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苗疆蛊事(7-9 共3册)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 ISBN:9787552004830
  •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2013年度十大网络作者、十大网络作品!当之无愧**之作!
    南无袈裟理科佛,倾情奉献《苗疆蛊事》!
    百度贴吧铁杆粉丝数万,点击过千万,受追捧程度超《鬼吹灯》《盗墓笔记》!
    苗疆、蛊师、夜郎国、佛家、道教、东南亚降头术、泰国古曼童,大千世界,统统是你不知道的事!本书是丛书第九册。
  • 《苗疆蛊事》的主人公,是苗族的一个普通青年 ,因为身为苗寨神婆的外婆去世前不知原因地给他下 了一种致命的蛊毒,而开始了一段不同寻常的自救之 旅。于是他,开始接触到神秘的世界,结交到一些特 别的、能力高强的朋友,也开始从普通人逐渐蜕变、 成长,成为了一位来自苗疆的蛊师。而这一切,也只 是为了引导他一步一步发现,故事传说中已经消失的 夜郎国、夜郎人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野心。作品主题 从自救到救世,充满了正能量。 小说充满了神奇的历险经历和民间传说。南无袈 裟理科佛从佛教、道教的鬼神,少数民族的巫蛊、到 东南亚的降头术、香港泰国等地的古曼童(小鬼)无不 涉猎。本书是丛书第九册。
  • 第二十七卷 亡命天涯
    第三十章 堂屋恶斗,身份曝光
    第三十一章 选择信任,凉山故闻
    第三十二章 天黑请睁眼
    第三十三章 恐怖山神,生死节奏
    第三十四章 剑下请留人
    第三十五章 大人驾到,数尽罪魁祸首
    第三十六章 了却因果,子时果果还魂
    第三十七章 寨子的外人
    第三十八章 收山货的人
    第三十九章 半路遇盘查
    第四十章 黑夜的希望
    第四十一章 山中苦行,顿悟反遭伏击
    第四十二章 这杀意,像酒
    第四十三章 首席大长老
    第四十四章 密林迷踪,敌人纷呈而至
    第四十五章 成精何首乌
    第四十六章 天雷滚滚,弃徒终究翻脸
    第四十七章 神剑引雷,山穷水尽无路
    第四十八章 衔尾追击,呼麦召唤巨兽
    第四十九章 那一刻,我飞了起来
    第五十章 公道人心,迷蒙似见贵人
    第五十一章 他乡遇故知
    第五十二章 同病相怜的战友
    第五十三章 神秘帮手,性命即在旦夕
    第五十四章 心魔逆转,迷梦抚琴
    第五十五章 脱胎换骨,茶馆相约解救
    第五十六章 伙伴团聚,共谋营救事宜
    第五十七章 下水道中,救友不讳熏臭
    第五十八章 脱囚之战,另外一个囚犯
    第五十九章 战蛇灵
    第六十章 江湖行走,发誓从不管用
    第六十一章 对掌碰硬,再战烈阳真人
    第六十二章 朵朵破阵,长老重伤奔逃
    第六十三章 战后余波,共享除夕之夜
    第六十四章 情人佳节,来年共赏樱花
    第二十八卷 藏边鬼妖
    **章 入藏,思乡
    第二章 湖神,喇嘛
    第三章 湖畔,羊尸
    第四章 剑脊,鳄龙
    第五章 湖祭,入水
    第六章 舍利,遗迹
    第七章 救人,迷梦
    第八章 传道,授业
    第九章 虹化,佛光
    第十章 僧舍,追兵
    第十一章 虚实,意义
    第十二章 伦珠,虹化
    第十三章 孤单,右使
    第十四章 暴露,佛塔
    第十五章 神秘,婆婆
    第十六章 鬼妖,取舍
    第十七章 终选,离别
    第十八章 豪气,反击
    第十九章 小妖,反弹
    第二十章 冷静,暴起
    第二十一章 战,战,战,战!
