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平家物语(全译本)(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54076
  • 作者:(日)佚名|译者:王新禧
  • 页数:538
  • 出版日期:2011-12-01
  • 印刷日期:2011-1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65千字
  • 日本历史小说和军纪物语问鼎之作,与《源氏物语》并称日本古典文学两大**巨著。**真正意义上的中文全足译本。珍贵彩图直观展现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近六万字详尽注释全解平氏家族荣辱兴衰。
    佚名编著,王新禧译的《平家物语》以史书编年体为主轴,站在平家的角度,详细叙述了源氏和平家争夺权力的全过程。
  • 《平家物语》由佚名编著,王新禧译。 《平家物语》内容简介:12世纪末,平安王朝已走到尾声,天皇与贵 族掌握实权的中央集权制日益衰落,拥有领地和私人武装的封建武士集团 全面抬头。源氏和平家作为在朝廷和地方都握有重权的两大武士集团,因 盘根错节的复杂恩怨,以及对统治权力的觊觎,终于在公元1156年至1185 年爆发了激烈的战争。《平家物语》以史书编年体为主轴,站在平家的角 度,详细叙述了源氏和平家争夺权力的全过程。 1~5卷讲述平忠盛发迹,由武将擢升为朝廷重臣。后来其子平清盛当 上太政大臣,平家显赫一时。但平家在掌权之后,迅速腐化堕落,骄奢霸 道、为所欲为,上不敬天皇、下不恤百姓,破坏佛法、凌夷朝威,引来朝 野上下极大不满。法皇和旧贵族密谋倒平,但因事机不密而失败。 6~8卷讲述平清盛因病辞世,由于长子平重盛已死,只好由资质平庸 的三子平宗盛继承家业。平家开始盛极而衰。这时各地源氏后裔,经过多 年积蓄力量,蜂起举事。除镰仓源赖朝外,木曾义仲也在北陆崛起,起兵 讨平,以风卷残云之势率先攻入京都,迫使平家举族撤往西国。 9~11卷讲述志得意满的木曾义仲,俨然以为天下在握,于是骄横粗暴 ,在京中胡作非为,民心丧尽。源赖朝趁机命令弟弟源范赖、源义经讨伐 义仲。义仲众叛亲离,迅速败亡。义经进京后,受到后白河法皇的信赖, 奉命进击平家。他一路势如破竹,颓废腐朽的平家完全无力抵抗,最后全 族败亡。源氏从此独揽朝政,日本进入幕府时代。但源义经也因为功高震 主,受到猜忌,不得不远遁避祸。 12~13卷讲述源赖朝为绝后患,如何搜捕残害平家血脉,以及安德天 皇生母建礼门院在绝望中出家为尼,最后于大原寂光院中了却余生。
  • 译序
    **卷
    一、祇园精舍
    二、殿上的暗算
    三、鲈鱼
    四、秃发
    五、满门荣华
    六、祗王
    七、两代之皇后
    八、立匾的纷争
    九、火烧清水寺
    十、册立东宫
    十一、与殿下争道
    十二、鹿谷
    十三、鹈川合战
    十四、立愿
    十五、抬神舆
    十六、火焚大内

    第二卷
    一、流放座主
    二、一行阿阇梨之事
    三、西光被斩
    四、小松的规劝
    五、替少将求情
    六、劝谏
    七、烽火事件
    八、流放新大纳言
    九、阿古屋松
    十、新大纳言遇害
    十一、德大寺殿
    十二、堂众合战
    十三、山门灭亡
    十四、善光寺被焚
    十五、康赖祝文
    十六、卒都婆漂流
    十七、苏武

    第三卷
    一、赦文
    二、蹬足
    三、御产
    四、公卿齐聚
    五、大塔建立
    六、赖豪
    七、少将归京
    八、有王
    九、僧都辞世
    十、旋风
    十一、医师问答
    十二、无文太刀
    十三、灯笼大臣
    十四、献金远渡
    十五、法印问答
    十六、大臣流罪
    十七、行隆之事
    十八、软禁法皇
    十九、城南离宫

