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去远方

作者:郝景芳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92778
  • 作者:郝景芳
  • 页数:294
  • 出版日期:2016-08-01
  • 印刷日期:2016-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70千字
  • 郝景芳,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博士。2006年开始从事写作,《流浪苍穹》是她迄今**科幻长篇作品,获得**外作家和读者的赞誉。
       

    此次出版的《去远方》**集结了郝景芳在近几年的获奖作品,也收录了近几年她从未出版过的短篇科幻小说,可以说是篇篇经典。

  • 郝景芳著的《去远方》收录了《莫比乌斯》《去 远方》《癫狂者》《看不见的星球》《我们的房子会 衰变》《祖母家的夏天》《山中问答》《皇帝的风帆 》《揭发》《九颜色》等短篇小说作品。

  • 郝景芳:

    女。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博士。
    2006年开始从事写作,其科幻作品包括长篇科幻小说《流浪苍穹》,短篇小说集《孤独深处》《去远方》。
    2016年4月,其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提名。


  • 前言
    莫比乌斯
    去远方
    癫狂者
    雕塑
    镜子
    城堡
    看不见的星球
    我们的房子会衰变
    祖母家的夏天
    遗迹守护者
    山中问答
    皇帝的风帆
    揭发
    九颜色

  • 雕塑    

    城市里的人陆续变成雕塑,人们不知道是为什么 。起初还当作**性新闻来报道,有无数记者围在 石化了的女人的身边,按动快门,闪光灯连成炫目的 一片。女人张着大嘴,扭曲着脸,一动不动地摆pose 。她生前可能不知道自己有**会受到令所有当红女 明星都嫉妒的超高关注,如果知道,那她在出门前可 能会换一件衣服,至少不会穿一件开了线的衬衣,露 出里面劣质内衣残次的花边。女人大概有四十五岁, 也许有五十岁了,头发蓬乱,但看上去斗志昂扬,至 少从她*后留下的吵架的造型看,她的精力是相当旺 盛,甚至过剩的。
       


    第二个事例是与女人在同**变成雕塑的两个辛 勤工作的维持城市街道整齐的人。他们还在跑,手里 的棍棒还举在头顶,人就石化了,这让他们的造型成 为***的动感造型,这在后来几天的很多事例中 都是***的,只是当整个城市的大部分人口都陆 续石化了,才有*多动感造型出现,奇异程度超过他 们。不过这是后话了。他们变成雕塑后,公务机构相 当尴尬,他们遮遮掩掩地用丝绒布把两个人罩起来, 装上一辆三轮拖回到办公室,不允许记者拍照。他们 **不能理解这件事情的出现。在他们看来,自己这 样的身份应当是免疫的,一个粗俗的妇女当街变成石 头也就罢了,怎么自己的人也会变成石头。
       


    当第三、第四件事例出现,媒体的曝光达到了***。人们开始从简单的猎奇变成了集体的关注。调查 和解释层出不穷,先是有警察和私家侦探介入其中, 立案侦破,从个别变态者利用新科技犯罪丧心病狂, 到大规模恐怖势力试图制造恐慌分裂**,再到外国 不怀好意者悄悄潜入妄图破坏我国社会安定,以及私 家侦探给出的复杂的图像—情杀加仇杀:女人的丈夫 有了情人,于是将女人害死,而情人的哥哥,也就是 维持街道的公务人员试图教训男人,也被害死,而第 三、第四个死者—一个企业家和一个流浪汉,分别想 为死掉的公务人员和女人报仇,因此也无辜受害,而 元凶丈夫和他的情人至今逍遥法外。这个故事相比而 言*为完整,因此吸引了*多关注的目光,只是到* 后,有人查出来女人的前夫几年前就病死了,这个故 事才勉强自圆其说,没有越来越大地扩张下去。
       


    在警察和侦探之后,站出来发表观点的是科学家 。有关专家从雕塑的材质化验得出结论:雕塑是普通 的碳酸钙,碳和钙都是人体具备的元素,因此作案手 段应该是某种化学手段,在短时间让人体材质迅速变 质,凝化成石头,就像卤水点豆腐一样。这种手段既 残忍又**,一定是某组织有预谋的破坏活动。警方 因此提醒市民,出外一定要结伴出行,不要去人少而 僻静的地方,遇到陌生人靠近一定要主动远离。卤水 点豆腐的比喻把市民吓坏了,仿佛凶器是像卤水一样 轻巧的一滴,人们不敢出门,不知道凶手会从哪儿出 现,有时候雨落在身上都会有人尖叫,以为从天而降 的卤水要把自己点成豆腐。人们对陌生人的怀疑达到 了***的高度,有时候有人掏钱买东西,小贩会 撒腿就跑,以为客人掏出的是**的**。所有人都 拿出了高强度外套作为抵御。
       