    第二十二章 一掌、两掌、三掌
    第二十三章 有一种道,叫做原谅
    第二十四章 入水,复仇
    第二十五章 一入其间,浑身冰凉
    第二十六章 石厅,右使
    第二十七章 **,使命
    第二十八章 故交,忠告
    第二十九章 水虿,追兵
    第三十章 喇嘛,道长
    第三十一章 老道,逞凶
    第三十二章 千里传音,暗河浮尸
    第三十三章 死状,浮棺
    第三十四章 联手,抗敌
    第三十五章 金钱剑破,妖女莫走
    第三十六章 截人抢宝,恶鬼墓现
    第三十七章 恶鬼凶猛,唯有死战
    第三十八章 受挫,陡现
    第三十九章 臧边鬼妖,举手破阵
    第四十章 旱魃,棺开
    第四十一章 王
    第四十二章 燃尸,出洞
    第四十三章 战后分赃,火娃飞回
    第四十四章 服丹,离去
    第四十五章 一生,有你
    第四十六章 宝窟法王,洛氏东南
    第四十七章 执着,执念
    第四十八章 点化失败,祁峰雪山
    第四十九章 伦珠转世,虹光归属
    第五十章 虹光,入剑
    第五十一章 大师兄来电,是否要出藏
    第二十九卷 工厂诡事
    **章 妈,我回来了
  •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 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著书立传的事儿,与上面这一段俗语一般,都 有劝人向善的作用。然而我2009年的那一段经历,却 并没有按因果报应的路子行文,使得很多朋友看得憋 闷,觉得不爽。然而世事无常,人心思变,凡事都没 有**的对错,而在于角度不同。在我看来,2009年 近半年的瘫痪,让我*加能够思考强者和弱者的存在 ;而年末的那一段逃亡经历,又使得我的心性,磨砺 到了坚忍不拔的境界。
    那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弱者从来只是抱怨,而强 者,却能够不断地在逆境中,逐渐成长。
    李腾飞一身修为,然而身处温室,终不能够有大 成就;我一介半路出家的野小子,却能够逆袭茅山宗 的长老,这便是“危险有多大,机遇便有多大”的道 理。
    这是一种乐观向上的态度,也是我想传达的东西。
    2010年的农历新年初,我和杂毛小道,在林齐鸣 的安排下,乘坐一辆运送百货物资的货车出了城,朝 着西边行去。后车厢里,空气流通不畅,又闷又冷, 不过我们却并不介意,将睡袋固定在车壁上,然后钻 进去,眼睛一闭,摇摇晃晃间,便逃出了追兵的包围 圈,朝着神秘的西藏行去。
    我和杂毛小道两个苦孩子,从西川到滇南,一路 上几乎是用铁脚板走过来的,一路追追打打,所以沿 途虽然风景瑰丽,山水秀美,但是却无心欣赏;而此 时,心情舒畅,一出了丽江,我们便挤到了前面的驾 驶室,与司机老孟聊天,享受着旅程的乐趣。
    我们走的是滇藏线,一路过了香格里拉、德钦、 芒康,*后来到了有“西藏粮仓”之称的日喀则。这 个位于藏南的地区,是雅鲁藏布江及其主要支流年楚 河的汇流处。它有着以珠穆朗玛峰为首的冰峰雪山, 风景秀丽的原始森林带,交相辉映的神山、圣湖、草 原,充满神秘、传奇色彩的名寺古刹,**特色的后 藏人文风习。所有的一切,虽然都只是走马观花,但 是却给了我们不一样的感受,仿佛是到了另外一个世 界。
    起初我们还有一种被迫逃亡的委屈心理,到了后 来,看着蓝莹莹的天。以及视线尽头的雪山草海,心 中便觉得,这辈子,能到藏区来一趟,真的不枉一生 。
    路上的风景美丽,但是我却并不愿意多费笔墨, 人类的语言在这些美丽的东西面前,显得如此苍白, 尤其是我笔力不足的时候。唯有亲眼看见的人,才能 够真正的有所体会。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我们到达了日喀则地区的一 个县城。
    下了车,我们帮着卸货,司机老孟找到商家嘀嘀 咕咕半天。过了一会儿,有一个脸膛红黑的中年男人 走了过来,跟我们热情打招呼,自我介绍,说他便是 南卡嘉措,他已经得到了信儿,已经在这里等我们一 天了。
    我们接下来的时间里,都要靠这位中年男人庇护 ,所以我们也很热情,与南卡嘉措握手。
    告别了一路上对我们照料有加的司机老孟,南卡 嘉措带着我们上了一辆小型货车。他告诉我,这车是 他平日里用来倒皮货和毛毯用的,现在是冬日,*严 寒的天气,该宰的牲口都已经宰了,剩下的就是过冬 掉膘,所以没有什么生意,就过来接我们了。
    杂毛小道问他知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南卡嘉措露 出了憨厚的笑容,说不晓得,也不想晓得。他呢,欠 陈老哥一条命,所以陈老哥嘱托下来的事情,照办就 是了。他的话让我们心安,本来以为他是一个商人, 行为举止会十分油滑,结交的关系也多,怕走漏了风 声,现在一见,倒也妥贴。