    第四卷
    一、严岛御幸
    二、还御
    三、源氏齐集
    四、鼬事件
    五、信连
    六、泷口竞
    七、山门牒状
    八、南都牒状
    九、长佥议
    十、僧众齐集
    十一、宇治桥合战
    十二、高仓宫败亡
    十三、幼王出家
    十四、相士通乘
    十五、鵺
    十六、火焚三井寺

    第五卷
    一、迁都
    二、赏月
    三、妖怪事件
    四、快马
    五、历数朝敌
    六、咸阳宫
    七、文觉苦修
    八、募化簿
    九、流放文觉
    十、福原院宣
    十一、富士川
    十二、五节会
    十三、还都
    十四、火焚奈良

    第六卷
    一、上皇崩御
    二、红叶
    三、葵前
    四、小督
    五、檄文
    六、信使飞报
    七、入道辞世
    八、筑岛
    九、慈心坊
    十、祇园女御
    十一、邦纲辞世
    十二、州俣合战
    十三、沙哑声
    十四、横田河原合战

    第七卷
    一、清水冠者
    二、出兵北国
    三、拜诣竹生岛
    四、燧城合战
    五、愿书
    六、坠落俱利迦罗谷
    七、篠原合战
    八、实盛
    九、还亡
    十、木曾致山门牒状
    十一、返牒
    十二、平家致山门连署
    十三、主上离京
    十四、维盛离京
    十五、圣主临幸
    十六、忠度离京
    十七、经正离京
    十八、青山琵琶
    十九、一门离京
    二十、弃福原

    第八卷
    一、山门御幸
    二、名虎
    三、线团
    四、撤离太宰府
    五、院宣敕封征夷大将军
    六、猫间
    七、水岛合战
    八、濑尾杀身
    九、室山
    十、鼓判官
    十一、法住寺殿合战

    第九卷
    一、名马生食
    二、宇治川先锋
    三、河原合战
    四、木曾败亡
    五、樋口诛罚
    六、六度立功
    七、三草布阵
    八、三草合战
    九、老马
    十、先后之争
    十一、二进二出
    十二、翻越险崖
    十三、越中前司之死
    十四、忠度之死
    十五、生擒重衡
    十六、敦盛之死
    十七、知章之死
    十八、落水
    十九、小宰相投海

    第十卷
    一、悬首示众
    二、大内女官
    三、屋岛院宣
    四、回奏
    五、戒文
    六、押赴东海道
    七、千手前
    八、横笛
    九、高野山
    十、维盛出家
    十一、参诣熊野
    十二、维盛投海
    十三、三日平氏
    十四、藤户
    十五、大尝会
    十六、御幸高野

    第十一卷
    一、逆橹
    二、胜浦?大坂越
    三、嗣信之死
    四、那须与一
    五、弓落水
    六、志度合战
    七、斗鸡?坛之浦合战
    八、远矢
    九、安德帝投海
    十、能登殿*命
    十一、八咫镜归都
    十二、剑
    十三、一门游街示众
    十四、镜
    十五、文书
    十六、副将被斩
    十七、腰越状
    十八、大臣殿被斩
    十九、重衡被斩

    第十二卷
    一、大地震
    二、染布匠人
    三、流放平大纳言
    四、土佐坊被斩
    五、判官离京
    六、吉田大纳言
    七、六代
    八、长谷六代
    九、六代被斩

