老功课。
    “不饿。嗳,妈呀,怎么老是问我饿不俄呢,顶 要紧是没有了衣服明天怎样去上学!” 林小姐撒娇说,依然那样拳曲着身体躺着,依然 把脸藏在母亲背后。
    自始就没弄明白为什么女儿尽嚷着没有衣服穿的 林大娘现在第三:次听得了这话儿,不能不再注意了 ,可是她那该死的打呃很不作美地又连连来了。恰在 此时林先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字条儿,脸上乌霉 霉地像是涂着一层灰。他看见林大娘不住地打呃,女 儿躺在满床乱丢的衣服堆里,他就料到了几分,一双 眉头就紧紧地皱起。他唤着女儿的名字说道: “明秀,你的学校里有什么抗日会么?刚送来了 这封信。说是明天你再穿东洋货的衣服去,他们就要 烧呢——无法无天的话语,咳……” “呃一呃!” “真是岂有此理,哪一个人身上没有东洋货,却 偏偏找定了我们家来生事!哪一家洋广货铺子里不是 堆足了东洋货,偏是我的铺子犯发,一定要封存!咄 !’’ 林先生气愤愤地又加了这几句,就颓然坐在床边 的一张椅子里。
    “呃,呃,救苦救难观世音,呃——” “爸爸,我还有一件老式的棉袄,光景不是东洋 货,可是穿出去人家又耍笑我。” “过了一会儿,林小姐从床上坐起来说,她本来 打算进一步要求父亲制一件不是东洋货的新衣,但瞧 着父亲的脸色不对,便又不敢冒昧。同时,她的想象 中就展开了那件旧棉袄惹人讪笑的情形,她忍不住哭 起来了。P4-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