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套装书

郝景芳:孤独深处+流浪苍穹+去远方(共3册)

作者:郝景芳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92037
  • 作者:郝景芳
  • 出版日期:2016-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其他
  • 版次:1
  • 印次:1
  • 孤独深处-雨果奖_02.jpg

  • 刘慈欣、韩松、陈楸帆、宝树**;

     

    2016雨果奖提名作家郝景芳首部科幻长篇作品;

     

    2012年,《流浪苍穹》作为中国*一**的作品,参加了在美国芝加哥举行的世界科幻大会。

     

    《流浪苍穹》作为郝景芳的首部科幻长篇,向读者展示了一个瑰丽而又崭新的世界。**出版就获得刘慈欣、韩松等**作家的高度赞赏。刘慈欣曾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盛赞此书。而韩松也表示,因为《流浪苍穹》的很好,他将不再去涉足火星题材的作品。

     


    景芳所创造的世界是决无仅有的——温馨的阳光中沐浴着金属的质感,唯美典雅的意境中贯穿着对两个世界深刻的思考,在宁静的理性中洋溢着理想主义**,带我们去八千万公里外经历另一种奇妙的人生。从那个火星红色沙漠上晶莹剔透的世界归来后,你以后的梦境将从黑白变成彩色——这是科幻所能描绘的zui壮美的色彩。

    ——雨果奖得主刘慈欣


  • 郝景芳所著的《流浪苍穹》是一部科学幻想小说。
    移民火星的人类爆发了反叛地球的独立战争,战争的结果使地球与火星形成了两个迥异且互不往来的世界。
    百年后,地球和火星开始了战后的交往。一群火星少年被送往地球,在那学习、长大。当他们重返火星时,他们发现自己的命运被这两个相互猜忌的世界所裹挟席卷:
    一个是肃静宏伟的世界――规则严明,给予和所得都是义务,报酬由另一种方式呈现,资源高度共享。
    而另一个就像散乱芜杂的花园――生活本身就是全部的意义,你的命运只能面对和承担。
    两个世界冲击着这群年轻人,他们因此而被各方指责,因此而沉默,也因此而开始怀疑。
    苍穹之下,这群年轻人开始了一场负重的青春奔跑,
    他们为了寻找真正的归宿踏上了心的旅途……
    以前可以顺理成章地接受所有安排,现在要知道这一切是否合理。

  • 郝景芳:

    女。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博士。
    2006年开始从事写作,其科幻作品包括长篇科幻小说《流浪苍穹》,短篇小说集《孤独深处》《去远方》。
    2016年4月,其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提名


  • 折叠城市分三层空间。大地的一面是**空间,五百万人口,生存时间是从清晨六点到第二天清晨六点。空间休眠,大地翻转。翻转后的另一面是第二空间和第三空间。第二空间生活着两千五百万人口,从次日清晨六点到夜晚十点,第三空间生活着五千万人,从夜晚十点到第二天清晨六点,然后回到**空间。时间经过了精心规划和*优分配,小心翼翼隔离,五百万人享用二十四小时,七千五百万人享用另外二十四小时。大地的两侧重量并不均衡,为了平衡这种不均,**空间的土地*厚,土壤里埋藏配重物质。


    人口和建筑的失衡用土地来换。**空间居民也因而认为自身的底蕴*厚。老刀从小生活在第三空间。他知道自己的日子是什么样,不用彭蠡说他也知道。他是个垃圾工,做了二十八年垃圾工,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一直做下去。他还没找到可以独自生存的意义和*后的怀疑主义。他仍然在卑微生活的间隙占据一席。老刀生在北京城,父亲就是垃圾工。据父亲说,他出生的时候父亲刚好找到这份工作,为此庆贺了整整三天。父亲本是建筑工,和数千万其他建筑工一样,从四方涌到北京寻找工作,这座折叠城市就是父亲和其他人一起亲手建的。一个区一个区改造旧城市,像白蚁漫过木屋一样啃噬昔日的屋檐门槛,再把土地翻起,建筑全新的楼宇。他们埋头斧凿,用累累砖块将自己包围在中间,抬起头来也看不见天空,沙尘遮挡视线,他们不知晓自己建起的是怎样的恢弘。


    直到建成的日子高楼如活人一般站立而起,他们才像惊呆了一样四处奔逃,仿佛自己生下了一个怪胎。奔逃之后,镇静下来,又意识到未来生存在这样的城市会是怎样一种殊荣,便继续辛苦摩擦手脚,低眉顺眼勤恳,寻找各种存留下来的机会。据说城市建成的时候,有八千万想要寻找工作留下来的建筑工,*后能留下来的,不过两千万。垃圾站的工作能找到也不容易,虽然只是垃圾分类处理,但还是层层筛选,要有力气有技巧,能分辨能整理,不怕辛苦不怕恶臭,不对环境挑三拣四。老刀的父亲靠强健的意志在汹涌的人流中抓住机会的细草,待人潮退去,留在干涸的沙滩上,抓住工作机会,低头俯身,艰难浸在人海和垃圾混合的酸朽气味中,一干就是二十年。他既是这座城市的建造者,也是城市的居住者和分解者。老刀出生时,折叠城市才建好两年,他从来没去过其他地方,也没想过要去其他地方。


    他上了小学、中学。考了三年大学,没考上,*后还是做了垃圾工。他每天上五个小时班,从夜晚十一点到第二天清晨四点,在垃圾站和数万同事一起,快速而机械地用双手处理废物垃圾,将**空间和第二空间传来的生活碎屑转化为可利用的分类的材质,再丢入再处理的熔炉。他每天面对垃圾传送带上如溪水涌出的残渣碎片,从塑料碗里抠去吃剩的菜叶,将破碎酒瓶拎出,把带血的卫生巾背面未受污染的一层薄膜撕下,丢入可回收的带着绿色条纹的圆筒。他们就这么干着,以速度换生命,以数量换取薄如蝉翼的仅有的奖金。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