    灌顶卷
    一、女院出家
    二、移居大原
    三、御幸大原
    四、六道
    五、女院往生
  • 六、祗王 (祗,通“祇”字,与卷首的祇园相呼应。天神称神,地神称祗,合 称“神祗”。名字中有“祗”,有神祗庇佑之意。本章中另一舞妓名为“ 佛”,寓意相类。) **四海既已掌控手中,那么无论民间有怎样的闲言、嘲讽,入道相 国也全然无须顾忌了。他肆意恣纵,由着自己的性子为所欲为。举例而言 :当时京中有一对姊妹花,名叫祗王、祗女,是有名的舞妓;她们的母亲 刀自,也是舞妓出身。清盛公甚为宠爱姐姐祗王,妹妹祗女也由此身价倍 增,为京都公卿所追捧。清盛公又给她们的母亲刀自,择地营建了一栋重 檐斗拱的华屋,每月还送一百石米、一百贯钱作为生活开销。祗王一家家 道昌盛,安享富贵。
    舞妓始于鸟羽院时期,*早由岛千岁、和歌前这两人表演。起初舞者 的装束是穿着“水干”(水干,日本古朝臣礼服,用绢制成,白色。后来 逐渐成为武家及一部分公家的日常服装。)、戴着立乌帽子、腰插银鞘腰 刀,扮作男子,故称之为“男装舞”。后来立乌帽子与银鞘腰刀都被去除 ,舞妓只穿着“水干”,甩动白色的长袖翩翩起舞,因此这一歌舞被唤作 “白拍子”,深受贵族们的喜爱。
    京里其他舞妓耳闻目睹祗王的尊荣,或羡或妒。羡者道:“祗王真是 幸运呀,同为乐女,哪个不想遇到贵人呢?肯定是因为她名字中有个'祗' 字,所以才运气特佳。我们也把'祗'字加在名字里,瞧瞧能否走运。”于 是纷纷改名,有人叫祗一、祗二,有人叫祗福、祗德,都希望自己像祗王 般好运当头。那妒者却说:“幸运与否,乃前世修因、后世得福,同名衔 文字毫不相干。”不少人听了,便不把'祗'字加到名字里。
    时光荏苒,三年后,京都新崛起了一位舞妓,来自加贺国,名叫“阿 佛”,年方二八,芳名远播,被敬称为“佛御前”(御前,原意“尊前” ,日本古代对有地位的女性的敬语。)。京里上下人等纷纷赞叹道:“往 昔虽多见舞妓,然如此丽人、如此妙舞却还是头回见到哩。”因此阿佛颇 受欢迎。
    但阿佛却自有思忖:“今时我虽声名显扬,然而未蒙太政入道青睐, 心中实感遗憾。我不妨照着乐户的惯例,毛遂自荐,自行登门拜会吧。” 于是便在某日来到西八条府(清盛的本邸在六波罗,别邸在西八条。)门 前,门房的下人慌忙入内禀报道:“京都闻名的'佛御前',此刻正在府外 求见大人。”入道相国不屑道:“什么?舞妓须当候人传唤,方可上门, 岂有不召自来之理?况且祗王就住于此处,神也好佛也罢,都不准进来, 让她速速离去吧!” 阿佛受到这样的冷遇,心灰意凉,正要转身离开的同时,祗王向入道 进言道:“舞妓自荐,其实是本行常有的通规。况且阿佛年龄尚幼,不假 思索便谒府拜会,也属情有可原。如果就这么冷酷地回*她,我有点于心 不忍。因我也是乐户中人,感同身受,心有戚戚。所以恳请大人唤她进来 ,见她一面吧。即使不观舞不听曲,只须恩赐一见,她也会不胜感激的。
    ”入道相国道:“你既如此说,那便见上一见,而后再叫她回去不迟。” 遂命人去门前传唤阿佛。此时阿佛已坐上牛车准备回去,第二次传话一到 ,立刻掉头入府。入道相国出来相见,道:“**原不打算见你,无奈祗 王一再劝说,只好见你一面。既已相晤,怎能不听听你唱曲呢?请先唱一 首'今样'(今样,即”当世风“的意思,是一种短歌,在平安末期甚为流 行。它的格式为七五言,前后八句或十二句为一首。)吧!” 阿佛应声:“遵命。”舒展歌喉,唱道: 妾身宛似姬小松, 观君当可寿千年; 君前池苑龟山上, 仙鹤群飞聚而嬉。
