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应许的祈祷(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5263
  • 作者:(美)杜鲁门·卡波蒂|译者:向洪全
  • 页数:211
  • 出版日期:2014-06-01
  • 印刷日期:2014-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在这部无所顾忌地提及诸多名流真名实姓的小说中,卡波蒂化身为一名生身父母不详、**口味多样的年轻作家——P.B.琼斯。跟随着这位美少年那放荡不羁的人生脚步,由杜鲁门·卡波蒂所著的《应许的祈祷(精)》一路奔驰,丛丹吉尔声名狼藉的酒吧到巴斯克海岸餐厅的长条软椅,从文学沙龙到**青楼。
  • 杜鲁门·卡波蒂(Truman Capote,1924—1984 )堪称美国二十世纪最具明星效应,同时又最饱受争 议的作家。在整个二十世纪中,唯有两位杰出的小说 家真正在美国家喻户晓,那就是欧内斯特·海明威和 杜鲁门·卡波蒂。尖酸刻薄的毛姆也称誉他为“第一 流的文体家。 多年来卡波蒂一直梦想创作一部美国版的《追忆 似水年华》,他为自己规划中的杰作取名《应许的祈 祷》。虽然这个宏愿随着他的过早离世而未能实现, 但其留存下来的三个章节却为我们呈上了一幅他那个 时代的上流社会以及底层社会的群像。 在这部无所顾忌地提及诸多名流真名实姓的小说 中,卡波蒂化身为一名生身父母不详、情色口味多样 的年轻作家——P.B.琼斯。跟随着这位美少年那放荡 不羁的人生脚步,《应许的祈祷(精)》一路奔驰,丛 丹吉尔声名狼藉的酒吧到巴斯克海岸餐厅的长条软椅 ,从文学沙龙到高档青楼。作品捕捉到的既有工于心 计的美女和施虐狂的丈夫,亦不乏真名实姓的名人, 如玛格丽特公主、温莎公爵夫人等。而最为重要的是 ,这部恶毒又滑稽的作品充分展现了卡波蒂那毫不留 情的敏锐洞察和无所顾忌的诙谐幽默。
  • 编者手记
    **篇 原姿原态的怪物
    第二篇 凯特·麦克劳德
    第三篇 巴斯克海岸餐厅
  • 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位很特别的哲学家, 名叫 弗洛丽·罗汤多。
    前几天,我偶然读到她发表在某学童杂志上的其 中一 则沉思录。它这样写道:如果有机会,我要去到我们 星 球——地球的中心,去寻觅铀、红宝石和黄金。我要 去寻找 原姿原态的怪物。然后,我会搬到乡下去。弗洛丽. 罗汤 多,八岁。
    弗洛丽,宝贝,我知道你真正想说什么——尽管 你自己 并不明白:你才八岁,又如何可能明白呢? 因为我就曾涉身我们星球的中心;至少,我也曾 遭遇 这样一番旅程中在所难免的磨难艰辛。我曾寻找过铀 、红 宝石、黄金。一路上,也见着其他的人在追寻这些东 西。跟 你说吧,弗洛丽——我见到过原姿原态的怪物!也见 过被作 践了的怪物。不过,原生态的品种却属稀珍中的上品 :犹 如白色松露较之黑色松露;苦味野生芦笋之于人工种 植。
    就差我没搬乡下去了。
    实话实说,我正把这些话写在曼哈顿一家基督教 青年 会有官方抬头的信笺纸上。上个月,我一直寄身在这 家青 年会二楼一个看不见风景的小单间里。我*喜欢六楼 —— 这样,如果我决定爬出窗外,就会产生一个重大的影 响。也 许我会换个房间。楼上的。也可能不换。我是个懦夫 。但也 不至于怯懦到会纵身一跳。
    我叫P.B.琼斯。我有些犹豫——是现在就把我 的一 些情况告诉你,还是等一等,待将这些信息编织成一 篇故 事再说。我也大可什么都不告诉你,或只告诉你一些 只言 片语,因为我自认在这事件里面,我只是一个记录员 ,而非 参与者,至少不是里面重要的角色。不过,或许从我 自己谈 起,会来得容易一些。