    可是奇怪的是,石化的事例还是一件接一件不断 发生。报纸报道的频率变低了,当事件的频率太高, 报纸报道不过来,就干脆放弃了。人们关注这些事情 的热情也不像*初那么高,比起关注他人的不幸,人 们*关心自己的不幸。疑神疑鬼的高度提防蔓延到城 市的各个角落,随时随地能看到举着棍棒自卫的人。
    只有一些好事胆大的少年还搜集每个事件的时间地点 ,用数列推算规律,并跑到地方以身试法。可是从来 没有准确过。
       


    时间拖得越久,人们的神经越麻木。恐惧也是有 时限的。尽管恐惧的峰值幅度随着时间推移会不断增 加,甚至达到歇斯底里的程度,但持续不断的日常恐 惧却慢慢被麻木所取代,人们逐渐学会了在恐惧中日 常作息,与恐惧和平共处,久而久之,一种*望的气 息升腾开来,*望本身就是恐惧与麻木发酵的结果。
       


    石化仍然在上演。有的时候父亲正在教训儿子, 说自己当年是怎样厉害,突然就石化了。有的时候官 员正在批改文件,皱了皱眉想了想,刚刚在纸上签下 自己的名字,手还在握着笔就变成了雕塑。还有很多 时候人们是在打架中死去的,死掉的人还在张牙舞爪 ,面目狰狞,四条胳膊相互把对方的脸按成扭曲,嘴 里还骂着对方过世的先祖,两个人就一起成了雕塑。
    雕塑将两个人永远联系在一起,瞬间的仇恨变成永生 永世,比任何誓言管用。
       


    在*初的一个月,很少有人注意到,石化的事例 都有着共同的特征。**个去世的女人是个爽快的人 ,只是脾气暴躁,变成雕塑的那天早上,她因为卖红 薯的小贩找给她钱太慢而大发雷霆。执行公务的两个 人脾气倒不暴躁,只是他们当天太想让街道变得焕然 一新,迎接上级领导当天的视察,以至于情绪过于急 切,没能区分街上的垃圾和捡垃圾的人。至于后来的 企业家和流浪汉,他们一个下令去拜访摇摇欲坠的危 楼里*后一户居民,另一个接受命令去拜访,结果都 在路上石化了,流浪汉手里还端着本应放到居民门口 的一筐腐烂的臭鱼。鱼是如此之臭,以至于当天的记 者都不情愿给他拍照。
       


    直到第二个月的末尾,才有人灵机一动,在报纸 副刊发表了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估计作者也是猜测 ,因此他的语气与其说是找到答案,不如说是发表文 人式的感慨。当时的猜测已经太多,经检验,大半毫 无道理,作者因而也不怕猜得不对。他说,从每个人 雕塑的面容看,一个*大的特征就是丑。所有人都在 自己*出丑的一刻被固定住了,邪恶的、残忍的、欺 骗的、暴躁的,都在那一瞬间。
       


    文章甫一发表,没有引起太大轰动,可是转载陆 续变多了,变成雕塑的人也陆续变多了,文章慢慢火 了起来。每天都有人突然凝固,人们带着脸上的愤怒 、冷漠、麻木、惊惶、得意,凝固在自己*不愿意的 那一瞬间。有时人开着车凝固了,车停在路中央,挡 住**的公路。有时人在商场里凝固了,雕塑摔倒砸 向柜台,砸出碎玻璃飞溅到空中。
       


    渐渐地,文人的结论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恐 惧重新降临,只是换了一种形式。从前的恐惧是不知 道灾难什么时候会来的恐惧,而现在的恐惧是知道灾 难一定会来,却无法阻止的恐惧。人们在内心里都知 道自己总有丑陋的那一瞬间,如果这是上天的惩罚, 那么自己是逃不开的。
       


    在等待的过程中,人们做出各种事。为了抵御恐 惧,要引入*强大的对手。通常是欲望,只有陷入欲 望的海洋,才能暂时不想到恐惧的逼近。死去的人越 来越多了,城市的三分之一人口在街上在广场成为永 恒的怪物。每天置身其中,穿过雕塑的丛林,对人是 一种挑战,也是一种很刺激的修行。
       