    (姬小松:日本产的一种观赏植物,高仅一两米。) 她巧妙地将松、龟、鹤等吉祥物融入歌中,借以指代自己和清盛公。
    如此反复唱了三遍,莺舌婉啭、喉清韵雅,闻者无不倾首耸耳,惊为仙乐 。入道相国一迭声击节赞赏,道:“佛御前的'今样'唱得妙极了,想必舞 也跳得极好啰?请献一段霓裳舞如何?传鼓手上来!” 鼓手依命打起鼓点,阿佛伴着鼓声翩然起舞。她绛唇玉颜、姿容妩媚 ,青丝萦风、飞袂修裾;纤腰低回似亭亭采莲,扬眉转袖若盈盈雪飞,博 得了满堂喝彩。
    舞终歌尽,入道相国已是目为之眩、魂为之销,全副心思都巴巴地转 到了阿佛身上。他请求阿佛留在西八条府中,阿佛道:“您何出此言呢? 我是个不召自来的不速客,适才已被您斥退,只因祗王御前的恳求,才得 以返回。今相国留我在府,一来我心中有愧,二来令祗王御前情何以堪呢 ?还是让我回去好了。”入道相国道:“你要走万万不行。既然你对祗王 有所顾虑,那我立刻逐祗王出府。”阿佛急道:“这如何能行?即使和祗 王御前一同留下,我都已深感不安,相国竟要将祗王御前驱走,独留妾身 一人,使我心中*觉惶恐。若您日后思我念我,令人来传,我即刻便至, **还是放我离去吧。”入道相国道:“毋须多言,我意已决。这就叫祗 王搬离此处。”于是命人去通知祗王,连催了三趟。
    祗王在内室知悉清盛公倾倒于阿佛的声色,心中已料到数分,却不想 背弃就在目前。催促离府的急报接二连三传来,她心绪烦乱,只得草草收 拾些行李,准备启行。然而人非草木,常言道:前生缘注定,方得同栖一 树荫,同饮一河水。此刻分别在即,难免唏嘘感伤,何况又在这里住了三 年,愈发使人恸心留恋。祗王柔肠寸断,凄入肝脾,泣不可仰。可是愁眉 泪眼亦是无用,终究仍要别离,她默想从今往后,此身将永不再回,理应 留下些印迹以示纪念,遂取来毫笔,涕泗沾襟,在纸屏门上题了一首俳句 : 春芽与衰草,荣枯各有别; 一朝秋风至,萧瑟同凋零。
    (这首俳句,以春芽与衰草分别比喻阿佛和祗王不同的境遇。日语里 “秋”字的读音,与“厌倦”音义双关,“秋风”指平清盛一旦心生厌倦 ,那么无论春芽或衰草,结果都将一样凋萎。) 题罢,坐车归返己家。甫一进门,便合身倒在纸屏门后,纵声悲啼。
    刀自和祗女见了,忙问道:“所为何事?”祗王抽泣不答,询问跟她同回 的侍婢,才明了原委。自此以后,每月一百石米与一百贯钱再不送来,换 作阿佛的亲人享受此等殊荣。京里人议论纷纷,都道:“既然祗王从入道 府里得了'长假',我们何不寻她冶游伴玩!”于是有的致信邀约,有的遣 派使者。祗王虽然沦落潦倒,却心气甚高,不愿做他人玩伴,既不收信, 亦不见使者。但这些殷勤相召之事,让她*觉黯然,终日以泪洗面。
    流年匆匆,冬去春来。翌年阳春时节,有使者至祗王处传达入道相国 的口信,言道:“佛御前近来百无聊赖,你若有空,来唱一曲'今样',跳 个舞,给她抒闷解颐吧。”祗王却不回信。入道相国怒道:“祗王竟敢一 言不复?实在大胆!倘若不想来,直说便罢,我净海(平清盛出家后法号 ”清莲“,后改”净海“。)自有办法。”此语传到刀自耳里,吓得她惊 慌无措,流泪训斥祗王道:“为何不给相国大人回信呢?总比遭到叱责强 啊!”祗王道:“我实不欲再去那伤心之地,因此不知如何答复才好。此 番传召不去,他说自有办法,想来也无非是将我们逐出京去,不然就是取 我性命。我早已做好*坏打算,即使被逐出京,也无甚惋惜;就算丢了性 命,此身残花败柳,亦无须珍惜。他厌我弃我,我再不想见到他了。” 于是,依然不复信给入道相国。刀自又劝道:“这般世道,想要苟活 ,岂能违背清盛公的意旨?