    我说过,我名叫P·B·琼斯;三十五或是三十六 岁: 具体不清楚,因为没人知道我出生于何时,父母是谁 。我们 **知道的是,我婴儿时被人遗弃在圣路易斯歌舞剧 院的 楼座里。这是1936年1月20日的事。天主教会的修女 们将 我在一家孤儿院里养大。孤儿院由红色的石头砌成, 显得 简朴而峻严,高踞一道堤坝上方,堤坝的下方是密西 西 比河。
    我深得修女们的宠爱,因为我不仅聪明,而且帅 气;她 们从没意识烈我心机是如何的深,如何的善于伪装, 或是 我何其鄙视她们的枯燥乏味,她们身上那气味:熏香 与洗 碗水味,蜡烛与杂酚油味,还有白色汗渍的味道。其 中一位 修女,玛莎修女,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她教英语的 ,对我 的写作天赋深信不疑,这使得我也深信自己具有这方 面才 华。然而尽管如此,我离开孤儿院时是逃走的,一张 纸条也 没给她留下,并且再没跟她联系过:我麻木、机会主 义天 性的典型表现。
    我遇车搭车,漫无目的,一个开白色凯迪拉克敞 篷车 的男人捎我上了车。这是个身形魁梧的伙计,破鼻子 ,红通 通一张满是雀斑的爱尔兰脸。你决不会把他当成** 恋。
    但他就是。他问我去什么地方,我只是耸耸肩;他想 知道我 多大了——我说十八,虽然事实上我还年少三岁。他 咧嘴一 笑,说:“唔,我可没想败坏了一个小孩子的道德。
    ” 好像我真有道德似的。
    接着他语气严肃地说:“你长相蛮好看的。”一 点不 假:我偏矮了一点,五英尺七(*终高度五英尺八), 不过 很结实,身材匀称,褐金色卷发,一双棕眼睛泛着绿 莹莹的 光,脸庞轮廓尤其分明;在镜子里端详自己常常给我 安慰。
    因此,当内德俯冲出击时,他以为逮着了一个处子。
    嗬嗬! 我老早年纪就开始啦,差不多七八岁吧,我已阅遍各 色人 等,包括好些年龄稍长的男生,几名牧师,还有一个 帅气的 黑人园丁。事实上,我差不多就是一个巧克力糖妓男 ——为 一块五美分的巧克力,我也会来者不拒。
    虽然跟内德生活了几个月时间,我仍记不得他姓 什 么。埃姆斯?他是迈阿密海滩市一家大型宾馆——就 是那种 冰激凌色的犹太人场所,取了个法语名字——里的首 席按摩 师。内德教给了我这项手艺。离开他之后,我在迈阿 密海滩 市各家宾馆做按摩师,谋得一条生路。同时,我也有 许多的 私人客户,男女都有,我给他们做按摩,教他们做形 体与面 部训练——虽然面部训练纯粹就是扯淡;**有效的 一项训 练就是**。不是开玩笑,没有比这*锻炼下颌肌肉 的了。
    在我的协助下,艾格尼丝·比尔鲍姆卓有成效地 改观 了她的面部轮廓。比尔鲍姆太太是一位底特律牙医的 遗 孀,牙医退休后刚迁居到洛德代尔堡,就遇上致命的 冠状 动脉性心脏病。她不算富有,不过钱还是有的——附 带还有 背痛病。正是为缓解这些脊柱痉挛,我**走进她的 生活, 并一直逗留其中,直到我的正常收费加上赏钱累计超 过一 万美元为止。
    想想那时候我就应该搬乡下去了。
    但我登上一辆灰狗大巴,一张车票带我来到纽约 。我 带了一个箱子,里面装的东西很少——只有内衣,几 件衬 衫,一个盥洗包和无数的笔记本,笔记本里是我胡乱 记下 的诗和几篇小故事。我当时十八岁,时间是十月。我 乘坐的 汽车穿越腐臭的新泽西州湿地,向曼哈顿驶去,我至 今还 记得十月的曼哈顿那熠熠的辉光。我曾经崇拜的偶像 、如 今已矣淡忘的托马斯·沃尔斯可能会这样写道:“呵 ,那一 道道窗户都承载着怎样的期许啊!——秋日西沉的落 霞,涟 漪荡漾,燃烧着冰凉的火光。” 在那之后,我曾爱上过好些城市,但却只有持续 一个 小时的高潮时刻方能超过我在纽约**年的无上快乐 。不 幸的是,我决定结婚了。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