    南卡嘉措的老家在牧区,车子一路行去,路况并 不是很好,差不多开了四个小时。摸黑到了地方,整 个村子并没有多少人,背靠着山坡的向阳处,有几十 户人家。南卡嘉措的家在村子的东头,条件不错,是 间大宅院。
    车停门前,有几个人迎了出来。眯着眼睛热情招 呼我们的,是他的婆娘艾琳卓玛,旁边有个老妇人是 南卡嘉措的母亲,还有三个小孩儿,两女一男,都是 南卡嘉措的子女。南卡嘉措这个人很好相处,一路上 的闲扯,使得我们的关系都已经很熟络了。在孩子们 的簇拥下,我们进了正屋,他老母亲便端过来一个热 水壶,摇晃几下,在木碗里,给我们倒上熬煮良久的 酥油茶,热气腾腾。
    因为之前了解过一些习俗,所以我和杂毛小道并 不忙喝,而是等南卡嘉措给我们介绍他的家庭成员: 十三岁的大女儿叫多吉,二女儿叫拉姆,*小的儿子 才六岁,叫丹增。西藏崇佛,这些名字都来自于藏传 佛教,普遍得很。
    之后他母亲催促我们品尝,这才端起碗来,先在 酥油碗里轻轻地吹一圈,将浮在茶上的油花吹开,然 后才呷上一口。
    我往日没有喝过这玩意,只觉得一股怪味直冲脑 门顶。不过我知道,藏族人比较重视客人的反应,倘 若矫揉做作,只怕人家虽然收留我们,但是未必喜欢 。于是硬着头皮,又喝了第二口,方才感觉似乎有点 意思。
    杂毛小道虽没喝过,却安然自得,十分享受这种 食品。一连喝了三大碗,才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作 罢。
    喝完酥油茶,南卡嘉措带着我们来到专门腾出来 的客房,里面的两铺床已经收拾妥当,上面的毛皮褥 子堆叠,显得十分暖和。我们放下行李,整理了一番 ,便被叫过去吃晚饭。那**的主食是煮好的牛肉, 大碗,混合着青稞糌粑吃,并没有什么蔬菜,饮料也 是青稞酒和酥油茶,整体来说,有些偏腻。不过我和 杂毛小道也不挑,加上做得确实不错,于是吃了个肚 儿圆。
    晚餐是联络感情的重要时机,我们一边吃一边聊 ,十分开心。南卡嘉措的几个孩子都有些怕生,偷偷 地瞅我们,而当我看过去的时候,便将头死死埋起。
    南卡嘉措爱怜地摸着自己小儿子的头,说等丹增到了 八岁,就把他送到这里的白居寺,念几年佛,性格就 会好很多了。
    “白居寺?” 我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便问起。南卡嘉措告诉我 们,白居寺始建于十五世纪初,是他们藏传佛教的萨 迦派、噶当派、格鲁派三大教派共存的一座寺庙,意 为“吉祥轮胜乐大寺”,寺中有驰名中外的白居塔, 殿堂内绘有十余万佛像,因而得名十万佛塔。
    神秘的藏传佛教,群雄辈出的密宗,听到这些, 即使是我们这些有了一定境界的修行者,也不由得肃 然起敬,向那曾经的历史和荣光致意。
    我似乎想起些关于白居寺的信息,不过往深处思 考,却想不起来。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我们若有时间 ,可以去瞧一瞧嘛。我点头附和,说是要去看一看的 。
    吃完晚饭之后,我们回了房间。藏区每年的10月 到次年3月,都极为严寒,南卡嘉措担心我们受冻, 特意给我们又搬过两床被子来,然后与我们交谈,说 起一些在这里住的忌讳。我们听得认真,一直谈到了 深夜,南卡嘉措才离开。
    待安静了一些,我将朵朵和小妖唤了出来。两个 小丫头在房间里闹了一圈,然后聚在窗前,朵朵望着 外面黑乎乎的天空,小心翼翼地跟我商量:“陆左哥 哥,没有月亮,朵朵可以不用练功了吧?” 我不同意,月亮在与不在,都停留在我们的上空 ,*何况我们现在还身处于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高原。
    我见朵朵噘着嘴巴不愿意,便唤出肥虫子来,让 它监督朵朵用功。肥虫子狐假虎威,围着朵朵就是一 阵唧唧叫唤,火娃散发热量,人工供暖,虎皮猫大人 则窝在床上,挺着肥硕的肚子叫骂:“肥肥,你他娘 的若敢欺负我家小媳妇儿,看大人我不把你吃掉!” 房间里闹成一团,而我看到杂毛小道缓缓走出房 间,便跟了出去。
    两个人站在房门口,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天空,我 问他伤势好一点没?他点头,说大师兄给的药不错, 再过一个星期,就成了。
    见他神情落寞,我担忧地问怎么了?杂毛小道长 叹一声,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 在家过年,是什么时候了。听他这般说起,我也不由 也叹气。过年过年,我这里出了事,只怕我家里面, 连过年的心思都没有了。
    两个男人,靠墙而坐。房间里一片喧闹,而门口 ,则静谧无声。我们身处空气稀薄的高原,在视线尽 头,有高耸入云的山峦。这便是我们要一直待着的藏 身之处,一个神奇而荒凉的地方。两个男人,静静瞧 着远方,我们彼此都以为,我们会平淡地在此地生活 着。然而我们终究是没想到,老天从来不仁慈。P16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