白首之约乃前生缘定,并非始自今世。有的男 女海誓山盟,不久却劳燕分飞;有的虽若即若离,到头反而厮守一生。人 世*无定的便是男女间的情事。你能得到相国大人三年的宠爱,已甚为难 得。这回有召不应,想来虽不至于会因此丧命,但被逐出京都倒极有可能 。若果真如此,你们年纪尚轻,不管是穷乡僻壤,还是荒郊岩洞,总有法 子活下去。可你们的老母体弱气虚,要是被逐离京城,到乡野生活,饮食 起居极为不惯,想想都觉可悲。娘求求你,就当是尽孝修福,让我留住京 中度过余生吧!”祗王虽感再作冯妇极是尴尬,但母命难违,只好含泪应 允,满心幽怨自不待言。
    她左思右想,颇感独自一人去相国府,有些难为情,便带同妹妹祗女 及另外两个舞妓,四人共坐一车,来到西八条府邸。仆人领她们到一间十 分简陋的屋子里歇脚,祗王暗忖道:“竟然不带我去以前的住处么?这太 过分了!我本身并无过失,相国大人却弃我如遗,如今连歇息的宿屋也降 了规格,真是叫人心碎呀。这如何是好呢?”她哀思满面,又怕被人瞧见 ,只得以袖掩面,但泪水仍然从袖管处不由自主地簌簌落下。
    阿佛听说此事,心中怜悯,向清盛公道:“这样对待祗王御前,怕是 不妥。我的住处是她以往所住,叫她来这边吧。不然就让我过去见她一面 。”入道相国道:“决计不可。”阿佛无奈,只索作罢。入道相国随后召 见了祗王,却不理不顾她的心情,道:“阿佛近来时感无聊,你唱一首'今 样',以资消遣吧。”祗王既然答允前来,便不打算违抗清盛公,遂强忍珠 泪,唱道: 佛身本为凡子, 我等亦能成佛; 人人皆具佛性, 可哀天差地别。
    语调悲戚,噙泪唱了两遍。列席的平家一门公卿、殿上人、大夫,甚 至家将,皆被感染动情,热泪盈眶。入道相国开怀道:“此曲应时即景, 唱得十分巧妙;原本还想再欣赏你的舞技,只是身有要事,**便到此为 止吧。日后你要主动常来,唱唱曲、跳跳舞,给阿佛解闷。”祗王默然无 言,敛衽含泪退出。
    归家后,祗王对祗女说道:“只因母命难违,我才勉强又去了本不该 再去的伤心地,再度含羞忍辱,真是透骨酸心。与其苟活于世,倒不如投 河自尽,免得再受污辱。”祗女答道:“如果阿姊投河,我定相从于波涛 中!”母亲刀自知悉姊妹俩的想法,心中忧愁伤悲,却也别无善法,唯有 哭着劝道:“你的悲诉并非毫无道理,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如果事先知道 会发生这种事,我*不会强你所难的。可是后悔已经无用,若你和祗女一 起投水而死,扔下我这孤苦伶仃的老婆子,活着也无意义,索性随你们齐 赴黄泉吧。只是你可曾听过,逼死阳寿未尽的生母,那是犯了五逆罪(五 逆罪,又名五无间业、五不救罪,是世间极恶之罪,天地不容。《地藏十 轮经》述五逆罪为:杀父、杀母、杀阿罗汉(修行证果的圣人)、出佛身血 、破和合僧(破坏僧徒团结)。)。人生如寄,天地如逆旅,耻辱委屈都 是过眼云烟,怕只怕永堕地狱的黑暗中,不能超脱。你若犯下五逆罪,今 生也就罢了,来世仍要堕入恶道(六道中的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属 于下三道,统称”恶道“。),那将是何等苦痛不堪啊!”她垂涕流泪, 絮絮叨叨地劝说着。祗王拭去泪水,道:“如您所说,我若当真投河自尽 ,确实要犯下五逆大罪。所以**的念头我已经打消了。不过京城已不能 安住,为免再遭折辱,咱们一家即刻动身离京吧!”P16-22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