    有的人在*后的时光大吃特吃,吃得满脸油水, 肚皮撑破,躺在地上四脚朝天,仍想着下一顿吃什么 ,早已经忘了雕塑的事,*后的样子也就是吃,双手 从盘子里抓食物,脸贴近桌子,脸上沾满了菜汁和米 粒,眼睛被撑大的嘴挤成一条细缝,就这样成为永恒 。也有的人在**中死去,死在***的那一瞬间。
    两个人的腿还纠缠在一起,上身分别向后倒去,手互 相抓住,让人乍一看觉得他们很相爱。可是只有看到 了他们的眼睛,才会发现他们的表情形同陌路。他们 以为在爱里的人都是美的,因而不会被命运捉住,就 不约而同装作在爱里。还有的人死在钱里,他把银行 里所有的钱取了出来,在身边堆成了一座山,一边咧 嘴大笑,一边一点一点化为石头。他费尽心力才想到 这个让自己保持笑容的办法,他误以为一直笑着就不 丑。
       


    有女孩想要保持自己的美丽,她想自己一定不会 丑,也一定不要丑,*不要留下丑时刻献给世人。为 了以防万一,她提早开始每天化妆,保持表情,摆 pose,健身,维持身材,穿*漂亮的衣服,端坐在窗 前,哪里也不去,每隔十分钟看一次镜子,以确定自 己是否漂亮无疑。她等着命运的叩门,可是始终没有 动静。她起初满意于自己的策略,但不知为什么,她 心里摆脱不了不安。她生怕自己有一刻放松,一下子 被命运赶上,因此神经始终保持紧张。她不断起身, 落座,修饰头发,照镜子,到了*后成为焦虑的来来 **。越关注美丽,她越焦虑。直到*后,她终于失 去耐心,对钟点工人暴躁地发起了脾气。


    她自己也不 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在失控的瞬间打了钟点工人 的脸。结果就在那一瞬间,她成了石头。
       有人开始做善事,却在抱起小孤儿朝镜头笑的一 瞬死去;有的人相互推诿,在钩心斗角破解阴谋的聪 明中死去;也有的人始终坐在一个人的书房,留下一 张阴云密布的脸。
       世界几乎全部死去了,人们从恐惧进入恐慌,从 恐慌进入溃散。人们下意识东奔西跑,可是却不知道 应该跑到哪里。在逃散和恐慌的洪流中,不安的争夺 越来越多,打架越来越多,暴躁和撒谎也越来越多。
    余下的人类越来越少。洪流变成水流,水流*后变成 石柱的荒原。到了*后没有几个人剩下,有时候两个 活人在石林中撞见,忽然都惊吓得大叫起来。
       


    在这不断死亡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一个人没有受 影响。他是一个退了休的老教授,每天骑一辆破旧的 金属三轮车,拉着鸟笼和花盆慢慢经过大街小巷。他 骑得如此慢而平稳,以至于有人偶尔一瞥会以为他已 经化为了石头。可是他始终在移动,脸上也总是波澜 不惊的淡淡的表情,眼观鼻,鼻观心,一步一步蹬着 。
       


    *初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他太不显眼,仍在人群 中仿佛轻易能找到十个八个。可是到了*后,当和他 酷似的老头都化为了石头,当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寥寥 无几的几个幸存者,充满恐惧的其他幸存者纷纷凑到 老人身边,仰头询问:敬爱的长者啊,您是怎么能镇 定自若呢?    老头眼睛都没怎么抬,照样慢慢地蹬着三轮车。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说。
       


    可是您难道不恐惧吗?幸存者睁大眼睛。您难道 不知道一瞬间的丑态就变成永恒了吗?这难道不令人 害怕吗?    老人还是很平稳,似乎早已知道这个问题,似乎 早已等待这个时刻。我早发现了这其中*恐怖的地方 ,那就是恐惧本身。老人说。人在漫长的等待中虽然 可以尽一切努力保持优雅,但是总有自私的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就把什么丑态都露出来了,背叛、欺凌、 逃避、冷漠、残忍,甚至包括恐惧本身。它总是躲在 什么地方,趁你不备就跳出来将你捉住。人都是自恋 的,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庸人不会理解这一点,但历 史就是这样。人类啊,就是一种可怜的动物。
       


    老人说完,继续骑车向前走,再也不看他身后几 个可怜的仍然张着嘴的求问者。
       他的车悠悠地转过狭窄的巷口。他侧过脸撇了撇 后面几个人,胸膛涌起一种满意的情绪。他早就知道 会有这么一刻。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就在那一瞬间,他化成了石头。P81-8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